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大事记(2)(括号内为《决战朝鲜》一书的摘录)

     1950年10月25日,40军118师在两水洞附近歼灭南朝鲜军第6师1个营加1个炮兵中队,揭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打响了第一次战役。
     10月29日,40军118师向南朝鲜军第六师七团攻击,将其大部歼灭。40军连续获胜,志愿军首长“特电嘉奖”。

    (十月二十五日凌晨两点,118师师长邓岳向志愿军司令部报告,他们的正面发现了伪军第六师。志愿军司令部马上命令四十军的另一个师120师用一个团(360团)占领云山东北的间洞、朝阳洞、玉女峰一线。那是几个要点,堵在那里塞住云山城的敌人,使其不能北进同温井敌人会合,温井的敌人就暴露出来了。9时,120师360团先打响了!该团团长徐锐乘着夜色,率军抢占了云山城北的一溜高地,并迅速挖起了工事。早上9时,360团向行进中敌人发起了攻击。此后,徐锐部在此整整坚守了三天,他们扛住了美军战斗机的轰炸、大群坦克的冲击和无以计数的猛烈炮火,仅靠手中的步兵轻武器,将素称精锐的南韩第一师顶在云山城中寸步难行。360团终于坚持到了主力的到来,为取得中美两军首战的胜利立下头功。在120师徐锐团长打响阻击战之后一个小时,118师邓岳师长将从温井北犯的南韩6师一个加强营全部消灭。10月25日被正式定为抗美援朝纪念日。)

    11月1日,第39军发现敌有换防迹象,于是乘敌立足未稳,把原定19时30分发起攻击的计划,提前于17时攻击。346团将美骑1师第8团压缩包围于诸仁桥地区。次日白天,敌人以飞机坦克掩护突围未成,3日夜我方将其全部歼灭。115师在龙城洞、龙兴洞地区击溃了美骑1师5团的增援,击毙该团团长。此战共歼敌2046名,其中美军1840名,创造了第一次歼灭美国“王牌军”1个团的范例。

    (美国陆军第一骑兵师是美国军队历史最悠久的王牌部队,由美国国父华盛顿亲手创建于独立战争时期,大号“美利坚开国元勋”师。它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战功显赫,从没吃过败仗,享有“常胜师”美誉。南韩一师受阻云山,沃克立刻打出这张王牌,他向霍巴特少将下令:“我要用你这个王牌杀开一条血路,饮马鸭绿江。”骑1师先头部队---第8团是一支装备极其先进,具有极强火力和机动力的合成部队。它以一个机械化步兵团为骨干,配属一个炮兵营,一个坦克营和工程、通讯、运输分队,火力远远超过了中国军队一个军。这次战斗是中美两军第一次交手,也是美国骑一师在其辉煌的军史上第一次惨败,其骑8团第三营被全歼。11月6日,美国陆军被迫撤销了这个营的番号。该战被日本陆军自卫队干部学校专门收《作战理论入门》一书,具有国际性的影响。)

    11月5日,第一次战役结束。共歼敌1.58万余人,迫使敌人退守清川江以南,初步稳定了朝鲜战局。

    (在第一次战役中,38军三次让彭德怀失望。第一次:在云山战役中,彭德怀决心用38军做“拳头”,一举打垮西线敌军的右翼,打开缺口后捅向敌军左翼背后,将西线敌军包围消灭在清川江以北。但奔波在通往熙川道路上的38军将士不要说跑,连走路都迈不开腿,一到夜间整个公路上全是北撤的朝鲜老百姓和人民军。到了27日夜,他们离目的地还有60公里。彭德怀有些愠怒了:梁大牙怎么搞的,如此慢慢吞吞,小脚女人一般,要误大事的。”结果,迫使彭德怀不得不放弃首歼熙川之敌的计划。第二次:38军113师于28日进至熙川后,迟至29日黄昏才开始攻击,当113师于28日进至熙川时,韩8师早就逃得没了影,两个团的战果是毙伤俘敌军19名!彭德怀大骂军长梁兴初,梁兴初也在大骂112师师长杨大易,攻击熙川延误全怪杨大易。原来,杨大易率部向熙川开进途中路遇一个退下来的人民军军官。刚巧这位朝鲜同志是112师的老兵,不久前才回到朝鲜。其先把美国飞机的厉害之处狠吹了一通,在知道112师要去打熙川时,他一开口又让杨大易吃了一惊:“熙川让美国黑人团给占了!”美国人,还是黑人!有鼻子有眼,不是说熙川全是伪军吗?这可是重大军情!杨大易赶紧急电上报梁兴初,梁兴初又急电志司,同时令113师去保护熙川以北人民军的一个大军火库。待弄明白熙川根本没有美国黑人团的真实情况时,已经晚了,战机全丢了。第三次:10月31日,38军攻占了新兴里、苏民里,在39军云山打响时,他们向球场方向冲去,力图从侧面插入第8集团军身后。只要他们能冲到军隅里、价川,整个清川江以北5万敌军就会被彭德怀包饺子。可惜由于地形生疏,馋慌了的干部战士又恋战,直到11月2日38军才赶到了院里,而此时沃克发现右翼已全部被击溃,中国人已向左翼美英军背后抄去,吓得于11月2日凌晨开始全线撤退,38军未能完成断敌后路的任务。)

    11月9日,美国国家安全会议认为,从美国的全球利益出发,未判明中国出兵意图之前,继续坚持以军事进攻迅速占领全朝鲜的计划,不改变“委托联合国军总司令的任务”,批准麦克阿瑟在军事方面可以相机行事和轰炸鸭绿江上所有桥梁的计划。麦克阿瑟遂令航空兵摧毁鸭绿江上所有渡口和桥梁,令美9军调到前线参加进攻。美国军方决定,从本土增调美3师、2个新喷气式战斗机联队到朝鲜。西线作战的地面部队已有5个军16个师,计22万余人,飞机增至1200余架,仍以第8集团军由清川江北上,东线以美第10军经长津湖前进,两军在江界以南之武坪里会合,企图围歼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然后向边境推进,在鸭绿江封冻前占领全朝鲜。

    (中国军队入朝第一仗就给了美国人一个痛击,而美国人居然无动于衷,他们认为只是有几千名中国的民间志愿者在帮金日成打仗而已!麦克阿瑟也保证中国没有出兵,认为中国无非是虚张声势。有了麦克阿瑟的保证,杜鲁门和华盛顿的要员们放心了。但仅仅一天后,麦克阿瑟把他们眼珠子都气红了。麦克阿瑟甚至都不报告就又要去招惹中国,他要去炸鸭绿江大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已有禁令---绝对禁止轰炸靠近满洲里边境5英里之内的一切目标。但麦克阿瑟却在11月5日擅自命令远东空军司令斯特拉迈耶中将,去对鸭绿江大桥狠狠地炸上两个星期。到了第二天,麦克阿瑟才儿戏般地向五角大楼提到了这一计划,此时远东空军的一千架战斗机已经要升空了。华盛顿接到报告立刻一片混乱,轰炸鸭绿江大桥不是闹着玩的,那桥从国际法上讲有一半是属于中国的。两小时后,参联会的答复到了麦克阿瑟手中,参联会重申了五英里禁令,还询问他炸桥的原因。麦克阿瑟先向记者们发布了一项公告:“共产党不宣而战,让异国共军跨过鸭绿江进入北朝鲜,犯下了有史以来最令人生厌的违反国际法的罪行!”接着,他对华盛顿不同意炸桥的意见提出了最严重的抗议:“大量的人员和物资正经过鸭绿江上的所有桥梁从满洲源源不断地运来,这一行动不仅危及了我指挥的部队,而且使我面临着被全歼的危险。制止敌人这一增援的唯一办法就是摧毁这些桥梁。你们的指示很可能导致一场大的灾难。”麦克阿瑟已经忘记了他两天前向华盛顿做出的中国没有、也不会出兵的担保。仅仅两天,他就改口说不会出兵的中国人居然要全歼他的部队!杜鲁门看着这份“抗议电”气得大骂麦克阿瑟,但过后只好同意麦克阿瑟的轰炸计划。参联会给了麦克阿瑟一个天方夜谭式的答复:“允许轰炸鸭绿江大桥靠朝鲜一侧。”这道命令成为以后美国全空军的笑料。)

    11月9日、10日,志愿军第9兵团由揖安、临江入朝,向长津开进。至此,入朝的志愿军有9个军,30个师,38万余人。
     11月13日,志愿军召开党委会,各军军长参加了会议,高岗、金日成也出席了会议。会议对第一战役进行了总结,在肯定胜利的基础上,对38军在熙川贻误战机提出了严肃批评,指出,如不改正,军长要撤职,部队要取消番号。对第66军在龟城没有截住美24师也提出批评。当日,第9兵团接替第42军防务,第42军向西线转移。
     11月24日,敌人开始了圣诞节“总攻势”。敌人分东西两线,5个军一齐展开进攻。西线由第8集团军军长沃克指挥3个军,第1军辖美24师、南朝鲜军第1师、英27旅,向新义州、朔州方向进攻;美第9军指挥美25师、2师、美骑1师、土耳其旅向朔州、碧潼、楚山方向进攻;右翼南朝鲜第2军辖第6师、7师、8师向熙川、江界进攻。英29旅、空降187团位于平壤、沙院里,为集团军预备队。东线仍由美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指挥,辖陆1师、美7师、美3师,沿长津向武坪里、江界进攻;南朝鲜第1军指挥首都师、第3师向图们江边推进。
     志愿军第掩护部队实行运动防御、诱敌深入的方针。25日,将敌诱至预定战场。黄昏,第38军、第42军及第40军一部向德川、宁远之南朝鲜军第7师、第8师反击,歼敌大部,占领两城,打开了战役缺口。第38军俘虏了在第7师之美军顾问团全部9人。

    (11月25日清晨5时,大规模的反攻就要在当夜开始,彭德怀挤出时间睡了两个小时后就醒了。醒来后,他在自己的小房子里习惯性地走到亲手勾画了无数遍的那张军用地图前,结果吃了一惊,地图不见了!彭德怀火气顿时就上来了,哪个胆子这么大,竞敢取走他的地图?彭德怀吼起来:“警卫员,我的图呢?”“图拿到上面防空洞里去了,大伙都等你去研究下一步作战计划呢?”警卫员没来,洪学智倒跑进来了。昨天,几架敌侦察机就在志司上空转来转去,多年的战场直觉告诉几位将军这里一定有名堂。几个人商量了一下,都觉得第二天必须疏散防空。邓华几个都怕彭德怀发脾气,哄着要常与彭德怀开玩笑的洪学智去拉彭总进洞。洪学智就想了个歪招,先称彭德怀睡着拿走他心爱的地图,那时候由不得彭德怀不走。“大麻子你怕危险你走,我看这里好得很。”彭德怀果然发火了。洪学智笑着说:“你不去,怎么行呢?出事就晚了,走走走。”说着就使个眼色,和跟上来的几个警卫员硬是把彭德怀拖进了防空洞。
??? 彭德怀进洞不久,忽听空中一阵尖啸,几架敌机从南边直飞过来,连圈子都没绕一个,就对着彭德怀刚离开的房子扔下了许多“钢蛋”,那是连钢板都能烧出窟窿的凝固汽油弹!眼看着那些钢蛋落地便腾起一阵火海,分把钟不到,那房子就浇没了。彭德怀看看那房子又看看洪学智,不禁一阵歉疚,正想开口说点什么,一个烧得半边脸焦黑的参谋冲上山来大叫:“毛岸英在里面!”彭德怀仿佛被电流击中,愣怔了一秒钟就血红了眼睛,他高喊着:“岸英你快出来!”拼命往洞外冲,几个警卫员见状死死把他抱住,彭德怀暴怒了:“放手!不然老子毙了你们。”…… 站在两具没剩下多少的焦黑残躯面前(以后,靠辩认德制手枪和手表残骸才确认了毛岸英遗体),彭德怀心头一阵茫然:毛岸英死了!)

    27日,敌人调土耳其旅、骑1师前来堵塞战役缺口。志愿军司令部电令第42军向假仓里、顺川攻击前进;令第38军向院里、军隅里攻击前进,以一个师迂回三所里,堵击由军隅里、价川南逃之敌;令第40军截断球场敌之退路。令第39、第66、第50军攻击当面之敌。27日晚开始行动,至28日晨,第40军逼近球场,第39军逼近宁边,第66军进至古城洞、龙山洞,第50军进至五龙洞。担任迂回的第42军攻占北仓社,主力继续向顺川前进,在殷山里与美骑1师遭遇,歼敌1个连。第38军主力在嘎日岭与敌激战,惟113师14小时行军72公里,于28日8时到达三所里,切断了美9军的后路,打乱了敌人整个战役部署。
     28日,毛泽东电令志愿军首长,集中4个军歼灭美骑1师、美2师、美25师。28日夜,各军连续猛攻,113师于当晚又进占龙源里,该师两面受敌,顽强奋战。至此,美9军之2师、25师、土耳其旅以及骑1师和南朝鲜军1师各一部陷入我军三面包围之中。29日,沃克令全线撤退,并令骑1师、英29旅由南向北猛攻三所里、龙源里阵地,企图打通逃跑道路。113师顽强苦战。志愿军首长急令38军主力向113师靠拢,令42军迅速插向顺川、肃川,以断敌退路。
     于是,西线战场大西起清川江畔至新安州,东至军隅里、价川,南至三所里、龙源里的的狭小地域内,包围敌人数万、汽车1500辆,对敌展开了激烈的围歼战。
     12月1日,敌在我猛烈突击下,十分混乱,遂遗弃大批重装备,绕道安州突围。由于第42军未能占领肃川、顺川,致使敌人大部逃脱。各军尾追歼灭敌人,战至12月2日停止进攻,歼美2师7000余人,歼25师5000余人,歼其余师、旅各一部,共计歼敌2.3万余人。
     11月27日,东线第9兵团开始反击。第20军、27军先后包围敌人陆1师、美7师5个多团,给予敌人重大打击,但未能全歼。12月17日占领咸兴,24日占领兴南,共歼敌1.3万余人。
     第二次战役至此结束。此战收复了除襄阳外的全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三八”线以北的领土。此战役,我东西两线配合,歼敌3.6万余人,迫敌退守“三八”线,扭转了朝鲜战局,在美国国内引起强烈震动。但此次战役也暴露了志愿军作战中的一些问题,如后勤供应能力不足,反坦克和防空能力差,因防寒措施不力导致第9兵团严重冻伤减员等。志愿军经过两次战役,尽管扭转了战局,但未大量歼敌主力,且战线前推,补给线延长,在敌机突击下,后勤供应的困难十分突击。
     12月8日,彭德怀提出下一步计划:能越过汉城,亦不宜过远南进,因过远南进驱退敌人到大丘、大田一带会增加以后作战困难。故拟在“三八线”以北数十里停止,让敌占“三八线”,以便明年再战,歼灭敌人主力。
     12月12日,毛泽东发出指示指出,目前美、英各国正要求我军停止于“三八线”以北,以利其整军再战。因此,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如到“三八线”以北即停止,将给我政治上以很大不利。
     12月15日,志愿军首长向各部下达突破“三八线”南进的任务,确定在汉城、原州、平昌线以北地区歼灭美军、南朝鲜军各一部。
     12月19日,彭德怀再次向军委报告了志愿军在后勤保障等方面的困难,再次提出了长期作战取胜的思想,认为敌人即使再被消灭两三个师,也不会马上撤离朝鲜,我军目前仍应采取稳进的方针。但也表示遵令越过“三八线”。
     12月21日,毛泽东复电彭德怀,一方面肯定了长期作战的想法,但仍然认为我军此时越过“三八线”,再打一仗然后休整是必要的。并指出,就总的方面说,只要能歼灭伪军全部或大部,美军即陷于孤立,不可能长期留在朝鲜。如能再歼灭美军几个师,朝鲜问题更好解决。

    (彭德怀和志愿军众将都不想马上打过三八线去。这些身在前线的将帅太明白中国军队是在怎样的物质条件和战场环境下打仗的了。天空和白天全部是美国人的,哪怕一辆马车被敌机发现,马上就会有成群结队的敌机飞来轰炸扫射。入朝部队全部汽车只有一千三百台,仅仅一个月就给炸掉一千台。美国的飞机从东海岸炸到西海岸,从鸭绿江炸到汉江,轰炸时间没日没夜,扫射目标不分大小。一次战役更惨,一下缴了两千多台汽车,还全都是从美国本土汽车厂直接运来、只跑了一两百公里的新车。可刚刚动员俘虏开出来了二百辆,几百架敌机飞来将剩下的炸了个精光。一句话,美国拥有战场的绝对制空权,连志愿军总部都三天两头挨炸,堂堂总部竟保不住一个毛岸英,更不要说被全线压制的后勤补给线了。中国军队的后勤物资从鸭绿江前运几十公里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公路不敢走,铁路炸断了,只能靠原始的人力背送。不要说弹药,连战士吃的炒面、穿的棉衣都供不上。有上千名战士没有牺牲在敌人的火网下,而是活活冻饿而死。许许多多的战士都是穿着草鞋,甚至打着赤脚,饿着肚子在零下四十度的雪地里向敌军冲锋。第一、二次战役时,后勤线只有百把公里长都应付不了,现在离鸭绿江已有四百公里,情况更糟了。美军十三个后勤兵供养一个战斗兵打仗,志愿军一个后勤兵供养几百个战士作战需要!如果再往南打,如何供得了?

    反复思考后,彭德怀认为还是不要越过三八线为好。部队实在太疲劳太苦了,入朝个把月连打两个战役,兵员尚未补充,粮弹均已不足,最好先休整一个时期,补充兵员,运输物资,整顿部队,待来年开春天气转暖再打过三八线。彭德怀打电报向毛泽东汇报了自己的意见。12月13日,毛泽东的回电到了,明确指出,从国际形势看,必须打破美英利用三八线整军再战的阴谋,非打过三八线不可!彭德怀陷入极大的矛盾,军事上不能打,政治上却必须打。彭德怀继续发电坚持已见,毛泽东的复电很快就到了,他不但坚持越线作战,还憧憬着“只要能歼灭南朝鲜大部或全部,美军即陷入孤立,如能再歼灭几个美军师,朝鲜问题更好解决”。整个朝鲜战争三年期间,中国军队也只是凭借东线的特殊地理条件歼灭过美军一个团。接连的捷报使毛泽东高估了自己的实力,过低地计算了美军现代化作战装备的威力。这位大军事家有些轻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