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二章 最大多数万岁

 中原突围 

 

一九四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中国当代史上一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驻扎在湖北、安徽、河南三省交界处的中原军区李先念部,突然从国民党三十万大军的合围中突围而出。这一事件,被中国共产党党史、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认为为解放战争爆发的标志。

史料表明,李先念部被围,来自国民党方面早已计划完毕的一个政治与军事的双重阴谋。对李先念部的围歼计划至少产生于5月10日之前,命令是蒋介石向武汉行营下达的。命令的主要内容是:出动鄂豫皖边区外围所有军队,对共军严密封锁,分进合击,彻底消灭中原地区的共军。其作战部署是:整三师进出于界首、周家店以南之线,阻击北窜之敌。整六十六师进出于五里店、礼山以东之线,重点置于左,进击宣化店以北之敌。整十一师主力进出于卫家店以东姚家集以北至黄安之线,进击宣化店以南之敌。整七十二师主力指向白雀园以东以北地区,进击新县以东以北之敌。整四十六师指向叶家集、金家寨之线,阻击东窜之敌。整七十五师主力进出于皂市以北桑树店之线,围击大洪山以南江溪地区之敌。整二十师枣阳之一个旅,向大洪山北麓攻击前进,并阻击大洪山北窜之敌。

宣化店,共产党中原军区司令部所在地。抗战结束后,中原解放区面临极大的生存困难,原因很简单:这里是国土的心脏地带,又是国民党统治的腹地,交通的便捷使国民党军在日本投降后迅速到达这里,很快就对中原解放区形成了包围之势。到一九四六年一月,中原解放区的面积已缩小到抗战胜利时的十分之一。由于中原解放区的地理位置万分重要,如能坚持下去便可牵制国民党军相当的兵力,遏制国民党军沿平汉、津浦两路大规模北进和东进,因此,毛泽东回到延安后指示中原解放区还是坚持下去为妥。在国民党军重兵包围中坚持下去,所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此时,以宣化店为中心的解放区方圆不足50公里,却聚集着中原军区数万人的部队和家属,还在四十万的百姓。此刻,在解放区的北面是国民党军第四十七军,西北面是第六十六军,而在第四十七军和第六十六军的北面还有第四十一军,东面是第四十八军,南面是第七十二军,西面是第七十五军。国民党军将这个狭窄的区域围得铁桶一般密不透风。对中原解放区形成包围之势的国民党军已是中原军区兵力的五倍以上。中原军区想尽一切办法生存下去---八千多名编余干部和战士被要求复员,同时,富有作战经验的基层干部被秘密向外转移。当时由于黄河决口而流离长江沿岸的难民需要返乡,国民政府为这些难民专门开辟出一条北返的通道,很多共产党干部化装成难民通过了国民党军的封锁线。为了化装转移,中原军区组织部专门设立了一个化装转移站,利用一切机会向外转移干部。

转移出去的人究竟是少数,中央要求中原军区要与国民党方面进行“合法斗争”。所谓“合法斗争”,就是国共两党旷日持久的谈判。由于美方的努力斡旋,艰苦的谈判之后,最终签署了《罗山协议》。协议规定:“共产党能够领导之军队,得在其所驻地区之间运输给养,国民党军队不得阻挠干涉”,“双方军队在国共问题整个解决之前,均停于现在地区,不得向对方前进。”但是,协议依旧是一纸空文。共产党谈判代表王震离开罗山三之后,他看到了中原军区的电报:“给养已到无米为炊的程度。”为了解决中原军区官兵的生存问题,周恩来甚至争取与国民党方面做成一个买卖:由晋察冀解放区和山东解放区拿出两万吨粮食,卖给国民党军位于北平、太原、新乡和济南等处的部队,换取现金,然后拿这些现金在武汉购买粮食再转运到宣化店。买卖还没做成,周恩来却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国民党军将在五月到九月间向中原解放区发动进攻。

在周恩来的坚持下,马歇尔派出军调部三人小组前往宣化店。周恩来到达宣化店对于中原军区的命运具有决定性意义。其重要性不在于在宣化店进行的国共和平调解,而在于周恩来到达宣化店的当夜即与中原军区领导人详细商讨了一个秘密突围计划。此时,跟随三人小组到达宣化店的美国记者李敦白,将他所掌握的关于国民党军即将发动军事进攻的情报,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李先念。六月十日,中共中央致电中原局书记郑位三:“目前时局虽还有由谈判获致协议,推迟全国内战爆发之可能,但全面内战亦有很快爆发之可能。我们方针是力争和平,但必须立即准备与国民党全面大打时能坚决粉碎之。”全国内战不可避免,这是六月中旬以后共产党人的判断。

蒋介石确实决心已下。六月十日,他在国民党中央党部纪念周上讲话时说:“今天以前我是主张政治解决的,可现在我必须请放弃政治解决了,已经给他们十五天的反省期限。请同志们再次相信,我决于一年内完成军事,两年内恢复经济。”三天后,蒋介石向中国共产党人提出最后通牒式的要求:退出华北的热河、察哈尔两省;山东的烟台、威海卫两地,以及六月七日中共军队在山东境内从日伪军手中解放的所有大小城镇;退出哈尔滨、安东、通化、牡丹江和白城子;退出山东胶济路沿线、苏北以及中共军队在山西、河北两省境内从日伪军手中解放的所有大小城镇。此时,国民党军在美军的帮助下基本完成调动和部署,位于内战第一线地域的总兵力已经达到一百九十三个旅,总兵力约一百六十万。内战已呈一触即发之势。

6月22日,中原军区向中央发出了请示立即突围的电报,中原军区认为“局势确已发展到必须迅速主动突围的地步”,因为截获的密电显示国民党军将于近日对中原解放区动手。如中原军区部队不能及时突围,“皖南事变”的结局也许会重演。中央同意中原军区立即突围。6月26日晚,中原军区部队秘密集结后开始突围了。中原军区的突围,选择了分散进行的方式,因为大部队突围既无法达到隐蔽性,也不利于最大限度地生存。李先念和王震率领人数最多的一支从宣化店向西,那是国民党军认为最不可能突围的方向,因为那个方向山高密河流纵横。在国民党军调动部队企图围追的几天里,突围官兵以昼夜不停的急促行军冲过平汉铁路,在几乎筋疲力尽的时候到达了丹江岸边。从宣化店南面突围的王树声部由于绕了路,追击他们的国民党军走到了他们的前面。王树声命令部队强渡襄河,突围部队刚刚开始渡河,再次陷入国民党军的攻击之中。经过整整一天的备战,这支部队幸存的官兵被襄河分隔为两支。没有过河的部队由三旅旅长闵学胜带领向北突围,进入伏牛山区;已经过河的部队由王树声带领,最终进入了武当山的密林中。

向东突围的皮定钧部一开始的任务是掩护主力部队通过平汉路。突围的时候,包括皮定钧在内,所有官兵都准备为掩护主力突围而牺牲。为了吸引敌人,他们向国民党军重兵防御的方向突围而出。三天之后,当掩护任务完成时,“皮旅”已经深陷重围。但是,最终“皮旅”却是整个中原军区最先突围成功、保存最完整的部队。他们的战法是:全线猛烈出击,然后突然收缩藏起来,等国民党军开始追击时,从眼皮底下把他让过去,再接着往外插。五天五夜后穿过皖中平原,最终到达华中解放区的时候,全旅无大损失。从此,英勇的“皮旅”成为华中野战军的一支劲旅,在皮定钧率领下屡立功勋。新中国成立之后的一九五五年,人民解放军授衔的时候,在最初拟定的名单上,皮定钧的军衔 是少将,毛泽东看后在名单上批了六个字:“皮有功,少晋中。”

李先念、王震率领的突围部队在国民党军的围追阻截下,被迫分成了两股。王震部在强渡丹江之后陷入重围,部队在一个叫鲍峪岭的隘口再次被截成两半。在冲出包围圈的战斗中,719团团长吴刚、政委蒋洪钧和参谋长朱佐夫相继阵亡。就在王震部在鲍峪 岭与国民党军激战的时候,李先念部遭遇了胡宗南部队的阻击。胡宗南的整编第一师一旅横在了李先念部进入陕南的路上,而在中原军区官兵的身后,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师和整编十五师正在逼近。李先念说:“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拿下对面的这首山梁。”在向陡峭的山梁发起拼死冲击的时候,三十七团官兵在炽热的火网前一批又一批地倒下。这个让中原军区官兵血流成河的地方叫南化塘,位于湖北与陕西的交界处。整整四十一年后,这里竖起一座“南化塘革命烈士纪念碑”。李先念重回此地,想及牺牲在这片土地上的年轻官兵,他说:“经南化塘激战,中原突围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国民党飞机沿着中原军区部队的突围路线撒下了大量传单,说“第九执行小组及三十二执行小组业于七月二十三日到达西安,决做和平最后之努力,务请李将军接到此信后,即刻发电与九小组代表取得联系……”。7月24日,李先念看到这一传单。鉴于中原军区突围部队已十分疲惫,加之不断的战斗导致伤亡过重,李先念致电中共中央,建议利用这一机会促成暂时停战。中央同意了李先念部提出的恢复谈判的请求。8月初, 李先念部派出了谈判小组成员,他们是:中原军区干部旅旅长张文津、干部旅政治部主任吴祖贻和毛泽东的侄子毛楚雄。

一九四五年七月,王震率359旅南下支队从延安出发,毛泽东特别相托王震路过湖南时把毛楚雄带到队伍上。现在,部队在转移中一生死未卜,谁也无法预料到前面还有什么样的险境。王震担心毛楚雄的安全,就建议他以谈判代表的身份从敌人的重围中转移出去。但是,十九岁的毛楚雄和张文津、吴祖贻离开部队后,在前去西安的路上,被胡宗南部在宁陕县东江镇附近扣留。李先念和王震闻讯,立即请求中共中央设法营救。尽管周恩来、叶剑英等人想尽一切办法,包括向国民党方面提出抗议,但胡宗南部始终矢口否认。从此,张文津、吴祖贻和毛楚雄三人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三十多年后,经过坚持不懈的调查,真相才得以弄清:1946年8月22日深夜,国民党军六十一师一八一团少校团长韩清雅奉胡宗南之命,将三人活埋于东江的水渠边。

中原突围拉开了全国解放战争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