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三章 哀莫大于心死

   姑嫂二人忙点灯(上)

 

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已岌岌可危。虽然国民党军在宿北和鲁南的进攻受到挫折和打击,但始终没有放弃与山东和华中野战军决战的企图。在鲁南战役尚未结束的时候,国民党军趁陈毅、粟裕部无暇南顾,大举向共产党兵力薄弱的苏北地区进攻,至一九四七年一月二十六日,国民党军占领了苏北解放区的大部,并将战线推进到陇海路一线。于是,参谋总长陈诚断言:“国军部队虽略受损失,但就全盘战局而言,实属莫大之成功。”

此时,由于陈毅、粟裕部主力全部集结在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附近,国民党军因此判断,“共军大势已去”,很难再实施回旋作战,只剩下死守临沂这一条路了。蒋介石严令要一鼓作气,迅速在山东境内与共产党军队决战,不但要占领临沂,还要完全占领山东解放区,以彻底平定山东战事。为此,国民党军决心发动一次以夺取临沂为目标的“鲁南会战”。为了会战成功,陈诚亲自前往徐州坐镇督战。

国民党调集了十九个整编师共四十九个旅近三十万人,其中直接围攻临沂的部队达十一个整编师共三十个旅。北线部队,由第二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指挥,兵力三个整编师共九个旅,自明水、周村、博山南下,攻击莱芜、新泰和蒙阴一线,目标直指山东解放区的后方基地。南线部队,由整编第十九军军长欧震指挥,兵力八个整编师共二十一个旅,自台儿庄、新安镇和城头一线分三路向北攻击临沂。其他八个整编师担负陇海、津浦和胶济铁路沿线的守备。同时,国民党军还从冀南、豫北战场抽调了四个整编师集结于鲁西南地区,预备鲁南战役开始后,阻击刘伯承、邓小平的晋冀鲁豫野战军增援,或者是陈毅、粟裕部主力从临沂向西撤退。

一月二十八日,徐州绥靖公署下达作战命令。两天以后,欧震指挥的八个整编师分三路开始大举进攻。在三路攻击部队中,每一路中都有一个精锐的主力师为骨干,大兵力谨慎地滚动前进,每天推进的行程不超过十公里。陈诚认为,如此庞大的兵力是陈毅和粟裕根本无力阻挡的,他对部下说:“即使全是豆腐渣,也能撑死共军!”敌人这种极端的小心翼翼,使得陈毅和粟裕始终没能寻找到化解危急的机会,甚至在如何部署阻击上都感到万分棘手。国民党军南线部队逐渐靠近了临沂。北线李仙洲的部队推进很快,二月四日,其先头部队占领临沂西北方向的莱芜。以保卫与争夺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为核心的生死决战已经迫在眼前。就决战于临沂城下而言,无论是从正规军的兵力、一线作战部队的武器装备和双方所处的战场态势上看,陈毅、粟裕部都处于劣势。一旦死守硬拼,不但双方都将血流成河,而且陈毅和粟裕胜算的几率不容乐观。

此时,陈毅、粟裕部已完成两军合一的整编。整编后的华东军区和华东野战军的编制是: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政委饶漱石,副司令员张云逸,副政委黎玉,参谋长陈士榘,政治部主任舒同。华东军区辖苏中、苏北、胶东、渤海、鲁中、鲁南六个二级军区以及华东军区直属的两广纵队和华东军政大学。总兵力三十万人。

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陈毅,副司令员粟裕,副政委谭震林,参谋长陈士榘,政治部主任唐亮。华东野战军编为十一个步兵纵队和一个特种兵纵队。第一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叶飞,辖第一、第二、第三师和独立师;第二纵队:司令员兼政委韦国清,辖第四、第五、第六师;第三纵队:司令员何以祥,政委丁秋生,辖第七、第八、第九师;第四纵队:司令员陶勇,政委王集成,辖第十、第十一、第十二师;第六纵队:司令员王必成,政委江渭清,辖第十六、第十七、第十八师;第七纵队:司令员成钧,政委赵启民,辖第十九、第二十、第二十一师;第八纵队:司令员王建安,政委向明,辖第二十二、第二十三、第二十四师;第九纵队:司令员许世友,政委林浩,辖第二十五、第二十六、第二十七师;第十纵队:司令员宋时轮,政委景晓村,辖第二十八、第二十九师;特种兵纵队:司令员陈锐霆,政委张藩,辖榴弹炮团、野炮团、骑兵团、工兵团、战车营和汽车大队。另外,华东野战军第十一、第十二两个纵队,下辖四个旅,留在苏皖地区打游击。整编后的华东野战军总兵力二十七万五千人。

在后来规模巨大的战争上具有重要地位的陈粟大军由此形成。一九四七年初,刚刚组建的华东野战军必须面对这样的现实:由于歼敌的时机迟迟不出现,敌人从南北两面夹击推进,大军已经逼近临沂城下,下一步如何作战令陈毅和粟裕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二月四日,中央军委来电,电报提出一个惊人的建议:为了争取作战主动权,必要时可放弃临沂:“敌愈深进愈好,我愈打得迟愈好;只要你们不求急效,并准备于必要时放弃临沂,则此次我必能胜利。目前敌人策略是诱我早日出击,将我扭打消耗后再稳固地进点临沂,你们切不可上当。”

陈毅和粟裕发现:欧震的南线部队密集推进,谨慎缓慢;北线李仙洲的部队却孤军冒进,快速深入。虽然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心存顾虑,但在蒋介石和陈诚的一再催促下,李仙洲率领的三个整编师在占领莱芜后,继续强行向南,四日占领颜庄,六日占领新泰。由于交通线中断,李仙洲的部队越往解放区内部走补给越困难。李仙洲不断地向王耀武诉苦,王耀武只得派出三个师的兵力专门维护从吐丝口至莱芜、颜庄、新泰的漫长的补给线。北线的国民党军走成了首尾不能相顾的一字形。

对于陈毅和粟裕来讲,战机终于出现了。捕捉北线的战机就意味着:秘密移动北上,集中优势兵力,出其不意,歼灭北线的国民党军一部甚至大部,以瓦解敌人南北夹击的态势,消除来自侧后方的威胁。然而,前提是必须放弃临沂。

鲁南的初春,形势动荡,人心浮动。一个已经投诚的前国民党军将领再次倒戈。郝鹏举,时年四十四岁。一九二二年参加河南督军冯玉祥的部队,曾任冯玉祥的机要传令兵。一九三0年,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之间爆发中原大战,这个二十七岁的年轻军官第一次倒戈,背叛了培植他的冯玉祥投靠蒋介石。当冯玉祥的部队被蒋介石收编后,他被任命为由西北军改编的第二十五路军少将参谋处长。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又投奔了在西安的胡宗南,很快当上了第二十七军参谋长。国民党军在对日作战中一再失利,一九四一年,自感前途渺茫的郝鹏举索性到南京投奔了汪精卫伪政府,先后出任伪军第一集团军参谋长、汪伪政府训练部次长等职。

日本宣布投降后,国民党为扩充军力大量收编伪军,蒋介石任命郝鹏举为新编第六路军总司令。一九四五年秋,他的部队被调到津浦铁路沿线,成为与共产党军队作战的前锋,而这无异于让他这种国民党军中的杂牌军变成炮灰。一九四六年一月,在共产党人的军事压力下,甚至在陈毅将军亲自晓以利害下,郝鹏举率国民党新编第六路军两万人投奔了共产党。虽然已经背离了国民党军,但郝鹏举始终把自己的部队当成一份“财产”,一个与人民的军队“平起平坐”的特殊团体。一九四七年一月,在国民党军向苏北解放区和山东解放区大举进攻之际,郝鹏举又动摇了,他认定这回共产党军队连同他们的解放区都会被国民党大军铲除干净,于是,他率部进入国民党统治区。接着,陈诚命令他立即参加与华东野战军在山东的决战。

就在陈毅和粟裕已经决定放弃临沂的时候,一九四七年二月六日,华东野战军二纵发起了围歼郝鹏举北进部队的战斗。战斗进行得果决而迅猛,到第二天结束战斗时全歼郝鹏举的两个师,最后还活捉了郝鹏举。在解放区军民准备撤离临沂前夕,郝鹏举被押到陈毅的面前。他抢先说自己“万分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军长”。陈毅厉声道:“从你叛变到被俘,前后仅十一天,这证明了干民主事业的需要有为人民服务的自我牺牲的革命精神,凡投机取巧必致身败名裂。”谈话结束的时候,陈毅告诉郝鹏举:“你既然到了此地,一切应由人民处理。”

延安《解放日报》称:“郝鹏举是中国军阀中著名的反复无常的一个。”不久之后,当山东的敌情进一步严重,中共华东局决定将之前历次战役中被俘的国民党军高级军官全部北撤时,为防止意外,负责押送的干部在没有得到上级批准的情况下将郝鹏举处决了。他是解放战争中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被俘后被处决的国民党军将领。事后中共中央追查此事,陈毅主动承担了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