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二章 最大多数万岁

   四平之战(下)

 

1946年4月16日,杜聿明从北平回到东北的第一件事,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四平。四平血战开始了。四平位于辽宁与吉林的交界处,当时是通往南满、西满和北满的交通枢纽。四平城北面山峦起伏,其余三面地势平坦,从地形上看无险可守。在林彪的急令下,东北民主联军所有的主力部队昼夜奔袭,前后到达四平的总兵力近八万人。解放军官兵们沿着小城外围挖掘了大量的交通壕,甚至把小城西南的河道全部堵塞,从而让河水漫出形成大面积的沼泽,以阻止敌人坦克的冲击。林彪的命令是:要使每一个前线指战员有战斗到底最后一人的决心,要有与最后一个阵地共存亡的决心。

18日,国民党新一军在郑洞国的指挥下发动了攻势,其新编30师沿铁路由南向北,新编38师由西向东,50师直指四平东南,三路大军在飞机和坦克的掩护下对四平正面展开轮番攻击。国民党的每一次进攻,都用优势火炮进行长达三个小时以上的火力准备,东北民主联军所有的防御工事很快就被夷平,官兵们只有利用钢板构成的堡垒做掩护,躲避炮弹的杀伤,然后待敌人冲锋到30米处时,跳出工事用手榴弹和刺刀展开拼杀。经过反复的拉锯作战,新一军终于在东北民主联军的正面防御线上撕开一个缺口,进攻部队在坦克的引导下从缺口进入,并向纵深发展,占领了四平市区西南角的一座楼房。战至22日,新一军重新协同火炮,前后配置,开始了毁灭性的轰击,致使民主联军的交通联络全部中断,各部队阵地都处在各自为战的情形中。这时,战斗的焦点转向四平城西北一个叫三道林子的高地。仅22日一天之内,双方在高地上展开的拉锯战就有四次之多,而坚守在这里的东北民主联军的一个营伤亡达百人以上。新一军虽然武器优良、火力猛烈,但当白刃战和肉搏战来临时,国民党军官兵面对共产党官兵不惜生命的勇气不禁心惊胆战。4月26日,新一军在四平城东的一次攻击被打退,战场出现了暂时对峙。

但是,本溪失守的消息传来了。防守本溪的东北民主联军各部队,主力调到了四平方向,本溪城内只剩下萧华指挥的三个团。国民党军新六军、第五十二军、第七十一军  的五个师,于四月二十八日向本溪发动全面进攻,于五月三日占领本溪。本溪失守后,解除了后顾之忧的国民党军迅速北上,向四平包抄而来。由于防御的正面过于宽大,东北民主联军各部队主力都被置于阵地一线,惨死的战斗导致的重大伤亡令各部队的兵力捉襟见肘。此时,指挥部队负责四平左翼防御的黄克诚提出了“适可而止,不能与敌硬拼”的建议。但林彪迟迟没有答复。5月12日,黄克诚直接致电中央,不但建议放弃四平,甚至建议放弃长春。黄克诚还是没有接到任何回音。他不知道,在远离四平战场的地方,国共正在谈判桌上就东北问题激烈地讨价还价,而四平无异是一个重要的筹码,共产党人在这样的时刻绝不能轻易放弃四平。15日,毛泽东给东北局发来电报称:“四平作战支持的时间愈长愈有利。”

然而,就在毛泽东发出这封电报的时候,东北民主联军保卫四平的最后时刻来临了。廖耀湘指挥的新六军新编二十二师的一个团,在付出一个连的伤亡后,突破了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的防线。新六军由此乘胜推进,其推进速度之快,进攻强度之大,令负责阻援的第三纵队连连退守,新六军主力很快逼近四平地区。同时,东北民主联军在其他方向上的防御阵地也被相继突破,国民党军最后对四平防线的制高点塔子山形成三面包围。塔子山距四平城仅十余公里,这里的阵地原由万毅部的五十八团防守,由于伤亡过大,阵地后来被移交给第三师七旅。林彪为了加强防御,命令第三师十旅前往增援。5月18日,新六军在向塔子山进行空前猛烈的炮击之后,步兵在飞机的助战下发动了强攻。

18日下午,传来塔子山阵地全部失守的消息。这时候,林彪想的已经不是坚守四平的问题了,而是一旦撤退的后路被封死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他没等中央回电,下达了全线撤退的命令。19日,毛泽东致电林彪:“如果你觉得死守四平已不可能时,便应主动地放弃四平,准备由阵地战转变为运动战。”历时一个月的四平之战结束。四平之战,以东北民主联军的重大损失成为一次失败的战例。不少人认为,四平之战是在对时局的错误估计下发动的,是在不宜进行大规模防御作战时进行的一次得不偿失的消耗战。

四平失守后,东北民主联军继续向北撤退。毛泽东来电要求他们坚守长春,罗荣桓、林彪、彭真等东北局领导讨论后,还是作出了放弃长春的决定。于是,林彪负责组织部队撤退,罗荣桓和彭真组织东北局机关撤往松花江以北。5月23日,毛泽东再次来电,还是要求坚守长春,原因是:“我们正在南京谈判让出长春,交换别的有利条件,但必须守住长春,方利谈判,否则不利。”可是,由于撤退已经实施,毛泽东的命令已无法执行。彭真致电中央:“长春方面幅员广大,周围地势平坦,我兵力不足,不可能固守。为避免被迫作战,我们决定扩撤出长春。我们昨夜退出,现已抵达哈尔滨,林仍率主力在前线指挥。”

四平失守之后,国民党军又于5月23日占领长春。原想一鼓作气打到哈尔滨的国民党军,在松花江南岸突然停滞不前了。这让原准备继续北撤的林彪都感到了意外。蒋介石到东北来了,他的到来打乱了杜聿明的作战部署。蒋介石到了长春,他告诉郑洞国和廖耀湘:“政府经与中共方面谈判,决定在东北战场实施短期停战,倘无情况变化,停战令可能在近日下达,你们务必做好充分准备。”

可是,令蒋介石吃惊的消息传来了:共产党将领陈毅集中山东野战军的全部主力,向山东战场上的国民党发动了作战,先后解放了胶县、泰安、德州、枣庄、高密等城镇,不但扩大了山东解放区的地盘,而且威胁着国民党军控制的津浦和胶济铁路的畅通。蒋介石被迫把准备调往东北的两个军紧急调往了山东。林彪后来说:“1946年5月四平、长春撤退后,主力失去战斗力。如果敌人继续增加两个军,我们的军事情况是很危险的,因为主力来不及休息补充和装备。山东大打起来救了我们一手,使得我们能够缓过气来。”国民党军对林彪部的追击就这样停止了。

一九四六年六月六日,国共双方再次就东北暂时休战问题达成协议。从此,东北民主联军与国民党军隔松花江对峙。东北的大城市之一哈尔滨始终由共产党人占据着,松花江以北地区因此成为共产党人在东北的坚固后方基地。多年之后,国民党军将领只要一提起内战,依旧慨叹当年没有乘胜追击将林彪的部队彻底消灭,以致最终使国民党政权自东北开始倾覆。

就在中国东北地区的战火暂时平息,已经撤到东北最北边的林彪部终于得以喘息的时候,剧烈的枪声在中国国土的腹地再次响起---位于中原地区的共产党军队不但被迫放弃了自己赖以为生的解放区,而且,一场令所有幸存者刻骨铭心的生死大突围被迫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