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破釜沉舟(上)  

 

在陕北的小河村,毛泽东问陈赓:“你听说过‘破釜沉舟’的典故吗?”陈赓回答:“我明白主席的意思,是叫我们过了黄河,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当然,打运动战是要大进大退,但不能退到黄河北岸来。”毛泽东说:“刘邓挺进大别山,搞得敌人手忙脚乱,到处调兵去追堵,胡宗南又被钳制在陕北。这样,豫西的敌军不多,是个空子。你师出那里,具有战略意义:东向配合刘邓和陈粟,西向配合陕北,东西机动作战,大量歼灭敌人,开辟豫陕鄂新区。”

七月二十七日,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对羊山集发动总攻的那天,中央军委正式下达命令: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第八纵队二十二旅、第九纵队以及西北民主联军第三十八军,共二十九个团八万余人,组成“陈谢集团”以执行南渡黄河挺进豫西的作战任务。他们出击的路线是:从晋南和豫北的现集结地向南渡过黄河,直接攻击陇海铁路,威胁胡宗南重要的后方补给线。一旦陈谢集团出击成功,胡宗南不可能不调动攻击陕北的部队回防,而这正是毛泽东试图解决陕北危机的最直接的办法。

二十日,四纵和九纵先后到达河南济源县黄河北岸的官阳渡口,第三十八军和八纵二十二旅也到达了山西平陆县的茅津渡口。陈谢集团的渡河部署是:四纵各旅为左路,从官阳至青河口、大教至马湾段实施渡河,尔后主力迅速向陇海路突击,相机夺取洛阳;第三十八军和八纵二十二旅为右路,从茅津以东渡河,尔后一部向东奔袭观音堂车站,策应左路的攻击,主力则向西南发展;九纵为第二梯队,尾随四纵渡河,尔后向东南发展。

二十一日,陈赓下达了强渡的命令。二十二日,各部队秘密移动到河边的泛水线。南岸的国民党军守军没有异常—黄河水急浪高的时候,不要说是共产党军队,就连有经验的船工都歇了。二十三日凌晨,大雨。左路先头部队四纵十旅的突击队员下河了。船到河中央时,南岸的国民党守军发觉了,但是船上突击队员的机枪响了。霎时间,黄河黑暗的河面上火光迸溅,爆炸声大作。突击队员们不顾一切地向对岸靠近。三十分钟后,第一批突击队员上了黄河南岸。先上岸的突击队人数不多,但都是精选出来的官兵,他们勇猛地冲向国民党守军的防御据点。

在左路部队强渡的同时,右路先头部队二十二旅六十六团的两个连用偷渡的方式登上黄河南岸,之后迅速强占了五公里宽的滩头阵地,后续部队蜂拥而渡。二十四拂晓,陈赓乘船渡过了黄河。二十四日,渡过黄河的四纵十旅二十九团突袭了石头山国民党守军,主力逼近洛阳外围的横水镇。十三旅三十九团仅以伤亡八人的代价攻克了新安县城。二十六日,十三旅三十七团冒雨强渡洛河,全歼宜阳城守敌。二十七日,十三旅三十八团沿陇海铁路急行军三十公里,与三十九团一起攻占渑池县城。随着右路第三十八军和八纵二十二旅攻击张茅镇和观音堂车站的成功,陈谢集团突破黄河天险之后,以伤亡千人的代价,将陇海铁路截断,开辟了洛阳至陕县之间的战场。洛阳,古都老城,豫北重镇,此刻已被陈谢集团包围。

二十七日,蒋介石急令胡宗南将董钊的整编第一军和刘戡的整编第二十九军从陕北的米脂、绥德南撤,以加强西安的防守。同时,命令追击刘邓大军的整编第三师、整编十五师、整编四十一师和青年军二0六师各派一个旅向西增援,连同原来驻守洛阳地区的四个旅,组成由李铁军为司令官的第五兵团;以分布在灵宝、陕县地区的整编第一旅、一三五旅、二十七旅、一六七旅以及青年军二0六师一部组成陕东兵团,由西安绥靖公署陕东指挥官谢甫三指挥。两路大军的作战计划是:从东西两面形成夹击之势,歼灭陈谢部于立足未稳之时。

中央军委的电报连续到达。电报明确指出陈谢集团渡河后,主攻方向不应该向东,而应该向西,洛阳地区不应该使用主力,应该趁敌尚未部署完毕之时,出击陕东南地区,迫使胡宗南向陕南布防。陈赓、谢富治立即意识到问题有些严重:“当时我们的主力在洛阳附近,如果攻洛阳,虽然敌人的第三师等部还未赶到,但亦无必克的把握。即使攻克,也不能巩固。”且“东西两面的敌人一旦靠拢,我们就很难展开,难于大量歼灭敌人。主力向西,乘虚歼灭陕县以西敌人,斩断敌人的东西联系,既能有利配合西北野战军作战,又便于多路向陕南、豫北挺进,开辟广大新区,更好地配合挺进中原的主力作战”。

陈谢集团立即全力向西。九月七日,主力部队到达陕县地区,这时,第三十八军和八纵二十二旅来前来会合了。就在陈谢集团陈兵洛阳的时候,国民党军陕东兵团已经向东推进,到达了潼关以东地区,其兵力分布是:一三五旅和两个保安团重点防守陕县;新编第一旅和青年军二0六师的一个团在灵宝东南一线防守,二十七旅的一个团由潼关增强灵宝方向,另一部和一六七旅的一个团在洛南和朱阳镇一带布防;整编三十六师的一个营和保安团防守卢氏县城。陈赓决定:以一部监视陕县,另以一部奔袭卢氏,主力则绕过陕县,奔袭灵宝,割断潼关、陕县、卢氏之间的联系,创造各个歼敌的战机。

夺取灵宝,首先要攻克中国战争史中一个著名的要隘:函谷关。攻击函谷关的是四纵十一旅。十一旅连续发起冲锋,最终把敌人压下山头,攻击中带头冲锋的三十三团一营营长熊广模阵亡,占领了函谷关,灵宝城尽收眼底。十一旅攻击灵宝的同时,十旅和第三十八军十七师攻占阌乡,十二旅攻克卢氏。陈赓一鼓作气,命令十旅、二十二旅和十七师逼近潼关,十二旅向洛南发展,十一旅和十三旅包围陕县。十七日,在扫清陕县外围之后,十一旅攻东门,十三旅攻南门,五十五师攻北门,陈谢集团三路部队对陕县发动了全面攻击。三个小时之后,陕县被攻占,国民党守军一三五旅旅长蒋公敏以及四千七百名官兵被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