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三章 哀莫大于心死

   农民厌恶马师长 (上)

 

“要吃苦,跟马励武。”国民党军整编二十六师中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官兵们除了抱怨转战辛苦,总在与共军打恶仗之外,还对他们的马师长带兵严厉和拖欠军饷严重不满。宿北战役后,整编二十六师长马励武在一九四六年的最后一天终于松了一口气。作为攻击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的主力,他的部队已经推进到距临沂咫尺之遥的峄县、向城、傅山口一带,只等着与共产党军队进行最后决战以攻占临沂。

眼下新年就要到了,前线静悄悄的,没有共产党军队运动的任何迹象。于是,一九四七年新年的那天上午,马励武在师部和同僚们吃了顿年饭,然后独自乘车回峄县县城去了。当晚,马励武在师后方司令部参加了新年晚会,看的是京剧《风波亭》。看戏的时候,他隐约感到今天演这出戏有点不吉利,看到岳飞遇害的时候心里更加不舒服,难道这出戏预示着战场真的要起“风波”?果然,京剧看到一半,师里的电话来了:“前边已经打起来了。”

此时,没人知道,武器精良、火力强大的整编二十六师在国民党军序列中彻底消失的最后时刻已经近在眼前。新年之夜,马师长在极度的焦虑中度过。通往前线的电话已经中断。凌晨时分,他通过无线电命令前方部队出击侦察,侦察的结果却是:公路已被封锁,有共军大部队和大量民兵活动的迹象,通过公路回到师部将是十分危险的。马师长一下子不知所措了,唯一准确的判断是:自己不能返回前线亲自指挥作战了。实际上,新年之夜,陈毅和粟裕并没有下达全面攻击的命令。前线的慌乱,是国民党军与共产党地方武装发生交火导致的。

宿北战役给向苏北进攻的国民党军以严重打击,迟滞了国民党军的向胶济线、鲁南和苏中发起的攻势。但是,此时的陈毅与粟裕部依旧处在敌人的夹击之中:南面,沿运河两岸,胡琏的整编十一师驻宿迁、钟纪的第七军驻泗阳;东南面,李良荣的整编二十八师驻涟水,张灵甫的整编七十四师驻陈师庵;北面,与临沂对峙,王长海的整编七十七师驻台儿庄地区,周毓英的整编五十一、刘振三的整编五十九师驻枣庄地区,马励武的整编二十六师附第一快速纵队已突前至临沂西南三十公里处。对于陈毅和粟裕来说,要想冲破国民党军的包围,两面之敌必择其一作战。

新年来临之前,陈毅和粟裕经过慎重思考终于下定决心:“集中兵力歼灭鲁南之敌”。问题是,先打刘振三的整编五十九师,还是先打马励武的整编二十六师?按照先打弱敌的常规,杂牌军整编五十九师好打。但是,目前在鲁南地区,国民党军主力是整编二十六师,只有将主力歼灭,局势才能真正好转。况且,此时整编二十六师冒进突出,与左右两边的部队空隙很大,战场态势极其不利。

战役决心已下,山东和华中两野战军主力奉命秘密北上。参战部队被编成左右两个纵队:右纵队由第八、第九、第十师和第四师十团、滨海警备旅和鲁南军区特务团组成,兵力十二个团,由鲁中军区司令员王建安、政委向明,鲁南军区政委傅秋涛、副司令员郭化若指挥,任务是切断敌人向峄县、枣庄的退路,并阻击援敌,割裂整编二十六师一六九旅与四十四旅之间的联系,歼灭四十四旅于傅山口、台子堂地域;左纵队由陶勇的第一师和叶飞的第一纵队组成,兵力十五个团,直接归野战军司令部指挥,首先围歼卞庄,切断整编二十六师与整编五十九、七十七师的联系,歼灭一六九旅和第一快速纵队。山东和华中野战军的兵力已是马励武的整编二十六师的四倍。

战役发起时间为:一九四七年一月二日午夜。在此之前,整编二十六师已经侦察到陈粟主力向鲁南开进的情况,马励武也预感到自己突出的位置很可能成为陈粟的攻击目标,向向国民党军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请示,要求全师收缩至峄县,但是请求未获批准。马励武只好命令就地压缩阵地,在一个东西长二十五公里的狭长地带构筑起防御阵地,并部署了以坦克机动火力的中心的防御体系。一月二日晚二十二时,马励武从前方传来的无线电通报得知,整编二十六师各旅同时受到了猛烈攻击。

经过激战,右路,二十六师四十四旅遭遇重创,且与一六九旅之间已被分割,师部马家庄完全暴露;左路,三日下午十五时半,一纵二旅占领塔山。卞庄的国民党守军开始大规模突围,但遭到一纵毁灭性追歼。这一天,第一师已深深插入整编二十六师与整编五十九师之间。整编二十六师已被分割包围。此时,在瓢泼大雨中,山东和华中野战军左右两路纵队开始猛烈压缩,到四日凌晨,整编第二下六师师部和第一快速纵队被包围于陈家桥、贾头、作字沟等几个村庄里。

四日上午十时,整编二十六师残部和第一快速纵队开始突围。坦克、汽车、炮兵和步兵混杂在一起,拥挤在通往峄县的公路上。由于公路被混乱的步兵和炮兵壅塞,同时公路上处处是民兵埋设的地雷和挖好的反坦克沟,坦克和汽车为了尽快逃离战场,纷纷开下公路想从野地里夺路而奔。这一带的地名叫“漏计湖”,南北皆是沼泽洼地。连日的雨雪使本来就泥泞的田野更加松软。坦克、汽车和火炮下了公路之后,立即全部陷入泥沼,在绝望地不断轰鸣后,就不知所措地向四面开炮,使这一片田野成为一个奇特的疯狂之地。

共产党官兵与钢铁怪物的最后搏斗就这样开始了。两军的步兵扭打在一起,到处是咒骂和嘶喊,炸药包、手榴弹和手雷雨点般投向在泥泞中疯狂转动炮塔的坦克。燃烧起来的汽车和坦克如同一支支巨大的火炬,浑身着火的战士如同一个个火球前仆后继地往坦克上扑。整编二十六师和第一快速纵队的抵抗意志崩溃了。整编二十六师的几名军官下令官兵停止抵抗,第一快速纵队二三九团团长也率全团放下了武器。四日下午三时,战斗结束,国民党军整编二十六师四十四、一六九旅全部,第一快速纵队坦克营、工兵营、炮兵团、运输团和步兵八十旅,共三万余人全部被歼。

按照预定作战方案,解决了整编二十六师和第一快速纵队之后,部队应立即转向西南,攻击整编五十九师和整编七十七师。但是,这两支国民党军在整编二十六师遭到毁灭性打击后,立即从鲁南退缩到苏北运河以南,以背靠国民党军徐州战区进行防御。于是,陈毅和粟裕改变原定计划,决定攻击峄县和枣庄。具体方案是:第八、第九师和第四师十团、滨海警备旅负责攻击峄县,第一师负责攻击枣庄,第一纵队等部队负责战场打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