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四章 战场的腰部

   夏季攻势(上)

 

蒋介石的重点进攻并没有把杜聿明的东北战场包括在内,这让杜聿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蒋介石根本没有意识到东北战场是影响全国战局的关键—南京的大员们普遍认为,东北距离南京很远,只要南京不受到威胁,就证明了国民党军处在战胜者的地位上—这是蒋委员长的短见,还是那帮幕僚的低能?杜聿明百思不解,苦恼万分。

一九四七年夏季来临时,东北战场的形势已发生微妙的变化。首先,国民党军总兵力不占优势,主力只能用于占领大中城市和主要的交通线,所控制的地域越来越狭窄,面积仅为整个东北地区的百分之十二。兵力不足,除了国防部非但没向东北增兵,反而向华北调走一个军外,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作战消耗严重。内战爆发一年多,东北地区的国民党正规军已损失三个师十六个团五十一个营,总计二十二万五千多人。二是战斗力严重下降,作战时被俘和投降官兵比例大大增加。至一九四七年五月,东北地区国民党军正规军有新编第一、第六军,第十三、第五十二、第六十、第七十一、第九十三等共七个军二十一个师,连同非正规军在内,总兵力约为四十八万。

一九四七年六月,东北民主联军的总兵力已经达到四十六万余人。野战部队共有十五个主力师、九个独立师、八个独立旅、七个骑兵团。杜聿明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林彪绝不会偏居北满一隅,东北民主联军必定要大举攻城。五月上旬,杜聿明让郑洞国亲自到南京去一趟,面见蒋介石晓以东北局势之利害攸关,要求委员长再给东北增加两个军的兵力,至少也要把第五十三军 调回东北。但蒋介石却态度坚决地拒绝了杜聿明的要求。第二天,郑洞国见了国防部长白崇禧,希望他能明白东北之重要,然后设法说服蒋介石增兵。然而,白崇禧和蒋介石却观点一致,白将军认为华北比东北重要。郑洞国不由得哀叹道:“东北守不住,华北更守不住。”

杜聿明制定了机动防御的部署,这个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将领此刻万般无奈,他既要确保已占领地区和主要交通线的安全,还要继续分割共产党人的各个解放区,这导致了他的兵力严重分散,最终基本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第一军守备怀德、长春、农安、德惠、吉林、老爷岭等地,借助松花江防止东北民主联军北满部队南下;第七十一军和第十三军五十四师一部,守备四平、公主岭、昌图、清原、辽源等地,借助西辽河控制中长铁路的长春至沈阳段;第六十军和第十三军五十四师一部,守备梅河口、盘山、海城等地,控制沈吉铁路北段;第五十二军守备安东、通化,控制安沈铁路及其两侧地区;二0七师守备沈阳、抚顺;新编二十二师、十四师在新宾、凤城地区机动;第九十三军暂编十八、二十二师守备赤峰、阜新、锦州;暂编二十师守备清原;第十三军四师守备承德、隆化。这是一个连不成体系的、构不成协同的防御系统,特别是其防御要害中,长途铁路长春至沈阳段两侧兵力明显薄弱。

精于计算的林彪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杜聿明最担心的事就要发生了。中共东北局制定的夏季攻势的计划是:北满八个主力师和两个炮兵团越过松花江南下,在东满、西满、南满和冀察热辽部队的协同下,从各个方向向长春至沈阳铁路的中段展开攻势,歼灭两侧分散孤立之敌,打通南满与北满的联系并实现会师。平时沉默不语的林彪战前亲自向干部们传授了他创造的战术:“一点两面”—战场上,兵力要集中于主要一点,即我军的主攻方向,而不是敌人的主要方向。“我们应以我们的要点来对付敌人的弱点”。“两面的战术要求,不在一个方面,而是两面,有时三面、四面。特别提出两面,主要是为了要同志们注意搞敌人的后路或侧翼”。所以,“一点”是打垮敌人,“两面”是将打垮的敌人消灭。

一九四七年五月八、九两日,东北民主联军北满主力渡过松花江,由扶余、大赉地区出发,向中长路长春至四平段西侧迅猛奔袭;南满主力由通化以北之三源浦、柳河地区出发,奔袭沈阳至吉林铁路的中段地域。南满、北满主力以四平为中心南北对进。同时,东满、西满和冀察热辽部队也分别从吉林以东、郑家屯以北和热河西部及冀东地区发起攻击。林彪的夏季攻势具有一定的风险性,因为兵力依旧占据微弱优势的对手拥有主要交通干线,而此时东北大地上的江河都已解冻,万一战斗失利,北满主力已无可能从解冻的松花江面上撤回安全地带。

越过松花江的北满部队主力相继攻占农安西北和西南的哈拉海、三盛玉、伏龙泉地区,其中第二纵队包围了怀德。怀德是长春至沈阳铁路线西侧的重要屏障,一旦被攻克,长春和四平都将处于暴露状态。此时,怀德驻有国民党军新一军一五八师九十团、保安十七团,兵力五千。在距怀德还有十里路的地方,第二纵队司令员刘震与政委吴法宪分手了,刘震率部对怀德实施包围,吴法宪则带领直属队布置兵站、粮食接济等事宜。五月十四日,两人在怀德城下会合。怀德城四周平坦开阔,易守难攻。刘震带领指挥员前去察看地形时,所有的指挥员面对如此森严的城防皆沉默不语。刘震发现城西南角有一条天然土沟,而这里恰恰是一五八师九十团与保安十七团的接合部,于是决定以这里一段一百五十米宽的城墙为进攻突破口。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情况突然复杂起来:负责打阻击的五师师长钟伟报告:国民党军第七十一军八十八师的先头部队正向我急进,已与我师前哨阻击部队接火。第七十一军来援早在意料之中,但预料之外的是增援之敌来得如此迅速,万一攻城和阻援其中有一面失利,就会全局陷于被动。总攻时间迫近,刘震最终下定了攻城的决心。

关键是五师必须阻挡住第七十一军的增援。同时,攻城部队必须尽快拿下怀德。担任攻击的六师说:“请转告五师,只要今晚挡住敌七十一军,怀德一定能拿下来!”五师说:“叫四师、六师放心打,只要五师还有一个人,敌七十一军休想越过二十里堡一步!”

五月十六日十八时五十五分,炮火准备开始了。随着持续不断的剧烈爆炸,炮火开始向纵深延伸,形成一个半圆形的阻拦火墙,四师从西南向东北,六师从东北向西南,官兵们在炮火的掩护下开始向前冲击。突破成功后,第二梯队投入纵深战斗,巷战开始了。二纵使用小部兵力沿着大街吸引守军火力,大部兵力则在街道两边的民房里逐屋逐层挖洞前进,守军的防御体系很快就被打得支离破碎。守军决心动摇,残部开始从东南角突围而出,被二纵的外围部队歼灭于城郊旷野。

攻击怀德的战斗进行之时,负责打援的一纵和二纵五师拼死阻击着第七十一军八十八师和九十一师。当怀德已被攻克的消息传来后,八十八师和九十一师的步兵和卡车挤在一起不知当进还是当退。就在这时,东北民主联军的攻击部队蜂拥而来。混战持续了整整六个小时。激战中,第七十一军参谋长冯宗毅、八十八师师长韩增栋身亡,国民党军的精锐之师在这个名叫大黑林子的战场上一下子崩溃了。第七十一军军长陈明仁还不知道八十八师和九十一师的悲惨处境,为了自己的主力师不致于全军覆灭,他亲率八十七师急速赶来力图解围。部队刚刚达到公主岭,杜聿明的电话打来了,陈明仁这才知道八十八师和九十一师已经完了。陈军长立即率领部队乘火车往四平方向撤退。正撤退时,共产党军队冲进了公主岭,陈明仁连同八十七师在被围的最后一刻跑了出来。

怀德失守令新一军慌忙向长春撤退。自此,长春城门紧闭,全城戒严,一时人心惶惶。林彪没有下达攻击长春的命令。一纵沿着铁路绕过四平继续南下,切断了沈阳至长春的铁路。二纵则直逼四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