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二章 最大多数万岁

   和平已经死了(下)

 

此时,傅作义部已经开始了对集宁的攻击。集宁守城部队只有三个团。九日,晋察冀和晋绥主力的先头部队经过上百里的急行军赶到集宁城下。十一日,晋察冀军区陈正湘的第四纵队赶到了,阻击作战于这天晚上打响。混战时刻,杨得志的第一纵队也到达战场。此时,傅作义攻城受阻,背后又遭到攻击,想往西撤,但是发现没有了退路。十二日早上,傅作义发现集宁的外围要点已经相继丢失,他的部队正处于既要阻击又要攻城的两面作战中。

这时候,聂荣臻部主力实际上已经把傅作义的三个师分割包围了,如果以连续作战的气势对傅作义部发起最后攻击,将其主力部分歼灭是极有可能的。但是,也许是因为战役前线指挥部远在大同方向的缘故,通讯的不畅导致无法迅速掌握敌情,令战机稍纵即逝。十二日整整一个白天,聂荣臻部没有组织大规模的攻击,这让傅作义得到了宝贵的整顿部队的时间。

十二日傍晚,聂荣臻部的反击再次开始。已经重新部署兵力的傅作义部在空军的配合下攻进集宁城的西南角。傅作义想全力攻下集宁后固守待援,因此攻城的决心十分坚定。集宁城内的部队因兵力不足,逐渐收缩到难以支撑的地步。杨得志的第一纵队奉命向城内增援,结果,集宁战场上出现了聂荣臻部和傅作义部同时往城里打的局面。傅作义部冲进城后立即成为守军,与企图增援的第一纵队展开了激战。这时候,傅作义的精锐部队一0一师到达了集宁附近。

大同前线指挥部命令:暂时停止对集宁的总攻,主力迅速集结向西,前去歼灭增援的一0一师。这是一个无论在当时还是在如今都让人难以理解的军事命令。临时改变作战方向,各部队行动没有达成一致,结果攻击一0一师的行动不但没有取得效果,反而让集宁城下的傅作义部迅速恢复了阵地,并开始了策应一0一师的战斗。十三日中午时分,跟随一0一师东进的新编三十二师和新编骑兵第四师也相继靠近,开始对共产党军队猛烈的合围攻击。战场形势急转直下,聂荣臻部由攻击转为阻击,当阵地全部被突破后,部队不得不紧急撤退。

十三日晚,聂荣臻部放弃集宁。集宁的失守和主力的受损导致大同已无法攻克。十六日聂荣臻部撤围大同。大同、集宁战役的失败,是共产党人在战争初起时经历的切肤之痛。参战部队不但在兵力、武器、弹药和物资上损失巨大,晋察冀和晋绥解放区未来的前景更是不容乐观。战后,傅作义曾这样说:集宁会战相当危险,很有失败的可能,最后能够取得胜利,完全是一个侥幸。他认为:第一0一师参加战斗之后,共产党犯了一个错误,就是在十二日晚上,他没有去攻击新编第三十一师,而去全力打一0一师,这是共产党失败的原因。如果他那天晚上去攻新编三十一师,我们的情况就相当危险了。

傅作义仅从战术角度分析了局部作战指挥问题。实际上,战役失败原因很多:对敌情的判断一再失误,自身防御作战能力不强,大同外围作战时没能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歼敌于城外,没有详细制定一旦大同攻坚受挫而傅作义又出兵增援时的应对方案。当然,更重要的是,发动大同战役本身就存在着问题。根本的问题是:当共产党军队还不具备与国民党军发生大规模正面作战的实力时,夺取大城市是否是冷静的、明智的、务实的战略选择?

贸然发动大同、集宁战役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很快就显现出来。由于驻扎在承德地区的晋察冀军区第一纵队被调往大同前线,热南和冀东兵力空虚,位于东北的郑洞国部和位于河北的孙连仲部趁机联合发动进攻,共产党人与东北地区的林彪部保持陆路往来的唯一通道承德落入国民党军之手。接着,冀东地区的迁安、乐亭、丰润、遵化等十五个县城相继丢失。集宁和了承德丢失之后,晋察冀解放区首府张家口处在了国民党军于东西两面形成的夹击之中。

九月十日,蒋介石下令向张家口发动攻势。国民党的作战部署被打入国民党军的共产党地下工作者获得。是坚守还是放弃张家口?在晋察冀军区高级干部中,持两种不同主张的人旗鼓相当。认为张家口守不住的理由是:敌人兵力火力强大,如果不是主动放弃,到作战失利时败退,损失将是巨大的。也有人认为西面有晋绥军区部队和杨成武的第三纵队阻击,东面有冀热辽军区部队和郭天民的第二纵队阻击,张家口可以守住。主张坚守的理由不是来自事实而是出于情感:张家口是日本投降后共产党人占据的唯一一座大城市,是晋察冀解放区首府,晋察冀解放区政治、经济和军事中心,怎么能轻易丢掉呢?

九月十五日,聂荣臻在晋察冀中央局干部大会上作了《不计一城一地得失,力争战胜敌人》的报告。从报告的题目便可以看出,共产党人的战略思想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会后,晋察冀中央局在给中共中央的电报中说:“在敌东西夹攻张家口的情况下,我拟在敌人进攻时只进行掩护战斗,不作坚守。”第二天,中央军委回电,同意晋察冀中央局的部署。此时,张家口成了诱敌的一个诱饵,如果不出意外,不但可以在运动中大量歼敌,甚至有可能粉碎国民党军占领张家口的企图。

按照蒋介石的本意,他希望占领张家口的是他的嫡系孙连仲部,他并不愿张家口落入与他存有隔阂的傅作义之手。九月二十九日,张家口东面的战斗开始,晋察冀军区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纵队以及大量的民兵投入战场,不但将国民党军的二十二师、一0九师、一三0师和一一六师阻击于怀来一线,而且运用大规模的运动战,奇袭了一0九师和一一六师,成功地遏制了国民党军凶猛的进攻势头。当国民党军东线进攻部队受阻后,蒋介石把张家口划给了傅作义的第十二战区。

十月八日,情报显示,傅作义的主力部队出现在张北地区。这是一个惊人的消息,令战场危险突然而至。此时,晋察冀军区在张北方向上只部署了一个团,任务仅仅是“注意西面敌骑兵之扰乱”。傅作义命令一部虚张声势东进,然后集中近两万兵力,避开了聂荣臻部的西线设防地域,从集宁向东穿越了上百公里的大草原,以突然迅猛之势袭击了张北。傅作义部攻下张北之后,主力直逼张家口。

聂荣臻立即向张北派出增援部队。张家口以北是平展的大草原,无险可依。增援部队遭到国民党军飞机的轰炸,部队被打散后官兵退守至狼窝沟。位于张北南面的狼窝沟距张家口直线距离仅二十多公里。此时,张家口市区内多数人还不知道危险已经临近,更不知道张家口北面没有主力部队设防,因此晋察冀解放区的党政机关和大批物资还没有转移。由于没有时间调动主力回援,只有派出担任市内防御任务的教导旅前往狼窝沟阻敌。狼窝沟的战斗打得十分惨烈。阻击阵地连续失守。十月十日,傅作义部攻占狼窝沟。张家口北南门户洞开。

蒋介石给傅作义的命令是:十一日占领张家口。没有史料显示共产党人撤离张家口时发生了混乱。撤退时,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地进行,毫不慌乱。机关撤离完毕,聂荣臻才乘坐一辆吉普车离开了张家口。最后撤离的是教导旅官兵,时间是十一日上午九时,跟在他们身后冲进张家口的是傅作义的四个师。张家口被国民党军攻占之后,中国民主同盟领导人梁漱溟绝望地说:“和平已经死了!”十月十日,国民党军占领了共产党人的热河省内仅剩的一座城镇赤峰。二十三日,国民党军攻占高密,从而打通了胶济铁路。接着占领安阳并向邯郸推进。到一九四六年接近年底时,全国各解放区在国民党军的猛烈攻击下大片失守:长江以北的苏中解放区和豫皖解放区已全部沦为敌后;晋冀鲁豫解放区先后丢失四十六座县城;而张家口和承德地区一系列县城的丢失,不但使关内与东北地区的联系被完全截断,而且令共产党人的中枢---陕甘边区的侧后出现了巨大的威胁。

在国民党军占领张家口的那天,蒋介石不失时机地给予了中国共产党以政治上的最后一击:宣布召开国民大会。国民党单方面宣布召开国民大会,等于否定了之前所有和谈的成果,等于宣布与共产党人在政治上彻底决裂。此时,周恩来已率领中共代表团撤离南京返回延安。蒋介石对马歇尔的回答是:政府“有信心在八个月到十个月的时间内消灭共产党的军队”。随着驻上海的董必武和驻北平的叶剑英率领最后一批谈判代表团返回延安,这片国土上所有的和平大门都已彻底关闭。战争就要全面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