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五章 破釜沉舟(1)

 

共产党是否失败了?

一九四七年六月八日晚,雷电交加,大雨滂沱,国民党军整编第二十九军刘戡部的追击部队距毛泽东所在的王家湾仅隔一个小山头了。无论任弼时如何急切地催促,毛泽东就是不肯动身。毛泽东说,我看到敌人再走也不迟。周恩来、任弼时和陆定一凑在一起紧急商量,商量的结果是:既然他要看到敌人才走,是否可以找一个同志留下来替他看?毛泽东听到这个建议后,问三支队副参谋长汪东兴:“敢不敢留下来等着敌人?”汪东兴说:“主席让我留下来,我就留下来,不看到敌人我不离开。”毛泽东说:“给你一个排,看到敌人再走,还要打他们一下。”九日凌晨三点,毛泽东终于离开王家湾,在大雨中顺着村后的小路向西。

在陕北的黄土沟壑中来回转移的共产党中枢,与其所指挥的战争的巨大规模完全不成比例。相比之下,这个小小的指挥部就像一支深陷困境的孤独的游击队。但是,一直跟随着毛泽东的美国记者李敦白并没有因此感到恐惧:毛泽东与他的对手玩讽刺的猫捉老鼠的游戏。毛泽东故意将他的行踪以对方可以收到的电报送出,他刻意跟国民党追兵保持绝不超过一天行军路程的距离。在每个驻扎地,毛泽东都会等他的侦察兵带来追兵仅剩一个小时的路程的消息,然后再慢条斯理地将外套穿上,骑上马,然后再领着他的小总部迅速冲下小路。

毛泽东离开王家湾后,在天赐湾住了七天。电台架好之后,毛泽东给各解放区首长发了平安电报:本月九日至十一日刘戡率四个旅至我防地游行一次,除民众略有损失外无他损失,中央仍在卧牛城附近不远地方工作。我主力现在陇东作战,并准备于下月初调陈赓纵队过河,与边区部队协力歼灭胡宗南,夺取大西北。

此时,内战爆发整整一年。国共双方都称已取得胜利。国民党方面的舆论认为,经过一年的战争,共产党人丢失了绝大部分城市和几乎所有的重要交通线和交通枢纽,国民党军已经深入到解放区的内部,共产党军队连同他们的首脑机关都已被赶到乡村野外。“共产党是否失败了?”中国内战爆发一年之后,世界舆论就这个问题作出大量评述,似乎都倾向于认为蒋介石打了胜仗。显然,中国共产党人并不这么认为。毛泽东“对城市的丢失表现得很镇静”,他认为蒋介石占领大城市的结果,仅仅是得到了一些“空荡荡的大楼和美国的大号新闻标题”,重要的是国民党军队为此“损失了有生力量”。实际上,中国共产党人自建立自己的武装以来,始终在以这种计算方式来衡量着自己的得失。内战爆发一年,国民党军在总兵力上的损失证明了这一点。一九四六年六月至一九四七年六月,国民党正规军已在战争中损失七十八万人,约合二百九十三个团;非正规军损失三十四万人,约合一百二十八个团。由此,国共双方兵力对此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共产党军队总兵力由内战爆发时的一百二十七万人,增加到一百九十五万人,野战军兵力从六十一万人增加到一百零三万五千人;而国民党军的总兵力从内战爆发时的四百三十万人下降到三百七十万人,其中正规军兵力从两百万人下降到一百五十万人。

国民党军总兵力的下降至少给他们带来两个危险:第一,缺乏战略机动兵力。其二百二十七个用于进攻解放区的作战旅中,因为要担负漫长的交通线和大量的大中城市的守备,能够投入战场进行机动作战兵力不足五十个旅。第二,后方守备空虚,由于战场集中在中国的北方,长江以南以及新疆、青海、宁夏等十九个省,仅仅驻防着二十一个旅,其中的湖南、广西、贵州、福建、浙江和江西六省间竟然没有一支正规军,这导致了战争必备的二线部队几乎不存在。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舆论,谈论最多的还是国共双方军队的士气。战争已经进行了整整一年,蒋介石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的是士气问题—“剿匪军事,到现在已经荏苒一年,我们不但尚未把匪军消灭,而且不能使剿匪军事告一段落,这究竟是什么缘故呢?匪军何以能用劣势装备而且毫无现代训练的部队来击败我们整师整旅的兵力?主要的必然不在物质方面,而是在士气精神上面。”蒋介石认为,国民党军高级将领不把与共产党军队作战“当作生死攸关的一件事”,这无疑是最危险的“失败的征兆”。蒋介石还说:现在一般高级将领对于统帅的信仰,可以说完全丧失了!我亲口说的话,亲手定的计划,告诉前方将领,不仅没有人遵照实行,而且嫌我麻烦觉得讨厌!对于统帅的信心如果不能恢复,那我们今后作战不仅不能胜利,而且还要陷于更悲惨的境遇—大家都要作土匪的俘虏!

七月二十一日,在陕北靖边县的小河村,中共中央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史称“小河会议”。参加会议的除了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陆定一、杨尚昆之外,还有从前线赶来的彭德怀、习仲勋、马明方、贾拓夫、张宗逊、王震、贺龙、张经武、陈赓等将领。会议一开始,毛泽东提出一个考虑甚久的“战争时间表”,即赢得战争的最后胜利大约需要五年时间。我们说对蒋介石的斗争计划用五年来解决,这也用不着讲出去,还是要作长期准备,五年到十年甚至十五年,而不要像蒋介石那样,先说三个月解决共产党,又说几个月,到了现在又说是才开始。

后来解放战争的历史证明,从毛泽东提出这个时间表开始,到共产党人赢得战争的最后胜利,其进程仅用了不到三年。毛泽东主张从现在开始,各主力部队要从解放区内打出去,将战争从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毛泽东说:“蒋介石搞了个黄河战略,一个拳头打山东,一个拳头打陕北,想迫使我们在华北与他决战。可他没想到,自己的两个拳头这么一伸,他的胸膛就露出来了。所以,我们给他来个针锋相对,也还他一个黄河战略:紧紧拖住他这两个拳头,然后对准他这两个拳头,然后对准他的胸膛插上一刀!”

由战略防御转到战略进攻,这是一个惊人的决定。此时,共产党军队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装备上依旧处于劣势。国民党军队的三十一个旅压在陕北战场上,五十六个旅压在山东战场上,在东北战场也保持着相当规模的兵力,而在这些区域里的共产党军队正在与国民党军队艰苦作战。陕北解放区首府延安、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和华北解放区首府张家口等重要城市相继沦陷敌手,全国范围内的解放区面积都在逐步缩小—无论从哪一方面讲,对于共产党一方来说,战况好转的迹象并没有显露。

那么,毛泽东主张的进行全面反攻的依据何在?大兵团离开解放区,“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这一大胆设想的令人担心之处是:自创建以来就依赖根据地生存的共产党军队,一旦离开解放区人力物力的依托,离开了解放区民众的支援,粮食弹药如何筹措?支前民工从何而来?官兵负伤安置在哪里?遭到包围后往何处突围?从战争爆发以来的态势上看,蒋介石不正在处心积虑地要把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从其控制区里赶出来加以消灭吗?毛泽东站在被连绵的黄土高原所环绕的小河村里极目远眺。解放战争的重要转折时刻就要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