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四章 战场的腰部

   孟良崮(中)

 

可以想见参谋人员的吃惊程度。整编七十四师是国民党军最精锐的部队,全部的美式装备,被誉为蒋介石手中的“王牌”。况且,目前整编七十四师居于敌人攻击阵形的中间部位,粟裕的设想显然违反了我军打击薄弱环节、孤立歼灭翼侧之敌的原则。而粟裕的依据是:如果继续攻击第七军和整编四十八师,敌人很可能置我军的行动于不顾,继续执行中央突破的计划,那样我军将陷入两面作战、进退两难的境地。而且,整编七十四师已经处在我军的正面,我军不需要过多的调整就可以在局部达成五比一的兵力对比优势。只要在分割、包围、阻击等各方部署严密,歼敌是有一定把握的。再有就是,整编七十四师是众所周知的蒋介石的嫡系,师长张灵甫年轻气盛,不可一世,这造成了该师与其他国民党军部队芥蒂很深,在我军坚决阻援的情况下,友邻未必会拼死援救。

华东野战军随即召开了各纵队首长参加的作战会议,决定以第一、第四、第六、第八、第九纵队以及特种兵纵队担任围歼任务,第二、第三、第七、第十纵队担任阻援任务。具体部署是:第一、第八纵队从整编七十四师的左右两翼迂回穿插,会同第六纵队断其后路。第四、第九纵队从正面出击。第一纵队以一个师阻击西面的整编六十五师,主力从整编七十四师和整编二十五师之间狭窄的缝隙楔入,割断这两个师的联系,并阻击整编二十五师,同时协同第六、第八纵队攻击整编七十四师的侧后。第八纵队从整编七十四师和整编八十三师之间楔入,以一部阻击整编八十三师,主力迅速攻占南面的万泉山,与第一纵队一起攻击整编七十四师的侧后。第四纵队在北面阻击向坦埠前进的敌人,然后攻占孟良崮。第九纵队在北面攻击雕窝。第十纵队在西北方向钳制莱芜的第五军并阻其南援,第三纵队也位于西北方向阻击新泰一线的整编十一师。第七纵队在东面阻击何阳方向的第七军和整编四十八师。第二纵队在东北面保障第八纵队的侧翼,并策应第七纵队的行动。

从陈毅、粟裕的角度看,这确实是一个十分新奇、十分大胆的作战计划,因为在敌军密集的阵形之中把整编七十四师“挖”出来并实施围歼,要冒被四周的敌人实施反包围的巨大危险。华东野战军战役发起时间被确定为十三日黄昏。

五月十二日晚,蒋介石在其官邸召开了军事会议。这是一个致整编七十四师于死地的会议。在蒋介石官邸的大客厅里,蒋介石和他的高级幕僚们像谈论一次出游计划一样,作出了在山东战场继续全面推进的决定,蒋介石特别强调要首先攻占坦埠。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傍晚,他们制定的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殊内容的作战计划,却导致了一个让共产党人永远津津乐道的著名的战例—孟良崮战役。

国防部第三厅向山东战场下达了作战计划。五月十二日,整编七十四开始向坦埠方向攻击前进。拂晓时分,其先头部队五十一旅以炮击为先导,向当面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许世友部的阻击阵地实施攻击。九纵的任务是牵引整编七十四师前进,既不能让其攻击速度过快,以便给穿插的部队争取时间,但也不能把他打回去或是令他原地不动。在九纵阻击整编七十四师的同时,华东野战军各纵队按照各自的战斗任务迅速开始了行动。一纵主力从整编二十五师和整编七十四师之间的缝隙向敌纵深迅速穿插,先后攻占了蛤蟆崮、天马山和界牌等要点;八纵则从整编七十四师与整编八十三师之间的空隙穿过去;六纵则在四十八小时之内急行军一百二十公里,攻占了整编七十四师的后方补给点—垛庄。

整编七十四师的退路已断。张灵甫终于意识到自己有被包围的危险,下令全师向孟良崮和芦山地区收缩。至此,华东野战军已基本完成对整编七十四师的分割包围。张灵甫知道孤军退守几座光秃秃的山冈是无法最终取胜的。张灵甫的设想是:凭借整编七十四的实力,共军根本啃不动,只要整编七十四师用顽强的防御把陈粟牢牢地吸引住,四周的友军乘势合围,就能为与共军在山东决战创造出一个最佳时机。蒋介石显然出发现了这一绝好的态势,他立即命令整编七十四师坚守阵地,吸引共军主力;命令位于新泰的整编十一师、位于蒙阴的整编六十五师、位于桃墟的整编二十五师、位于青驼寺的整编八十三师、位于河阳的第七军和整编四十八师,分别从西北、西、南、东四个方向上火速向整编七十四靠拢。同时,命令位于莱芜的第五军全力南下,命令位于鲁南的整编六十四、二十师迅速北上。

于是,孟良崮战场陡然显出惊人的战役格局:陈毅、粟裕部的五个主力纵队虽然包围了整编七十四师,但国民党军却以十个整编师的大兵力对陈毅、粟裕部实施了反包围—以孟良崮这座小石山为中心,在整编七十四师的外围,是华东野战军形成的包围圈;在华东野战军作战部队的外围,国民党军形成的一个更大范围的包围圈。狭窄的地域内聚集着数十万大军,交战双方的战斗距离如此接近,敌中有我,我中有敌,层层交错,扭成一团。对于陈毅和粟裕来讲,关键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全歼整编七十四师,同时还要最大限度地阻击多路增援敌军。而国民党军的希望则在于:整编七十四多坚持一天,外围部队对陈粟的合围就压紧一天,直到华东野战军无力承担两面作战时为止。那时,便是歼灭山东共产党军队的最后时刻。

十五日下午,华东野战军对整编七十四师发起总攻。孟良崮,位于蒙阴东南约六十公里处的芦山之中。芦山是一片方圆约五十公里的山群,万泉山、雕窝、芦山、孟良崮等山峰起伏相连,主峰孟良崮海拔五百米。崮,为山东腹地特有的一种坡度陡峭、怪石林立、草本稀疏、石质坚硬的石山。整编七十四师收缩在这里后,由于无法挖掘战壕,官兵们或用石块筑起掩体,或在巨大的岩石缝隙间设立射击阵地。华东野战军从陡峭的岩壁上仰攻,没有任何隐蔽物可以利用。攻击部队采取波次攻击的方式,一轮接一轮地前仆后继,整编七十四师不但组织起密集的火力拦截,而且还多次发动大兵力的反击,双方在陡峭得几乎站不住脚的石坡山混战在一起。

张灵甫,一个性格冷峻的职业军人,在十五日接近中午的时候,他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恐惧。整编七十四开赴山东后,张灵甫的攻击行动十分踊跃,强占头功的架势令各路友军侧目。即使在孟良崮被包围之后,师参谋长魏振?一再提醒:“此乃孤山,为兵家大忌,不易固守。”但张灵甫依旧认为,军人打仗要的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华东野战军决不敢贸然攻击赫赫有名的整编七十四师。但是,战事进行到十五日下午的时候,他发觉陈毅和粟裕这次决心要将他置于死地,特别是得知各路友军全围的速度十分缓慢时,他知道事态不是一般的严重了。张灵甫开始向友邻部队呼叫增援,让他万分恐惧的是,被包围在中间的明明是他,可友邻部队竟然向他发出了请求增援的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