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古老的中国战术和漂亮的美国帽子(下)

 

但是,整编第三师未能占领的菏泽,很快就被从徐州开来的国民党军第五军和整编十一师攻占。此时,整编十一师兵员充实,火力强劲,作战能力在国民党军中堪为精锐,成为解放战争中共产党军队必须面对的强硬对手之一。定陶战役结束后,第五军和整编十一师从菏泽出发,向巨野方向攻击前进,企图打通菏泽至济宁的公路,与其他部队一起对刘邓部形成合围。九月二十八日,第五军到达龙固集附近,整编十一师突出于巨野以南的张凤集地区。刘邓下定的作战决心是:以第二纵队阻击第五军,集中第三、第六、第七纵队,吃掉整编十一师的十一旅。

夜幕降临,刘伯承来到二纵指挥部作战前动员。刘伯承告诉二纵指挥员,他们的任务非常艰巨,因为只有阻击住第五军,其他三个纵队才有可能吃掉整编十一师的一部。但是阻击第五军并非易事,绝不能死守,只能在运动防御中消耗敌人。但是,这个“摸摸老虎屁股”的作战,令刘邓部付出了巨大代价。胡琏很快察觉到刘邓主力合围他的企图,立即命令停止行军,各旅占领有利阵地,修筑坚固防御工事。十月一日深夜,刘邓部的作战开始了。

六纵的任务是穿插侧后,负责割裂位于张凤集的十一旅与其他部队间的联系。穿插接敌的时候,六纵发现整编十一师已经事先收缩了部队,胡琏的谨慎致使六纵连续扑空。天亮的时候,六纵在一个叫王家垓的村庄发现了敌人—胡琏的师部和一一八旅驻扎在这里。这是一个不利于攻击的村庄,村庄地势高于附近的田野,由于刚刚下过大雨,田野里满是积水。虽然如此,六纵的攻击还是开始了。一一八旅在短短的一天之内,在王家垓修筑起坚固的工事,其抗击强度足见其工兵的作业水准:第一道警戒是哨兵;然后是一圈照明设备;而后依次是绊发手榴弹区、地雷区和铁丝网地带;几道障碍之后,才是由壕沟和围墙共同构成的防御阵地。即使是主阵地,也与村内的核心阵地相互隔绝,而核心阵地的前面还有更加坚固的围墙。六纵数次攻击无效后,一一八旅开始组织猛烈反击,六纵短时间内伤亡严重,仅攻击王家垓的主攻团伤亡近四百人。

与此同时,陈锡联的三纵和杨勇的七纵围歼十一旅的战斗进行得更为残酷。张凤集的守敌实际上仅有十一旅的三十二团。总攻开始之后,三纵和七纵两度突进村庄,但是,国民党守军依靠强大的火力迅速把突破口封锁了,导致突进去的部队与村外进攻的部队被分割。刘邓增强了攻击力量,力图再次突进去营救被困官兵,但是打了一夜,只打开村庄的一角。占领了村庄一角之后,三纵和七纵的攻击依然难以突破,而此时胡琏派出的增援部队突破二纵两个团的阻击,攻进了张凤集,与村内的守军会合了。然后,在飞机和大量火炮的掩护下,张凤集守军和增援部队一起撤出了战场。这个叫张凤集的村庄终于寂静下来,村内所有的房屋都已被夷为平地,交战双方官兵的尸体交叠在一起,血水和雨水在残砖乱瓦中到处流淌。

此战双方损失近似。晋冀鲁豫野战军三纵、六纵、七纵共伤亡四千一百余人,被俘二百七十人,总计近四千四百人。国民党军整编十一师伤亡约五千人左右。这一结果是刘邓事先没有预料到的。刘伯承后来说:“与敌陷于牛犄角僵持的笨拙状态”。是因为未能大踏步进退调动迷惑敌人使其暴露弱点,“结果反陷于被动,这种‘牛犄角’式打法甚为不利”。

就在刘邓与胡琏作战的时候,在战场的西面,国民党军另一位悍将也在与共产党军队作战。西北战场最为广阔,包括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和新疆在内,面积占中国版图的三分之一。在这片地域里,国民党军除了常驻各省的部队之外,还有青海的马步芳和宁夏的马鸿逵两个军事集团以及胡宗南的中央军嫡系部队。而共产党军队在这片区域里兵力始终没有超过五万人。军事力量对此如此悬殊,加之自然环境极其恶劣,致使西北地区的战争注定进行得格外残酷。

攻占延安,是胡宗南的梦想。为此,他必须首先打通山西境内的交通命脉同蒲铁路,以便在晋南和陕南拥有一个稳固的后方基地—同蒲铁路位于陕甘宁边区的侧后。胡宗南在战场上遇到的是他的黄埔同学陈赓。胡宗南历任国民党军第一军军长、第十七集团军军团长、第三十四集团军军团长、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第一战区司令长官。一九四七年六月,他升任西安绥靖公署主任,直接指挥国民党军第一、第十六、第二十七、第三十、第三十六、第三十八、第四十、第七十六、第九十军,拥兵共计十一个军,兵力五十万之众,人称“西北王”。湖南人陈赓比胡宗南小七岁,他的祖父是当年湘军中赫赫有名的将军陈翼琼。一九四五年抗日战争结束后,陈赓被任命为晋冀鲁豫军区太岳纵队司令员。太岳纵队编入野战军后,陈赓成为第四纵队司令员。

胡宗南的作战方针是:“以肃清同蒲南段沿线共军,恢复铁路交通的目的,决由第一战区派兵入晋,与第二战区分由铁路沿线南北夹击,一举而破共军主力。”七月三日,胡宗南部整编第一师和整编二十七、九十师的五个旅,从运城出兵沿着同蒲路向北攻击,同时,山西阎锡山部也将第三十四军集结在介休附近,准备与胡宗南一起对共产党军队形成南北夹击之势。陈庚处于南北两敌之间,遂决定使用少量兵力阻击北面的阎锡山,在南面则动员地方武装和民兵迟滞胡宗南的北进速度,而将第四纵队主力集结隐蔽等待战机。

九月中旬,胡宗南的部队“陆续到达临汾地区”,接着,整编第一师一旅二团沿着临汾至浮山的公路继续前进,位置逐渐突出。战机已至,陈庚立即命令第四纵队一部佯攻浮山,主力合力围歼二团。胡宗南的整编第一师一旅,号称“天下第一旅”。抗战后经过整编,一旅依旧保持着师的规模,旅长为中将,团长为少将。旅长黄正诚不但出身黄埔,而且留学德国,学习过德军正规的军事操典。陈庚通过破解胡宗南部的通讯密语后,侦察到胡宗南不但要攻占浮山,还要守住临汾至浮山的公路,以便以此为出击线北上打通同蒲铁路。

此时,整编第一师一旅二团团长王亚武率部进至官雀村。陈庚认为攻击时间已到。四纵十一旅首先发起攻击。共产党官兵拼死冲击,国民党军凶猛阻击,两支作战能力都很强的部队撞在了一起。胡宗南派出的两路增援部队受到了顽强阻击,孤立的二团很快就垮了,少将团长王亚武死于乱枪之下。更严重的是,陈赓部接着又把蒋军一旅旅部和一团包围在了陈堰村。尽管增援部队拼死前突,还是难以靠近陈堰村。一旅旅长黄正诚的告急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攻击陈堰村的战斗从白天打到深夜,双方在村子里一个院落一个院落地争夺。黎明时分,陈堰村的战斗基本结束,整编第一师一旅的副旅长和参谋长被俘,但唯独不见旅长黄正诚,有报告说黄正诚被炸死了。陈赓不相信,因为他刚才还听见黄正诚在步话机里向军长董钊求救。最后还是在俘虏群中发现了黄正诚。

自己的“天下第一旅”就这样被陈赓歼灭了,胡宗南痛苦难言。但是他仍有足够的兵力继续北进,不断地占领县城和铁路线上的要地。共产党军队虽然能够给予进攻中的国民党军以局部的打击,可是解放区内的城镇和地盘依然在逐渐丢失和缩小。战事初起,谁是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