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三章 哀莫大于心死

   囊形地带和中枢安全(上)

 

国民党军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至今还没有成婚。曾有不少人给他做媒,但他自己却并不着急,对外宣称“国难当头”,“谈何私事”。话是这么说,其实他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的女人。一九三六年,胡宗南在杭州探望已经成为军统头目的戴笠时,见到一位名叫叶霞翟的女军统,她是戴笠的学生,是第一位获得留美博士学位的中国女性。胡宗南和戴笠是生死之交,两人不分彼此,戴笠决定把这个女子作为一份大礼送给胡宗南。在戴笠的有意安排下,两人的关系迅速升温,直到胡宗南以一块白金手表作为定情物送给叶霞翟,胡宗南的终身大事总算有了些眉目。但是,抗日战争爆发了,胡宗南上了前线,与叶霞翟不但很少见面,连书信都很少来往,他与这个军统女成员的关系好像又似有似无了。抗战中期,他相了一次亲,女方是大名鼎鼎的孔祥熙的二小姐。但后来,由于孔二小姐豪放不羁的逸闻,胡宗南还是放弃了。

没人确切知道这个“西北王”的意中人到底是谁。一九四七年,五十一岁的胡宗南立下誓言:等为党国建立“殊勋”之后,将庆功和结婚喜宴合在一起办。胡宗南心目中的“殊勋”,就是占领共产党人的中枢—延安。驻守在这里的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的防御部署是:第一纵队驻守延安地区,担任迎击国民党军进攻的主力;教导旅和警备第三旅七团驻茶坊、南泥湾、临真、固临一线,担任延安以南的阻击任务;警备第一旅、新编第四旅驻守关中军分区所辖区域;警备第三旅旅部率五团驻守陇东军分区所辖区域。整个陕甘宁解放区防御部队仅有五个旅,兵力总计两万八千人。

如果从兵力上讲,包围陕甘宁解放区的国民党军总兵力,几乎是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的十倍。其中第一战区胡宗南部的十五个旅,驻守陕甘宁解放区的南线,负责由宜川、洛川、宜君一线向北主攻,兵力十四万;晋陕绥边区总部主任邓宝珊部的两个旅,驻守陕甘宁解放区的北线,负责自榆林向南助攻,兵力一万二千人;西北行辕马鸿逵、马步芳部十个旅,驻守陕甘宁解放区的西线,负责由宁夏的银川、甘肃的镇原向东进攻,兵力五万四千人。而陕甘宁解放区的东边就是黄河,隔河是国民党军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的地盘。胡宗南认为,从战场地形和态势上看,共产党的老巢延安已被紧紧地围困在弹丸之地;而从兵力和武器装备上看,陕甘宁解放区的共产党军队绝不是他的对手。只要时机成熟,一次大规模的攻击之后,不但延安势在必得,如果毛泽东等中共首脑来不及向北逃到外蒙,向东又过不了黄河的话,他就很可能把毛泽东等人俘获。

早在几个月前,胡宗南已奉蒋介石之命,对延安进行了一次大规模偷袭。胡宗南采取的是三面压缩和重点进攻的战术,从晋南和陕南抽调六个旅,会同封锁陕甘宁解放区的四个旅加一个装甲团,自南向北担任主攻;同时,马鸿逵的五个旅由宁夏向东助攻,阎锡山部晋西南地区总指挥杨澄源在东面和北面策应。延安方面发现胡宗南的偷袭意图后,鉴于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兵力太少,急调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陈赓部和晋绥军区第一纵队张宗逊部开赴延安。

位于太岳地区的第四纵队取直线昼夜兼程,从胡宗南与阎锡山两军的接合部直插黄河岸边,准备迅速渡河进入延安地区布防。在黄河东岸,陈赓接到中央军委的电报,电报称张宗逊的两个旅已到达延安,延安的防御力量已得到加强。目前陈赓部位于胡宗南的侧后,胡宗南担心受到侧击,已将其整编第一师从陕北调回黄河东岸。这样看来,对延安更有效的防御,是在胡宗南的侧后展开一系列战斗,迫使其回援,从而瓦解国民党军对延安的攻击。同时,毛泽东还赋予了陈赓部开辟吕梁地区的任务。

为此,陈赓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和王震的晋绥军区第二纵队合成了一个战斗集体。两支部队联合指挥后,首先被攻克的是大宁县城,接着完成了对隰县的包围。隰县是晋西南的战略要地,国民党军第二战区晋西南总指挥杨澄源的指挥所设在这里,攻克隰县必然会给胡宗南和阎锡山都带来震动,将对国民党军偷袭延安的行动具有极大的破坏和牵制作用。一九四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陈赓部对隰县发起攻击,战斗进行得干净利索。在迅速拿下县城东南的一个高地之后,部队兵分三路从三面攻城,很快就攻占了该城,活捉国民党上将总指挥杨澄源。

接着,王震部攻击中阳县城的战斗开始了。县城已被围困了十几天,但始终没能拿下,因为这座县城建在山上,当年日军在这里修建了大量的碉堡,最为坚固的是一座石筑的联体碉堡,碉堡由厚达两米的石拱石墙筑成,直达城内。王震部由于弹药不足和火力不够攻击始终不顺。陈赓部派出十三旅七十二团增援,王震命令这个团专门攻击那座联体碉堡。官兵们对坚固的碉堡进行了前仆后继的反复爆破,先后使用的炸药达到两千多公斤。十二月十二日凌晨,两军合力攻克了中阳县城,敌少将团长张居乾被俘。

为了更多地牵制、歼灭偷袭陕甘宁解放区的国民党军,十二月二十日,陈赓和王震部又向位于晋西南的蒲县发动了进攻。蒲县的战斗打得异常艰难,久攻不下。三十日拂晓,陈赓部十旅副旅长楚大明率领一个连发起持续不断的冲锋,终于占领了可以俯瞰蒲县全城的一个高地,十旅官兵利用过去阎锡山部留在高地上的工事,居高临下,以猛烈的火力扫射城内的国民党守军。一九四七年一月一日,蒲县被攻克。

至此,吕梁战役结束。吕梁战役不但成功地迟滞了胡宗南偷袭延安的行动,还使太岳、吕梁和陕甘宁三个解放区基本上连接起来。由于侧后受到严重威胁,胡宗南不得不从陕北抽兵稳定晋南局势,整编第一师、整编九十师、整编三十师六十七旅、整编二十七师四十七旅被相继调至山西西南部的临汾、吉县一线。

但是,接下来攻击汾阳和孝义的战斗结果却出乎了陈赓的预料。陈赓和王震的部署是:王震纵队的独立二旅和独立四旅攻击孝义;陈赓纵队的十、十二旅攻击汾阳,十三、独立二十四旅进至两城之间准备打援;王震纵队的三五九旅为总预备队。阎锡山很快就判明了陈赓、王震的企图,立即命令:“第六集团军集结于文水以南地区,第七集团轩集结于平遥地区,第八集团军集结于介休地区,形成三路钳形攻势,并配合原汾阳、孝义的部队,将共军拘限于汾阳、孝义中间地区而歼灭之。”

陈赓本来拟定迅速攻占汾阳,但是部队到达时才发现,汾阳外围守军已经收缩入城,而汾阳城墙坚固,城壕宽阔,部队在准备登城工具时因木料奇缺难以实施攻击。鉴于这种情况,陈赓和王震临时决定:围困汾阳,攻击孝义,准备打援。孝义城墙高达十米,护城河就有两道,碉堡群构成了一个立体火力网,王震部的攻击部队把山炮推到距城墙仅七十米的地方开始猛烈轰击,冲击部队的大小梯子、爆破杆、炸药包也准备得十分充足。总攻开始后,爆破组和突击队配合密切,半小时就突破了城垣,经过一夜巷战,孝义城内两千守敌被全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