解放太原

   

    1949年初,原华北军区第1、第2、第3兵团,依次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8、第19、第20兵团,直属中央军委。同时,纵队一律改军,旅一律改师。原第1兵团所属之第8、第13、第15纵队,第2兵团所属之第3、第4、第8纵队,第3兵团所属之第1、第2、第6纵队,华北军区直属之第7纵队和第14纵队,依次改为第60军至第70军。原各纵队所属之各步兵旅,按军的顺序,依次改为第178师至第210师。
     3月底,第18、第19、第20兵团及第四野战军炮兵第1师,会师于太原前线。为了统一太原前线的领导,中央军委作出决定,以徐向前、罗瑞卿、周士第、杨得志、杨成武、陈漫远、胡耀邦、李天焕等8人组成太原前线党的总前线委员会,徐、罗、周、陈、胡为总前委常委,徐向前任书记;以第18兵团司令部、政治部为太原前线司令部、政治部,徐向前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周士第为副司令员,罗瑞卿为副政治委员,陈漫远为参谋长,胡耀邦为政治部主任,统一指挥3个兵团及第1野战军第7军和晋中部队。
     解放军兵临城下,兵多将广。要作困兽之斗的阎锡山,为了和解放军一拼死活,将太原城划分为东北、东南、西、南、北5个防区,同时实行防区责任制:东北区以温怀光的19军军部指挥第68师、暂编第40师和第30军的1个团、暂编第46师的1个团,守备西岭、丈子头、牛驼村、剪子湾和卧虎山地区;东南区以刘效曾的43军军部指挥第70师、暂编第49师,守备双塔寺、五虎口及郝家沟地区;西区以赵恭的61军军部指挥第69、第72师、中贞师、工兵师,守备汾河以西的万伯林、大小王庄地区;南区以高倬之的34军军部指挥第73、第66师,守备太原以南、汾河以东的亲贤村、椿树村和杨家堡地区;北区以韩步洲的第33军军部指挥第71师、暂编第46师、暂编第39师,守备太原以北、汾河以东的阳曲镇、向阳店和新城地区。另以戴炳南的第30军军部指挥铁血师、神勇师守备城垣;以中央系的第27、第83师为战役预备队;以亲训炮兵团、榴弹炮团和以日军为骨干的今村炮兵队及6个独立炮兵营,组成10个炮兵群,分别配置在城东南、大东门、双塔寺、卧虎山、剪子湾、丈子头等阵地,由侵华日军今村中将、岩田少将指挥。
     1949年1、2月间,阎锡山在太原举行了一次外国记者招待会,桌子上摆了一些装有毒药的小瓶。他指着这些小瓶说:“我决心死守太原,与城共存亡。太原如果失守,我就和这些小瓶同归于尽。”但就在这前后,他的亲信、在南京政府任职的贾景德,奉蒋介石指示发来一封电报,大意是:一、就大局看,太原绝难长久支持,请退往西安,担任西北行营主任。干部由陈纳德用飞机接走,军队尽量西渡,由胡宗南派遣精锐,从离石、军渡至太原的公路,打开一条走廊;另由陈纳德的“飞虎队”抽调战斗机100架掩护。二、共党对太原兵工厂很重视,放弃太原时,一定要把兵工厂彻底破坏。阎锡山明白,山西是他的发迹地,一旦离开,他在老蒋的天平上,砝码就轻得多。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阎锡山是决不会放弃太原的,因而见电后颇不以为然。
     到了3月间,我第19、第20兵团向太原开进时,阎锡山才真地预感到太原将不保,虽仍然唱着“死守”的高调,但暗中却通过他在南京政府的亲信促代总统李宗仁发电,设法让他离开太原。3月29日下午,李宗仁来电:“和平使节定于月杪飞平,党国大事,诸待我公前来商决,敬请迅速命驾”。阎锡山乘机离开太原。阎锡山离开太原后,每天用无线电遥控太原,编造种种神话,要求所有军政干部,本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誓死保卫太原。
     总前委决心以插入分割战法,首先扫清外围,而后总攻破城。3月31日,确定了战役具体部署:以第20兵团,插入丈子头新城,切断北区守敌而歼之,得手后由北面工厂区攻城。以第19兵团及晋中军区3个旅、四野炮1师一部,分两路突击,一路由城南突破杨家堡,进而向东发展,配合18兵团攻歼阎军守敌一个师,切断东南防区双塔寺及大营盘以南之敌而歼灭之;另一路由汾西区攻击,得手后从城南首义门两侧攻城。以18兵团及7军两个师、四野炮1师两个团,分成左右两集团,在城东的杨家峪、淖马、松夺地区佯动,策应南北两面突袭,待19、20兵团发起攻击后,即攻取仓库区、郝家沟,得手后由大门南北攻城。总攻击时间定为4月15日。
     1949年4月20日,太原围歼战开始了!我军按照预定部署,分19路长驱直入,猛插分割,狠打巧取,敌军防线迅速土崩瓦解,10多个师全部陷入我军钳击之中。在东面,第18兵团集中了全部炮火,对敌指挥中枢和炮兵阵地实行压制射击,支援兄弟部队作战。第7军第20师攻占了山庄头、同蒲车站、牛驼村,配合第20兵团部队包围了卧虎山,第62军主力攻占了阎家坟、郝家庄。20日下午,先后攻占了剪子湾、仓库区、红营房、郝家沟、黑土港和大东关,直逼太原城下。
     在西面,第19兵团第64军和晋中军区部队,同第7军第19师,沿汾河西岸分南北两路对进。20日拂晓前,由北向南进攻的第7军第19师,占领了西张村、柴村和芮村,控制了汾河铁路桥。20日5时,从南向北进攻的第64军在100多门大炮掩护下,攻占了南屯、南上屯、新庄和沙沟等据点,打开了西区敌军防御的缺口。南北两军恰似一把铁钳,扼住了汾河以西敌人的咽喉。9时30分,第64军攻占了小王村;13时,攻占了大王村。至此,西区守敌退路已完全被我军切断。
     在南面,第65军在杨家堡及其以东地域突破,连续攻占了老军营和小南关,控制了汾河水泥大桥,进到了西寇村、北寇村、中坞城、北坞城、亲贤村和大营盘。同时,第63军攻占了黄家坟、椿树园、千佛封及狄村、什方院地区,20日17时,在攻占郝庄的第18兵团第62军第186师配合下,包围了双塔寺。
在西北面,沿汾河东岸向南进攻的第68军第202师,19日夜以隐蔽动作穿过敌人的堡垒群,未等敌人发觉已抵新城城下,遂从西面炸开城门攻入城内,并占领了下温村南、北固碾和下兰村。
     在东北面,第67军于20日晨,攻占了五岔、松树、大垴、下岭、西岭和高家场;8时30分,占领了太原城东北的要点丈子头、南窳、七府坟和飞机场。第66军以第198师在峰西村与蔡家岗之间突破;20日4时,第197师与第198师占领了黄花园和南沟村;7时占领了新店、杜家坟和石坛村。与此同时,第68军第203师占领了南下温村、北下温村、赵道峪、东留庄和向阳店;第204师及第202师一部,占领了陈家窑、栏岗和南寨。至11时,第20兵团3个军会合于北机场和光社村地区;21日,又攻占了城北工厂区及上北关、小北关等地,并以第67军协同第7军部队包围了卧虎山。
     时仅两日,至4月22日8时止,外围作战全部结束,我军歼敌5个军部、13个步兵师和1个工兵师,约占太原守军总兵力的80%左右,太原孤城,指日可下。4月24日晨5时30分,3颗绿色信号弹直上云霄,1300门大炮怒吼了!倾刻间,太原城头一片火海。
     在城东北,6时15分,第66军第589团第1连战士孔祥云,第1个登上城头。在第589团的接应下,第196师部队在小北门也登上城头,向北肖墙和东缉虎营进攻。在城南,6时30分,我63军563团1连和562团6连,并肩登上城头。第563团突击队连续粉碎了敌人14次反冲击,巩固了突破口;第562团经与敌激烈争夺占领了首义门。与此同时,第187师也由首义门以东登城。我63军这两支部队分别指向后边街和鼓楼街。我563团3连搭乘俘获敌之3辆坦克,迫使驾驶员向省政府攻击前进。
     在城西,6时40分,第64军第574团的部队在水西门和旱西门之间登城,投降的敌人打开了水西门,主力迅速冲入城内,向半坡北巷、水西门街和麻市街进攻。在城西南,6时50分,第65军第579团两个连在大南门以东登城;第577团以40人组成的爆破队,用1250斤炸药炸开了大南门。第65军部队分几路突入城内,向米市街和估衣巷进攻。在东面,第18兵团攻城一开始,就集中强大炮火把城墙轰开了多道缺口。一听说第19、第20兵团的部队已经登城,各军突击部队如箭脱弦,直奔缺口。7时10分,第7、第60军在大东门以北,第61军、第62军于大东门以南,分路突入城内,向西进攻。在城西北,第20兵团第68军第204师,于7时40分炸开了大北门,第203师也于大北门以西架梯登城。
     至此,我军12路部队如同决堤的洪水,从四面八方涌入太原市区。9时,我军将敌残部重重包围在煤山、太原绥靖公署和山西省政府附近。9时30分,第62军第553团,攻进了太原绥靖公署。10时,太原守敌全部就歼。
     太原战役两阶段,我军共歼敌2个兵团,1个山西省保安司令部,6个军部,16个步兵师,3个特种兵师,总计16.8万余人,其中活捉太原绥靖公署副主任孙楚、太原守备司令王靖国以下敌军官兵12.8万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