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四章 战场的腰部

孟良崮(上)  

 

一九四七年春天,莱芜战役之后,山东战场态势复杂,在解放区腹地进行的战争进入了万分残酷的绞杀状态。内战爆发以来,国民党军侵占了山东解放区的大片土地,尤其是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的丢失,以及山东境内主要交通线和重要城镇为国民党军所控制,迫使共产党人的生存区域逐渐向山东东北部压缩。山东共产党人的生存形势十分严峻。

一九四七年春,蒋介石重点进攻的目标除了延安,就是山东。为执行蒋介石的重点进攻战略,三月,国防部撤销了徐州绥靖公署和郑州绥靖公署,在徐州组成了陆军总司令部徐州指挥部,由陆军总司令顾祝同统一指挥原徐州和郑州两个绥靖公署所属的所有部队,并将在冀鲁豫战场上的整编第二十七军和驻扎在武汉的整编第九师调往山东。

此时的山东战场上,集结着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中的“三大主力”,即张灵甫的整编七十四师、胡琏的整编十一师以及邱清泉的第五军。以“三大主力”为骨干,国民党军编成了三个机动兵团:第一兵团司令官汤恩伯,指挥整编二十五、二十八、五十七、六十五、七十四、八十三师;第二兵团司令官王敬九,指挥第五军以及整编七十二、七十五、八十五师;第三兵团司令官欧震,指挥第七军以及整编十一、二十、四十八、六十四、八十四师。再加上原来驻扎在山东的以王耀武为司令官的第二绥靖区和以冯治安为司令官的第三绥靖区的部队,国民党军的总兵力已达到二十四个整编师(军)六十个旅,共计四十五万人。

蒋介石的作战设想是:打通津浦铁路徐州至济南段和兖州到临沂段的交通,占领鲁南解放区,然后集中主力向泰安和莱芜方向强行推进,迫使陈毅、粟裕部主力进入鲁中山区与之决战,至少要把陈毅和粟裕赶到黄河以北去,从而占领整个山东解放区。三月底,国民党军打通了津浦铁路的徐州至济南段和兖州至临沂段。大规模的作战开始向山东解放区的纵深地带推进。

在山东战场上,国共双方的战略意图都已十分明确。国民党军誓要攻占山东,而对于共产党人来讲,一个不容争议的前提是:山东解放区绝不能丢。毛泽东致电华东野战军,要他们利用解放区内部优势的民情和有利的地形进行大规模运动作战。陈毅和粟裕制订了一个围点打援的“蒙泰战役”计划:攻击孤军防御泰安城的整编七十二师,诱使国民党军回援并相机伏击援军。四月二十二日晚,华东野战军的三个纵队开始围攻泰安,以期吸引整编七十五、八十五师北援,但是战斗打响整整两天后,不但泰安守军的阻击异常顽强,整编七十五、八十五师仿佛也已判断出华东野战军的意图,就是按兵不动,根本没有增援泰安的任何动向,这就迫使陈毅和粟裕的围点打援很快就演变成了对泰安的攻坚战。

华东野战军攻击泰安城的战斗进行得十分艰苦。第三、第十纵队的联合攻击自外围开始就始终处在残酷的近距离搏斗中。经过反复的拉锯战之后,蒿里山据点被第三、第十纵队官兵攻占。接着,泰安城南门被突破。整编七十二师师长杨文?的信心终于动摇了,他一面来严令把攻进城内的共军反击出去,一面带领几个亲信企图由北门逃上泰山。但是,由于必须通过一段七百米的火网地带,杨文?向北门的突击没有成功。返回师部后,杨文?开始向周围的友军求救,但是南面的整编八十五师距泰安还有十五公里,西面的整编七十五师距泰安还有三十公里,也就是说,在战斗开始后的整整四天里,这两支奉命协同整编七十二师作战的友军只前进了二十公里。而杨文?的整编七十二师此刻已是“粮弹告缺”。最后,七十二师崩溃了,师长杨文?被俘。

泰安战斗结束后,华东野战军沿津浦线西侧南下攻击宁阳,意在把国民党军第五军调动起来以创造战机,并威胁国民党军的补给基地兖州。经过两天的战斗,宁阳虽被攻克,但国民党军并没按陈毅、粟裕所期待的那样调动。此时,在山东腹地大范围的地域内,国共两军开始了捉迷藏般的机动,双方都试图发现对方的破绽以寻求战机。四月二十八日,国民党军占领蒙阴,华东野战军趁敌未稳,以四个纵队的兵力实施反击,国民党军立即退踞蒙阴山区。陈毅、粟裕不甘战机失去,拟攻击退守中的整编七十四、二十五、六十五师。但是,未等主力集结,国民党军第七军和整编四十八师已经靠拢过来,华东野战军只有撤退。五月三日,战机再次出现,华东野战军对刚刚占领新泰的整编十一师形成包围之势,这一次,邱清泉的第五军迅速推进,以期与整编十一师协同吃掉将被夹在中间的华东野战军,陈毅、粟裕只好再度命令部队撤退。

战机一失再失,部队来回调动,这种被称为“耍龙灯”式的作战,引起了部队官兵的焦躁情绪,官兵中间开始流行一个顺口溜:“陈司令的电报嗒嗒嗒,小兵们的脚板啪啪啪。”陈毅、粟裕也十分焦急:如果再不寻找到歼敌战机,打一个像样的歼灭战,等到国民党军完成重兵调动,山东战场的形势只能更加恶化。

为让国民党军放心大胆地前进,华东野战军又向后退了一点,撤至莱芜、新泰、蒙阴以东地区。这一带多岩石山地,山中小路崎岖狭窄,极其不利于国民党军重型装备的通行。十日,国民党军推进到莱芜、新泰、蒙阴一线。第一兵团司令官汤恩伯遵照顾祝同的攻击部署,命令其整编七十四、二十五师自垛庄、北桃墟继续北进;第七军和整编四十八师各一部策应整编七十四师的行动;整编八十三师以一部保证整编七十四师侧翼的安全;整编六十五师在蒙阴守备,并负责掩护整编二十五师的左翼。

此时,进至沂水以南的国民党军第七军和整编四十八师一部在右翼似乎显得有些孤立,这应该是个分割歼敌的机会。就在部队已经调动的时候,粟裕接到前方的报告:九纵在坦埠以南受到整编七十四师的攻击。这一情况立即引起粟裕的警觉。接着,侦察部门截获了汤恩伯的一个作战命令,内容是:十一日攻击坦埠,整编七十四师主攻,整编二十五、八十三师在其左右翼。同时,粟裕还查明王敬久兵团的第五军、欧震兵团的整编十一师等部,也于同日开始由莱芜、新泰向东出击。

经过分析,粟裕认为,国民党军的攻击计划有所调整,即采取中间突破的方式,直接攻击华东野战军的指挥中心,企图令华东野战军陷于混乱,最后形成决战态势。粟裕意识到,几个月来苦苦寻找的战机也许近在眼前了。现在既然敌人已开始全线进攻,“并对我实施中央突破”,那么,“我应立即改变先打敌第七军和第四十八师的计划,以反突破来对付敌人的突破,即迅速就近调集几个强有力的纵队,以”猛虎掏心“的办法,从敌战斗队形的中间楔入,切断对我威胁最大的中路先锋敌第七十四师与友邻的联系”,然后将整编七十四师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