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夏季攻势(下)

 

二十时,攻击四平的战斗打响。攻城部队从西北、东北、西南三个方向突击,官兵们不顾一切地冲锋,但国民党守军工事坚固,火力凶猛,攻城部队一再冲上去又一再被迫退回来。只有在西南角,一纵二师四团一营连续爆破,在火力的掩护下,撕开了一道突破口,并占领了保安十七团团部所在的楼房。但是,这个被撕开的突破口太狭窄了,在其他方向都没有突破的情况下,国民党守军大量部队向突破口蜂拥增援。十五日、十六日两天,攻守双方在这个狭窄的口子上反复争夺,敌人的顽强出乎了攻城部队的预料。第七十一军八十七师新任师长彭锷亲临前沿,中弹负伤后依旧不退,前锋营的士兵也全部阵亡在突破口上。而林彪部仅第一纵队就负伤五千人,阵亡一千四百多人。国民党守军的炮火轰击和飞机轰炸令前沿指挥员陷入两难:扑上去人多了,突破口狭小,一颗炮弹落下就能导致大量伤亡;扑上去人少了,又无力阻止敌人凶猛的反击。

十七日晚,受阻四天的四平城西北角终于被突破,因只有一个突破口而艰难平推的作战局面得到缓解。李天佑投入了预备队,国民党守军稍稍后撤,攻城部队开始向城内核心地带压缩。接下来的战斗缓慢而残酷。围绕着每一座坚固的建筑物,攻守双方的战斗始终处于胶着状态。陈明仁决心与四平共存亡,他先是立下遗嘱,然后把自己的棺材抬出来给大家看。他的命令是:独立死守,打光为止,转移和放弃阵地的命令只有军长一人有权发布。第一道防御线的部队一律不准撤退,凡是后退者,第二线防御部队有权射杀他们。

十九日,东北民主联军把不久前缴获的七门美式火箭炮推了上来,对准中央银行和市政府大楼进行轰击,两座大楼很快就被占领。电信大楼被炸毁的时候,陈明仁突围而出到了城东区。西区核心区的守军并没有因为军长的转移而放弃抵抗。二十一日,经过激战,四平城西区被东北民主联军占领。战斗已进行到第八天,李天佑的攻击部队付出八千余人的代价占领了四平城内的一半城区。该日,林彪命令:“决付出一万五千人的伤亡,再以一个礼拜的时间,将此仗打到底,达到完全歼灭敌人和打垮敌之守城信心。”林彪向毛泽东报告后,得到了毛泽东的赞同。

但是,不但攻击四平东区的战斗依旧进展缓慢且伤亡巨大,而且杜聿明的部队已经开始从沈阳和长春南北两面增援而来。四平危急令蒋介石十分震惊,他终于决定将第五十三军从华北调回东北,并严令杜聿明在六月三十日之前解四平之围。在郑洞国的指挥下,第五十三军首先占领了本溪,解除了沈阳侧翼的威胁,然后一路向北直扑四平。杜聿明所能调出的全部增援兵力共九个师,很快就在四平以南、以北与林彪早就部署好的打援部队接火了。尽管林彪部顽强阻击,但终究兵力不足,难以在运动中歼灭来敌,只能迟缓其增援速度。郑洞国留下战斗力最强的新六军与林彪的打援部队周旋,然后亲率第九十三、第五十三军和第五十二军一九五师顽强地向四平靠拢。

二十六日,向四平急速推进的郑洞国突然发现,一直监听中的林彪部的电台信号减弱了。郑洞国判定林彪的部队已处在转移之中,于是迅速命令部队全部投入正面进攻。这一天,攻击四平东区的战斗虽在继续,但东北民主联军的攻势已经减弱。林彪面临的局面是:攻克四平希望渺茫,增援之敌兵力强大,不但没有将其包围歼灭的可能,连将其阻截都无法有效地做到。而且,无论是攻城部队还是阻援部队此刻都面临着分兵两面作战的处境。

二十八日,郑洞国和第九十三军军长卢浚泉亲临前沿。第二纵队官兵拼死阻击,激烈的拉锯战进行了整整一天,第九十三军全线没有任何突破。郑洞国要求卢浚泉的第九十三军黄昏之前必须突破林彪部的阻击线。下午十三时,第九十三军的左前方突然传来猛烈的炮声,原来左翼的第五十三军在军长周福成的率领下突击成功。在联络了空军和炮兵的火力支援后,卢浚泉下令集中所有的坦克,向二纵的阻击阵地发起大规模的攻击。当敌人的坦克冲进二纵的防御阵地之后,二纵奉命撤出战斗。

郑洞国立即命令全线追击。四平城内的陈明仁得到增援部队接近的消息,立即派出部队从城内向城外突击接应。二十九日,增援四平的第九十三军先头部队到达四平南郊,第五十三军和新六军的一六九师到达四平西北的八面城。林彪下达了全线撤退的命令。六月三十日凌晨,一纵三师最后撤离四平战场,历时半个月的四平攻坚战结束。这一天,是蒋介石严令解四平之围的最后期限。

四平之战,林彪部付出了伤亡一万三千余人的代价。东北民主联军在东北地区发动的夏季攻势结束了。至于四平攻坚失利的原因,长期以来争论不断,但所有的争论似乎都过于具体而丧失了反思的力量。四平之战结束十三天后,林彪给李天佑写了一封信,信中所言值得注意:要把实事求是的原则,一切决定于条件的原则,革命的效果主义的原则,实践是正确与否的标准的原则,加以很好的认识。凡一切主观主义的东西,无论他是美名勇敢或美名慎重,其结果都要造成损失,而得不到胜利的。

林彪部从四平全线撤退的那一天,南京国民党政府最高法院发布了“采取紧急措施”的训令,其中的“紧急措施”之一是:全国通缉共匪首脑毛泽东。此刻,毛泽东正在陕北与近在咫尺的敌人艰难地周旋着。这是一九四七年六月,是内战正式爆发整整一年的日子。如同毛泽东眼前绵延曲折的黄土山路一样,此时中国的内战前景依旧让人捉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