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一章 青春作伴好还乡

  “年纪愈大愈不愿意洗脸”(1)

 

一架带有美军标志的飞机在中国黄土沟壑的上空盘旋,这是1944年7月里的一天。在此之前,因为很少有飞机在延安降落,这个共产党中央所驻扎的偏僻小城里还没有称得上机场的设施。现在,那个被称为“机场”的地方是一片较为平坦的空地。降落还是出事了。飞机的轮子刚刚接触地面,左轮撞上了一个看似松软实际上异常坚硬的黄土堆,机身立即向左倾斜,机头戳在地上使整个飞机几乎竖立起来,机舱的左侧裂开了一个大窟窿。驾驶和乘坐这架飞机的数名美国军人惊魂未定地从机舱里爬了出来,他们显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

1945年至1949年发生在中国的规模巨大的战争----战争的一方称之为“解放战争”,另一方称之为“戡乱战争”----毫无疑问是一场典型的内战。美国人急于飞往延安的原因是:首先,中国国民党军队在对日作战中一再失利,而蒋介石需求的对华援助越来越多,引起美国朝野的一片不满。其二,美军已经开始轰炸敌后的日军目标,迫切需要共产党抗日武装提供有关情报和营救降落在敌后的美军飞行员。其三,或许这一点是最重要的,即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已经发展到令人无法忽视的程度,与中国共产党人接触并了解他们,是战后美国政府制定符合美国利益的对华政策所必需的。正是这一切,使得1944年夏季仍处在数十万国民党军封锁中的延安,突然间热闹起来。

在美军观察组到来之前,无论蒋介石怎样阻挠,一个渴望踏上这块神秘土地的中外记者团,还是在盟军开始诺曼底登陆作战的第三天来到延安。中外记者们发现,共产党人在这片黄土地上所创造的一切,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共产党军队总司令朱德宴请了他们,并和他们一起欣赏了艺术家们演唱的《同盟国进行曲》和《黄河大合唱》。被国民党报刊描绘成“匪首”的共产党领袖毛泽东性情温和,除了不断吸烟之外,这个高个子长发的南方人举止从容不迫、神态安然自得。在回答记者们提出的“国共两党是选择战争还是和解”这个问题的时候,毛泽东说,共产党人和人民的选择不是内战,而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制度。中外记者们从日常生活的层面上认识了毛泽东---- “在延安,毛是可以接近的,他会在遍地黄土的大街上散步,跟老百姓交谈,他不带警卫。当和我们在内的一群人拍照时,他不站在中间,也没有人引他站在中间,他站在任何地方,有时在边上,有时站在别人身后。”

共产党军队的高级将领一一向美军观察组介绍抗日根据地的情况,介绍是极其详细的,仅彭德怀关于八路军在华北的抗战就整整讲了三天。毛泽东对美国人表示,中国问题的关键是国共两党的关系,共产党人深知内战对于国家经济和远东稳定的破坏。在目前情况下,因为国民党政府依靠美国的大量援助,所以在中国防止内战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美国的影响。由于担心一旦抗战结束、美军撤离后,国民党军会立即发动内战,毛泽东甚至向美军观察组提出:“美国是否有可能在延安建立一个领事馆?”接着,美国总统特使赫尔利还有到达延安。他代表罗斯福总统来到中国,就是要促成中国一切军事力量的统一,以最终战胜同盟国共同的敌人。虽然美国支持由蒋介石来统一中国的军事力量,但美国同时知道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很强大,是决定中国命运的重要因素。因此,他准备在国共两党之间进行“撮合”以求得双方的合作。

第一次会谈,面对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基本上是赫尔利一个人在滔滔不绝。他再次强调自己到延安来是得到国民政府批准的,蒋委员长不但愿意承认共产党作为一个政党的合法地位,并且愿意承认中国一切政党的合法地位,同时正在考虑以某种形式吸收共产党人参加军事委员会。赫尔利还拿出一份名为《为着协定的基础》的文件,亲自为共产党领导人朗读起来。毛泽东表示怀疑,问:这份文件究竟是什么人的意见?赫尔利解释说,这是两党谈判的基础,不带有任何强迫性。参加会谈的美军观察组组长包瑞德上校对赫尔利说,毛泽东想知道的是,您刚才说的这是蒋介石的意见还是您自己的意见?赫尔利犹豫了一下说,原来是我自己的意见,后来蒋先生作了若干修改。

午饭之后,接着会谈。毛泽东不再给赫尔利滔滔不绝的机会。在警告赫尔利“中国的事情很难办”之后,毛泽东着重谈了两个问题,即联合政府问题和改组军队问题。毛泽东说,中国人民,包括我们共产党人,首先希望“国民政府的政策和组织”有所改变,建立包含一切抗日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联合政府,这是解决问题的起点。现在的政府必须改组,因为国民党政府危机四伏,危机的来源“在于国民党的错误政策与腐败机构”,而不是共产党的存在。我们战斗在敌后的63万军队和9000万人民,拖住了日寇的尾巴,如果没能这个力量拖住日寇的尾巴,国民党军队早就被打垮了。军队是需要改组,中国人民的公意是:哪个军队腐败,就改组哪个,“而不是英勇善战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毛泽东强调,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军事上,国民党只是联合政府与联合统帅部中与其他党派平等的一员。

赫尔利以他对中国极其有限的了解,显然无法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在第二天的会谈中,赫尔利表示:“我将尽一切力量使蒋先生接受,我想这个方案是对的。”他甚至表示如果蒋介石愿意,他可以陪同毛泽东去见蒋介石,并担任毛泽东的安全。他带着美国式的天真回重庆去了。

毛泽东没有想到,给共产党人造成困难局面的,不是美国而是苏联。1945年初春的雅尔塔会议上,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都想劝说斯大林出兵,直接打击中国本土上的日军,以推进整个战争的迅速结束。为此,罗斯福和丘吉尔决定在战后利益分配上向斯大林作出让步。果然,斯大林对苏联红军承担对日作战“开价”很高。这些条件大部分涉及中国,包括保证苏联在中国大连的权益,恢复租用旅顺港为苏联海军基地,苏联和中国共同经营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等。斯大林的理由是:如果这些条件不能得到满足,就很难向苏联人民解释“为什么他们必须去同日本作战”;而“如果能满足必要的政治条件”, 那便不难向苏联人民解释“他们与远东战争的攸关利益是什么”。为了促使苏联尽快对日作战,以牺牲中国主权为前提的《雅尔塔协定》签字了。当日,蒋介石在日记中表现了感慨,而在政治信仰上与苏联有着亲缘关系的中国共产党人心情更为复杂。

1945年春天,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召开了,毛泽东所作的政治报告的题目是《论联合政府》。这个在解放战争爆发前公开发表的文件,明确表述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立场,即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用和平的而不是战争的手段,建设一个新的中国。《论联合政府》的小册子在重庆印发了三万册。蒋介石侍从室主任陈布雷看完这本书只说了两个字:内战。陈布雷的意思是,共产党的政治攻势有颠覆政府的巨大力量,国民党根本没有招架之功,对付共产党只剩下战争这一种手段了。毛泽东担心的是:一旦日本战败,内战全面爆发。

1945年8月初,美国人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了原子弹。8月9日,苏军的重炮打破了中国东北边境的寂静,苏军60个师的机械化作战部队,沿着四千多公里的边境线向中国境内大规模突进。同时,苏军轰炸机群对伪江满洲国首都和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所在地长春开始了猛烈的轰炸。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没有证据表明,无论是国民党人还是共产党人,之前预料到日本军队垮台在即。虽然5月初苏军攻克了柏林,德国无条件投降。但是,胜利的曙光还没有照耀到中国战区的上空,在中国的南方,日军最精锐的部队,还正向位居中国西南的国民党军发动代号为“一号攻势”的大规模攻击之中。毛泽东的预想是:“日本也许在明年就要倒下去”,他在延安还表明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准备了“广泛发展进攻”配合苏军对日作战。

毛泽东和延安军民一样,是在广播中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的。同样,设在重庆的盟军总部,也是在广播中听到这个消息的,只不过比延安早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