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越抗美

      

    1965年至1973年,应越南政府的请求,中国支援部队秘密赴越,援助越南人民进行抗美救国战争。
     1954年5月至7月,中苏英法、越南民主共和国、越南共和国(即南越)、老挝及柬埔寨。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会议,讨论印度支那问题。至7月21日,会议达成了一系列协议,越法交战双方在停战协定上签字。日内瓦会议实现了越南北方的完全解放,胜利结束了越南抗法战争,为越南人民解放南方统一祖国建立了一个可靠的基地。
     日内瓦会议之后不久,美国公然违反会议通过的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国家和平的协议,以提供军事援助为手段,乘机渗入南越,取代法国势力,加强对南越的控制,扶植西贡政权,阻挠越南南北统一,阴谋变南越为美国的殖民地和军事基地。对此,南越人民被迫起来反抗,组织反美武装斗争。
     为了扑灭南越人民的斗争烈火,美国于1961年5月,在越南南方发动了由美国出枪、出钱、出顾问,南越出人的“特种战争”,让越南人打越南人。1962年2月,美国在南越成立驻越南军事援助司令部,其直接统一指挥南越伪军和先后抵达南越的美国“特种部队”作战。美国特种部队和后勤支援部队人数到1963年底已达1.6万余人,美国军事顾问也由1960年的684人猛增到1964年的1700余人。
     美国在南越进行的“特种战争”失败后,于1964年8月5日,借口它的军舰在北部湾越南沿海遭到北越海军的攻击(即所谓的“北部湾事件”),派出大批飞机开始轰炸越南北方。这是美国武装干涉的又一升级。在“北部湾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就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国的侵略行径。在“北部湾事件”发生的第三天,北京百万工人、农民、机关干部、街道居民走上街头,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8月10日,北京举行了10万人的盛大集会,支援越南人民反对美国武装侵略。
     然而,美国政府却无视这一切,继续增兵越南。1965年春,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黎笋、政府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武元甲等,受胡志明主席委托,率代表团到达北京,要求中国扩大援助规模并向越南派出支援部队。同月12日和20日,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分别发出指示和作出决议,号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尽一切可能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4月17日,中央军委命令组建中国援越部队一、二、三支队。5月25日上午,当周恩来总理接到毛泽东主席关于与胡志明会谈的电报通报后,立即召集总参和交通部、外交部等单位有关负责人,开会讨论落实问题。经过讨论议定:为了统一组织支援越南和统一处理有关援越的涉外事宜,即由外交部、铁道部、交通部、总政、总后、海军、空军、铁道兵、工程兵、总参作战部等21个单位有关负责同志组成的协调小组,由杨成武、李天佑任正副组长。另由李先念、薄一波、罗瑞卿、刘晓、杨成武、李强、李天佑等7人组成领导小组,对中央负责,掌握援越的方针政策和新增项目的审批事宜。
     1965年6月9日晚,中国援越部队正式出发。这支部队越过友谊关,跨入越南国境,按指定路线向各自集结地开进。进入越南境内后,中国援越部队立即奔赴执行任务地区,全面展开了各项支援工作。
     中国后勤部队第二、七支队,奉命进入越南东北群岛和红河三角洲地区,担负紧急构筑以坑道工事为骨干的永久性设防工程任务。美国飞机的轰炸逐步升级,对施工进度的影响越来越大,二、七支队一面组织防空火力,积极打击来犯的美机;一面根据美机的活动规律,灵活组织施工。工程完工后,中越双方拟制了工程总交接书,并分别于1966年10月2日和1968年10月15日在河内签字。
     一支队到达越南后,在抢修被美机炸断的铁路的同时,集中主要力量抢建新铁路线和改善旧铁路线。他们克服美机轰炸、酷热多雨、洪水泛滥以及材料供应等困难,于1970年6月5日提前完成了各项工程。共计新建铁路正线117公里,改建和扩建铁路正线362公里,抢建铁路战备工程正线98公里,新建铁路桥梁30座、隧道14条,新建和扩建各种铁路站段20个,架设通信线中1023对公里,敷设水底通信电缆近8公里。所有工程经双方检查验收,质量全部优良。河内以北总长554公里的4条铁路干线的反空袭抢修工作,也由中国后勤部队一支队担负。当时,美机对越南铁路的空袭,从西线开始逐步扩大到其它各线,并以北线为主。据不完全统计,从1965年6月至1968年10月,美机对这4条铁路干线投弹达28.8万枚。其中1967年6月空袭高峰时,平均每公里路段落弹9.6吨。为确保铁路畅通,一支队决定将工作重点转到反空袭抢修和主要战备工程的抢建上来,制定了确保北线畅通、保证中线迂回、力争西线通车的工作方案。他们运用抗美援朝作战的经验,在援越抗美战场上,再创建了一条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从1965年8月至1969年2月,一支队抢修被美机炸坏的铁路设施达1778处次,排除定时炸弹3100余枚,修复铁路线路约157公里、通信线路约1420对公里,完成土石方近55万立方米。
     1965年9月起,担负援越筑路任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四、五、六支队(辖16个团、1个民工总队、25个测算设计队和4个钻探队,配属6个高炮营),在修路指挥部的率领下相继入越施工。表仪至坂质的1号公路,法国统治越南时曾动工修建好几年,然而终因沿路山高林密,工程难度大、流行疾病多而中辍。四支队第12、303团的指战员,不畏艰险,顽强奋战,仅一年零八个月时间就将该线建成并交付越方使用。3号公路北段和越南段有两块“硬骨头”。其中北段的别莱坡路段,全长28.7公里,其中最艰巨的路段是坡长64米的路堑。修路指挥部要求在11天内打通。四支队301团44连的指战员,苦干加巧干,仅9天就完成了任务。
     考法山口海拔1589米,是11号公路的必经之路。这里多悬崖峭壁,地势险恶,常年云雾缭绕。为了尽快沟通越西北与红河三角洲的交通联系,五支队307团指战员在施工中吃苦耐劳,顽强奋战,经过84个昼夜的苦战,终于筑成了25公里长的盘山公路。10号公路东段要横穿中南半岛海拔最高的黄连山脉,线路由海拔90米的老街上升至2015米的黄连山垭口,再降至642米的平卢,是全线施工的关键路段。承担这一艰巨任务的六支队62团,集中兵力和器材进行突出施工,提前41天完成了粗通任务。
     中国援越筑路部队,1965年9月入越,至1968年10月回国,按协议为越南新建和改建了7条干线公路及其附属防护设施,共计公路1206公里,桥梁305座、涵洞4441座,完成土石方3050万立方米。
     1972年5月9日,美军以越南在南方发动春季攻势为借口,突然恢复对越南北方的大规模轰炸,并在沿海重要港口及内河航道布设水雷,实施海上全面封锁。根据越南政府的请求,为帮助越南人民打破美军的海上封锁,中国政府同意立即按计划再次开通中越间隐蔽的海上航线,向越南运送粮食和其他物资。同时,还担负协助越军扫除沿海的美军水雷的任务。由12艘扫雷艇、4艘保障艇、共318人组成的中国海军扫雷工作队,自1972年5月28日起,陆续进入越南,担负海防港至东北群岛海区航道的扫雷任务。8月4日,在基本摸清海区及美军布雷情况之后,正式开始扫雷作业。由于缺乏先进的探雷器具,中国海军扫雷工作队有时不得不采用人工探雷手段。1973年5月17日,扫雷工作全部结束。在越南的一年零三个月时间里,他们共出海586舰次,航程2.78万余海里,其中扫雷526艇次,航程近1.75万海里,扫除各种水雷46枚,疏通了航道。
     1965年夏,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炮部队奉命入越,担负河内至友谊关铁路线北宁至谅山段、河内至老街铁路线安沛至老街段和新建的克夫至太原铁路线以及太原钢铁基地的防空作战任务,并掩护中国援越工程部队的施工。8月1日,首批中国援越高炮部队61、63支队,分别由云南、广西入越。至1968年3月止,先后赴越轮战的中国高炮部队和配属各援越工程支队的防空部队,共有16个支队,辖63个团及部队独立高炮营、高机连和勤务分队,总计15万余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炮部队在越南的防空作战,是用劣势装备对付美军的先进武器。美军在侵越战争中使用了许多新式空袭武器,而中国援越高炮部队的主要装备仍是37毫米和85毫米高炮。61支队抵达安沛后,用人力将数吨重的高炮拉到山上,随即投入紧张的战斗准备和战前练兵,争取首战告捷。9日午后,当美军F-4型飞机2架进入规定的射击空域时,指挥员一声令下,参战的各37炮连同时射击,85炮连也随即开火,一架美机中弹坠毁,另一架则仓皇逃去。8月23日,进驻克夫地区的63支队也旗开得胜,击落击伤美机各一架。各部队发挥军事民主,不断改进战术技术,积极打击来犯的美机。61支队601团5连创造了以8发炮弹击落一架美国RF-101型侦察机的记录;33支队也研究出多种射击方法,先后击落RF-101、F-105、F-4和F-8等型号的美机。
     1967年3月10日和11日,美军共出动33批107架飞机轰炸太原钢铁基地。严阵以待的62支队,在两天的战斗中,共击落美机18架,击伤5架,俘飞行员10名,使保卫的目标完好无损。62支队的指战员不仅作战勇敢,而且表现得十分机智。11日上午,4批16架F-105型美机分4路向支队的高炮阵地发起攻击。美机先向阵地炮瞄雷达发射3枚“百舌鸟”反雷达导弹。雷达发现后立即关机,使导弹失去攻击目标。各门高炮随即依靠光学瞄准设备迅速捕捉目标,连续集中射击,一举击落美机5架。
     中国援越各高炮支队和各工程支队的防空部队,在越南三年零九个月的时间里,共作战2153次,击落美机1707架,击伤1608架,俘虏美军飞行员42名。当中国高炮部队61支队打下第800架飞机时,胡志明主席、越南总部和防空空军分别发电发函祝贺,并奖予该支队和所属601、629团一级国旗勋章和锦旗。
     1968年3月31日,美国政府迫于国内和国际压力,对越南北方的轰炸开始“逐步降级”。5月13日,越美两国政府在巴黎开始谈判。从11月1日起,美军停止轰炸和炮击越南北方。经中越两国政府商定,中国援越高炮部队于1969年3月中旬前陆续回国。
     越南抗美战争是20世纪后半叶具有重大国际影响的事件。1975年4月30日,经过长期浴血抗战的越南人民,终于打败了美国侵略者。推翻了由美国扶植的西贡政权,取得了战争的最后胜利,解放了南方,实现了越南的统一。对中国人民给越南人民的大力援助,越南党和政府曾给予高度评价,并一再向中国表示感谢。1966年4月13日,越南领导人黎笋对周恩来总理和邓小平总书记说:“要是你们不给我们热心支援的话,我们恐怕要多牺牲二三百万人才能取得胜利。”为了援越抗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优秀指战员,有4200余人在越南身负重伤,近1100人壮烈牺牲并安葬在越南的土地上。为纪念这些为越南民族解放而献身的中华儿女,越南人民在越南北方建造了许多“世代知恩”烈士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