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一章 青春作伴好还乡

闯关东

 

狭窄的公路淹没在中国北方八月末的秋色之中,两支武装相距三百米在公路上对峙着。武装的一方是一群外国人,汽车上架着重机枪,一门八十二毫米无后座力炮和一门三十七毫米平射炮已做好射击准备,武装人员手中的轻机枪、手枪和转盘式冲锋枪均已子弹上膛。武装的另一方是中国人,灰色粗布军装上没有任何军衔标记,每人手中是清一色的日式步枪。

这是1945年8月30日的上午,毛泽东在重庆温热的暑气中正前去拜访孙中山的遗孀宋太龄,一大批中外记者蜂拥跟随。而在距重庆数千公里的渤海西岸,在一个名叫“前所”的小火车站附近,具有历史意义的场面出现了。苏联对日宣战后的第三天,朱德总司令发布了“第二号命令”:1、原东北军吕正操所部由山西绥远现地,向察哈尔、热河进攻;2、原东北军张学思所部由河北、察哈尔现地,向热河、辽宁进发;3、原东北军万毅所部由山东、河北现地,向辽宁进发;4、现驻河北、辽宁边境之李运昌部即日向辽宁、吉林进发。这个重要命令中隐含着一个重要的地域名称:中国东北。

命令中提到的“现驻河北、辽宁边境之李运昌部“,是此时共产党武装距离东北最近的一支部队。于是,冀热辽军区司令员李运昌率领着这个小小根据地的全部人马---一万三千名官兵以及五个地委书记和两千五百多名地方干部,分三路开始向热河、辽宁和吉林进发。这是抗战结束后向东北开进的第一支共产党武装。其中由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和副政委唐凯率领的东路军的行进目标是:沿辽西走廊向北,进入锦州和沈阳。四天之后,他们越过长城。侦察参谋董占林率领侦察班仅用几支手枪,就迫使山海关附近前所车站的四百多名伪军投降了。然而,在这个小车站,曾克林和唐凯焦虑起来:上级命令他们与进入东北的苏军会合以配合作战。但是,苏军现在哪里?正在费尽思量的时候,十二团副参谋长罗文率领的另一路侦察小组带来了消息:一支看上去好像是苏军的侦察分队,从赤峰方向急速开来。果然,不一会,远处烟尘滚滚,五辆汽车冲进前所车站后停住了,苏军官兵随即展开了战斗队形。

这是进入中国境内作战的苏军首次遇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部队。双方的持枪对峙持续了两个小时。突然,曾克林对唐凯说:让他们看看你的胳膊!唐凯恍然大悟,他把衣袖卷起来,露出右臂上一个醒目的印记:镰刀和斧头。苏军军官看清楚这个图案后,愣住了。唐凯十三岁时,为了表示跟共产党走的决心,在自己的右臂上,用钢针沾着草木灰,刺出了一个完整的镰刀和斧头图案。苏军军官大叫:“格米尼斯特(共产党)!”这时,一个苏军士兵举着电报跑来,后贝加尔方面军发来的电报说,莫斯科已经联系上了延安,延安方面向他们解释了“冀热辽”是怎么一回事。名叫伊万诺夫的苏军营长向唐凯伸出了双臂。这个特殊的历史时刻极具象征意义。从军事角度看,这是出兵中国打击日军的苏军与共产党军队的首次会合;从政治角度看,这次会合在第一时间确定了共产党军队与苏军的同盟关系。接着,两支武装开始了首次合作:攻击山海关。在与日军方面谈判无效后,苏军的大炮在后面轰击,曾克林和唐凯的部队在前面冲锋,战斗以共产党官兵牺牲百人和苏军牺牲两名士兵的代价胜利结束。

1945年,伴随着日本投降,中国东北突然出现了政权真空。国共双方都知道东北的重要性。国共双方收复东北的命令几乎同时下达。但是,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差别立刻显现:国民党军主力集结在西南地区,那里与东北是中国版图的两极。此时,通往北方的铁路因为战争大多处在瘫痪状态。即使请求驻华美军援助,仅仅依靠飞机和军舰,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运送过多的兵力。而共产党人在抗日战争中建立的敌后根据地,最近的距离东北南部边缘仅百公里。

此刻,对于苏联,彻底打败日本关东军已不是问题,难题是如何处理国共两党在中国东北的利益。从意识形态和政治信仰上讲,苏军与共产党武装应该更亲近一些。但是,由于斯大林对中国共产党缺乏了解,更由于牵涉到未来的在华利益,苏联必须遵守《雅尔塔协定》和《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将日本投降后的东北政权交给国民党而不是共产党。就在冀热辽军区一支规模不大的队伍突然出现在沈阳的时候,苏联方面得知了美国为蒋介石政府向中国北方运兵的庞大计划,特别是美国军舰已经进入渤海海湾的情报,苏联方面感到了严重的不安,苏联觉得有必要在国共两党之间寻找一种有利于与美国抗衡的政治筹码。显然,用一种暧昧的态度容许共产党军队在东北地区存在,对于苏联来说或许有益而无害。

9月14日上午,曾克林把驻扎在长春的苏军最高司令长官马林诺夫斯基元帅的全权代表贝鲁罗索夫上校请到了延安,朱德立即接见了苏军代表。上校传达了马林诺夫斯基元帅的四点声明:1、蒋军和八路军进入东北,应按照特别规定的时间;2、苏军退出满洲之前,蒋军和八路军不得进入东北;3、因八路军单独部队已进至沈阳、平泉、长春、大连等地,苏军请朱总司令命令各部队退出苏军占领之地区;4、未经苏军允许进入东北之蒋军部队,已被苏军缴械。苏军不久将撤退,届时中国军队如何进入东北,应由中国自行解决。午饭后,曾克林向中央汇报了他们进入东北的经过,并特别说明日军遗留了大量的军用物资,尤其是大量的武器,没有人接收。事后证明,曾克林关于“轻重武器及资财甚多,无人看管,随便可以拿到”的说法是夸张的,这给后来进入东北的部队造成不小的困难。但曾克林当时的心情可以理解:作为首批到达东北地区的指挥员,他深知此刻任何犹豫都将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他急切盼望中央立即派遣大批干部和部队去东北。

晚上,中央政治局彻夜开会,最终形成了一个重要决策:舍弃南方所有的根据地,全力抢占东北。这个“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思想,对后来解放战争的战略形态、战役样式和战争进程,具有极其重要的影响。会议决定:抽调四分之一以上的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分别率领两万干部和十万部队开赴东北。同时,派遣彭真、陈云、伍修权、叶季壮等,立即跟随苏军飞机飞赴东北,在沈阳成立中共中央东北局,负责党在东北的一切工作。9月18日,彭真一行到达沈阳,随即成立了以彭真为首为书记的中共中央东北局,东北局的办公地点选在了张作霖的大帅府。此刻,关内各解放区部队开始了向东北的急行军。

黄克诚率领的新四军第三师是当时进入东北人数最多、战斗力最强的部队。9月23日,第三师接到中央的命令后,四个作战旅和三个特务团共三万五千人立即从苏北淮阴出发北上。黄克诚没有轻信东北到处是武器和物资的说法,不但坚持让官兵把武器都带上,而且还带上了过冬的棉衣。事后证明,他的这个命令具有惊人的预见性。八路军山东军区部队分别从陆路、海路进入辽东半岛。山东军区的所有部队昼夜兼程,六万多兵力先后到达东北:滨海支队支队长万毅率领的三千五百人,师长梁兴初率领的第一师七千五百人,师长罗华生率领的第二师七千五百人,鲁中军区政委罗舜初率领的第三师和警备三旅九千人,山东军区副司令员兼第五师师长吴克华率领的第五、第六师八千人,渤海军区司令员兼第七师师长杨国夫率领的第七师八千,渤海军区副政委刘其人率领的三个团五千人,以及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罗荣桓和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萧华分别率领的军区机关与直属部队等约四千人。

1945年9月,处于休养状态的林彪被任命为山东军区司令员。他在延安登上了一架美军飞机,飞机降落在河北的一个简易机场,林彪接着骑马向山东前行。9月23日,当他到达河南濮阳的时候,接到了中央让他北上的命令。林彪只好掉头,先骑马到了河北南宫,再换乘汽车到达河北固安,从那里徒步穿越封锁线,于十月中旬到达冀热辽军区司令部。此刻,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一支部队,他也不知道自己将指挥哪些部队。就在这时,中央命令他迅速前往沈阳的电报到了,这位三十八岁的共产党将领在少数官兵的护送下继续北上。而几乎与此同时,将要成为他的军事对手的另一位将领---国民党军派往东北地区的最高军事指挥官,正在美国第七舰队代理司令巴贝中将的陪同下,站在美国军舰上的甲板上瞭望渤海岸边的一个登陆点。杜聿明和林彪都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1945年10月18日,这位时年四十一岁的国民党军将领被任命为东北保安司令长官。

蒋介石命令杜聿明的部队立即从山海关进入东北。毛泽东已经从重庆返回延安,他把守住山海关的希望寄托在最早进入东北的李运昌的部队上。山海关只有不到三个团的兵力,李运昌请求增援。在增援部队日夜疾进的时候,国民党军的试探性攻击开始了。国民党军对共产党军队的数量估计过高,因此攻击颇显迟疑,导致几次攻击都未见效。就在僵持的时候,李运昌部的防御力量得到了加强:渤海军区司令员杨国夫率领的三个团步行一个月从山东赶到山海关。杜聿明亲自制定了攻击山海关的作战计划。11月15日凌晨,国民党军两个师开始猛烈攻击,战斗持续到16日清晨,杨国夫部官兵边打边撤,山海关外围防御阵地相继失守。天亮时分,国民党军的攻击又开始了,打前锋的是四师。这时,杨国夫部主动撤退,16日下午十六时,担任主攻的第十三军与负责迂回的第52军在山海关以东十公里处会合,杜聿明占领了山海关。

国民党第13军和第52军连续攻击前进,18日占领绥中并接近了锦州。第二天,兴城、葫芦岛和锦西相继失守。三天后,杜聿明的部队占领锦州。几天以后,进入东北的黄克诚与林彪见面了。他们商讨的结果是:就目前部队的状况而言,唯一能做的就是避战。面对国民党军不断地向北推进的强大攻势,无力阻挡的共产党军队只能一退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