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征战纪实---南昌起义

 

国共两党破裂:

1924年国民党一大上,孙中山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国共第一次合作进行北伐。1925年孙中山逝世,蒋介石制造“中山舰事件”,开始反共。1927412日,蒋介石用杜月笙为先锋,在上海发动“四一二政变”。接着,蒋介石在南京成立南京国民政府,并在全国许多城市进行清党。在全国一片白色恐怖中,只有以汪精卫为首的武汉国民政府,还暂时支持共产党,并与共产党共同发表讨蒋通电。汪精卫维持与共产党合作主要出于两点考虑:一是汪刚从国外回来,对国内政局缺乏影响力,如立即“分共”,主导权只能由蒋介石掌握;二是汪还需要一支能使他与蒋介石相抗衡的力量,而这支力量,非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控制下的武汉国民政府莫属。但工农革命像脱缰的野马,革命的领导权正在落入共产党手中,按汪的说法“武汉已成为共产党把持的局面了”。汪精卫开始变脸了。1927715日汪精卫在武汉开始政变,并狂喊“宁可枉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数日之内,武汉被杀者即达千人。

但不可否认,之前武汉的工农运动,确实存在着“左”的偏差。工会随便捕人,工人随便旷工,罢工集会和游行完全没有限制;农村提出“有土皆豪,无绅无劣”的口号,抓土豪劣绅扩大化。

 

陈独秀三次重大让步:

第一次是政治上的大让步。国民党二大召开之前,共产党广东负责人周恩来等确定了在二大上打击右派的政策,计划公开开除右派分子戴季陶等人的党籍。然而,陈独秀不但否定了这个计划,反而亲自与戴季陶谈判,请戴等人回广东。此举的结果是,二大之后,出现了“右派势大,左派孤立”局面。第二次是军事上的大让步。1926320日,蒋介石制造了篡夺军权的“中山舰事件”。对于蒋介石来说,这是一次轻率的冒险。只要中共有魄力,完全可以给以致命的回击。陈独秀不敢,还主动为蒋介石摆脱罪责,说这不过是场误会。蒋介石因此死里逃生,并反过来将所有共产党员驱出黄埔军校和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三次是党务上的大让步。19265月,蒋介石提出了“整理党务案”。陈独秀接受了蒋的提案。结果是共产党丢掉了在国民党中几个部长的位置,在党务方面已经毫无地位。

192745日,政变的迹象已经十分明显了,身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陈独秀却与汪精卫联合发表了《汪陈宣言》。宣言说:“国民党最高党部全体会议之决议,已昭示全世界,决无所谓驱逐友党、摧残工会之事。”这种令人痛心的幼稚和愚蠢,蒙住了总书记自己的耳目,也蒙住了中国共产党和工农群众的耳目。它使全党在大屠杀到来的时候,毫无准备。

 

叶挺独立团:

叶挺独立团成立于192511月,是中共直接掌握的第一支军队。按照中共原来的设想,是准备借国民政府整编军队的机会,在国民革命军的第一个军里,都编一个由共产党人直接掌握的步兵团。这个设想是完全可行的,国民革命军的高级军官们,对于共产党人在东征中的突出表现有很深的印象。很多人都愿意在自己的军里编一点共产党带头的部队,来带一带他们自己的旧式队伍。

但这个设想遭到了中共总书记陈独秀的断然否决。陈独秀认为国民党是主,共产党是客,军队由共产党领导,岂不就成了反客为主了吗?国民党会怎么看呢?计划泡汤了。这有了一个唯一的例外。第4军中违背陈独秀的意志,搞成了一个34团,这是周恩来、陈延年等人硬着头皮搞起来的。

34团不久改为第4军独立团。团长为共产党员叶挺,也叫叶挺独立团。独立团受中共广东区委直接领导,团里建有共产党支部,连以上的干部大多是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各级干部的任命、调动以及兵员的补充,均由中共自行决定。

19271月,叶挺独立团扩编为第25师,叶挺任副师长。林彪也在2573团,他当时是一名排长。这支部队及后来叶挺调任师长的24师,均成为南昌起义的中坚。

南昌起义:

 

武装斗争的方针确定之后,中共中央的注意力,立即集中到了张发奎担任总指挥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二方面军由第4军、第11军、暂编第20军组成,中共当时所能掌握和影响的武装,基本都在这里。其中,第4军的第25师是由“叶挺独立团”扩编而来的。暂编第20军军长为贺龙。

1927715日后,中共与汪精卫已经完全闹翻,张发奎一向将汪精卫作为自己的政治领袖,他在两者中只能选择其一。要么与中共合作,一起回师广东,这就意味着与汪精卫分手;要么完全倒向汪精卫,奉行汪精卫的“分共”政策,这就意味着与中共撕破脸皮。为了应付汪精卫,张发奎发出了一个声明:“在第二方面军之高级军官中的共产党如叶挺等,须退出军队,或脱离共产党。”张发奎留了一手,他将“分共”的范围只限于高级军官,而且他内心里还没有把这个声明当作命令的意思。但是在如此敏感的时刻,这样一个声明,只能被中共视为张发奎开始紧跟汪精卫的标志。

720日,聂荣臻奉周恩来之命来到九江,并召开了第一次九江会议,谭平山、李立三、恽代英、邓中夏、叶挺等人参加了会议。与会者认为,张发奎已经开始动摇,中共中央此前所拟定的“运动张发奎回粤”的战略,怕是难以顺利实现了。中共必须依靠自己发动军事行动!军事行动的地点选在了南昌。

  726日,周恩来由陈赓陪同到九江,27日到南昌。当时,中共临时中央常委会议已经正式决定,成立由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彭湃组成的中共前敌委员会,周恩来为前委书记,用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名义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31日早上,前委得到报告:张发奎已经参加了汪精卫在庐山召开的反共会议,决定严令贺龙、叶挺限期将军队撤回九江,并决定在第二方面军实行清共。张发奎终于也要向中共摊牌了!当天,前委再次开会,决定起义时间定在81日凌晨4时。后在31日晚上,贺龙部的一个姓赵的副营长突然叛变,走漏了消息,起义提前到凌晨2时。

  81日凌晨2时,周恩来和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领导在中国共产党掌握和影响下的国民革命军2万余人举行起义。经过几个小时的激烈战斗,全歼驻南昌国民党军3000余人,于拂晓占领南昌。81日,起义者成立了新的政权----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发布了起义宣言和施政纲领。82日,起义部队进行整编。整编后的部队仍沿用国民革命第二方面军的番号,总指挥名义上也依然是张发奎。在张发奎未到之前,由贺龙兼代,叶挺兼代前敌总指挥。所属部队编为三个军:第11军:军长叶挺,党代表聂荣臻,第10师师长蔡廷楷,第24师师长叶挺(兼),第25师师长周士第;第20军:军长贺龙,党代表廖乾吾,第1师师长贺龙,第2师师长秦光远,第3师师长周逸群;第9军:副军长朱德,党代表朱克清,第9军是个空架子,实际上只有一个营的兵力。

起义胜利后,当时提出的口号是:到广东去,重建革命根据地,再次进行北伐。按叶挺的说法,全国十八个省,要想找一个内不受军阀包围、外不受帝国主义封锁的地方,唯有广东。因此,在反革命势力进行猖狂反扑的严重时刻,前敌委员会和军事参谋团先后召开紧急会议,分析了当前形势,讨论了军事行动计划。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决定迅速撤出已四面受敌的南昌,按原定到广东去的行动方案立即挥师南进。在讨论具体行军路线的时候,主要有两种意见:一部分人主张经吉安、赣州入粤;另一部分人主张经赣东南下入粤,这一条行军路线比较偏僻,敌军力量薄弱,对起义军行动有利。因此,大部分同志都主张采用后一条行军路线。经过充分讨论,最后决定取道赣东南下,经寻乌入粤。

一九二七年八月三日至八月五日,起义军分批撤离南昌,队伍浩浩荡荡地向南挺进,打到广东去。 中途,蔡廷楷的第10师叛逃,脱离起义部队。而且,逃亡事情出现,先是士兵逃,接着是军官逃,师行3日,实力损耗了三分之一。起义军按照原定计划,先后从南昌东郊集结出发,取道赣东到广东去,途经抚州、宜黄、广昌、石城,于826日占领瑞金城,再经会昌,由福建的长汀、上杭进入广东潮汕地区。一路上,起义军受到国民党军的围追截堵,损失惨重。

主力失败之后,留守三河坝的25师,便成了南昌起义后保留下来的唯一一支比较完整的力量。在朱德、陈毅的率领下,这支铁军残部辗转来到了井冈山,与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队伍会合在一起,共同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