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大事记(1) (括号内为《决战朝鲜》一书的摘录)

   

     1945年7月,苏美在波茨坦会议期间讨论对日参战问题时,商定大致以朝鲜的38度线为海空军的作战分界线。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苏美遂以“三八线”作为日本投降的分界线,“三八线”以北的日军向苏军投降,“三八线”以南的日军向美军投降。
     1948年8月15日,以李承晚为总统的韩国政府正式成立。1948年8月25日,北朝鲜成立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金日成任首相。
     从1949年1月到12月,“三八线”上的武装冲突达1000次以上。1950年6月25日,朝鲜南北之间终于爆发了大规模的内战。

    (谁打响第一枪已无人说得清楚。南北双方都说是对方先开的火,各方有关的档案至今都没有解密。更奇怪的是,以后双方各自的盟友又都有人说是自己一方先挑起了战争。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说:“北朝鲜人想用刺刀尖捅一下南朝鲜,金日成说这一捅会在南朝鲜内部引发一场爆炸!”赫鲁晓夫甚至说毛泽东都知道朝鲜的开战意图并支持金日成发动战争。而美国著名记者却报道是李承晚先挑衅,因为他要借战争拖美国下水,夺回自己在国内政坛上已经失去的权力。)

    
1950年6月27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公开支持李承晚军队,决定公开武装侵略朝鲜,并占领我国的台湾。6月30日,杜鲁门下令将美国驻日本的地面部队投入侵朝战争,接着杜鲁门于7月7日下令扩充美国的战斗部队63万人,使美国的陆海空三军总数达到200多万人,准备以更大的力量进行侵朝战争。

    (杜鲁门在声明中为显示公正,表示将阻止蒋介石对大陆的攻击,此举又狠狠恶心了一下愤怒至极的中国共产党人---穷途末路的蒋介石有能力攻击大陆吗?)

    1950年7月7日,美国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非法通过决议,组成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侵略朝鲜。7月8日,杜鲁门总统任命麦克阿瑟为“联合国军”总司令。“联合国军”总部设在东京,参加“联合国军”的以美国为首包括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加拿大、泰国、法国、土耳其、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南非、卢森堡等共16个国家的军队。中国的台湾蒋介石集团也抽调3万余人的部队,准备参加“联合国军”,但美国出于种种考虑而未允许。

    (趁苏联驻联合国代表由于抗议蒋介石的中华民国窃据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席位而拒绝出席任何联合国会议的机会,联合国秘书长听任美国操纵主持的安理会,顺利通过了“遣责北朝鲜侵略行为”的第83号决议。这个决议可笑地违反了国际常识,因为世界公认一国内战只有革命与反革命之分,还从没有国内一部分人民侵略另一部分人民的说法!两天后,苏联代表错上加错,竟然又不到会,要求“联合国各会员国向大韩民国提供为击退武装进攻并恢复该地区和平与安全所必须的援助”的84号决议又获得通过。事后,斯大林大骂了苏联代表马立克。苏联的外交家和历史学家也公认这是苏联的重大外交失策。由于拥有否决权的苏联不在场,安理会又通过了以联合国军名义让美英等国军队到朝鲜作战的决议。)

    1950年9月15日,美国乘朝鲜人民军主力集中在洛东江战线、后方兵力不足之际,由麦克阿瑟指挥美军第十军两个师(美陆战第1师、步兵第7师)共7万余人,在朝鲜西海岸的仁川实施登陆。之后,登陆部队分兵向汉城、水原方向实施进攻。“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在洛东江正面战线的主力10个师,在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指挥下,也于9月16日开始进行反扑,与仁川登陆部队南北呼应,夹击朝鲜人民军。朝鲜人民军被迫转入战略退却。“联合国军”9月28日攻占汉城,29日进抵“三八线”。

    (仁川位于朝鲜国土最狭窄的中部地带,这里俗称朝鲜“蜂腰部”。从仁川登陆占领汉城就可以将整个朝鲜从中部切为南北两半。麦克阿瑟最初提出仁川登陆设想时,却遭到华盛顿军事首脑们的反对。因为,仁川几乎是世界上最不适合登陆的海港,只有一条窄窄的“飞鱼航道”进港,哪怕一条船被北朝鲜击沉,整个航道就要被堵塞,涨潮时水位有时高达三十五英尺,退潮时海滩上几公里宽的淤泥陷得死人。在仁川登陆太冒险了!李奇微说,仁川登陆是“一比五千的赌博”。麦克阿瑟的自信和天才演说最终说服了这些高官们。但是,就在麦克阿瑟作出仁川登陆的同一天,比他还高明的中国军人已经算定他要在仁川登陆,而且登陆日期就是他决定的9月15日。中国总参作战室的雷英夫在认真分析朝鲜形势后,作出了美军很可能在仁川登陆的估计,并马上报告了周恩来。而这时,距仁川登陆发起还有23天。毛泽东听完汇报后,立即指示将情况及时报告朝鲜方面,希望人民军有后撤和在仁川防守的准备。可惜,此刻正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金日成和斯大林都忽视了这个情况。9月15日晚潮结束时,一万八千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上百辆坦克和机械化车辆,上千吨物资都已上岸,人类军事史上迄今为止最后一场大规模登陆战成功了。麦克阿瑟赌赢了,他的巧妙一击改变了战争的进程!仁川登陆及沃克的反攻,使得朝鲜人民军1万多人死伤,1万多人走进了美军战俘营。)

    1950年10月1日,金日成向毛泽东请求支援,希望中国尽快派集结在鸭绿江边的第13兵团过江支援朝鲜作战。
     1950年10月2日,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支援朝鲜作战问题。会议争论激烈,有的主张不出兵,有的主张暂不出兵,大多数同志认为目前我国的情况是困难重重,出兵问题应慎重从事,认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不打这一仗。但也有一些人坚持出兵,各种意见相持不下。最后,毛泽东宣布暂时休会,明天继续讨论。彭德怀专程从大西北赶来参加这次会议,但在第一天的会议上并未发言。

    (更关键的是,最不同意出兵的竟是与抗美援朝成功与否有重大关系的两个人物。一个是出兵的前方主帅,另一个是保障大军后勤供应的后卫。高岗说:“打仗要打实力,出兵援朝,保卫新生的共和国,反对帝国主义,道义上没错,可苏联比我们力量雄厚,武器不知比我们好到哪儿去了,他们都不打,为什么要我们打?以我们这么一点力量去跟美国人打仗,即使打胜了,要付出多大代价?”林彪反对态度比高岗还强硬。要知道,林彪可是已经内定的出兵统帅啊!林彪说:“美国人一个师有大炮几百门,我们一个军才有三十几门。他们有空军,我们没有。他们有海军,我们又没有。这仗怎么打啊?再看看国内,从红军到解放军,二十几年就没停过,人心厌战,没有一个老百姓不厌战,没有一个战士不希望和平。”
     苏联解体后,在俄罗斯联邦总统档案馆发现一份毛泽东拍给斯大林的电报:“我们原先曾打算,当敌人向三八线以北进攻时,调动几个师的志愿军到北朝鲜帮助朝鲜同志。但是,经过慎重考虑后我们现在认为,这一举动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因此,目前最好还是克制一下,暂时不出兵。由于暂时的失利,朝鲜应该换一种斗争方式,进行游击战。对这一问题尚未作出最后决定。这是我们的初步电报。我们想同您商量一下。)

    10月5日下午,中央政治局继续开会,讨论是否出兵问题。会议仍然有两种观点,争论不休。这时,彭德怀发言,坚决支持出兵。毛泽东当即表示赞同彭老总的意见,坚持出兵。会议最后确定了抗美援朝出兵参战的决策,并考虑到林彪因不同意出兵而借病已前往苏联养病的实际,决定由彭德怀挂帅。

    (第二天下午,中央继续在颐年堂开会。这是一次决定性的会议,中央决策层领导基本到齐,和、毛、刘、周、朱、任五大书记,陈云、康生、高岗、彭真、董必武、林伯渠、邓小平、张闻天、彭德怀、李富春、林彪等中共群星济济一堂。林彪继续发言,还是困难一大堆,最后结论是加强东北边防军守住边境,以免引火烧身。这时,彭德怀站出来了,一开口就语惊四座:“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烂了,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如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它要发动战争,随时可以找到借口!”毛泽东坚决支持彭德怀的意见,他一锤定音,决策出兵!)

    10月8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发布命令: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中国人民志愿军辖十三兵团及所属之三十八军、三十九军、四十军、四十二军,及边防炮兵司令部与所属之炮兵一师、二师、八师,上述各部须立即准备完毕,待令出动。任命彭德怀同志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原来用的名称是“中国人民支援军”,但著名民主人士黄炎培认为不妥:“用‘支援军’仍然难以区分这是官方或非官方的军队。顾名思义,支援军是派遣出去的,谁派的,不还是国家吗?那不等于是向美国宣战吗?不如用‘志愿军’的名义,可以更准确地表达军队的非政府性质,这是中国人民志愿组成的军队!”)

    10月10日,周恩来与林彪等人到苏联与斯大林见面,商谈苏联出动空军支援我地面部队作战及苏联提供武器装备等问题。会谈结束时,斯大林同意装备中国十个师的武器,并同意派空军进驻安东一带沿海大城市驻防。但当晚,苏联又改变了意见,不赞成中国立即出兵,也不准备派空军支援。斯大林当心,中国出兵会引起世界大战,甚至主张如果朝鲜失败了,可让金日成到中国东北组成“流亡政府”。毛泽东接到周恩来的报告以后,决定再次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出兵问题。

    (周恩来是和林彪一起飞往莫斯科的。斯大林一开口更让周恩来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苏联出动空军配合中国地面作战有困难,我们不能出兵。”朝鲜同志向苏中求救后,苏联说好中国出人出地面部队,他们出武器出空军配合,中国才同意出兵的。怎么如此出尔反尔,不守信用!在真要同美国人真刀真枪干起来时,斯大林确实害怕了,他害怕为此再打一次世界大战。他再也不敢冒险了。周恩来见再说也是无益,当即发电向中央政治局和毛泽东汇报。)

    10月12日,彭德怀接到毛泽东的急电,电文内容如下:十月九日命令暂不执行,十三兵团各部仍就原地进行训练,不要出动。请高岗德怀二同志明日或后日来京一谈。
     10月13日,毛泽东同朱德、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高岗再次进行研究,经商量后,毛泽东决然地最后作出了历史性的决策:不管有没有苏联空军支援,我们仍按原定计划出兵朝鲜。并向仍在苏联的周恩来发出电报,阐明必须参战的理由,指出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

    (中国出后援朝是为整个社会主义阵营打的一场前哨战,以后牺牲的十几万战士,消耗的巨大军费,贫穷的中国全部独自承担,所有的民族牺牲和对朝鲜的人力物力援助都是无偿的,没让朝鲜出一分钱。而中国去打仗,苏联却贷款让中国买军火。抗美援朝期间,中国为此总共欠下了三十亿人民币军火款。以后在三年困难时期,中国咬着牙全部还清。斯大林除同意卖军火外,还答应提供十六个团的空军二至三个月后参战。但就在周恩来谈判完毕就要回国时,斯大林又变脸了!那十六个团的空军二三个月后也不能进朝鲜,只能在鸭绿江边掩护中国领空!)

    10月18日,彭德怀的临时指挥所与团部(即原东北边防军司令部)合并,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邓华、洪学智、韩先楚为副司令员,解方为参谋长。同时,志愿军各路渡江部队也开始向鸭绿江边急速开进。中华人民共和国伟大的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就此揭开了。

    (朝鲜战争结束后,西方军队对中国军队投入朝鲜战场时的隐蔽性和突然性叹服道:“中共军队强行军的能力是非凡出众的。根据可靠情报,中共三个师从鸭绿江边的安东出发,用十六至十九天的时间行军二百八十六英里,到达了北朝鲜东部的一个集结地域;一个师在十八天里,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平均每天行军十八英里。中共士兵的”白天“开始于夜幕降临的时候,大概在晚上七时左右,直至翌晨三时。拂晓时,即五时三十分,他们要挖掩体,伪装所有的武器装备,然后吃饭。在昼间,只有侦察部队在行动,以寻找第二天的宿营地。主力部队都静止不动加以伪装;以航空照片和空中观察是无法看到的。如果一名中共士兵在白天去掉了伪装,飞机来时他必须在留下他踪迹的地方一动不动,军官有立即枪毙违令者的权力。”正是靠着这种铁的纪律和高度的自觉性,入朝部队终于达到了毛泽东反复要求的初战“突然性”。此时,一些美国特工已将志愿军入朝的情报传给了麦克阿瑟,但麦克阿瑟和其他美军将领对这些情报根本不信。有麦克阿瑟坐镇东京,中国的农民军还敢进朝鲜?再说强大的美国空军不是什么都没看到吗?美国的特务们衰叹:“我们把情报送进了聋子的耳朵。”西方军事家一致将志愿军入朝时的隐蔽性视为“当代战争史上的奇迹”。)

    10月19日清晨,彭德怀、高岗由北京乘飞机火速赶回安东。当天,彭德怀招呼几个志愿军首长,召开紧急会议。彭总就各部队的入朝路线和时间作了最后的确定:4个军及3个炮师于10月19日晚开始,按西线、中线、东线三个方向秘密渡过鸭绿江向预定作战地区开进。40军从安东和长甸河口渡江,向球场、德川、宁边地区开进;39军从安东和长甸河口过江,一部至枇岘、南市洞地区布防,主力向龟城、泰川地区开进;42军从揖安过江,向社仓里、五老里地区开进;38军尾42军渡江,向江界地区开进。
     而此时,朝鲜战局已相当危急:美伪军已于18日下午以三面包围的态势向平壤发起了强攻,现已突破人民军的两道防线,从各个方面压缩了对平壤最后防线的包围圈,并在空军的炮兵的支持下,以坦克为先导,向平壤发起了总攻。平壤的陷落,也就是一两天的事了!美伪军叫嚣要在11月23日感恩节前占领全朝鲜。
     10月19日黄昏,中国人民志愿军分三路跨过鸭绿江,秘密开赴朝鲜前线。而就在当天,美第1军占领了平壤。第二天,10月20日,美军第187空降团在肃川、顺川空降,企图切断自平壤北撤的朝鲜人民军的退路。这时,侵朝敌军和李承晚的兵力已达42万人,拥有飞机1100架,各种军舰300多艘。地面部队拥有5个军15个师零两个旅,共23万余人。其中,美军3个军6个师,12万余人,另有其他国家军队1.2万余人。
     10月19日12时,彭德怀在一个铁路隧道的火车上见到了已处于到处躲藏状态的金日成首相。

    (10月24日晚,彭德怀召开了一次极其重要的会议。灯光下,彭德怀环视着几员名将。邓华----军政双才的将才。洪学智----脑袋里的点子比脸上麻子还多,干什么是什么,打仗、政工、后勤都是一把好手。韩先楚----别看这个瘦小的红安佬满脸病容,可是不管是敌军还是我军,没有一个人敢轻视他,他可是个独当一面的人物。解方----精通几国外语,外军情况了如指掌。记得有同志认为他是东北军出身而轻视他,真是不该。杜平----从红军时代起就搞政工,能把干部战士们煸动得热火朝天。该次会议上,彭德怀决定将十三兵团的司令部改为志愿军司令部,兵团领导官升一级,从兵团领导升为志愿军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