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大事记(4) (括号内为《决战朝鲜》一书的摘录)

     1951年6月23日,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提出交战双方应该谈判停火与休战的建议。6月30日,“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奉美国政府命令致电彭德怀、金日成,同意谈判。7月1日,彭德怀、金日成复电,同意谈判。双方代表最后商定7月10日起,派出正式代表在开城来风庄举行谈判。朝中代表为南日大将、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参谋长解方。“联合国军”首席代表为美远东海军司令乔埃中将,南朝鲜军军长白善烨少将。
     (朝中谈判代表实际上被分为三线。直接与美国人针锋相对的军队代表南日、邓华、解方等。二线是有外交斗争经验的“乔老爷”乔冠华,他负责贯彻中央指示和对谈判提出具体方案。三线坐镇指挥的是中国政府代表李克农。而在国内的周恩来才是实际上的谈判总老板。李克农是个智勇兼备的奇才,他逝世时美国中央情报局竟放假三天以庆祝最可怕的对手的消失,他是人民解放军惟一没有上过战场的上将。在毛泽东点李克农将时,李正患有严重的哮喘病。由于担心病重误事,李克农提出是否不去朝鲜,让伍修权或姬鹏飞去。毛泽东稍稍犹豫一会说:“还是你去吧。”李克农过目不忘,能倒着看书,而且还有一手模仿别人笔迹的绝活。一天晚上,中朝代表团忽然发现一件要紧的事。按国际惯例,双方代表正式见面时要互换全权代表证书,而初登国际舞台的中朝方面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事,朝鲜方面立即派人火速赶回平壤请金日成签字,但再到联司请彭德怀签字无论如何也来不及了。李克农给彭德怀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看了看其它文件上的彭德怀签名,然后提笔就在全权代表证书上签下“彭德怀”三字。“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站在一边的邓华惊叹不已。)
     7月13日,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报道:“一个美国司令官,在美国政府的命令下,打着白旗去和敌人举行谈判,这在美国立国的175年历史中,还是第一次。”
从1951年7月10日开始,朝鲜停战谈判启动。然而,由于美方缺乏诚意,谈判一波三折。为了增加谈判的筹码,敌我双方都采取了一些军事行动。因此,朝鲜战场呈现出一种谈谈打打、打打谈谈的状况。直到1953年7月底,美国才正式在谈判协定上签字。
     7月10日,“联合国军”首席代表乔埃中将与朝方代表南日大将、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参谋长解方在开城来风庄举行谈判时,美军仍在纵深加强防御,并随时准备恢复攻势作战。此时,美军已建立了三道防线:第一道为“耳明线”,第二道为“怀俄明线”,第三道为“堪萨斯线”。
     7月26日,在谈判桌上,美方提出,为弥补其海空军优势,坚持把军事分界线划在朝、中军队纵深36-38公里处。中朝代表拒绝了这一不合理建议,敌方代表狂妄地提出“让炸弹、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吧”,使谈判陷入僵局。
     7月26日,美2师猛攻东线人民军第2军团大愚山阵地,以团以上规模兵力轮番攻击,并有2个伞兵营配合,美军伤亡2260人,占领了大愚山。
8月18日,敌人发动夏季攻势,同时进行空中攻势的“绞杀战。”敌人以3个多师的兵力重点进攻东线人民军第5军团正面和第2军团右翼,战至30日,敌人占领纵深阵地2至6公里。
     9月1日起,敌人发动对有限目标的一系列进攻,以人民军防守的项岭、773.1高地、加七峰、1211高地为进攻重点。人民军“昼失夜反”,与敌争夺。全线抗击敌人进攻持续到10月中旬,毙伤敌人2.2万余人。
     9月1日至6日,为配合人民的夏季防御,志愿军第27军、64军、47军、42军、26军对敌人6个连、营阵地反击,歼敌2000余人,占领了西方山、斗流峰,改善了平康地区防御态势。1个半月的夏季防御战役共毙伤敌7.8万人,其中美军2.2万余人,敌人突进中朝军队防御阵地2至8公里,占去了79平方公里土地。
     9月17日,为稳定防御,防止敌人再次登陆,中央军委决定,调第16军至东北通化地区待机,其第47师入朝到咸兴归第9兵团指挥,担任海岸防御。调第11军至安东、凤城待机,准备支援西海岸作战。与人民军总部商定,西海岸指挥所由韩先楚任司令员,人民军第4军团军团长朴正德兼任副司令员,指挥第38军、39军、40军、50军和人民军第1、第4军团。东海岸指挥所由第9兵团宋时轮兼司令员,人民军第7军团军团长李离法任副司令员,指挥第9兵团之第20军、第27军和第16军之第47师及人民第7军团。
     9月21日,敌人开始秋季攻势,抽调美第25师、第7师、南朝鲜军第2师、第6师一部共8个步兵营,向新入朝的志愿军第67军进攻。该军与敌激战数日,歼敌1140余人,敌占前沿3个支撑点。
     9月29日,美3师两个团在100余门火炮、60辆坦克支援下,向第47军阵地进攻。夜月山志愿军1个连击退敌14次攻击,杀伤敌800余人,主峰1个排全部牺牲,阵地被敌占领。
     10月2日,联司指示第19兵团,坚决抗敌进攻,大量杀伤敌人,相机反击。10月3日,美骑1师全部、美3师两个团、泰国21团、英联邦1师,在坦克200余辆、火炮300余门和大量航空兵支援下,向第64军、47军防内洞等区域40公里正面猛攻。第64军与敌激战5昼夜,杀伤敌2600余人,英联邦师因伤亡大而停止进攻。第47军与敌激战至18日,杀伤敌2.2万余人,敌人占去3至4公里纵深阵地。
     10月8日,美第2师、南朝鲜军第8师又转向东线进攻,敌人以40余辆坦克,沿文登公路实施“坦克劈入战”。第68军集中1个师的反坦克武器组成反坦克大队,纵深梯次配备,战至10月20日,击毁敌坦克28辆,歼敌7600余人,粉碎了敌“坦克劈入战。”
     10月13日,美第7师、24师、南朝鲜军第2师、第6师,在14个炮兵营和200辆坦克支援下,向第67军防御阵地进攻。经过炮火准备后,坦克引导步兵冲击,67军顽强阻击,战至15日,杀伤敌1.7万人。16日起,敌人转入重点进攻,21日占领烽火山等地,22日停止进攻。67军激战10昼夜,杀伤敌2.3万人,自身伤亡1万人,被敌人占去阵地6至9公里纵深。
     (指挥67军作战的是代军长李湘,这位来自中国第二将军县---江西永新的军人在此战中尽显了自己超群的军事才华,可惜,第二年七月,李湘因病在朝鲜去世。他是在朝鲜去世的级别最高的中国将领。39军副军长吴国璋也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十月牺牲,以后,23军副军长饶惠潭于1953年2月牺牲,50军副军长蔡正国于1953年4月12日遇空袭牺牲,他们是陨落在朝鲜战场上的四颗中国将星。)
秋季防御1个多月,我歼敌8万人,敌我伤亡为3:1,被敌占去我467平方公里土地。
     10月25日,停止了63天的朝鲜停战谈判,在板门店复会。
     1952年4月,彭德怀司令员因病回国治疗,愈后留北京主持军委工作,由陈赓任代司令员兼代政委,6月起 由邓华任代司令员兼代政委。同月,克拉克将军继任“联合国军”总司令。
     1952年10月8日,在谈判桌了敌人宣布无限期休会。14日,敌发动上甘岭战役。在上甘岭方向防御的是志愿军第15军45师135团。3营防守597.9高地,1营防守537.7高地。45师用主要兵力攻击注字洞南山。15军主要防御方向是西方山,上甘岭是次要方向。
     10月12日,敌人开始用空、炮火力对15军40公里防御正面实施预先火力准备。13日继续火力突击,重点轰击597.7高地和北山。14日3时,敌人进行直接火力准备。5时,美第7师、南朝鲜军第2师各一部共7个营,在105毫米以上榴炮300余门、坦克30余辆、飞机40多架的支援下,分6路向两个高地进攻,并以4个营兵力向44师、29师正面进攻。597.9高地防守主峰的9连副指导员秦庚午指挥3排采用“添油战术”,即在阵地展开1个3人小组,每人守1个方向,主力隐蔽在坑道内,伤亡1个补1个,用这种战术守住了阵地,主峰没有丢失,其余阵地全部被敌人占领。
     当晚我第45师暂停攻击注字洞南山,把兵力火力转移至五圣山前沿,以2个营反击,夺回阵地。19日晚,45师集中兵力反击北山一举成功。反击579.9高地的134团受阻,通信员黄继光舍身堵住敌人枪眼,掩护冲击部队占领敌主峰。20日白天敌人进攻,再度占领表面阵地,战役第一阶段结束。20日,我45师无力反击,坚守分队进入坑道。25日,秦基伟军长组织召开15军作战会议,决定进行决定性反击,要一个一个地反,成功一个巩固一个。30日晚开始反击597.9高地。第15军以45师5个连、29师2个连与坚守坑道的134团4连、8连结合反击。11月1日,收复597.9高地全部阵地,并抗住了敌军的反扑。11月11日16时,我以2个连的兵力在1145门火炮支援下,向537.7高地北山反击,全歼守敌。于是,敌人集中兵力反扑北山。战至25日,敌人无力反扑,战斗逐渐平息。
上甘岭战役历时43天,敌人投入兵力6万,志愿军投入兵力4万余人。我歼敌2.5万人,我军伤亡1.1万人。上甘岭3.7平方公里地域落弹190万发,兵力、兵器密度和战斗激烈的程度均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水平。
(中国陆军和美国陆军永远都不会忘掉1952年10月14日这一天。320门大口径火炮和27辆坦克同时向上甘岭597.9高地猛轰,平均每秒钟有6发炮弹落在中国军队两个连队的阵地上,天上是百余架轰炸机、强击机轮番轰炸。短短一天时间,上甘岭山头就被削低两米,坚硬的石头山被炸成石屑山,往日用钢钎都打不动的岩石现在一脚踩下去就直没膝头。坑道中,几乎所有的中国战士都被震得满嘴流血。按范弗里特的计划,只用五天就可以拿下那两个小高地,他预计只会有200百人左右的伤亡。他做梦都不会想到,在这两个小山头上,他用了43天时间,填进去2700人,最后却以惨败而告终。
     今天,美国军事学院教科书中唯一的中国战例就是上甘岭战役,而这个世界上只要像点样的军队没有不学习上甘岭战例的。15军和12军的血战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军威。1961年,中国陆军三支王牌军同时摆在空军司令刘亚楼面前,中央军委让他挑一支部队去改建为中国唯一一支空降军。刘亚楼断然挑出了15军,因为全世界都知道有个15军。今天,第15空降军是中国军队最精锐的全天候快速反应部队,是世界各国公认的空降王牌。)
     1953年7月27日上午10时,朝鲜停战协定签字仪式在板门店举行,由朝中方面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和“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代表哈利逊正式签字,尔后把签字文本分别送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和“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签署。当天,双方均下达了停火令。于是,自1953年7月27日22时起,在朝鲜的一切战斗行动完全停止。中国人民志愿军所进行的抗美援朝战争,至此也就胜利地结束了。
    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从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投入交战起,至1953年7月27日停战止,经历了两年零九个月。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战争中共歼灭“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109万余人,其中美军39.7万余。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战争中牺牲和负伤的有36万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