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二章 最大多数万岁

   “蒋若攻李,栗必攻蒋”(下)

 

如皋以北的海安东临黄海,西达扬州,南望长江,北通淮中,是苏中重要的交通枢纽和战略要地。大敌当前,是守是弃,栗裕不能单独决定,必须与华中局和华中军区的领导一起商讨。经过商量,华中局和军区领导认可了栗裕的意见:即使决心固守海安,面对敌人强大的进攻力量以及充足的后备力量,最后还是要被迫撤出。但这样一来,部队将付出巨大的伤亡。因此,在适当的时机撤出海安是必要的。会议最后决定:在海安“实施运动防御,而后主动撤离,创造新的战机”。具体计划是:第七纵队负责海安防御,主力部队乘机休整。

第二天,栗裕返回海安前线。海安外围防御战从七月三十日打到八月三日。四天多的战斗,第七纵队只用了三千多兵力,英勇抗击了五万多敌人的轮番猛攻。七纵伤亡仅二百余人,杀伤敌军三千余人。八月三日,海安运动防御战胜利完成任务,第七纵队主动撤出海安。

栗裕在等待出击的时机。占领如皋、海安之后,李默庵认为栗裕大势已去,开始调整部队建立防御线。驻守海安的新编第七旅十九团附属炮兵部队奉命前去李堡,接替原本驻守在那里的一0五旅的防务。十九团一出发,栗裕立即意识到:“歼敌良机已到。”十九团到达李堡,警戒还没布置,就遭到栗裕部的分路围攻。两个小时之后,十九团仓促构成的防御阵地被突破,团长介景和带领残部突围未果。拂晓时分,十九团被全歼,介景和只身逃脱。而奉命向李堡增援的第七旅二十一团在一条两边都是玉米地的路上遭到伏击。伏击战打响后不到一个小时,二十一团便溃败了,旅长黄伯光在卫兵的掩护下逃回海安。此占,新编第七旅损失九千多人。

由于兵力受损,李默庵放弃了建立防线的计划,决定固守已经占领区域。但是,八月二十一日,占领区腹地内的交通警察部队突然受到攻击,攻击他们的还是栗裕部主力。李默庵简直是摸不着头脑了,三万多人的队伍在自己的防区里行军,怎么会如此无声无息?大部队半夜穿越村庄,怎么连狗都没有叫一声?这场袭击战被栗裕称为“钻到敌人肚子里去”。一天一夜的激战之后,歼敌三千多人,缴获大量的美式卡宾枪和机枪。接着,李默庵在苏中受到的最大的打击来临了。

“苏中战役”的最后一战不仅让李默庵晕头转向,而且让他真正尝到了与栗裕作战的苦果。战斗是由国民党军第五军进逼苏中解放区首府淮阴引发的。当时第五军已占领睢宁,那里距淮阴仅一百多公里,“为策应第五军作战”,驻守扬州的整编二十五师奉命“沿运河北上”,攻击江都县的邵伯镇。本来以为栗裕必救邵伯,但在调动部队的时候,驻守黄桥的整编六十九师九十九旅正准备东进如皋,华中野战军却突然从公路两侧冲了出来。战场情报显示,还是栗裕部的主力。栗裕不去增援受到攻击的邵伯,为什么突然出现在黄桥附近?李默庵万分焦急,命令驻守海安的整编六十五师火速增援,但遇到猛烈的阻击。救援部队还没到达,九十九旅已全军覆没。攻击邵伯的整编二十五师从二十三日战至二十六日,依旧没能取得突破。二十五师被迫撤出战场返回扬州。到这个时候,李默庵才发现自己上了栗裕“围魏救赵”的圈套。此战,不但邵伯没有占领,而且损失官兵五千余人。

“苏中战役”结束了。苏中战役无疑是栗裕军事指挥生涯中的杰作之一。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史上,这场战役被称为“七战七捷”。战后,毛泽东亲自为中央军委起草电报发至各战略区首长,介绍了栗裕的经验。

就在苏中战役进行期间,集结于山东胶济铁路沿线的国民党军五个军十五个师共十五万人,在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的指挥下,向山东解放区展开了大规模进攻。虽然山东野战军第一纵队叶飞部、胶东军区许世友部等进行了顽强阻击,但国民党军队最终打通了胶济铁路,山东解放区的军事要点相继丢失。山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计划大军南下淮北,在徐州附近寻找战机打几个胜仗,心迟缓国民党军对山东的全面攻击。此时,山东野战军第一纵队正在胶济线上阻击王耀武部的攻击,能够南下淮北的部队只有韦国清的第二纵队、谭希林的第七师及何心祥的第八师,会同已经位于淮北的华中野战军张震的第九纵队,总兵力五万余人。

陈毅部以绝对优势兵力包围的是国民党军整编六十九师九十二旅。九十二旅以抗日战争中参加台儿庄会战长长沙血战而闻名,但他们受到连日大雨的困扰,防御工事因遍地泥水无法修筑。结果,大雨中的交战只持续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清晨,九十二旅丢弃全部辎重开始突围,散乱的部队在泥泞的田野上被陈毅部的三个团追歼,最终仅旅长艾瑗带着少数卫兵逃离战场。

但是接下来的泗县战斗却以陈毅部的严重失利而告终。按照原定计划,山东野战军准备攻击陇海线上的国民党军,但是这一线的国民党军四个师紧紧靠在一起,令山东野战军无人下手,于是攻打驻守泗县、灵璧地区的国民党军主力---第七军172师的两个团。如果拿下泗县,就可以继续向徐州方向攻击。

山东野战军的十九个团迅速向泗县靠近,连日的大雨使环绕泗县的五条河流全部暴涨,河水四溢令又深又宽的城壕变成危险的阻碍,山东野战军的火炮因大水阻隔无法运到战场。第二纵队主力为截断泗县与外界的联系,控制了灵璧公路的要点。泗县成为了一座孤城后,第二纵队一部与第八师、第九纵队一起对泗县开始了攻击。尽管主攻部队有攻坚的经验,但是却没有在大水中冲锋的经历,官兵们冒着城墙上射来的密集的弹雨,跳进深不可测的城壕游向城门,他们无法携带攀登城墙用的梯子,身上的炸药和手榴弹也都被浸湿。在各个方向的攻击部队相继靠近城门的时候,守卫泗县的桂军开始了反击。桂军先用炮火割断山东野战军攻城部队间的联系,然后以连排规模分成若干突击方向猛烈冲锋。立足未稳的攻城官兵无法形成有效的反击。第八师二十二团二营向城外突围时,因退路被火力封锁出现很大伤亡;九纵七十七团一营的军事干部全部伤亡。后续部队被大水阻隔上不来,官兵们只有与敌人进行肉搏战。

战斗进行到第三天,泗县仍无法攻克,陈毅遂命令部队撤离。对泗县的攻击令山东野战军主力遭受很大损失。更为严重的是,国民党军集中重兵,在苏中、山东和淮北三个方向上同时并进。由于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受到威胁,山东野战军一纵前去守卫,兵力单薄的鲁中解放区很快就被国民党军攻占。接着,国民党军向苏皖解放区首府淮阴开始了大规模进攻。向淮阴进攻的是国民党军整编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乃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此时,整编七十四师攻势迅猛凌厉,华中野战军的“皮旅”和九纵奉命阻击,但依旧无法阻挡整编七十四师对淮阴的一再逼近。“皮旅”甚至把淮阴城边大运河的堤岸扒开,将敌人的攻击路线淹成一片汪洋,但是整编七十四师的进攻还是没有停止。

9月19日拂晓,整编七十四师以两个连的兵力轻装突进,捉到一个解放军士兵并获取了口令后,国民党军冒充共产党军队骗过淮阴城的岗哨潜入城内。紧接着,整编七十四师的大规模攻击再次开始。内外夹击、里应外合的作战使淮阴城内瞬间陷入混乱的巷战。粟裕于下午十六时到达淮阴前线,他在那里电告陈毅和中央,敌人突入淮阴城内的部队已达一个团以上,其后援部队还在继续跟进,而我军激战一周已十分疲劳,“且主力尚未到达,故决定撤离淮阴”。整编七十四师攻占淮阴后,继续南进,于22日占领淮安。两淮相继失守,使共产党人在整个苏中和苏北地区失去了立足之地,大片的解放区由此变成了敌后游击区。

10月18日,整编七十四师从刚刚占领的淮阴出发向涟水发动攻击。此时,连续的作战失利让华中野战军官兵憋了一肚子的火,于是,他们在迎敌的时刻表现出鱼死网破的决绝态势。守卫涟水城的部队顽强阻击,粟裕调集主力星座增援。涟水城背靠黄河,交战双方在黄河大堤上展开了反复的争夺战,最终华中野战军以六千官兵伤亡的巨大代价迫使整编七十四师放弃攻击退回淮阴。但是,国民党军的大规模进攻重新开始了,华东和华中地区的战局前景更加扑朔迷离,陈毅与粟裕部的命运依旧无法预料,这个地区的共产党人和他们的军队进入了生存最困难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