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海南

 

 

?   1949年12月中旬,第四野战军首长经请示中央军委后,决定以第40军、43军附两个炮兵团及工兵一部共约10万人,组成渡海作战兵团,由第15兵团首长统一指挥,担负解放海南岛的光荣任务。在湘粤桂战役中,部分未被歼灭的国民党军,纷纷从大陆逃往海南岛,与原守备海南岛的陈济棠部合并,组成了以薛岳为总司令的海南防卫总司令部,下辖第32、第62、第63、第64军5个正规军,19个师,70至73个团,海军第3舰队,空军1个大队,连同地方部队,总兵力约10万人,依托海南岛构成所谓陆海空军“立体防御”,企图长期盘踞,与台湾、舟山、金门、万山等岛屿构成一条封锁大陆的锁链。
    兵团首长邓华、赖传珠、洪学智等人了解到:琼州海峡水面宽约11至27海里(20至50公里),如刮北风,帆船需5小时,汽船3小时即可在琼崖登陆;如刮南风则帆船不宜航行,汽船需增加两三倍时间。每年从正月至清明,海峡多为东风和东北风,对南渡海峡最为有利。过了清明,风向则变化无常,时东时西,过了谷雨则转为南风。根据上述情况,12月15日,15兵团向野司和中央军委上报了《对海南岛作战的建议》,初步确定在旧历年前,即1月底2月初,发起渡海登陆作战。1949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就解放海南岛问题致电林彪作了重要指示。《指示》说明:海战不同于陆地上作战。在陆地上作战,一次搞不好还可以来第二次,一梯队遭受损失,第二梯队还可以及时增援补充。而渡海作战则大不相同。特别是我无海空军配合,仅以步兵与比较原始的渡海工具实施渡海作战,受潮汐风向影响大,如组织不好,就会遭受重大损失,甚至全军覆灭。因此,必须慎重从事,充分准备,既要英勇果敢,又要积极稳妥。
    12月下旬,我军担负渡海登陆作战任务的两个军陆续进到雷州半岛,第40军配置于徐闻、海康、合浦一线,第43军配置于海安、湛江、阳江一线。他们到达后,立即扫清残敌,着手进行渡海作战的准备。后来由于船只准备等原因,经军委批准,将渡海作战时间向后推迟几个月。
为了研究确定渡海作战方针,15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洪学智等人决定除了与琼崖纵队沟通联系,了解海南岛敌我双方情况外,还要通过各种渠道采取各种方式和手段,派人深入海南守敌的指挥机构和防区内侦察情况。经过努力,基本上查清了岛上敌人的兵力部署、火力配置和工事构筑情况。
    国民党军残部在向海南岛逃窜时,岛上的敌人非常混乱,薛岳上台后,经过整顿补充现已趋稳定。薛岳为阻止我军渡海,已将地面部队编为第1、第2、第3、第4路军,分别配置于东西南北4个守备区,进行环岛防御。其部署分别是:第1路军(第32军)担任东守备区,东北自木栏港起,南至鸟石港止;第2路军(第62军)担任北守备区,东起木栏港,西至林诗港;第3路军(第64军、第4军)担任西守备区,北自林诗港起,西南到临头湾;第4路军(第63军)担任南守备区,东南自鸟石港起,西南至临头湾。
    敌人地面部队防御的重点在海岛北部的海峡正面,在这些地区内便于我军登陆的各个要点,都构筑了野战工事、支撑点和设置了部分水上障碍。敌人的海空军主要担任封锁海峡和环岛巡逻。敌人虽然设置环岛防御,但兵力不足,部署分散,空隙很多。
    2月1日,在叶剑英同志的领导下,15兵团在广州召开了海南战役作战会议。出席这次会议的有兵团司令员邓华、政治委员赖传珠、第12兵团副司令员兼第40军军长韩先楚、政治委员袁升平、第43军军长李作鹏、政治委员张池明等。琼崖纵队副司令员马白山和参谋长符振中也参加了会议。会议根据中央军委和第四野战军的指示以及符振中汇报的海南岛各方面的情况,研究分析了我军进行渡海作战的有利条件和不利因素,讨论确定战役的指导方针。
    大家认为,岛上守敌虽有10万人,但都是遭我歼灭性打击后重建和由地方团队拼凑而成,内部派系复杂,士气不高,战斗力不强;海南岛海岸线长,敌采取环岛一线式防御配置,能机动的兵力有限,防守的漏洞很多;岛上有我党领导的琼崖纵队和琼崖根据地。总的形势对我是有利的。同时,还应看到不利因素:我军渡海作战尚属首次,既缺乏经验,又无现代渡海工具和海空军配合,这是我军面临的主要困难。会议最后根据当时的季节风向的可能变化及船只准备工作进展情况,决定采取“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的战役指导方针,即在大规模登陆前,首先以小部队分批偷渡,到达海南后与琼崖纵队会合,打小规模的运动战和游击战,逐步改变岛上的形势,破坏敌人的防御准备,加强岛上我军接应的力量,创造大举登陆的有利条件,尔后以主力在琼崖纵队及先期登陆部队接应下登陆。
    依据上述方针,15兵团划分了两个军作战分界线:临高以西为第40军登陆作战地区,临高以东为第43军登陆作战地区。并确定两军先准备1个团偷渡,以便取得经验。2月12日,毛泽东批准了以小部队偷的方针。于是,我40军和43军在海南岛我军的接应下,陆续先行偷渡过去两个加强营和两个加强团,增强了岛上我军的力量,为大部队渡海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4月16日黄昏,在雷州半岛的最南端,大大小小数百艘战船,沿着弯弯曲曲的海岸线,密密层层地一直排到天和水的相连处,长达10多华里。在这数百只战船上,肃立着准备渡海的英雄健儿。他们,两个军的主力,将要乘着这些木船,踏平万顷波涛,跨海南征。他们既没有飞机掩护,也没有军舰护航,却有着顽强的战斗精神和必胜的信心。19时30分,无数信号弹腾空而起,船队启航了,数万名英雄健儿,开始了解放海南岛的总攻。
    向海南岛发起总攻,是伟大的历史时刻。然而,要正确决定总攻的时机,选准这个时刻,是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
    在我军两批4次偷渡登岛成功之后,时令已近4月,临近谷雨,有利于我军渡海的东北风季节就要过去了。然而,在这紧要的关头,在决定我军下一步行动部署的关键时刻,领导机关中对海南战役的下步行动又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是乘尚有东北风可以利用的时机,坚决以主力渡海登陆,一举解放海南岛;另一种意见认为应继续组织小股部队偷渡,继续进行大举登陆的准备。
3月底和4月初,43军和40军党委分别召开会议,统一大家的思想。会议上,联系前两批偷渡成功的经验和教训,使大家认识到:第二种意见弊多利少;而不失时机地大举渡海登陆最为有利。其理由是:1、自从我军两批4次偷渡登陆成功,分别与琼纵的1、3总队胜利会师,并在两次运动战中击溃敌人5个团、歼灭1个团以上兵力之后,琼纵及登陆部队合起来已有2.8万余人,引起了敌我形势新的变化。2、4次偷渡带去的船只多数有去无回,而我军征集船只已十分困难,如继续小股偷渡,则船只问题无法解决。3、季节不等人,我军主力渡海作战若不抓紧在谷雨的东北风季节采取断然行动,错过时机,则南风劲吹,主力部队渡海作战就失去了可能性,解放海南岛的时间就要推迟到冬季才能进行。而岛上有敌军10万之众,且有海空优势,形成立体防御,如果旷日持久,坐失良机,敌人就可以动用其机动力量对我琼纵及登岛部队进行围剿,岛上部队长期坚持将有严重困难。4、部队海练已基本成熟。5、前两批部队登岛成功,已经取得了渡海作战的重要经验。6、等待买兵舰已无望,因为香港及其他资本主义国家是不可能真心实意卖船给我军去打老蒋的。
    15兵团及两个军的领导经过反复推敲,作出了两军主力实行大规模渡海作战的决定。经报请四野和中央军委批准,15兵团于4月10日下达了作战命令。登陆成功后的作战步骤是:两军登陆后,应乘敌混乱或增援时歼敌主力,并求得打开一条走廊,保证两军后续部队于短时间内全部渡过;尔后,40军主力应向加来市急进,包围敌64军,另一个团向那大市前进;43军应向澄迈急进,包围敌62军,以分割包围敌指挥机关,吸引敌援,求得在运动中歼敌;两军将以上敌人歼灭后,预定40军以1个团配合琼纵5总主力断敌退路,43军主力则向海口前进。
    40军6个团的1.87万名指战员,在军长韩先楚、副军长解方、军政治部主任李伯秋、118师师长邓岳、政委张玉华、119师师长徐国夫率领下,在琼崖纵队参谋长符振中协助下,登上300多只帆船,从雷州半岛的灯楼角一线海岸起渡,预定在临高角的美夏、昌拱一带海岸登陆。16日19时30分,40军指挥所发出了启航的命令,号令一下,只见灯楼角海面,千帆如墙,桅杆如林,300多只战船离开海岸,穿过奔涌的大浪,像一支支利箭向南射去。
    与49军起渡的同时,43军两个团的6968名指战员,在副军长龙书金、128师师长黄荣海、政委相炜的率领下,在琼纵组织部副部长谢应权和王山平、冯尔迅、吴正桂等人的协助下,分乘81只帆船,在雷州半岛的东场港起渡,预定在澄迈的玉包港一带海岸登陆。
    在海南广大人民群众全力以赴的支援下,我渡海部队和琼崖纵队紧密配合,从3月5日偷渡开始,至5月1日,艰苦奋战,摧毁了敌人的防线,击溃十几万敌军,共击毙打伤敌人3万多,其中有少将参谋长1人、少将副师长4人。后来还全歼了溃散上山的敌军1.3万余人。
    1950年5月1日,解放海南的战役胜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