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四章 战场的腰部

   战场的腰部(中)

 

当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向汤阴发起攻击的时候,孙殿英立即向蒋介石求救。在蒋介石的命令下,驻守在新乡的王仲廉部分三路沿平汉路东侧北进增援。为了给主力赢得集结的时间,刘伯承、邓小平命令第三纵队九旅在汤阴以南阻击其前进,王仲廉的先头部队数次攻击都被击退。或许是阻击过于猛烈了,发觉不对头的王仲廉竟然率部退回了淇县。这一退,就没有了消息。接连数天,王仲廉部没有任何继续北进的迹象,这让等待打伏击的晋冀鲁豫官兵有些焦急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更加猛烈地攻击孙殿英,再次迫使国民党军前来援救。

第六纵队再次向汤阴发动了猛烈攻击。果然,由于孙殿英不断告急,陆军总司令顾祝同严令王仲廉再次北进增援。十三日,由整编六十六师、整编第三师、整编四十师三一六团、整编四十七师一二七旅和第二快速纵队组成的第一梯队,在六十六师师长宋瑞珂的指挥下,沿着平汉路东侧又一次开始向北移动。整编三十二师作为第二梯队随后跟进。晋冀鲁豫部队除留少数攻击汤阴之外,其余大部队全部参加打援。伏击战的战场选在淇县东北二十公里处的河套地区。以平汉路为界,参战部队被混编为东西两个集团,东集团自浚县的屯子、白寺一线向西打,西集团依托淇县以北的山地往东打。

十五日,王仲廉的第一梯队进入了刘伯承、邓小平预设的伏击圈。根据预定作战部署,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一、第二纵队立即从两侧兜击,官兵们不分昼夜急促前进,迅猛迂回到敌人的身后,从敌人的第一梯队序列中把最前面的第二快速纵队分割了出来,包围在卫河以北、淇河以东的河套地区。王仲廉发觉后,立即向后收缩,但是退路已被切断。十七日,在王仲廉的指挥下,援军以坦克前冲后堵的阵形开始全线突围。被分割出来的第二快速纵队确实“快速”,黄昏时已经跑到了范庄和东西郭村附近,大有一步冲出包围圈的趋势。

太行军区独立第二旅是刚刚成立的部队,战斗开始的时候,作为第三纵队八旅的预备队使用。三纵副司令员命令第二旅火速向东插入整编六十六师与第二快速纵队的接合部,把敌人撕开,并坚决把第二快速纵队阻击住,直到黄昏时主力赶到为止。独立第二旅赶到一个名叫郑岗的村庄时,发现第二快速纵队正在滚滚烟尘中向南逃,整编六十六师紧跟其后,两支部队大约相隔三公里。副旅长张显扬立即率七十六团从这个缝隙间插进去。白天,已经穿过东西郭村的第二快速纵队立即发现了他们,敌人掉头试图重新占领村庄,双方在平坦的田野中开始赛跑。第二旅先于敌人赶到了西郭村。

接下来,在主力部队没有到达之前,独立第二旅残酷的阻击战开始了。这支小小的部队处在整编六十六师和第二快速纵队之间。急于摆脱困境的国民党军在炮火和飞机的协助下展开了猛烈的进攻,企图把独立第二旅从战场上挤出去。在伤亡不断增加的战斗中,独立第二旅官兵感觉时间已经停止,有的连队全连都是伤员,有的连队连伤员也只剩下几个人了。终于,地平线上出现了大部队的影子。

国民党第二快速纵队被分别压缩在大、小湖营两个村庄里。此时,第二快速纵队已把村庄周围的低矮房屋全部点燃,以期扫除晋冀鲁豫野战军进攻路线上的所有掩蔽物。十八日凌晨四时三十分,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三纵队对国民党军第二快速纵队的总攻开始了。三纵官兵迎着密集的火网不顾一切地迅猛穿插,将守敌分割成一块块地包围歼灭。当突击队冲入大小湖营村后,激烈的战斗在每一处房屋附近展开。十九团三营官兵直奔敌指挥所,将第二快速纵队司令李守正、副司令蒋铁雄、袁峙山活捉。蒋介石获悉第二快速纵队被歼,如同听到整编七十四师战败:“豫北第二快速纵队李守正旅长的挫失,乃是由于指挥官在撤退时缺乏周密的计划和部署,致使优秀的将领和忠勇的官兵们作了无谓的牺牲,这都是我们的奇耻大辱。”

第二快速纵队覆灭后,王仲廉率部退回了新乡。国民党军豫北防线已经破碎。刘伯承、邓小平决定再一次重兵出击,目标是没有等来增援的汤阴城。平汉路上的汤阴是一座古城。孙殿英把城防工事修筑得异常坚固,在高十米、宽二十五米的城墙上设有三层射击孔,没有水的护城壕挖得很深,壕底有暗堡和暗道与城内相通。城壕外围,修有二百四十多个梅花形的子母堡,设置着四道鹿砦和地雷区。城外围的张庄、石家庄、马沟、杜庄等村庄都修有能够单独防御作战的“土围子”。拥有三个步兵师六个直属团的孙殿英自称他的汤阴城防是真正的固若金汤。

晋冀鲁豫野战军的计划是:一纵休整,二纵攻击崔桥,三纵和六纵联合攻击汤阴。扫清外围“土围子”的战斗比最后的攻城要艰难得多。这些“土围子”的内部大多以铁轨为梁,然后覆盖上泥土,有三层射击口,里面一般都有两至三个连的兵力。不但火力强面密集,且凭借相互火力支援,里面的士兵经常冲出来反击。爆破手在平坦的开阔地上无法前进,三纵和六纵采用挖坑道的方式逐渐向前推进。外围战斗持续了整整八天才平息下来,攻守双方都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虽然汤阴城墙已完全暴露,但接近城墙仍存在着困难,因为从任何一个可以隐蔽自己的外围支撑点到城墙下,都要经过约两百米的毫无遮拦的开阔地,这片开阔地是孙殿英守军的重点火力封锁区。于是,攻城部队再次采取挖坑道的方式,挖一段,建起一个攻击出发阵地,然后接着现挖一段,依次向前。在国民党守军的密集扫射下,坑道还是挖到了城墙下。孙殿英开始向王仲廉求救。刚刚因为增援汤阴而受到打击的王仲廉对是否再次北进犹豫否决,但蒋介石一再来电催促王仲廉率整编三十二、六十六师火速增援,同时又命令位于安阳的整编四十师南下与孙殿英部会合,共守汤阴。安阳方向的整编四十师刚一出动就受到晋冀鲁豫野战军的坚决阻击。南北两路增援的国民党军还在半路之时,汤阴城已成一片火海。

晋冀鲁豫野战军在汤阴城下修筑了一百多个地堡火力点,开设了五十多处炮兵阵地,一万多米长的坑道和战壕蜘蛛网一们挖掘到了城墙之下。夜晚,炮击骤然而起,炮弹大雨般落在城墙上。随着一声雷鸣般的巨响,自东北方向攻城的六纵把城墙炸开一个二十多米的大缺口,攻击部队蜂拥而入。同时,从西面攻城的三纵八旅也炸开了城墙。城内的巷战持续到五月二日上午,汤阴国民党守军大部被歼。孙殿英被俘。

为了不给国民党军以喘息之机,刘伯承、邓小平接着下达了自汤阴北上攻击安阳的命令。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全部扑向了这座平汉路上的大城市。安阳外围战斗进行了半个月,战事进展艰苦而缓慢。在城北安阳河上的安阳桥附近,争夺尤为激烈。平汉路西侧是大司空村和广益纱厂,东侧是三府村和袁世凯的故宅,交战双方对桥梁附近各村的争夺反反复复,袁世凯的故宅和陵墓由于建筑高大坚固成为国民党守军的防御阵地,当晋冀鲁豫官兵付出巨大牺牲攻克这里的时候,故宅豪华的花园已成一片废墟。至五月二十五日,鉴于安阳城池过于坚固,晋冀鲁豫野战军决定放弃攻城,同时撤离安阳外围战场转入休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