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三章 哀莫大于心死

   农民厌恶马师长 (下)

 

陈毅、粟裕部连续作战的决心,不但来自改变鲁南军事形势的迫切心情,也与自鲁南战役发动以来友军的配合作战有关。国民党军徐州绥靖公署所属部队多达八十个旅,被毛泽东称之为“全国第一强敌”。早在陈毅、粟裕部进行宿迁战役的时候,毛泽东就认为,如果位于徐州战场的邱清泉的第五军和胡琏的整编十一师被投入鲁南战场,将对我军作战形成巨大的压力,于是要求刘伯承、邓小平的晋冀鲁豫部队尽快组织战役,“打两三个大仗”,以拖住邱胡不使加入鲁南为原则。

为了在最短时间内最大限度地歼灭或拖住敌人,刘伯承超常规地采取了不理会敌人的一线防御、直接大纵深地插入敌核心部位的战法,晋冀鲁豫部队发动了滑县战役。在敌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攻击部队悄悄地插入国民党军整编四十一师一0四旅、整编四十七师一二五旅以及河北保安第十二纵队三路敌军的接合部,将敌分割在河南滑县以南的上官村、邵耳寨和朱楼等地。拂晓时分,晋冀鲁豫部队三纵主力和二纵八旅摸进邵耳寨时,由于寨内没有防御纵深,守军指挥部很快就被冲击而来的晋冀鲁豫官兵占领。与此同时,六纵已把一0四旅旅部和三一一团的两个营压缩在上官村的一角,国民党军守军向南突围,被战场外围的二纵压了回去;随后他们又向北突围,被二纵十六旅四十八团截住全歼。驻守朱楼的河北保安第十二纵队的四千余人也被七纵全歼。追击国民党军逃兵时,二纵将一二五旅旅部和三七四团包围在了黄庄,经过三个小时的战斗,黄庄守敌被全歼。

至此,滑县战役结束,战役歼敌万余,俘敌八千。当陈毅和粟裕在鲁南即将对整编二十六师发起全面冲击的时候,刘伯承和邓小平在鲁西南的巨野、金乡和鱼台地区进行了一场更大规模的战役,史称“巨金鱼战役”—这场战败距陈毅、粟裕部的预定战场仅两百余公里。巨金鱼战役于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杨勇的七纵围攻聊城开始。接着,陈锡联的三纵越过黄河,向城高墙厚的巨野县城开始了攻击。二十分钟后,整个二十四团全部冲入巨野城内。从城东门进攻的二十五团把城墙轰开了个缺口,经过激战开始向城内发展。一九四七年新年的第一天早晨,巨野县城被攻克。同时,七纵也攻克了聊城。

王近山的六纵对金乡的攻击不顺利。六纵连日攻击未果后,三纵的七旅和九旅奉命加入战斗。金乡县城虽然不大,却有两层城墙,护城河又宽又深,城墙四面布满了地堡。六纵和三纵于一月四日二十三点发动总攻,但攻击数次还是未见成效。这时候,整编第八十八师师长方先觉亲率刚刚调来的整编七十师一四0旅从徐州出发,准备会合驻守鱼台的六十二旅开始北上增援。同时,国民党整编六十八师、整编五十五师的三个团以及暂编第四纵队的三个团,也从菏泽、定陶出发东进增援。战场军情由于敌人大军逼近骤然紧张起来,刘伯承和邓小平经过紧急磋商决定“改夺城为围城打援”。决定留少量部队继续围攻鱼台,集中七个旅的主力迎敌人而进,歼灭从徐州方向冒进增援的国民党军。

六纵在胡家海子、红庙和泮家庄一带截住了一四0旅大部,将其二八0团全部歼灭。三纵也捕捉到了六十二旅,双方随即发生激烈的遭遇战,战斗中七旅二十一团三营营长刘发康阵亡。六十二旅全部是日式装备,军官作战经验丰富,士兵军龄多为三年以上。他们在组织反冲击时动作凶猛,机枪手在前面扫射,后面投出密集的手榴弹,并且有榴弹炮的精确火力支援。八旅对杨庄的攻击几经反复。整整一个小时的激战后,杨庄守军放弃阵地逃出了村。

一月十五日,晋察鲁豫野战军又在定陶以东歼灭国民党第四绥靖区的三个团。此战,不但使国民党军打通平汉路的计划受挫,更重要的是保障了在鲁南作战的陈毅、粟裕部侧后的安全。

这一天,马励武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整个峄县县城人心惶惶,秩序混乱。他向薛岳请示说,整编二十六师已经完全丧失战斗力,要求退到后方休整。薛岳一口拒绝,严令他立即整顿部队,坚守峄县。马励武看着眼前的残兵败将一下子不知所措了。三天以后,入夜时分,陈毅、粟裕部攻击峄县的战斗开始了。战斗持续到天亮,防御外围的守军纷纷逃进城内。十日,整整一个白天,射向城内的炮火格外猛烈,城内的炮兵阵地因此受到了压制。一天的轰击以后,黄昏,对峄县城防的攻击开始了。接近午夜,城防线线垮了,攻城部队开始南北夹击,峄县城里混乱不堪。

马励武的最后时刻到了。他带领少数随从刚从指挥部里跑出来,就眼看着共产党官兵冲了进去。天亮的时候,马励武穿着士兵的衣服混在俘虏队伍中往城外走,他对身边惊慌的随从说:“不要吭声,等有机会就逃走。”但是,虽然他把他的中将军服脱了,可身边的俘虏全是他的部下,当一位共产党干部站在他面前向他微笑的时候,他坦白了自己身份。被俘后的马励武在总结自己战败的原因时,强调了这样几个理由:首先是共产党官兵的士气比国民党军队要高;其次,国民党军队派系林立,彼此勾心斗角;再者,运气实在糟糕,马励武反复抱怨在他的关键时刻遇到了倒霉的天气。马励武不会想到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鲁南是解放区,解放区的贫苦农民不喜欢他和他的军队。“马将军在农民中的名声很糟糕。”在前线采访的外国记者这样写道,“他的部队占领兰陵地区十五天,把那里的鸡、猪、粮食全都拿走了。我采访过的每个农民,几乎都说受到过国民党官兵的打骂。”

鲁南战役结束后的一月二十二日,中国的传统旧历新年来临了,外国记者看见数百名农民给刚打了胜仗的共产党军队送来了新年礼物:宰好的猪堆满三个大房间。只要赖以生存的土地不丢失,解放区的贫苦农民愿意不惜一切地支持共产党军队。共产党人的这个优势,被外国记者称为“大大抵消了美国所能向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提供的任何数量的军事技术援助”,而这种来自人民的力量是“推翻了正统军事公式的因素”,是“军事公式里巨大的未知数”。马励武师长的下级,整编二十六师一位被俘的中层军官王昆上校说出了他们失败的真正原因:“军队的纪律已经垮了,百姓痛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