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四章 战场的腰部

  胡宗南:为人民服务

 

1947年3月13日,国民党军飞机分别从西安、太原和郑州机场起飞,对延安及其附近地区实施了猛烈轰炸。国民党出动的作战飞机数量惊人,其规模甚至超过了对日作战时期。

蒋介石将胡宗南召至南京,详细商定了直捣延安的作战计划。自内战全面爆发以来,国民党军在各地战果不大,部队却损失不小,而共产党人的军事力量并没有明显削弱。在这种情况下,蒋介石决定放弃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在东北和晋察冀转取守势,加强对陕北和山东的进攻。至少在一九四七年初,蒋介石心目中的“主战场”已经走火入魔地集中在了延安这一点上。

胡宗南最终制定的作战计划是:右兵团由整编第一军军长董钊指挥,率整编第一师三个旅、整编二十七师两个旅,整编九十师两个旅,由宜川北面的平陆堡至龙泉镇之间进入攻击位置,占领临真、金盆湾等地,然后沿着金延大道两侧向延安的东北方向攻击前进;左兵团由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指挥,率整编三十六师两个旅,整编十五师一个旅,整编十七师一个旅,由洛川北面的段仙子至旧县之间进入攻击位置,占领富县、茶坊、甘泉等地,然后沿着洛河东岸和咸榆公路向延安西南地区攻击前进。总预备队为整编第十师主力、整编七十六师的两个旅、整编十七师的两个旅等部队,集结在洛川、咸阳、平凉等地待命。前进指挥所位于洛川,由西安绥靖公署副主任裴昌会中将任指挥所主任。

三月六日,胡宗南秘密登上了前往洛川的专列。与他同行的,还有他的机要秘密熊向晖。踌躇满志的胡宗南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十分信任的这位年轻的军官,竟然是一名中共秘密党员。熊向晖的这一身份直到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五日才暴露出来。那一天,周恩来在中南海勤政殿中的宴会上指着熊向晖向出席宴会的原国民党高级将领张治中说:“认识吧?”张治中说:“这不是熊老弟吗?你也起义了?”周恩来说:“他不是起义,是归队。他是一九三六年入党的共产党员,是我们派他到胡宗南那里去的。当年,蒋介石的作战命令还没有下达到军长,毛主席就先看到了。”

熊向晖,这位后来成为新中国著名外交官的共产党人,一九四七年当胡宗南全面进攻延安时,他给延安方面不断提供的绝密情报,由于事件的极其特殊,无疑对中国革命产生了潜在的巨大影响,尽管后来绝少有人提及那段往事。毛泽东曾说,熊向晖顶几个师。胡宗南要求“军事进攻和政治进攻同时进行”,他责成熊向晖起草“施政纲领”时“要比共产党还革命”。要点包括“实行政治民主,穷人当家做主”等。纲领全名为“国军解放延安及陕北地区后施政纲领”。

胡宗南于三月九日到达洛川前进指挥所。第二天,胡宗南在洛川召开旅以上将领作战会议,会议最后确定的攻击时间是十四日拂晓。

毛泽东很想守住延安,粉碎蒋介石进犯延安的计划。虽然毛泽东已做好放弃延安的最坏打算,但他仍对保住延安的前景持乐观态度。三月六日,毛泽东电令陈赓率五个旅南渡黄河,袭击陇海铁路洛阳到潼关段胡宗南部侧后的重要所点,以调动胡宗南的主力部队回援。为配合陈赓部作战,毛泽东又电令晋冀鲁豫野战军同时攻击平汉路。保卫延安的防御部署全面展开了:以教导旅、警备七团在富县、临真以北地区进行运动防御;以第一纵队和新编第四旅于富县西南地域待命出击;以警备第一旅和警备第五团在关中及陇东地区寻机打小的歼灭战。

    十日,局势发生了变化。当负责外线作战的刘邓部和陈谢部还没有准备就绪的时候,胡宗南的近十五万大军已经集结完毕,国民党军对延安发起的攻击近在眼前,毛泽东设想的以“内线防御,外线解围”的战略保住延安的计划似乎已经没有了实施的时间。胡宗南调动部队的数量和速度显示出他占领延安的决心异常坚决。彭德怀预感到:放弃延安已经不可避免。几天前,彭德怀提出放弃延安,诱敌深入,将胡宗南主力部队消灭在内线。但是,毛泽东对他的建议没有表态。十一日,中共中央召开书记处会议,是否放弃延安的问题被明确提出。在决定急调晋绥军区王震部的两个旅自吕梁地区西渡黄河加入延安防御战之后,毛泽东第一次提出了放弃延安的设想,并表示同意彭德怀关于在内线打击胡宗南的建议。毛泽东说,战场可以选在延安以北的山区。

    共产党人早在几个月前就把重要的物资进行了转移和疏散,仅高级干部交上来的重要文件和机要处保存的机密电报就达五万多份,根据毛泽东下达的“片纸只字也不要落在敌人手里”的指示,除了集中烧毁的十几箱文件之外,不能销毁的重要档案在万分机密的情况下于保安县的一个农场里藏了十六箱,于清涧县的十家塬子村藏了十三箱。延安还展开了完全彻底的坚壁清野,包括搬不走的家具桌椅也要一根木条不留。最难藏的是粮食,在村干部的带领下,百姓一袋袋地往山上背,实在背不动了,想出个就地掩埋的办法,先挖个又大又深的坑,把粮食埋起来,再用秫秸伪装好。他们决心把胡宗南饿死在延安。

    十三日,胡宗南对延安的大规模轰炸开始了。之后,便是地面部队分多路以密集队形发起的攻击。战斗最激烈处在金盆湾一线,国民党军整编九十师以五十三旅和六十一旅分两路发动持续攻击,但始终进展缓慢,原因除了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的层层阻击外,还有民兵埋设的大量地雷给国民党军官兵造成了极大的心理恐慌。十六日,胡宗南部全线突破保卫延安的第一道防御阵地。同日,毛泽东命令陕甘宁边区所有部队统归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彭德怀和中共西北局书记习仲勋指挥。以张宗逊的第一纵队、王震的第二纵队、罗元发的教导旅、张贤约的新四旅共同组成西北野战兵团,彭德怀任兵团司令员兼政委,习仲勋任副政委。

为给党政机关和群众撤离尽量争取时间,彭德怀调整部署,白天以少量部队死守要点,夜晚出兵袭击敌人的主力,迫使胡宗南部每日推进不足五公里。此时,依然留在延安的几个外国记者,就放弃延安一事询问彭德怀和毛泽东。彭德怀说,蒋介石除了一点面子之外,什么也得不到。“毛泽东则说:“延安当然能住好,丢了它我们照样能过。”

十八日,胡宗南的主力部队逼近了延安南面的三十里铺。敌人大军压境,枪炮声越来越近,延安的大规模撤离却没有发生任何混乱。傍晚,胡宗南的先头部队距延安只有七公里了。一九四七年三月十八日晚二十时,毛泽东离开了延安。最后离开延安的是彭德怀。十九日拂晓,将执行阻击任务的部部队撤退路线部署完毕后,彭德怀率兵团指挥机关顺着王家坪后沟的一条小路上山了。十九日上午十时,整编第一师和整编九十师拥挤着接近了延安城。当西山山顶上几个彭德怀部的官兵撤走后,所有的枪声终于停止了。消息传来:整编第一师第一旅“经过血战”,已经首先占领延安。胡宗南在洛川指挥所得到的前方报告是:延安是一座空城,没有人,也没有可以缴获的东西,整个战斗“歼敌”大约千余。胡宗南却向蒋介石报告说:据初步统计,共军伤亡约一万余,投诚二千余。国军乃于十九日上午十时,完全占领延安。胡宗南由中将晋升为上将。

三月二十四日中午,胡宗南进入延安城。国防部组织的记者团就要来了,如何落实蒋介石的接待指示,让胡宗南费尽了脑汁。胡宗南命令工兵在延安近郊赶挖“坟墓”,以示战况之激烈;又把自己仓库里的旧武器和旧装备运到延安,以布置战利品展览。最头疼的问题是“俘虏”。当初占领延安时,对外编造了“生俘两万余”。经过研究,胡宗南命令整编二十七师完成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挑选一部分士兵充当共军的俘虏,还要挑选出三名军官,并抓紧对这些“俘虏”进行对答问题的训练。

胡宗南在彰显他功绩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彰显他的思想。他下令动用大型军用军队把西安那些想趁机捞上一把的商家们拉到延安来开业,他甚至还派人从西安招来一些说评书和唱大鼓的艺人。延安的南关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新的市场,茶馆和饭馆开张的时候很是热闹。胡宗南派人去南京国民政府内政部活动,强烈要求将延安改名为“宗南县”。胡宗南最得意的创举,就是在延安开设了一个“为人民服务处”,服务内容包括发放赈济、免费治病、代写书信等。

接着,一个惊人的消息传遍了全中国:胡长官要结婚了。新娘还是戴笠介绍的那个军统女成员叶霞翟。而胡宗南眼下最大的苦恼是:共产党在西北的主力军怎么说也有几万人,他们去了哪里?毛泽东又到底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