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夏季攻势(中)  

 

在北满主力南下作战的同时,南满部队的进攻方向是山城镇和梅河口。五月十日,南满部队在司令员萧劲光、政委陈云的率领下,沿着四平至梅河口的铁路向西南发展,十四日全歼山城镇和草市守军,切断了吉林至沈阳的铁路。在杜聿明的严令下,国民党军新六军军长廖耀湘指挥一五五师发动反击,南满第三、第四纵队在南山城子地区与其展开激战。南满部队的决死精神,令号称“国军之花”的新六军一五五师官兵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国民党军拥挤在公路上,用重炮四处轰击,在数次突围未果的情况下,放弃辎重向辽宁境内的新宾方向撤退,南满部队官兵开始追击。一五五师的溃败,致使通化守军弃城逃跑,战略要地梅河口暴露出来。

梅河口镇是吉林至沈阳铁路中段的一个大车站,是杜聿明的“东北五大战略要点之一”,他曾给守备这里的国民党军第六十军一八四师下达过“坚决死守,不准突围”的命令。二十四日,南满部队第四纵队在副司令员韩先楚的指挥下,对梅河口镇发起攻击。在炮火的掩护下,二十八团和二十九团连续爆破,打开了战斗通道,各突击部队经过激战,占领了外围的三六七、三六八两个高地。然而,从这两个高地到敌人的核心防御阵地,中间还有约五百米的开阔地。二十八团和二十九团在没有炮火支援的情况下,仓促发动了攻击,结果在敌人三面火力的压制下,冲击一次次失败,开阔地上布满阵亡官兵的遗体。

夜晚,韩先楚召集会议研究战况。与会者认为攻击失利的重要原因是:对地形和敌情不熟悉,守军工事坚固,我军炮火发挥不够,选择的主攻方向不妥当。会议最后决定:放弃在开阔地的攻击。另外选择一个突破口,只要突进去,守军防御就会全线动摇。被选择的突破口是火车站。担任对火车站正面攻击的是三十团。虽然进行了炮火掩护,三十团的攻击依旧伤亡很大。突击队每冲击到前沿,后续部队的通道都会被守军火力封堵,增援兵力和弹药无法跟上,突破最终以失利告终。最后,三十团把未伤亡的官兵编成两个连发起连续攻击,在侧翼二十九团的配合下,于二十六日上午九时占领了火车站。伤亡巨大的三十团从火车站向街区发展,官兵们用打穿房屋墙壁的办法接近守军火力,然后实施连续爆破,随着进展道路的逐一打开,官兵们逼近了守军的核心防御阵地。

二十八日下午十六时,四纵所有的火炮都推进到距守军核心阵地仅四百米处,各团也选择好了各自的攻击出发地。最后的攻击开始后,被巨大伤亡激怒的官兵们奋勇冲锋,残存守敌最后退守到一座楼房内抵抗,二十八团官兵连续爆破,终于把楼房炸开了一个缺口,官兵们冲进大楼,与负隅顽抗的敌人展开了近距离肉搏。核心阵地附近的守军两千余人逃出城,被三纵七师十九团围歼。艰苦的梅河口战斗进行了五天四夜,国民党守军一八四师被全歼。

南满部队乘胜相继攻占了海龙、辽源、西丰、清原等城镇。至此,松花江以西、吉林到梅河口之间以及长春东南的广大地区全部被东北民主联军占领,南满解放区与东满解放区连成了一体。更重要的是,南满、北满主力部队在彼此隔绝了一年多后,终于会师于四平城下。林彪朝思暮想的将两个拳头合成一个拳头以扭转东北战局的梦想至此成真。

五月三十日,蒋介石飞临沈阳。林彪的夏季攻势让他感到了东北局势的不妙。在沈阳召开的高级将领会议上,他要求东北地区的国民党军收缩兵力,重点控制大城市以保持住现状。会议显示出蒋介石与杜聿明之间的不协调:当蒋介石主张把长春以东的永吉(吉林)也放弃时,抱病参加会议的杜聿明不但当场坚决反对,而且再次提出将第五十三军从华北调回,但这 一请求再一次遭到蒋介石的断然拒绝。蒋介石走后,东北地区的国民党军先后放弃了安东、通化等中等城市,开始固守长春、吉林、四平、沈阳、锦州等几个大城市及周边城镇。

不久,一个严重的消息传来了:开原失守,中长铁路被切断,沈阳与四平失去了联系。杜聿明对林彪的心思猜得很透:去年,东北民主联军守了一个月,也没能守住四平,部队最终被分割在南满与北满两个互不联系的地域。这一次,林彪部主力全线出击,既然已经打到四平城下,林彪势必想让国军也过过被拦腰截断的苦日子。四平位居东北中部交通枢纽,连接沈阳、梅河口、长春、吉林,谁占领了这里谁就握有东北战场的主动权。一方势在必夺,一方誓死不让,自内战爆发以来,东北战场上最惨烈的一场血拼已是不可避免。

六月初,双方开始战斗调动。廖耀湘的新六军一五五师和十四师向开原发动反击,重新打通了四平与沈阳之间的联系。与此同时,林彪部主力大规模地向四平集结,共十七个师的兵力机动于四平以南、东南及以北地域,准备阻击自沈阳北上和自长春南下的敌人的援军;而另七个师配属五个炮兵营,负责对四平实施攻击,攻击部队前线指挥为第一纵队司令员李天佑、政委万毅。李天佑的对手,是四平国民党守军总指挥,第七十一军军长陈明仁。蒋介石致信陈明仁:“四平乃东北要地,如失则东北难保。斯时为吾弟成功成仁之际,望砥砺将士,严行防守。”

陈明仁深知四平之战不可避免,同时也知道自己的第七十一军无路可退。四平城因之前被日本人占领,整个城市建筑布局完全符合防御要求,且各建筑物之间都有彼此想通的交通盖沟。陈明仁将四平全城划定出五个守备区域,各防御部队都有清晰的作战地点,各作战地点彼此又能构成协同,每处阵地都布置了两道防御线。而城西的中心地带被布置为核心守备区,这个区域内有中央银行、电力局、市政府等高大建筑,这些坚固的楼房组合起来犹如接连不断的工事群。

李天佑的参谋人员绘制出四平守军的兵力配备和工事位置图,东北民主联军对陈明仁的布防情况有着惊人的准确了解。唯一遗憾的是,攻击部队,包括林彪在内,此刻存在着严重的轻敌现象。他们不知道四平守军在兵力和火炮数量上占据着绝对优势;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严重低估了四平守军的作战决心。轻敌导致的后果极其严重。总攻时间确定为六月十四日二十时,作战预定三至五天之内拿下四平。六月十一日,先头部队占领了四平外围的几处重要据点之后,攻城部队在大雨中陆续近敌。十四日十六时,攻击部队进入了待命冲击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