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二章 最大多数万岁

   “蒋若攻李,栗必攻蒋”(上)

 

一九四六年六月二十六日,李先念部开始中原突围的那一天,四十二岁的李默庵赴无锡接任国民党军第一绥靖区司令官一职。此刻,国防部向他下达的作战任务是:攻击并占领苏中和苏北解放区。

与南京一江之隔的是共产党人的苏中和苏北解放区,它是抗战时期新四军的根据地,含苏中、苏北、淮北、淮南,面积近十一万平方公里,拥有城镇二十三座。新四军军部设在淮阴。这片解放区不论政治上还是军事上都对国民党统治中心区域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就在中原枪声骤起的时候,这里的军民立即意识到,他们已经处在与国民党军对峙的前哨位置了。当时,国民党军已经越过长江,占领了南通、江都、扬州等城市,但黄桥、如皋、海安等地依旧在共产党人手中。国民党下决心要攻占苏中、苏北。

李默庵一上任,就着手准备作战。他认为进攻还是有胜算把握的,因为对手只有两个师和两个纵队,共计十九个团,兵力三万多人,而他可以指挥的部队有五个师、两个旅,外加两个交通警察总队,兵力已达十二万人以上。李默庵要求他的师长旅长们好好研究一个人---抗战时期,日军在南京设有专门研究这个人的作战特点和规律的小组,但是直到战争结束也没有研究出任何眉目来---这个人就是第一绥靖区部队将要面对的作战对手:栗裕。一九四六年六月中旬,得知中原即将爆发军事冲突的时候,栗裕公开对新闻界表示:“蒋不攻李,栗不攻蒋;蒋若攻李,栗必攻蒋。”几乎是话音刚落,中原李先念部突围的消息传来了。

敌人进攻在即。栗裕与毛泽东在如何应对国民党军进攻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中央的战略设想是:如果国民党军发动大举进攻,山东、太行两解放区主力部队即刻“实行外线出击”,从解放区内向南打出去。将战线放置在外线的意图是:在交战之初就把战火引向国民党统治区,这样不但可以避免解放区遭受损害,还可以作战的胜利开辟出新的解放区。根据这一战略设想,在李先念部开始突围的六月二十六日,中共中央给华中局的指示是:栗裕率主力出淮南,配合山东野战军主力,攻取蚌埠至浦口间铁路,“歼灭由浦口北进之敌”。

中央的外线作战设想,充满了迎敌而上与之决战的气势。如果仅从这个角度审视,在保证后方的前提下,大规模出击攻敌要害,战略上无疑是正确的。但问题是,苏中部队如此倾巢出动,一旦作战陷入僵持,甚至是战场失利的话—从当时双方作战实力对比上看,这种可能性极大,而后的战争进程也证明了这一点---不但作战力量会受到巨大损失,而且身后的解放区也将不保,共产党人将陷于极大的被动。栗裕也许没有想到中央的战略设想可能给全局带来的不利后果,但是他至少意识到华中野战军主力转往外线作战凶多吉少。因为如果按照中央的设想,主力部队开赴淮南作战,不仅每天需要的十万斤粮草需要苏中解放区供应,就连支前的民工也需要由苏中解放区供给。主力部队走后,面对国民党军的重兵攻击,留守部队很难确保解放区不被攻占。而“淮南战局万一不能速胜”,苏中部队将处于进退两难之中。强敌在前,又有后院失火之危,胜算有几?

六月二十九日,经过慎重考虑,华中局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和栗裕联名致电中共中央和新四军总部,提出华中野战军主力不出淮南外线,坚持苏中内线作战以及牵制敌人,待山东与太行部队完成第一阶段作战后,华中野战军主力再前至蚌浦铁路线间,配合山东部队作战。毛泽东接到电报后,经过认真考虑,回电同意苏中部队暂缓调动,待与陈毅商酌后再行决定。此时,国民党军已在山东、徐州、河南同时发动了攻势,蒋介石要与共产党人全面开战已不容置疑。七月四日,毛泽东改变了原来的战略设想,致电刘伯承、邓小平、陈毅及华中局:“先在内线打几个胜仗再转至外线,在政治上更为有利。”这是解放战争初期共产党人重要的决策转变。

七月九日,李默庵在常州又一次召开作战会议,会上确定七月十三日向苏中解放区发动进攻。但是,七月十二日,李默庵突然接到蒋介石暂时停止进攻的命令。原因是第一绥靖区的绝密作战计划不知什么缘故竟然到了马歇尔的办公桌上,马歇尔直接质问蒋介石这个向共产党军队进攻的计划是否属实?更严重的是,这份作战计划同时也到了栗裕的手上。在那个万分敏感的时刻,绝密作战计划是如何泄露的?又是什么人泄露出去的?李默庵说“事后我始终也没有查清楚”。

绝密作战计划的泄露,导致国民党军没能按时发动攻击,而栗裕却因此先发制人了。十三日黄昏时分,栗裕部主力已经完成向宣家堡、泰兴方向的集结,准备对李天霞的整编八十三师进行攻击。在解放战争初期有着重要影响的“苏中战役”开始了。栗裕在攻击正面投入了六个团的兵力。华中野战军第一师的一个团迅速扫清宣家堡的外围,第六师的三个团同时对泰兴发动围攻。李默庵立即命令李天霞派部队前往增援,但增援部队受到猛烈阻击而无法前进。十四日,持续攻击宣家堡的华中野战军第一师将攻击兵力增加到三个团,经过巷战歼敌大部,少量外逃者被外围的打援部队截击。同时,攻入泰兴的第六师在增强了一个团的攻击兵力之后,将守军大部歼灭,残余守敌退守核心阵地抵抗待援。此时,增援的国民党军整编六十五师已经逼近,栗裕遂命令部队结束战斗向东撤离。

既然已经打起来了,李默庵立即重新部署作战。他判断集中在宣家堡、泰兴一带的栗裕部主力损失不小,不经休整无力再战。于是急令整编四十九师为主攻部队,由师长王铁汉率二十六旅和七十九旅星夜兼程奔袭如皋;整编六十九师九十九旅于泰兴方向助攻,整编六十五师师长李振率部在其右后跟进;李天霞的整编八十三师则向海安方向进攻策应。李默庵的作战目标是:拿下如皋,三路夹击,合围栗裕部主力。但是,当王铁汉的整编四十九师两路迂回,对如皋形成两面夹击之势时,侧后突然枪声大作,有报告说攻击整编四十九师的是栗裕部主力。情报是准确的,栗裕以多敌四倍的兵力将整编四十九师包围了。

天亮时,华中野战军第一师截断了整编四十九师的退路,并开始攻击二十六旅的侧后。第六师从另一个方向攻击七十九旅,第七纵队则从如皋东南方向包抄而来。李默庵不断地收到请求增援的报告,在命令各部队坚持下去的同时,他亲自与空军方面联系请求助战,但是王铁汉率领的整编四十九师直属队和二十六旅还是崩溃了。最后时刻,王铁汉带着少数官兵突出重围。从苏中战场逃脱后,他再也没有卷入内战,回乡当了一段辽宁省主席,然后去了台湾,以潜心撰写东北军史料为晚年寄托。

遭到围攻的七十九旅依托有利地形支撑着,旅长乔文礼不断打电话要求增援。自二十一日起,增援部队整编四十九师一0五旅、整编八十三师和整编六十五师相继到达战场。二十三日拂晓,栗裕下令放弃攻击,向如皋以北撤退。据栗裕部统计,此战“歼敌整编第四十九师的一个半旅,连同阻止中消灭的敌人,共歼敌一万余人”。华中野战军伤亡也达五千以上。李默庵的说法是,此战虽然受了点损失,但已达到作战目的,即占领了如皋。国民党军参谋长总长陈诚亲临南通祝贺,并与李默庵一起策划了向海安攻击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