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二章 最大多数万岁

   和平已经死了(上)

 

一九四六年十月十一日,晋察冀解放区首府张家口被国民党军攻占。国民党军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特意致电延安:“击败聂荣臻、贺龙两部十万之众是人民意志的胜利。”晋察冀解放区位于长城南侧,是一片东西走向的狭长地带。东自热河承德附近,西至山西北部的五台山,沿山西、察哈尔、河北和热河的边缘延伸,将国民党军占领的北平、天津、保定、大同等城市包裹其中。内战爆发时,晋察冀解放区的面积约五十五万平方公里,拥有大小城镇九十六座,首府设在张家口。

晋察冀军区司令兼政委聂荣臻,副司令员萧克,副政委刘澜涛、罗瑞卿。下辖四个纵队:第一纵队,司令员杨得志,政委苏振华;第二纵队,司令员兼政委郭天民;第三纵队,司令员杨成武,政委李志民;第四纵队,司令员陈正湘,政委胡耀邦。同时下辖四个二级军区:冀晋军区,司令员赵尔陆,政委王平;冀察军区,司令员郭天民,政委刘道生;冀中军区,司令员孙毅,政委林铁;冀热辽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程子华。总兵力二十四万。

在晋察冀解放区的西面,是共产党人创建的晋绥解放区。晋绥解放区包含吕梁、雁门和绥蒙地区,东与晋察冀解放区相连,西隔黄河与陕甘边区相望,首府设在兴县。晋绥军区司令员贺龙,政委李井泉,副司令员范续亭、周士第,下辖晋绥野战军,司令员贺龙,副司令员宗逊,副政委李井泉,以及吕梁、绥蒙、雁门三个二级军区,总兵力五万五千人。

晋察冀和晋级解放区面对的国民党军是:第十一战区孙连仲部的五个军分布在北平、天津、唐山、保定和石家庄地区;第十二战区傅作义部的两个军以及马占山的东北挺进军分布在归绥、包头、大同地区;第二战区阎锡山部的三个军分布在太原和大同地区。另外,东北保安司令部指挥的两个军分布在热河地区。总兵力三十个师三十三万人。

一九四六年六月,内战初起的时候,国民党军在这个方向的作战意图是:占领承德和冀东地区,分割晋察冀解放区、晋级解放区与东北解放区,集中兵力夺取共产党占领的张家口市。而中共中央给晋察冀和晋级解放区部队下达的任务,恰与国民党军的部署针锋相对:夺取平绥路、同蒲路和平汉路,占领大同、太原、石家庄和保定。夺占“三路四城”,这是一个以占领交通线上的主要城市为目标的庞大作战计划。但至少在那个历史瞬间,这一计划是严重脱离了敌我力量对比的现实。

一九四六年六月发动的晋北战役,其作战目的就是:切断同蒲路北段的交通,割断大同与太原间的联系,并相机夺取大同。当时,无论是中央军委还是贺龙本人,都不想与作战力很强的傅作义部直接作战。晋北战役的作战目标是阎锡山,如果能够达成战役意图,共产党人至少可以占领晋北地区。为此,晋绥军区组成了晋北野战军,周士第任司令员,廖汉生任政委。

晋北野战军首先攻击的是朔县。一夜混战之后,朔县一千三百名守军被歼,县长也被活捉了。接着,部队南下攻打宁武县城。七月一日,晋北野战军占领了这座县城。十一日夜,晋绥部队与晋察冀部队合兵攻击崞县。四个小时之后,晋北野战军占领了崞县。阎锡山被迫决定放弃部分县城,立即收缩兵力开始重点防御。遂命令原平、忻口、定襄、五台等地的守军全部撤到铁路线上的重要据点忻州。忻州是太原的北大门,守住忻州就能确保太原的安全。

即使忻州已成孤城,晋北野战军对这座县城的攻击,仍以失利告终。此时忻州守军已达八千多人,由第十九军副军长于振河和日军一个名叫今村的少将指挥。三十日晚十九时,攻击忻州的战斗开始了。大雨令炮兵无法向前运动,步兵用油布裹着炸药,端着步枪开始了冲锋。外围战进行得艰苦而残酷,攻击部队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依旧没有明显的进展。天亮的时候,撤出战斗的命令到达。一夜的血战,共产党官兵没能接近城墙。八月十一日晚,对忻州的第二次攻击打响。晋级部队终于突破守军外围阵地上的几个要点,然后交战双方在这几个要点上展开了反复的冲锋和反冲锋。但是战场上始终处于胶着状态。凌晨三时,大雨又至,双方的作战动作明显地迟缓下来。天亮的时候,晋级部队因难以取得进展再次撤出战场。

晋北战役结束了。对于原定战役目的来说,晋北野战军仅仅控制了太原至大同之间的部分铁路段。忻州之战的结局没有引起共产党方面足够的警觉,他们随之将夺取大同作为新的战役目标。晋察冀军区与晋绥军区的战役设想是:第一步拿下大同,然后集中三个纵队出击平汉铁路,最后向正太路攻击,目标是另一座大城市—石家庄。在大同西北方向的阳高县城里,聂荣臻主持召开大同战役作战会议。会议对拿下大同的时间估计为二十天左右,最后确定的攻击部队是:晋绥军区三五八旅,晋察冀军区第三纵队七旅和八旅、教导旅的两个团、炮兵团,冀晋军区第一军分区的两个团、第五军分区的一个团。会议决定组成大同前线指挥部,由晋绥野战军副司令员张宗逊为司令员,晋察冀军区副政委罗瑞卿为政委,晋察冀军区第三纵队司令员杨成武为副司令员。

七月三十一日,外围战斗开始后,攻击部队当日就切断了怀仁至大同的铁路。国民党军决定固守大同,开始收缩兵力。八月十四日,攻击大同城关的战斗开始。部队开始挖坑道,并从四面同时攻击大同城垣。由于外围守军全部退回了城内,大同城防兵力充沛,火力凶猛,工事坚固,攻城部队在初步攻击中就已暴露出很可能“久攻不下”的迹象。此时,决定战场胜负的意外情况发生了:九月三日,傅作义出兵了。聂荣臻部不但要继续与阎锡山的部队作战,而且还要面对他们一直想避开的傅作义部队。

傅作义的六个师、四个纵队及一个保安旅和一个炮兵团兵分北、中、南三路向集宁发起进攻。此时,聂荣臻部对大同城的攻击还在艰苦而缓慢的进行中。傅作义的重兵增援令聂荣臻陷入两难的境地:如果坚持对大同的攻坚,从目前的战斗进展看,没有任何把握在傅作义部到达之前拿下大同;而一旦傅作义的援军到达战场,攻城部队必将面临十分危险的处境。如果放弃对大同的攻击,整个战局将在顷刻之间迅速恶化,后果对于晋察冀和晋绥解放区同样不堪设想。那么,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留一部分部队继续保持对大同的围攻,迅速调集主力部队北上迎战傅作义。

但是,从大同前线转去打援的部队刚刚出发,前面就传来一个坏消息:卓资山阻击线已被傅作义部突破。卓资山失守,令聂荣臻感到了事态的严重。中央军委在来电中对傅作义下一步的作战方向进行了预测:一是在卓资山停下来,二是攻击平凉,三是攻击集宁—从这个预测上看,是傅作义迷惑了共产党。就在傅作义大军出动的时候,他还在派人与共产党方面联络和谈事宜,这使共产党没能充分估计到他的作战的决心。而之所以判断傅作义失误,是因为共产党方面认为傅作义前来增援,仅仅是做个样子给他的老上司阎锡山看看而已---大同前线指挥部决定部队停下来,等局势进一步明朗了再行动。

等待的决定造成了再次失策。由于侦察不严密,通讯也不畅通,整整两天都没判断出傅作义到底要在哪个方向作战。直到九月八日晚上,傅作义部主力已从平绥铁路的北侧秘密移动到集宁城下时,大同前线指挥部这才猛然醒悟傅作义要打集宁了。共产党官兵穿着单衣从四面八方火速向集宁疾进。此时,傅作义部已经开始了对集宁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