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广东

  

 

     1949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第15兵团挥戈南下,挺进广东。
     广东守敌连同由闽、赣逃粤的第12、第4兵团在内,共3个兵团11个军约15万人,统由华南军政长官公署司令长官余汉谋指挥。余依据国民党国防部“巩固粤北,确保广州”的指令,决定以第4、第21两兵团共7个军,沿粤汉路韶关至广州一线布防,企图阻止我军南进,其部署是:
     以第39、第63军位于韶关、南雄、始兴;以第50、第23、第70军位于英德及其以西、以南地区;以第32、第109军位于从化、花县、广州、增城等地。此外,余汉谋还以第12兵团的第10、第18军位于潮安、汕头地区策应粤北作战,以第62、第64军位于湛江、海南岛,保持退路。
     中共中央为了加强对广东、广西地区党政军工作的统一领导,于1949年8月1日任命叶剑英为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张云逸为第二书记,方方为第三书记,归华中局领导。
     9月7日,华南分局在叶剑英主持下,在江西赣州召开了扩大会议。会议确定了战略部署如下:如敌扼守曲江、英德之线顽抗时,我军4兵团除以一部由铁道西迂回敌之左侧外,主力沿粤汉路及东西两侧并进;15兵团由三南插至英德或以北断敌归路,求得歼灭敌之4个军;如敌集中主力退守广州、虎门时,我军决以4兵团沿粤汉路南下进至广州以北、以西,15兵团进至广州以东,两广纵队则插至广州以南,截断广州、虎门间之联系,合力聚歼广州之敌。
     依据上述进军广东的作战方案,根据叶剑英的命令,第4、第15兵团和两广纵队分3路南下:以第4兵团的第13、第14、第15军为右路,沿粤汉路两侧南下,占领韶关,直趋广州;以第15兵团的第43、第44军为中路,经翁源、从化等地南下,与右路军形成对广州的钳形合围;以两广纵队并指挥粤湘边纵队、粤中纵队组成左路,由和平、龙川等地进至东莞地区,断敌南逃退路。另以粤桂边纵队向信宜、茂名、电白挺进,逼进雷州半岛,配合主力作战。
     在我军127师与佛冈之敌激战的同时,第128师从佛冈城以东向花县、广州方向前进了。1949年10月12日下午,我128师382团奉命向花县进发。382团先以第4、5连突击攻入县城,占领敌县政府,全歼保安营。接着,382团用急袭和偷袭手段夺占仁和圩公路大桥,打开了通往广州必经的要道。与此同时,383团夺占高塘圩铁桥的战斗也打响了。夺占两桥的胜利揭开了解放广州的序幕。
     10月14日下午5时左右,382团部队逐渐进入市区,与掩护撤退的敌第50军进行巷战。部队在不断排除敌小分队利用叉路口和较高的楼房阻击我军的障碍中前进。但是为了加快进攻速度,多消灭逃跑的敌人,张团长又命令部队绕过阻击的敌人迅速前进。
     部队如潮涌洪流沿着先烈路奔腾向前,进入中山路时看到街上电灯明亮,不少市民鼓掌欢迎大军进城。在中山路到处可以看到敌人丢弃的汽车和来投降的士兵。在进军中,3营部队在惠福路没费一枪一弹就俘获了敌人1个营,占领了伪总统府、行政院和白云机场。经过1小时左右的战斗,俘敌人2000余,击沉大小船5只,缴获了大量物资。
     广州回到人民的怀抱。
     4兵团各军在兵团司令员陈赓的率领下,从江西南部出发,连续进行了半个月的作战,部队相当疲劳。但向指战员们传达了毛主席关于乘胜直追的指示以后,又以惊人的顽强精神,继续以1天150里以上的行程,进行大追击。部队经过了5天的急行军,终于在10月24日,在阳江、阳春地区追上了逃敌。
     10月19日,我中路军40师118团赶到新兴,歼灭当地土顽200余人。20日,该团配合各团在新兴东南歼敌63军一部,俘敌千余人。同日,我右路军40师120团及119团3营进抵新兴以北50里的腰古圩,歼灭敌广州绥署系统的第3纵队,俘敌千余人。我左路军亦解放了鹤山。
     这时,我军获悉:向雷州半岛逃跑之敌尚拥滞于开平、恩平地区,我中路、南路军均距敌不远。为迅速追歼该敌,4兵团急令各军尽一切努力,不畏艰苦,追上敌人,坚决将敌人歼灭于两阳(阳江、阳春)地区。22日,我右路军解放了阳春。120团在阳春发南岗尾圩接受保安5团1个营投降。接着,部队利用船只,顺漠阳江向阳江疾进,23日晚,进到阳江西北30里的双捷圩。其先头部队已前出江电(阳江至电白)公路北侧的瓦窑头、大寨,占领阵地,构筑工事。
     至此,敌西逃雷州半岛的公路被我军切断。22日晨,我中路军在圣堂圩歼敌50军后尾一部,当天晚上进至恩平附近;23日又尾敌进至阳江东北40里的合山圩地区,并继续向阳江迫进。我左路军在恩平地区搜剿残敌。43师进抵恩平,继以150里强行军向阳江疾进。38师已进至阳春以北地区。至此,我军已对阳江地区3万敌军形成了西、东、北三面包围。
     我军连战连捷,不断歼敌,势如破竹。我右路军120团在切断江电公路后,进击途中,于白沙圩以北公路上与西逃的敌军遭遇,俘敌180余人,缴获汽车6辆,将逃敌堵住。这时,远处敌人正在焚烧辎重,估计可能沿程村圩以南的大路西逃。我120团两个营即乘汽车进至程村圩,接着由程村圩由大路转向东进。部队边打边进,在龙云岭,经两小时战斗,歼敌147师一部,俘敌600余人;进至大岭时,又与敌147师272团遭遇,激战30分钟,毙敌80余人,俘敌营长以下300余人,当晚进至旱禾庙。25日拂晓,我120团继续由旱禾庙向平冈圩前进。1营进至大仓岭、乌石头地区时,歼敌39军直属队及另1个营;进至新屋时,再歼敌39军通信营;进至蛋场时,又歼敌50军36师一部。我120团总计连续俘敌共700人。
     此时,敌军西逃的陆上道路已全部被我军封闭。敌人发现被围后,立即渡过漠阳江向西夺路突围。我右路军125团和119团3营占领距白沙圩10里的公路两侧高地,进行截击。敌39军残部不甘失败,又组织起3000余人来犯,我军当头截击,将敌打退。24日上午9时,敌又组织炮火向我军猛烈轰击,接着派出步兵反复冲击,都被我军短距离猛烈火力打下去。敌人为作垂死挣扎,改变战术,想由左翼绕至我军的侧后,又遇到我军1营的兵力的密集火力,6次冲锋都被打退了。这样一直至深夜,我军阵地仍然屹立不动。我军与敌人激战竞日,歼敌50军、39军及147师各一部,共俘敌2000多人,从而粉碎了敌人突围的企图。我120团继续进至元头、南山岭地区,占领南山岭高地,截断了敌人由平冈圩向南端海边九恙埠的逃路。
     在我右路军与敌人激战、向敌人合围的同时,我中路军40师118团和41师122团进占阳江,随后渡过漠阳江,迅速抢占了漠阳江西南的五岗等有利地势。25日拂晓,敌垂死挣扎,在一片雾蒙蒙中,组织力量妄图夺我118团4连扼守的漠阳江西岸制高点156高地,以控制白沙圩通往海边的道路,掩护向南突围。敌人在炮火掩护下,利用高地前的坟堆,向我军阵地发起冲击。敌人付出重大的伤亡代价,始终没有占住山顶。
     同日,我左路军由阳江西南的漠阳江边渡头地区,强渡漠阳江,占领屋背山、五岗和王屋寨、朝东、良材一带。至此,我军已从南边完成了对敌人的包围。3万敌人被压缩在平冈圩地区东西10里、南北20里的狭小范围内,走投无路,混乱不堪。此时,我军第二梯队38师已进至白沙圩加入战斗。当日夜晚,各部队继续紧缩包围圈,敌人已失掉有组织的抵抗能力。
     26日拂晓,随着一阵阵冲锋号声,我军各路部队开始向敌总攻。10多支突击队如同一把利剑交互刺入平冈圩敌人阵地的心脏,将其割袭成许多小块。残敌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奔跑呼喊,一片混乱,成百上千地被我军俘虏。被困在平冈圩地区的敌军大部当了俘虏,侥幸漏网的由平冈圩以南海路逃走的敌军,因为仓皇抢登渡船,纷纷挤落海中淹毙。企图逃走的4只大船又被我军击沉,船上2000余敌军葬身鱼腹。
     26日12时,整个阳江围歼战胜利结束。我军共歼敌4.7万余人,其中俘虏3万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