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征战纪实---抢渡大渡河

  
  红军不做石达开第二,胜利抢渡大渡河
 

512日,蒋介石到昆明,策划和制定了一个“封锁朱毛于金沙江以北,大渡河以南,雅砻江以东地区根本消灭的聚歼计划。其具体部署是:薛岳所率各部稳扎稳打,每到一处即修筑以碉堡为主的工事;川军刘湘第20军全部及21军一部归杨森指挥,火速赶到大渡河北岸防堵;刘文辉将第24军大渡河以南部队归刘元璋率领并受薛岳指挥,堵截红军北上,掩护薛岳部主力北进;第24军主力布防大渡河北岸严密封锁,指定杨森、刘文辉到汉源指挥。蒋介石在电令中宣称:“大渡河是太平天国石达开大军覆灭之地,今共军入此汉彝杂处,一线中通,江河阻隔,地形险峻,已达给养困难的绝地,必步太平天国石达开大军覆灭之路。”蒋介石不惜血本,将20万大军其中仅中央军就达10多万的部队,投入到这一狭小的蛮荒之地,发誓要让毛泽东变成“石达开第二”。

中央红军要实现在川西或川西北创建根据地的计划,必须北上渡过大渡河。红军越过西昌取捷径直插西昌以北的小庙过礼州去泸沽。从这里过大渡河有两条路,一是经登相营、越西到大树堡,由此渡河,对岸是富林,这是通往雅安和成都的大道;另一条是经冕宁、大桥、拖乌到安顺场。这是条崎岖难行的山路,而且要通过彝族区,风险很大,弄不好将会步石达开后尘。蒋介石估计红军没有胆量走第二条道路,于是把防备的重点放在大树堡方向。

最初,毛泽东设想走第一条路,但后来采纳刘伯承和聂荣臻的意见,决定走冕宁、安顺这条小路。不过这条路要经过大凉山彝族区,彝族分黑白彝,他们内部有矛盾。但主要矛盾又是彝民和汉人的矛盾。他们恨汉人,改变路线,必得经过这个麻烦的彝民区。

当时尾追红军的国民党军队,已进至金沙江一线,在前头截击的国民党军队,则正向大渡河急进,红军如果不能迅速抢占大渡河,势必被迫向西转入更为艰苦困难的川康交界边区。因此,当时红军必须排除一切困难,迅速抢渡天险大渡河。

为了执行这个艰巨的任务,左权率25团一部和军团的侦察连向大树堡挺进,担任佯动,钳制和吸引富林的敌人;红11团和工兵连作为先遣队,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迅速抢占大渡河边的安顺场渡口,以便掩护中央红军的主力渡河。

从冕宁到大渡河,中间隔着大凉山地区,这里聚居着的彝族,当时还处于奴隶社会。彝族民众性情强悍,部落之间时常因争夺土地、奴隶而引起械斗。汉族上层对他们的欺诈和剥削,国民党军阀对他们的剿讨和抢掠,引起了他们对汉人的猜忌和仇视。他们特别反对汉人军队入境。在这种情况下,红军要顺利通过这一地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为了争取时间,又必须通过这一地区。红军赖以克服困难的唯一武器,就是党的民族政策,采取说服的办法,争取和平通过。先遣队调查了彝民的风俗习惯,在部队中进行了民族政策教育,又请了一位通司(翻译)。

一切准备妥当后,先遣队于522日开始进入彝民区。进入不久,就看到山上山下,彝民成群结队地挥舞大刀长矛,拥上前来,企图阻止红军前进。红军不得不停了下来。正在相持不下的当口,彝民首领小叶丹的四叔策马赶到。肖华通过通司说明红军同国民党中央军不同,此行只是借路北上,不是来打扰彝族同胞的。并告诉他红军刘伯承司令员亲率大军北征,路过此地,愿与彝民首领结为兄弟。

小叶丹的四叔半信半疑,当他环顾四周,看到红军纪律严明,全然不同于如狼似虎的国民党军队时,便深信不疑的。特别是听说大名鼎鼎的刘伯承愿与彝民首领结为兄弟,更是高兴异常,欣然答应。于是,刘伯承与小叶丹举行仪式,结为兄弟。

经过近百里的强行军后,部队走出了彝族区,到达大渡河岸边。

大渡河是长江支流岷江的一条支流,两岸都是崇山峻岭,沿河有一条羊肠小道。河面最宽处有1000多米,水深7-10米,水流湍急,河底乱石嵯峨,形成无数旋涡,无法泅渡。行人过河,方法有两种,一是坐船。沿河渡口只有小木船,能载10人左右,由于流速太快,船难以直接横渡到达对岸,必须先把船上划一二里再下放,10多分钟才能斜冲到对岸。二是从泸定铁索桥过河。此桥位于泸定县城西面,桥西边连着海拔7000多米的贡嘎山,东边就是海拔3000多米的二郎山。桥便是在两岸悬崖绝壁间由13根铁索凭空架设而成的,其中4根作为两边的扶手,9根作为桥面,上面稀稀落落地铺了一些木板。

据了解,前面的安顺场,是个近百户人家的小镇,敌人为了防止红军渡河,派了两个连在这里防守。所有的船只都被毁坏,只留下1只小船供他们来往使用。安顺场对岸驻有敌人1个团,其主力在渡口下游15里处,上游的泸定城驻有敌人3个团,下游是杨森的2个团。

情况查明后,指挥部便下达了命令,连夜偷袭安顺场守敌,夺取船只,强渡过河。战士们从梦中被叫醒,冒着毛毛细雨,摸黑继续前进了。根据分工,黎林率2营到安顺场渡口下游佯攻,以便吸引敌人那个团的主力;杨得志率1营先夺取安顺场,然后强渡;3营担任后卫,留在原地掩护指挥机关。

天漆黑,雨下个不停,部队踏着泥泞的小路前进。靠近安顺场,1营兵分3路包抄上去。敌人做梦也没有想到红军来得这样快,因此毫无戒备。不到半个小时,两个连的敌人就全被打垮了。占领了安顺场,只见两岸都是连绵的高山,河宽约300米,水深三四丈,水急浪高旋涡多,河中礁石林立,人一下水,就会被急流卷走,要泅渡根本不可能。架桥吧,流速每秒4米,别说安桥桩,就连插根木头都困难。唯一的希望就是依靠那只缴获的仅能容纳十几人的小船进行强渡了。

这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一营营长孙继先。很快,一支英雄的渡河奋勇队组成了:17勇士,每人一把大刀,一枝冲锋枪,一枝短枪,五六个手榴弹。2连连长熊尚林任队长。525日拂晓,杨得志一声令下,小船载着17位勇士冒着敌人炮火冲进了滚滚急流。战斗发起后,由有名的迫击炮手赵成章同志和一团机炮连的三个特等射手等,用两门迫击炮和数挺机关枪进行掩护,我们的17勇士乘着唯一的那条小船,在惊涛骇浪中,冲到了河的对岸,打垮了敌人的防御,占领了滩头阵地。

由于河水流速太急,刚架起的桥转眼之间就被急流冲走。手中仅有3只小木船,每次最多只能容纳40人,往返一次需一个小时,且撑渡过程凶险异常,稍有偏差碰上礁石即船毁人亡。这这种情况下要把全军数万人渡过河去,足足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但是,敌人的先头部队距安顺场只有几天的行程。

时间紧迫,毛泽东听完汇报,提议立即召开军委会,在会上提出迅速夺取沪定桥,改渡河为过桥,得到了大家的赞同。于是决定兵分两路:以红1师和军委干部团为右纵队,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从大渡河东岸北上,以策应西岸,准备攻占沪定桥;以红2师、1军团军团部和5军团为左纵队,由林彪率领,从大渡河西岸赶往沪定桥。军委和其余部队从沪定桥过河。

这一决定是正确的,但是也如聂荣臻所说,这是一步“关键性的险棋”。因为蒋介石得知红军强渡大渡河后,气急败坏,大骂川军无能,严令薛岳部向大渡河急进,并紧急向泸定桥调兵遣将,把防御重点由安顺场转到泸定桥。刘文辉也命令驻守泸定桥的第四旅旅长袁国瑞固守待援,同时下令其他各部配合行动,他自己则于27日率领警卫旅亲至汉源督阵。在这种情况下如不能迅速夺取泸定桥,大渡河两岸的红军就有可能被分割,左纵队主力就有被逼入西康地区的危险。

左纵队前卫红4团,就是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接受了夺取泸定桥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27日清晨,红4团从安顺场出发,沿大渡河西岸,奔向泸定桥,全程320里,命令规定必须在3日内到达。走了一天之后,军委又来了命令,限4团于29日夺下泸定桥。29号,就是明天!从这里到泸定桥还有240里,原定两天的路程必须在一天走完,240里路本身就是一大难题,更不要说还要突破敌人的重重堵击。但这关系全军的安危,一定要完成。现在敌人有两个旅正向泸定桥增援,他们以一部阻止红1师前进,大部分沿河东岸北上,同红4团隔河齐头并进。如果不能比敌人早到泸定桥,后果不堪设想。要和敌人抢时间,要和敌人赛跑!队伍前进的速度更快了。

傍晚7时,离泸定桥还有110里时,天上突然下起大雨,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如何走完这110里泥泞油滑的山路呢?忽然对岸山坳上出现几点火光,不久变成一长串的火炬,敌人在点着火把赶路。政委杨成武和团长王开湘一商量,决定采取同样的方法,利用路上被消灭的敌人的番号伪装自己,欺骗敌人。于是部队举起火把向前挺进。两岸敌我双方的火把,交相辉映,远远望去,像两条飞舞的火龙,把大渡河的河水映得通红。蠢猪似的敌人万万没想到,大摇大摆地跟他们并肩前进的,就是他们做梦都想消灭的红军,糊里糊涂地同红4团一道走了二三十里。

就这样,经过一天一夜的急行军,终于在第二天早晨6点,按照规定的时间赶到了泸定桥,并一举占领了西岸和西桥头。这一天,除了打仗、架桥外,整整走了240里,这简直是奇迹。

站在桥头,往下看,褐红色的流水像瀑布一样从上游山峡倾泻下来,冲击着河底参差耸立的恶石,溅起丈多高的白色浪花。在这样的河里,就是一条小鱼,也休想停留片刻,徒涉、船渡都是完全不可能的。再看看桥吧。既不是石桥,也不是木桥,而是一条铁索桥,每根有普通的饭碗粗。原来桥面上有木板,现在已被敌人搬到城里去了,只剩下悬挂着的铁索。

泸定桥东端就是泸定城,一半在东山上,一半贴着大渡河,城墙高两丈余,西城门正堵住桥头。城里驻着两个团的敌人,山坡上修着严密的工事。机枪集中在桥头,不停地向这边扫射,迫击炮弹也连珠般地飞过来。

看完地形,团领导立即组织火力封锁河东岸敌人增援的道路。因为东岸同西岸一样,也只有一条依山傍水的小路,敌人只有经过那里才能到沪定桥。经过研究,最后决定由2连挑选22人组成突击队,连长廖大珠任队长,3连担任第2梯队,跟着突击队冲,还要担任铺设桥面的任务。

总攻在下午4时开始。王开湘和杨成武在桥头指挥战斗。全团的司号员集中起来吹起冲锋号,所有武器一齐向对岸的敌人开火,一时间军号声、枪炮声、喊杀声震撼山谷。22位突击英雄手持冲锋枪和短枪,背挂马刀,腰缠12颗手榴弹,冒着敌人密集的枪弹,冲向铁索。跟在他们后面的是3连长王有才率领的3连,他们除携带武器外,每人还扛一块木板,边冲锋、边铺桥。

战士们在摇摇晃晃的铁索上,一节一节地向桥头爬去,艰难地向前移动着。好不容易接近对面桥头,西城门突然烧起冲天大火,敌人企图用大火将突击队挡在桥上。刹那间,火光映红了半边天,桥头被熊熊大火包围了。廖大珠身先士卒,带头冲入烈火之中,其余的突击队员也紧跟着一直冲进城门。激烈的巷战在街口展开了。敌人集中全力反扑过来,突击队的子弹打光了,形势万分危急,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正在这个紧急关头,3连赶到了,接着后续部队也迅速地过了桥。

经过两小时激战,到黄昏时,红4团全部占领泸定桥,事关红军安危的泸定桥至此牢牢地控制在红军手中了。在红4团夺取泸定桥的同时,红12团的几个连队也从东岸赶到泸定城郊,向敌人发起进攻,有力地策应了4团顺利夺取泸定桥。

红军主力渡过大渡河后,长途尾追的国民党中央军薛岳部,完全被甩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