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二章 最大多数万岁

古老的中国战术和漂亮的美国帽子(1)  

 

日本投降后,在国民党军尚未向北方调动的时候,刘邓指挥部队迅速打通了太岳、太行、冀南和冀鲁豫四个解放区之间的联系。这四个解放区基本上连缀成片,共产党人称之为晋冀鲁豫解放区。这个解放区是当时共产党人控制的面积最大、兵力最多的区域,它东起津浦铁路,西至同蒲铁路,南至黄河南岸,北至正太铁路和德石铁路,面积达到十六万多平方公里,区域内人口两千多万,县城百余座,首府设立在河北邯郸。

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总兵力二十七万,这些兵力包括在各解放区普遍采取的军区和野战军并列的体制之中。晋冀鲁豫军区下属四个二级军区:以王秉璋为司令员的冀鲁豫军区,以杜义德为司令员的冀南军区,以秦基伟为司令员的太行军区和以王新亭为司令员的太岳军区。晋冀鲁豫野战军军下辖五个纵队:第二纵队辖四、五、六旅,司令员陈再道,政委宋任穷;第三纵队辖七、八、九旅,司令员陈锡联,政委彭涛;第四纵队辖十、十一、十三旅,司令员陈赓,政委谢富治;第六纵队辖十六、十七、十八旅,司令员王宏坤,政委段君毅;第七纵队辖十九、二十、二十一旅,司令员杨勇,政委张霖芝。

在晋冀鲁豫解放区内,交会着两条重要的交通动脉:平汉铁路和陇海铁路。因此,内战爆发后,国民党军在铁路沿线的重要城市和军事要点上集结了十一个整编师共三十万兵力。为了牵制国民党军对突围中的李先念部的追击,为了反击国民党军对各解放区发起的大举进攻,当栗裕已经在苏中的河网地带开始主动出击,陈毅也在山东与江苏交界处的遍地泥泞中寻找战机的时候,晋冀鲁豫野战军也开始了两个方向的出击:刘伯承和邓小平率领第二、第三、第六、第七纵队和冀鲁豫军区部队共五万人,向国民党军守备相对薄弱的陇海路开封至徐州段出击;陈赓和谢富治率领第四纵队和太岳军区部队共两万人,攻击胡宗南部已经占领的同蒲路南线的各要点。

共产党军队还不具备与国民党军进行大规模正面作战的能力,迟滞敌人进攻并打乱其军事部署的有效的手段,就是直接攻击其兵力和军火调动必须依靠的铁路线。八月十日深夜,对陇海路开封至徐州段各要点的袭击开始。晋冀鲁豫野战军的攻击正面宽达一百五十公里,陇海铁路沿线的兰封、民权、砀山等县城同时告急,几乎所有存储和运输军火物资的车站和列车都成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的攻击目标。杨勇的第七纵队二十旅负责攻击砀山。两个团分路夹击,砀山城里的两千多守军大部分被俘,砀山车站上三十多节车皮里的物质全部落入七纵之手。王宏坤的第六纵队攻击兰封,也非常顺利,缴获甚丰。但是,三纵的七旅和九旅却打得有些被动。他们的任务是攻占民权县城。情报显示,县城里只有国民党整编五十五师七十四旅二二0团的一个营,加上地方保安队,守军兵力不过千把人。七旅负责攻击车站,九旅主攻县城。九旅发起数次攻击,都被国民党军反击回来。在反复的攻击中,九旅伤亡官兵已达六百多人。小小县城久攻不下,国民党援军已经靠近。在持续数日的战斗中,九旅政委秦传厚负伤,七旅副旅长苟楼德、二十六团一营教导员刘文勇、二十三团三营营长徐仁远、副营长苟再权等相继阵亡。在一次战斗中伤亡如此多的团营干部,第三纵队司令员陈锡联说“这是纵队成立以来从未有过”的。

在武器简陋、弹药不足和战术落后的情况下,直接攻击国民党正规军导致伤亡是预料之中的。这场持续了十二天的陇海路袭击战令刘邓部付出了伤亡五千多人的代价。二十二日,鉴于各路增援之敌都已接近,刘邓下令部队撤离战场。陇海路袭击战,是内战爆发后晋冀鲁豫野战军的首次出击。陇海铁路线上的危机直接迟滞了国民党军兵力和物资的调动,并迫使蒋介石从追击李先念的部队中调回了三个整编师,从攻击栗裕和陈毅的部队中抽回五个整编师,从而缓解了中原、华中和山东方向的军事压力。

但是,主动出击将刘邓主力的位置和实力暴露了。因此,撤离战场的晋冀鲁豫野战军即刻处在了国民党军的重兵合围之中。虽然严峻的形势在预料之中,但敌人于东西两面的大兵力夹击,还是令刘邓一时间进退两难:无论从实力对比上,还是从战略态势上,都应该避敌退却,转移休整部队;但是,一旦撤到黄河以北,豫东和鲁西南这片战略要地就将迅速丢失,这对晋冀鲁豫野战军未来的作战发展不利。而且,苏北、山东和晋冀鲁豫解放区也将因此被割裂。可是如果迎敌而上,部队疲惫,无疑是凶多吉少,一旦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就只剩下撤往太行山这一条路了—刘邓别无选择,只有坚决作战,力求在避免重大损失的前提下取得局部胜利,以扭转危险的局势。

国民党军从两面合围而来,必须首先力挫其一路,使战场上的钳形攻势随之瓦解。刘邓选择的作战目标是:从郑州开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师。这是一个大胆的作战设想。实现这一设想要具备两个前提:首先是整编第三师确实与其他杂牌部队存在着派系矛盾,足以导致他在面临危境时其他部队见死不救;其次就是不但要将整编第三师从他与整编四十七师构成的协同战线中割裂出来,而且还要引诱其大胆冒进成为孤军。整编第三师与整编四十七师共同隶属于第五绥靖区司令官孙震指挥。该师师长赵锡田一向不把孙震放在眼里,彼此之间隔阂很深。赵锡田不仅是黄埔一期的毕业生,与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有师生关系,而且还是陆军总司令顾祝同的外甥。赵锡田认为胜券在握,他没有向孙震报告就率部队直奔定陶,大有独享战功之意。孙震得知后十分恼怒,刘峙、赵锡田与孙震之间的裂痕瞬间扩大,这种裂痕不久就让赵锡田尝到了难以下咽的苦果。

为了确保足够的攻击兵力,刘邓从冀南急调陈再道的第二纵队到达战场,加上已经集结的第三、第六、第七纵队,兵力是整编第三师的四倍。六纵两个团负责引诱赵锡田,纵队主力则在前面布置了个大口袋。整编三师在飞机和坦克的掩护下连续进攻,攻到哪里都会发现刘邓部刚刚撤离的痕迹。战斗进展令赵锡田十分得意。九月二日,刘邓命令部队继续放弃前沿阵地,引诱整编第三师继续往大口袋里走;同时命令一部迅速楔入整编第三师与整编四十七师之间的宽大的缝隙,从而对整编第三师形成包围之势。

此时,整编第三师已经彻底进入刘邓布置的大口袋里。五日,刘邓决定全力攻击,速战速决。整编第三师的大难降临了。午夜二十三点三十分,赵锡田的师部和三旅、二十旅所在地同时受到猛烈攻击,赵锡田急令炮火和坦克进行阻击,可是,外围二十旅五十九团的阵地已被突破,团长吴耀东被俘。接着,旅部与五十八团失去了联系。赵锡田赶紧向刘峙求援,刘峙急令整编四十七师向整编第三师靠拢。但是,由于受到陈锡联的第三纵队的拼死阻击,整编四十七师师长陈鼎勋不愿意再前进一步。赵锡田在师部和三旅的防御阵地被严重压缩后,命令二十旅旅长谭乃大放弃原阵地突围,尽可能向师部和三旅阵地靠拢。谭乃大旅长表示突围无望后,赵锡田开始向孙震求援。然而,孙震的盘算是:刘邓很可能有围点打援的准备,不能为了赵锡田损失自己的部队。于是,孙震见死不救。

绝望的赵锡田决定自己突围,向谭乃大的二十旅靠拢。他再次向孙震请求救援,说只要派一个团到天爷庙附近接应一下就可以。孙震说派出的部队受到共军阻击无法前进,第三师要突围就必须自己想办法。天爷庙,整编第三师师部所在地,被陈锡联的三纵和杨勇的七纵最后攻破了,赵锡田被俘。定陶一战,刘邓部伤亡三千五百人,国民党整编第三师死伤近五千,被俘者高达一万两千人。消息传来,蒋介石震怒。九月十五日,蒋介石下令撤销刘峙的郑州绥靖公署主任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