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征战纪实---秋收起义及井冈山会师

  

秋收起义及上井冈山:

 

192787日,中共在武汉召开“八七”会议,这是一次具有重大转折意义的会议。它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毛泽东参加了这次会议,并提出了他那著名的论断:“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八七会议确定了湘赣鄂粤四省同时发动秋收起义的计划。新当选的政治局候补委员毛泽东,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被派往湖南,领导湖南的秋收起义。

818日,毛泽东回到湖南后即参加了湖南省委工作会议,会议详细研究了秋收起义的行动方向、斗争策略和暴动区域。830日,湖南省委决定:首先集中力量,在湘赣边界地区的平湖、浏阳、醴陵和安源发起暴动,并成立以毛泽东为书记的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毛泽东将原准备参加南昌起义的两个团及安源路矿、萍乡等地的工人农民武装编为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下辖4个团。第1团团长为钟文璋,第2团团长为王兴亚,第3团团长为苏先俊,第4团团长为邱国轩。

起义的行动部署为:三路并举,会攻长沙。第1团在第4团的配合下担任第一路,由修水向平江进攻,然后向长沙进击;第2团担任第二路,在安源暴动后,进攻萍乡与醴陵,再对长沙取包围之势;第3团担任第三路,由铜鼓向浏阳攻击,然后向长沙进军。三路之中,中路第3团由前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和潘心源直接指挥。刚从武汉归来的卢德铭担任起义的总指挥。

99日,第1团在修水开始行动,部队从修水县城出发,12日抵达龙门、金坪,准备会合驻扎在龙门的团,攻打长寿街;910日,第2团在安源开始行动,兵分两路,直取萍乡,随即连下老关、醴陵、浏阳;911日,毛泽东直接指挥的3团,在铜鼓县城宣布起义,兵分三路攻取白沙,随即乘胜进军,又占领了东门市。一时之间,长沙成为一座孤城。形势一片大好。然而,好景不长,意想不到的挫折接二连三地出现了。

4团在关键时刻叛变,从背后向1团发起猛攻,实力最强的第1团首先败北,只好放弃前进,改道进山;2团的声势本来是最壮的,一路势如破竹,但被敌人打了个回马枪,几乎全团被打垮;毛泽东所在的3团,也遭到了敌人的围攻,激战半天,部队伤亡惨重,为了保存实力,毛泽东只好下令主动撤出战斗。

现实的惨败,使毛泽东迅速清醒过来。这次行动为什么会败得如此快、如此惨呢?这支几千人的队伍真有能力去承担攻打长沙的任务吗?攻打中心城市的战略方针真是无可置疑的吗?毛泽东产生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新构想。

经过激烈讨论,统一了意见,决定放弃攻打长沙,向井冈山进军。

1927929日,部队来到永新县三湾村。清点队伍,5000人变成了700人。930日,全体部队在枫树坪集合,开始了著名的三湾改编。改编内容主要有:1、对部队进行缩编。部队缩编后,称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第1团,其序列为:前委书记毛泽东,第1团团长陈浩,党代表何挺颖,副团长徐恕,参谋长韩昌剑。2、在部队中成立党的各级组织。毛泽东从党组织建设入手,提出了“支部建在连上”的原则,党指挥枪的原则确立了。3、部队实行民主制度。

107日,部队到达井冈山脚下的茅坪,接着,经过一番曲折,争取到了井冈山袁文才和王佐的支持。1027日,部队顺利进驻井冈山。工农革命军的红旗,终于在井冈山上飘扬起来了。

 

朱毛红军大会师及彭德怀上井冈山:

正当叶挺、贺龙在汤坑、乌石陷入苦战的时候,朱德率领的25师,也在三河坝遭到了优势敌人的猛烈攻击。敌人的兵力是3个师。25师与敌人激战了33夜,打死打伤敌人一千余人,自己也有几百人的伤亡。

久战不利,朱德果断下令撤出三河坝地区,向潮、汕与主力靠拢。然而,部队行至饶平的时候,遇到了从潮汕突围出来的零散人员,听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主力已经在潮汕覆没。25师,一下子成为一支孤军。

25师缓缓地踏上了向闽粤赣边界转移的道路。这是一条十分艰难的道路。一个师的敌人在后面紧紧尾追,粮食也很困难,悲观失望的情绪在迅速蔓延,出现了整排整连公开离队的现象。到达安远县的天心圩时,部队只剩下了一千人左右。师长走了,团长走了,党代表只剩下了陈毅,参谋长只剩下了王尔琢。朱德笑了笑对两个人说:“团以上干部,就我们几个了。”

10月底,部队到达大庚。这时,正如朱德所预言,国民党的新军阀果然打了起来,仗越打越大,各系都卷了进去。朱德的压力顿时减轻了。利用这个机会,朱德的部队进行了整编,部队番号改为“国民革命军第5纵队”。朱德化名王楷,任纵队司令,陈毅任纵队指导员,王尔琢任纵队参谋长。当时的5连指导员为粟裕。

11月上旬,部队移驻到了湘粤赣三省交界的上堡、文英、古亭一带。为了保存这支革命队伍,朱德同志利用过去与滇军的关系,暂时将这支队伍编入滇军所属范石生第十六军内隐蔽,以使这支长期艰苦征战的起义军队伍得到适当的休整和补给。队伍暂时挂上范石生的十六军一四O团的番号,朱德同志也暂时改名为王楷,担任这个团的团长,驻扎在广东韶关犁铺头。

毛泽东到了井冈山以后不久,就派何长工同志出发前往湖南、广东,打听南昌起义部队的下落。 何长工同志出发后,正值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相继失败,南方的反动势力十分猖獗,从广州到韶关的火车有时也不通,到处一片混乱,根本无法打听起义部队的下落。他好不容易躲过了反革命的搜捕,才搭上火车,在一天夜里来到了韶关。

 

  几十天的奔波,何长工同志身上已经很脏,一下火车,住下旅馆,就忙着去洗澡。恰好有几个军官和他在一起洗澡,澡堂里雾气蒙蒙,谁也看不清谁。原来他们是范石生的第十六军下面的军官,只听见他们在谈论:“王楷的队伍到犁铺头了,听说他原来叫朱德,是范军长的老同学。”另一个说:“同学是同学,可是我们对他有严密的戒备。”这个无意中听到的消息,使何长工同志兴奋极了。他急忙洗完澡,顾不得天黑路远,立即离开了韶关,向西北走去。

 

  犁铺头离韶关约四十多里路。何长工同志穿着西装,套着一件黄呢子大衣,脚穿一双黄皮鞋,手里挟着一包衣物,打扮得象一个有钱人家的子弟,沿着公路急匆匆地走着。快黎明的时候,终于安全地到达了犁铺头。

 

  这时,何长工同志遇到了自己部队的哨兵,说明来意后,就把他带到朱德同志的团部。最先接见他的是参谋长王尔琢同志,接着又遇见了和他在一起作过秘密工作的蔡协民同志。

 

  大家正谈得热闹,从里间屋里走出一个人来,精神饱满,面带笑容,全身严整的军人装束,显得很威武。经过蔡协民同志的介绍,原来他就是朱德同志,站在他身旁的是陈毅同志。

 

  何长工同志把毛委员上井冈山,直到自己由广州脱险意外地找到此地的经过,向朱德同志作了报告。听到毛委员派人来了,朱德同志十分高兴地说,好极了。从敌人的报纸上看到了井冈山的消息。我正要找毛泽东同志呢!前些天,我们刚派了毛泽覃同志到井冈山去联系了。接着,朱德同志详细地询问了秋收起义、广州起义的情况,询问了井冈山的情况。

 

  第二天,朱德同志写了介绍信,并给了他三十块毫洋,送别何长工同志。临走时,朱德同志还一再叮咛,一路上,地方党的同志会帮助你的。希望你赶快回井冈山,和毛泽东同志取得联系。我们正在策动湘南暴动。

 

  一九二八年一月,朱德、陈毅同志率领的南昌起义部分队伍离开广东韶关犁铺头,来到湘南宜章,在这一带领导了湘南起义。由于当时南方反动统治力量处于暂时稳定时期,湘南起义失败了。起义失败后,朱德飞陈毅同志又带领这支队伍和湘南起义的农军,转移到毛主席创建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在宁冈县砻市同毛泽东同志领导的工农革命军胜利会师。

 

  会师前,两支部队就曾有过联系。四月底,当朱德、陈毅同志率领部队经湖南酃县的沔渡到达砻市时,井冈山根据地军民欣喜万分,奔走相告,井冈山多了一支革命军队,根据地一定会更加兴旺。大陇等地的墙头上,刷出了“欢迎朱军长”、“庆祝红军胜利会师”等大字标语,十分醒目,欢迎这支转战千里的革命军队到达井冈山。不久,毛泽东同志率领工农革命军一团在掩护湘南起义的部队安全撤出湘南后,也由汝城经酃县回到砻市。

 

  四月底的一天,天气十分晴朗,巍巍井冈山更加挺拔壮观,到处都洒满了金色的阳光。毛泽东同志和朱德同志在砻市会见,他们进行了亲切的交谈,共同商定了两军会师的有关问题。随后,在龙江书院召开了会师部队营以上的干部会议,研究和决定了成立中国红军第四军的一系列重大问题。

 

  五月四日,山明水秀的砻市,山花烂漫,溪水碧透,青竹吐翠,显得更加美丽。在南面的广场上,用门板和毛竹搭起了主席台,周围飘扬着鲜艳的红旗,两侧挂着“庆祝两支革命部队胜利会师”、“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标语牌。清晨,会师部队和革命群众两万余人就陆续聚集到广场,顿时,广场成了沸腾的海洋。

 

  十点钟,大会在嘹亮的军号声中开始。陈毅同志主持了大会,庄严宣布全体部队改编为中国红军第四军,毛泽东同志任党代表,朱德同志任军长,参谋长为王尔琢。第4军由3个师组成:第10师,师长朱德兼;第11师,师长毛泽东兼;第12师,师长陈毅。

 

  井冈山两军会合和红四军的成立,在中国革命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史上,具有重大的意义。

192812月,一个喜讯在井冈山传开:平江起义诞生的红5军,在彭德怀的率领下,也到井冈山来了!1211日,在宁冈新城西门外,红4军与红5军实现了大会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