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一章 青春作伴好还乡

 青春作伴好还乡 

 

专车把毛泽东从重庆机场接到桂园,那里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长张治中的公馆。1945年8月28日,日本宣布投降13天后,重庆街头庆祝日本投降的狂欢痕迹犹在,遍地的彩色纸屑还未被风吹尽----- “毛泽东先生来了!中国人听了高兴,世界人听了高兴,无疑问的,大家都认为这是中国的一件大喜事”。

毛泽东到达重庆的当天晚上,蒋介石举办了一个小型欢迎宴会。毛泽东与蒋介石见面了。他们至少有十几年没有见过面了。上一次见面可能是在广州,那时蒋介石是国民革命军的统帅,毛泽东则以国民党员的身份代理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一年后,随着国共两党的决裂,两个人从此成为政治上和军事上的对手。因此,即使毛泽东来到蒋介石面前,国共双方的高级官员们还是感到他们握手的那一瞬间有点不可思议。此时,两个人的威望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作为二战中国战区的军事统帅,历经八年的抗日战争,蒋介石在国际社会已成为 成为国民抵抗外国侵略的意志坚强的领袖。现在,他更有理由充满自信:他拥有四百万以上装备精良的正规军,苏美援助中国抗日的所有武器都在国民党军队手中。而以他为核心的由联姻关系构成的四大家族,掌握并支配着大半个中国的财富和资源。但是,在与毛泽东见面的那一瞬间,他还是感到了一种强烈的羞辱:近二十年来,他不断地表示一定要把“祸匪”共产党斩尽杀绝,甚至数次宣布毛泽东已被他的军队“击毙”。眼前这个长期与他对抗的“匪首”如不能受到惩罚谁人还能服从政府?此刻,在长征途中面容憔悴、身体消瘦的毛泽东已经容光焕发、体态丰满,这个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革命者已经顺利地完成了创造伟业的一切准备。共产党军队已扩大到一百二十七万人,民兵发展到二百六十八人,地区扩大到一百零四万八千平方公里……

由于蒋介石没有料到毛泽东真的会来,因此,在毛泽东抵达重庆的当天,他才匆忙召集会议讨论对策,会议临时确定了三条谈判方针:一、不得于现在政府法统之外来谈改组政府问题;二、不得分期或局部解决,必须现时整个解决一切问题;三、归结于政令、军令之统一,一切问题必须以此为中心。共产党方面提出关于谈判的十一点意见,作出了重大让步:不但承认蒋介石的领导地位,承认国民党政权,而且舍弃了“联合政府”的提法,只要求“参加政府”。当然,这份意见中包含着两个核心的政治问题,即军队国家化和结束党治。看到共产党人的意见后,蒋介石的感受是:“脑筋深受刺激。”

蒋介石与毛泽东进行了单独谈话。蒋介石开出了价码:承认解放区事实上是绝对行不通的,在中共真正做到军令政令统一之后,各县的行政人员经中央考核后酌情留任,省一级人员乃至省主席可以考虑邀请中共人士担任。关于政治问题,国民政府正考虑把战时国防最高委员会改组为政治会议,各党派代表都可以参加,但是中央政府的组织和人事暂不变动。如果中共方面现在就想参加政府,可以考虑。也可以增加中共在国民大会的代表名额,但是现在的国民代表不能重选。关于军队问题,国民政府能够允许的最高限度是:中共军队整编为十二个师。坐在蒋介石对面的毛泽东不置可否。共产党方面已经得到关于蒋介石谈判底线的情报,这份由中共南方局提供的情报相当准确:蒋介石在军队问题上最后可能让步到十六个师,国民大会的代表名额可以让步到百分之七。至于蒋介石说的省主席一职可以考虑邀请中共人士担任,情报援引国民党内部人士的说法是:到非让步不可的时候,蒋介石准备让毛泽东出任新疆省政府主席。

除了对共产党提出的“承认蒋先生在全国的领导地位”这一条表示“不胜赞佩”之外,国民党方面对其他问题没有任何让步的迹象:共产党要求以“和平、民主、团结为统一的基础”,国民党则要求“民主与统一必须并重”;共产党要求共领导的军队分期整编为四十八个师,国民党则要求只能编为十二个师;共产党要求承认解放区的合法地位,国民党甚至拒绝讨论这一问题;共产党提出重选国民大会代表,国民党则认为已选代表资格仍然有效。就在国共两党艰难地讨价还价的时候,参与谈判的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的态度突然强硬起来,原因是他必须带着国共谈判的某种成果回国述职。于是,赫尔利宣称:要么承认国民党统一,要么宣布谈判破裂。毛泽东对赫尔利说,我们的态度是:不承认,也不破裂,问题复杂,还要讨论。赫尔利空手回美国去了。

毛泽东的观点是:共产党人来到重庆,就是为了与反共势力的代表蒋介石谈判。那么我们光找国民党左派不行,左派赞成与我们合作但是他们不掌权,要解决问题就不能放弃与国民党右派的接触。因此,他出席了由孙中山之子孙科举行的盛大酒会,他还出席了包括白崇禧在内的国民党军高级将领举行的欢迎宴会或茶话会。他甚至看望了一向反共的陈立夫和戴季陶。毛泽东还接受了英国路透社驻重庆记者甘贝尔的采访,全面阐述了共产党的和谈主张。采访中,毛泽东对“自由民主的中国”的阐述,令所有关注中国前途的人满怀希望。但是,令人担忧的事情还是出现了。

此时,美军不但占领了从广州湾到秦皇岛的沿海各大城市和交通要道,还动用飞机和军舰日夜兼程帮国民党军运送兵力。更严重的是,国民党军统局拟定了以“蒋总统要经常咨询国事”为借口扣留毛泽东于重庆的计划。延安给毛泽东发来电报,建议毛泽东回来。毛泽东的态度是:继续留在重庆。同时,在有把握的情况下,反击胡宗南、阎锡山、傅作义向解放区发动的进攻,打几个大胜仗支援重庆谈判。局部的军事冲突不可避免地爆发了。在华美军在那个时刻所充当的角色充满戏剧性。他们在帮助蒋介石日夜运送兵力的同时,竟然也为共产党人做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那就是用飞机把共产党的将领们送到了前线。就在滞留延安的共产党将领急需返回各解放区的时候,恰巧有一架美军观察组的运输机从西安飞到延安,于是共产党人便对美军飞行员说,能否帮助我们运送几个人去太行山?美军飞行员痛快地答应了。乘坐飞机的这些人是:刘伯承、邓小平、陈毅、薄一波、林彪、陈赓、陈再道、陈锡联、萧劲光、宋时轮、杨得志、李天佑等。共21位共产党高级将领挤在一起-----如果这架运输机真的出了事故,中国解放战争的历史也许会是另一种样子。四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太行山深处的一个简易机场。共产党将领们立即奔赴各解放区。

晋鲁豫军区司令员刘伯承和政委邓小平等人赶往涉县赤岸村的军区司令部所在地。十五天之后,一场战役打响了,战场位于山西省东南部的上党。上党是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建立的七个较大的解放区之一。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军阎锡山部配合沿同蒲线北上的胡宗南部,占领了这里的六座县城,犹如在晋冀鲁豫解放区的中心地带插入了一把刀子。如果不收复上党地区,不但晋冀鲁豫解放区不保,还可能导致国民党军向华北平原长驱直入。当时,占领上党地区的国民党军,是阎锡山部第八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十九军军长史泽波率领的第十九、第六十一军的四个主力步兵师和一个相当于师的挺进纵队,兵力一万六千人。

1945年9月10日,上党战役正式打响。李达、陈锡联指挥太行纵队主力攻击屯留以吸引长治之敌来援,陈赓、陈再道分别指挥太岳、冀南纵队主力埋伏在长治至屯留的公路边准备打援。由于缺乏攻坚战的经验和能力,太行纵队对屯留的攻击十分艰难,最后把李德生的第四支队七六九团加强上去才冲进城池。太行纵队占领屯留之后,太岳纵队开始攻击长子县城。担任主攻的三八六旅经过一整天的战斗,攻占了县城的西关和北关,国民党守军收缩入城。接下来,太行、太岳、冀南纵队一起,从南、北、东三面向长治发起攻击。三个纵队的攻击屡屡受挫,攻守双方进入艰难的战场僵持状态。在史泽波的急切催促下,阎锡山派出由第七集团军副总司令彭毓斌率领的第二十三、第八十三军以及省防军共八个师、两个重炮团从祁县出发来援。对于刘伯承来讲,战局到了严峻的时刻:援军不断逼近,长治守军很可能在援军到达时倾尽全力出击,两面夹击的局面一旦出现,对于晋冀鲁豫部队凶多吉少。9月28日,刘伯承最后决定:由陈再道指挥冀南纵队继续围困长治;以陈锡联率太行纵队为右翼,陈赓率太岳纵队为左翼,立即北上迎击彭毓斌的援军。

两军在屯留西北遭遇。晋冀鲁豫部队的一部不断后退,引诱敌军前进,主力则迂回至两侧发起进攻。在残酷的拉锯战后,彭毓斌部被包围。10月5日傍晚,晋冀鲁豫各部队开始了最后的总攻。战斗于6日上午九时结束,阎锡山的八个师两万余人全军覆灭。长治守军得知彭毓斌两万人的增援部队被歼后,绝望中弃城突围。围城部队紧追不舍,终于在四天后将敌人包围在沁河以东歼灭。史泽波的部队除三千余人逃脱外,剩下的六 千余人连同他本人都被俘。上党战役是日本投降后国共的第一战。

就在上党战役将要结束的时候,1945年10月10日,共产党代表与国民党代表在重庆桂园的客厅里签署了《国民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这就是中国当代史上著名的《双十协定》。毛泽东要离开重庆了。蒋介石与毛泽东又见了一面,并进行了长谈。蒋介石说,国共两党,不可缺一,党都有缺点,也都有专长。我们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十年之内总要搞出个名堂,否则对不起人民。毛泽东向蒋介石谈起土地革命。蒋介石听后说,很好,将来这些事都给你们来办。最后,蒋介石再次劝告毛泽东,不要搞军队,如果专门在政治上竞争,可以被接受。毛泽东则表示,赞成军队只为国防不为党派。于是,蒋介石对毛泽东产,我们二人能合作,世界就好办了。

1945年十月十一日,毛泽东与蒋介石握手道别。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此一别便是他们的永别。《双十协定》的签字令中国民众看到了和平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