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四章 战场的腰部

   黄土沟壑(上)

 

一九四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国民党《中央日报》载:“毛泽东、周恩来等已迁往佳木斯,或已潜逃出国。”毛泽东一行撤离延安后,径直向北偏东方向转移,走了两天之后,二十一日晚,一行人抵达清涧县境内的一个名叫高家?的小山村,这个只有二十多户人家的小山村位于咸阳至榆林公路以东约五公里处。毛泽东打算在这里住几天。

胡宗南部已经从延安向北追击而来。胡宗南断定,共军主力一定固守在延水以北地域,并会聚集在绥德至延安的公路两侧,一为掩护中共首脑机关,二为“趁机窥复延安”。于是,他下达的作战命令是:“以一部佯击共军正面,牵制共军主力,而以主力由延川、清涧地区先切断黄河各渡口,而后向左旋回,包围共军于瓦窑堡附近而歼灭之。”胡宗南的战役部署是:以整编第一师和整编九十师共五个旅为右兵团,归董钊指挥;以整编三十六师、整编十七师十二旅、整编十五师一三五旅共四个旅为左兵团,归刘戡指挥;另以整编七十六师二十四旅、一四四旅为右支队,掩护主力的右翼,共同完成攻占延川的任务。同时,整编二十七师三十一旅、四十七旅负责守备延安;整编十七师四十八旅、八十四旅和整编三十八师五十五旅调至延安附近,以确保延安的安全。

与毛泽东分手后,彭德怀率西北野战兵团到达梁村,梁村位于延安东北方向和青化砭西北方向两条公路的交叉点上,西北野战兵团指挥机构在这里正式组成:彭德怀任野战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张宗逊任副司令员,习仲勋任副政治委员。在部队撤离延安的时候,彭德怀已经命令主力在青化砭、甘谷驿、茶坊一线集结待机,同时派出三五八旅二营佯装主力与胡宗南部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接触—彭德怀试图把胡宗南逐步引向延安以北的安塞方向,目的是让敌人距离毛泽东一行远一些,然后在敌军的调动中寻找破绽创造战机。

果然,三五八旅二营的边打边撤让胡宗南进一步认定:共军主力确实在向安塞方向溃退。他随即命令整编第一师和整编九十师沿延河两岸向安塞方向攻击前进,整编第二十九军一部从正面向北攻击,同时命令整编二十七师三十一旅由临真向青化砭前进,保障主力侧翼的安全。三月二十一日晚,彭德怀得到当地百姓的报告,说三十一旅正在准备粮草,计划二十四日占领青化砭。彭德怀立即意识到:吃掉一股敌军的战机来了。西北野战兵团指挥部制订了一个在青化砭伏击相对孤立的三十一旅的作战计划。

青化砭位于延安东北约三十公里处,小镇坐落在一条南北走向约二十公里的山谷中。两面是高高的黄土山崖,咸阳至榆林的公路和一条小河蜿蜒其中。从地形上看,走到青化砭,就如同走进一个狭长的口袋里,只要口袋的两头一堵,袋子里的人便无路可走。这的确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二十三日,作战命令下达:第二纵队和教导旅埋伏在房家桥至青化砭以东,敌人进来后负责断其退路;第一纵队埋伏在西面的阎家沟至白家坪,新编第四旅埋伏在青化砭东北方向的高地上,敌人进入后迅速截击将袋口紧紧扎上。二十四日,各部队进入伏击阵地。

拂晓六时,敌三十一旅的便衣侦探和搜索连分别在公路两侧小心开路,旅长李纪云率领旅部和九十二团随后跟进。搜索部队在公路两侧的半山腰上不断地用机枪无目的扫射,飞机在低空盘旋,但无论是火力侦察还是空中侦察,一切都表明这里根本没有共军。上午近十时,李纪云部官兵包括勤杂脚夫共三千人全部进了口袋。一棵信号弹腾空而起,口袋的两头很快就被封堵,山头上的西北野战兵团官兵杀声震天地冲了下来。李纪云的部队完全被压缩在沟壑底部,瞬间被截成数段,手榴弹和炮弹密集地在沟壑间爆炸。战斗持续了不到两个小时。三十一旅旅部和九十二团官兵无一漏网。被俘的军官除了旅长之外,还有副旅长周贵昌、参谋长熊宗继、九十二团团长谢养民等。

就在国民党《中央日报》说毛泽东等人不是到东北找林彪去了,就是已经跑到国外去了的时候,在清涧县高家?村住了四天的毛泽东获悉青化砭战斗胜利的消息,致电彭德怀:“庆祝你们歼灭三十一旅主力之胜利,此战意义甚大,望对全体指战员传令嘉奖。”之后,毛泽东从高家?出发到达了子长县任家山村。在这个距离延安仅百公里的小山村里,毛泽东萌生了一个念头:留在陕北,哪也不去。二十八日,毛泽东一行转移到清涧以北石咀驿附近的枣林子沟。二十九日晚,毛泽东在该村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会议,会议正式讨论了中共中央是继续留在陕北还是东渡黄河进入山西的问题。

毛泽东详细阐述了决定留在陕北的理由:一、中共中央在延安十多年,一直处于和平环境中,现在一有战争就走了,如何向陕北人民交代?二、有人说陕北的敌我力量对比是十比一,敌人过于强大,出于安全考虑也要离开这里。但是,我们留在陕北,就可以牵制住胡宗南的二十三万大军,蒋介石就不能轻易地把这些部队投到全国其他战场上去。三、有人主张派军队进入陕北,加强中共中央的保卫工作。不妥。“陕甘宁边区巴掌大块地方,敌我双方现在就有几十万军队,群众已经负担不起,再调部队,群众就更负担不起了。”

任弼时主张不留在陕北,希望中央及部队全部东渡黄河到山西去。他认为,中央是指挥战争的中枢,各解放区的领导都主张中央转移到晋西北或者太行山等比较安全的地方去,以指挥全国战争,这个建议是从全局考虑的。现在中央在陕北的处境极其险恶,一面是黄河天堑,三面是敌人,军事上讲这样的位置如同绝地,万一让胡宗南一网打尽怎么办?

争论到最后,大家说,要留在陕北就都留下。但毛泽东又不同意,说不要让胡宗南真的把我们一网打尽。第二天,会议形成最后的决定:毛泽东、周恩来和任弼时继续留在陕北,主持中央和军委工作;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以刘少奇为书记,东渡黄河前往华北,担负中央委托的工作。

此时,留在陕北的中央机关,按照军事编制实行轻装,并编为四个大队,成立统一指挥的司令部,任弼时任司令员,陆定一任政委。为了保密,周恩来建议给每个人起个代号,任弼时叫史林,陆定一叫郑位,毛泽东叫李得胜,周恩来叫胡必成。多年后,周恩来回述往事时说:“我们领导革命战争时,在全国、在中央决定问题的只有三个人。当时中央书记处共有五个人,分散在两个地方:一个地方是刘少奇同志和朱德同志,他们领导全国土改,搞根据地;在中央只有三个人,毛主席、周恩来与任弼时同志。所谓中央,就是这三个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