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三章 哀莫大于心死

奇寒中的呐喊(上)  

 

正是东北长白山地区最寒冷的时候,气温降到零下四十多度。一九四七年初的南满部队正处在最艰难与最危急的时刻。内战开始后,林彪率东北民主联军主力退到松花江以北,以萧华为司令员的辽东军区和以曾克林为司令员的第三纵队、以胡奇才为司令员的第四纵队仍然留在了南满。南满地处安东(丹东)、通化、临江一带,是邻近中朝边境的一片狭小区域。尽管共产党人力图在这里建起一个能够让他们有吃有穿的根据地,但是,孤悬一隅的南满很快就受到国民党军的大规模围攻。

相对于共产党人在松花江以北建立的北满解放区来说,为避免战线过长,国民党军制定了“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战略,即首先攻占南满,彻底消除长春与沈阳侧翼的威胁,然后全力进攻北满以占领整个东北。一九四六年十月,国民党军以九个师的兵力发起全线进攻,相继占领安东、凤城、宽甸、桓仁、通化等十七座县城,并逐步向南满根据地的腹地压缩。到严冬来临的时候,南满根据地只剩下?江、抚松、长白、临江、集安五座县城和两条大山沟。大雪封山之后,聚集在两条山沟里的近四万东北民主联军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困境,南满这片小小的根据地能否坚持下去成了最现实的问题。

南满恶劣的生存环境令林彪焦急万分。他决定派陈云、萧劲光担任南满的领导。在初冬的寒风中,陈云和萧劲光从哈尔滨出发了。南满部队的困境令陈云和萧劲光万分吃惊。冰天雪地,官兵由于没有棉衣和棉鞋出现大量冻伤;粮食极度短缺;有的部队因为没有房子,官兵整日整夜在野外的雪地里烤火。更严重的是,大部分官兵认为南满已经没有希望,如果在无法解决的饥饿和寒冷中继续守在这里,结局不是到鸭绿江喝水就是得流亡到朝鲜。陈云和萧劲光最终了解到,南满部队领导已经做好放弃根据地把部队带到北满去的准备。

陈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十二月十一日,中共南满分局书记的陈云和辽东军区司令员萧劲光在南满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七道江会议“。萧劲光提出:以机动作战和敌后游击战配合,坚持南满斗争。南满部队师以上干部多持反对意见,认为这里地窄人稀,难以进行机动作战,去北满与大部队会合是唯一出路。最后时刻,陈云表态了,语气不容反驳:“我是来拍板的,拍板坚持南满。南满一定要坚持,三、四纵队全都留下,一个人都不走,坚持就是胜利。”陈云认为,国民党军一旦没有了南满的后顾之忧,就可以全力进攻北满,那时北满就保不住了,我们只能继续向北一直撤到苏联去。如果我们坚持南满,就不会失去掎角之势,就可以牵制敌人大批部队。敌人在南满兵力分散让我们完全有可能坚持下来。

陈云坚持南满的决定,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虽然当时共产党人在南满处境艰难,但正是因为南满的存在,保持了东北民主联军在东北地区南北两线的存在,使得国民党军在进攻东北民主联军主力所在的北满地区时,不得不考虑到身后的威胁。随着战争进程的发展,共产党人于东北地区南北两边形成的相互依存的态势,日益显示出其对于赢得战争最终胜利的重要性。

“七道江会议”制定的战略方针是:四纵打出去牵制敌人,三纵担任内线作战保卫根据地。会后,四给十师主动出击,向国民党军的侧后插去。在极端寒冷的气候下,被冻伤的官兵往往比战斗伤亡的还要多。但是,四纵的出击至少在某种速度上减轻了南满根据地的压力。林彪对南满部队主动出击感到高兴,他提出了一个违反战术常规、也违反他谨慎性格的决定:打硬拼战。林彪的解释是:在群众条件不成熟,“甚难秘密地接近敌人”;敌人力量过于强大,做不到一打即溃;敌人距离交通线很近,便于机动增援等前提下,打各个击破的歼灭战还不具备条件。为了打击敌人的士气,只要“有六七成胜利的把握”,就要下决心猛打,打就死打硬拼,不惜伤亡惨重。林彪甚至表示,在一定时期内,不但南满要这样打,北满也要这样打。陈云和萧劲光表示同意,他们认为为改变南满的严峻局面,“不得不拼掉几个棋子”。“棋子”就是血肉之躯。

保卫临江的第一战来临了。三纵第七、第八、第九三个师从不同方向抗击着国民党军的进攻。由于四纵的穿插,国民党军不得不暂时放弃临江回头防御。就在国民党军回撤的时候,南满前线指挥部命令三纵、四纵主力开始出击。茫茫风雪中,南满部队与国民党军展开的是残酷的拉锯战。三纵七师向敌人发动攻击后,国民党军先是撤退,随即发起猛烈的反击。三纵再次发动攻击,国民党军还是在撤退之后再次发起反击。最后时刻,三纵难以继续僵持,只有以死硬拼,发动了不惜一切的进攻,国民党军终于向通化方向撤去。此时,国民党第五十二军的一个师从辑安出动了,出动不久就发现侧后迂回着东北民主联军部队,也都是立即往回收缩。三纵七师奉命无论如何要追上去。由于国民党军大部已经退回辑安,七师只追上了一个团。经过一番苦战,终于全歼了该团。

一九四七年初,就东北的军事力量对比而言,国民党军占据着优势:七个军的正规军,加上特种兵和地方武装,总兵力在四十万以上。更重要的是,国民党军装备精良,补给充足,而且占据着重要交通线和经济发达的大城市。在占领了南满的安东、通化等重要县城之后,杜聿明认为必须尽快达成下一个作战目的:攻占南满共产党人的核心地带—临江地区。这次,杜聿明制定的是正面攻击和两翼迂回的攻击计划,他企图大军东移,构成重兵封锁线,以确保最终攻占临江。

国民党一九五师推进速度很快,四天之后就超出了掩护部队两天的路程。萧劲光和萧华认为战机已至,决定集中三纵和四纵主力,从敌人的侧后发起攻击,先吃掉独自冒进的一九五师。二月五是拂晓,战斗打响了,一九五师的先头营很快被歼灭,后续部队立即后撤,撤到一个叫高力营子的小镇时,被三纵官兵死死围住。夜幕降临,一九五师在师长陈达林的率领下,从没有被封死的西南角开始突围。三纵发现后立即追击,两军在冰天雪地中混战在一起。天亮的时候,三纵清查战果:毙伤五百多,俘虏四百多。

就在南满部队主动出击的时候,北满部队为了配合南满的作战,以减轻南满部队的压力,也开始了主动出击。退守松花江以北的林彪部,如果不是出于对南满的支援,无论从哪方面讲此时都不应出击作战。松花江以南的国民党军处在隔江防御的态势之中,如果他们不出现大规模的移动,就没有将其割裂并集中兵力歼灭其一部的有利战机。况且,此时是东北最寒冷的季节,并不适合作战特别是攻坚作战。寒冷给林彪带来的唯一有利条件是:松花江已经完全封冻,部队不但可以从江面上直接出击,还可以方便地撤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