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战略进攻(下)  

 

七月十三日,整编三十二师从独山集出动,企图向六营集的整编七十师靠拢,但却受到一纵的猛烈阻击。由于一纵的兵力不足,整编三十二师除一三九旅遭遇重创外,师部和一四一旅终于进入六营集,与整编七十师会合。六营集是个仅有两百多户人家的小村子,房屋多为土筑,根本无法抵挡炮火的攻击。整编三十二师师长唐永良与整编七十师师长陈颐鼎商量,决定向东北面的嘉祥突围。但是,王敬久指挥部来电,命令“坚不准动”。十四日早晨,指挥部再次来电,命令“两师并进”,经独山集解整编六十六师羊山集之围。十四日整整一天,突围战斗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傍晚,王敬久的命令再次到达,这次是要求唐永良和陈颐鼎死守待援。然而,就在这时,一纵和六纵的总攻开始了。

六营集的北、西、南三个方向同时受到攻击。在持续不断的剧烈的枪炮声中,唐永良发现东面的战斗似乎微弱一些,于是认为那里是共军攻击的薄弱环节,立即命令所有部队集中向东突围。六营集的东面是一片很大的开阔地,国民党军蜂拥而出的时候并没有遭遇猛烈的拦截。但是,没有走多远,唐永良就后悔了:这里是共军有意留出的一个缺口,缺口外是一个早已布置好的大口袋。整编七十师接受美式装备训练足足一年半,刚上战场就陷入慌张混乱的调动中,它最终覆灭的时刻来临了。十五日天亮时,除整编三十二师师长唐永良带领少数随从突出去之外,包括整编三十二旅旅长唐化南在内的三千五百名国民党军被打死,被俘者达一万五千人之多,其中有整编七十师中将师长陈颐鼎和少将副师长罗哲东。

接下来,攻击羊山集的战斗异常残酷。蒋介石认为,只要整编六十六师在羊山集把共军主力牵制住,待各路增援部队迅速到达后,就可形成与刘邓主力决战的态势。于是,他一面命令整编六十六师师长宋瑞珂死守羊山集,一面命令国民党军各路增援部队向羊山集快速集结。羊山集本是一马平川的鲁西南平原,在金乡和嘉祥一带突隆起几个小山包,羊山便是其中之一。小山下是个有着上千户人口的大村子,村庄四周是日伪占领时期修建的很深的壕沟。整编六十六师进入羊山集后,连日的大雨使壕沟里灌满了水,依山环水的地势使这里易守难攻。

十五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二、第三纵队开始了对羊山集的攻击。整编六十六师系国民党军嫡系部队,老兵多,作战顽强,火力强劲,当晋冀鲁豫官兵已经攻进村时,整编六十六师组织起猛烈的反击,很快就夺回了被占领的阵地。为了尽快解决战斗,二纵和三纵不断加强攻击力量,不顾一切地反复冲锋,部队出现巨大的伤亡。二纵六旅曾在羊山集的西南角打开了突破口,国民党守军一度退到十字街的核心阵地,但是由于没有控制制高点,突击部队受到敌人侧射火力的猛烈射击。

负责打阻击的六纵十六旅被紧急调来羊山集。该旅尤太忠旅长知道二纵和三纵这几天攻击受挫,但十六旅此刻的作战条件也不成熟,至少部队连地形都还没弄清楚呢。可是,当听说国民党军的增援部队就要赶到时,尤太忠毫不犹豫地决定当晚发动攻击,并指定作战能力很强的四十六团担任主攻。四十六团对羊山集的攻击过程,成为这支部队幸存者终生都感到遗憾的一件往事。炮火还没有上来,团长唐明春要求准备之后再发动攻击,但是他得到了“大局之下准备牺牲”的命令。国民党守军的火力十分凶猛,没有炮就只能用炸药包去炸。四十六团拼尽了全力。全团阵亡排以上干部十三人,战士六十五人,干部受伤三十四名,战士受伤四百四十八人。

大雨中,蒋介石的专机降落在开封机场。蒋介石严令宋瑞珂死守羊山集,严令王敬久立即率整编五十八师和整编六十六师一九九旅北渡万福档口增援羊山集。同时,从西安和潼关急调整编第十师、骑兵第一旅,从洛阳急调青年军二0六师,从豫北急调整编四十师,从武汉急调整编五十二师八十二旅,从鲁中急调整编第五、第七、四十八、八十五师,由第四兵团司令官王仲廉统一指挥,驰援羊山集,蒋介石知道战事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抓住刘邓部久攻不利的机会,就有可能制造一个将十多万共产党军队彻底歼灭的军事奇迹。

刘伯承和邓小平调整了作战部署,决定在继续攻击羊山集的同时,抽调一纵十九旅和冀鲁豫军区部队在万福河北岸阻击援敌,适时放开一个缺口,让从金乡增援而来的整编六十六师一九九旅北渡万福河,然后立即切断该旅与随后跟进的整编五十八师的联系,集中主力将敌一九九旅全部吃掉。

二十二日,王敬久向一九九旅旅长王仕翘下达了最后命令:即即日十二日到达羊山集,否则军法从事。鲁道源师长在传达这个命令时还附加了一句:“不按时到达,就枪毙旅长。”向羊山集开进的一九九旅,当到达万福河时,旅长王仕翘突然发现北岸出现了一个缺口,他立即命令部队攻击前进。刚过万福河,就发现与后面的鲁道源师长失去了联系,连一直紧跟在身后的督战队也没了踪影。王仕翘意识到:自己的后路被堵死了。这时,他接到报告说,羊山集里的一个团已经突击而出迎接他了。王旅长只好率领部队硬着头皮继续前进。滂沱大雨中,一九九旅受到晋冀鲁豫野战军突然发起的猛烈攻击。只一会工夫,五九五团团长王鸿诏被打死,副旅长何竹负伤后被俘,旅长王仕翘也被俘了。

整编五十八师风势不妙,退回金乡去了。刘伯承、邓小平的对手已处于不利之势。国民党军各路援军虽多,但或被阻击,或尚在途中,或消极观望,而羊山集里的宋瑞珂部已是弹尽粮绝。二十七日,连绵的大雨骤然停止。傍晚,晋察鲁豫野战军主力对羊山集的最后总攻开始了。各路攻击部队在炮火的掩护下,相继突破了国民党守军当面防线。天亮后,在飞机的助战下,国民党残余部队开始突围,但是,羊山集已经被晋冀鲁豫野战军围得密不透风。到二十八日下午,敌西北方向已被突破。师长宋瑞珂不得不宣布投降,做了俘虏。

羊山集战斗,国民党军整编三十二师距整编六十六师只有五公里,整编七十师距整编六十六师只有十公里,但是,各路友军临阵脱逃致使整编六十六师被歼。蒋介石下令将第四兵团司令官王仲廉撤职查办,将整编三十二师师长唐永良送交军事法庭。国民党陆军徐州总司令部参谋长郭汝愧说:“宋瑞珂在此支持两星期之久可谓难能。王敬久以两师距宋十公里而不能救,王仲廉二十二日即已集中完毕开始前进,徘徊于冉?集数日,如两王均于二十四日以后真面目攻击,则局面必大异于今日。余深知国民党腐败,王促廉等均只知弄钱。”

历时二十八天的鲁西南战役,晋冀鲁豫野战军共歼灭国民党军四个整编师师部及九个半旅,收复黄河南岸的大片地区。此战,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中被称为“战略进攻的序幕”。攻克羊山集的当日,刘伯承、邓小平鉴于部队连续作战,消耗很大,尤其是弹药消耗一时无法得到补充,致电中央军委,提出在陇海路南北机动两个月左右,同时积累南下所需物资和经费,之后直下大别山。一天以后,毛泽东发来一封被邓小平称为“极秘密的电报”,电报中基本同意刘邓的意见。但接下来的话却令他们颇为震动:“现陕北情况甚为困难,如陈谢及刘邓不能在两个月内以自己有效行动调动胡军一部,协助陕北打开局面,致陕北不能支持,则两个月后胡军主力可能东调,你们困难亦将增加。”局势的危机很清楚:如果陈谢部和刘邓部不能及时向外线出击,以调动向解放区进攻的国民党军,特别不能调动正在全力进攻陕北的胡宗南主力,则很可能导致“陕北不能支持”。

“陕北不能支持”,共产党中央将到哪里去?邓小平回忆说:“当时我们二话没说,立即复电,半个月后行动,跃进到敌人后方去,直出大别山。”从鲁西南到大别山,直线距离也在一千公里以上。沿途必须通过的是国民党控制区,目的地是国民党控制区的腹地。刘伯承和邓小平把可能遇到的困难预想了一遍,但是他们依旧没能料到即将开始的大军南下将是怎样一段艰辛而危险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