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破釜沉舟(下)

 

陈谢集团主力西进之后,在东线留下了秦基伟的第九纵队,目的是给敌人造成主力仍在豫西的错觉,以牵制国民党军东线李铁军兵团。第九纵队的转战历尽艰难。对于第九纵队来讲,黄河以南完全是新区。这里“没有群众基础,没有后方支援,没有情报来源”,走到哪里都有枪声,朝他们射击的除了国民党正规军外,还有大量的土匪和地主武装。在伊河附近,九纵险遭灭顶之灾,拿秦基伟的话讲是“差点被李铁军的整三师包了饺子”。当时,九纵前指率二十五、二十七旅冒雨南渡洛河,并开始攻击宜阳,而秦基伟率领的纵队机关和数千民工正在伊河以北等待渡河。晚上,秦基伟亲自带人查看水情,夜间实在看不清楚,加上只有两只小木筏,于是只好在河边宿营,等待天亮。

宿营的时候,秦基伟很不放心,因为这里距离洛阳城仅十五公里左右,一旦有情况,驻守在洛阳的整编第三师个把小时就能赶到。秦基伟身边只有一个警卫营,为了安全,秦基伟让警卫营营长任登仕派一个排前出三里之外,向洛阳方向侦察警戒。第二天,天还没亮,秦基伟就带着警卫员沿着河边查看水情。远处的枪声响了,是警卫营派出侦察排的那个方向。最不想与敌人接触的时候,敌人来了。秦基伟和警卫员跑回宿营地,大喊:“有情况!”还在睡觉的人匆忙穿衣服拿起枪。短促间部署的分工是:秦基伟组织警卫营抵抗掩护,政委黄镇组织其他人员撤退。秦基伟给警卫营下的命令是:“就地抵抗,一步也不能退!”很快,警卫营就与围过来的一个营的敌人接火了。在黄镇的指挥下,机关、文工团和民工队不顾一切地渡河。

夜幕再次降临时,九纵所有的人都已转移到韩城附近,警卫营却一直没有消息。秦基伟派出寻找警卫营的人仍旧没有回音,如果天亮之后还找不到他们,弄不好就是一个营全打完了。秦基伟既焦虑又难过。半夜时分,突然有战士闯了进来,是警卫营的!不一会儿,营长任登仕也回来了,说伤亡大大堆,仗打得太窝囊。秦基伟说:“谁说窝囊?这是胜仗!你们掩护了纵队机关和这么多人安全过河,你们立了大功!”

九月上旬,九纵二十七旅分东西两路攻击嵩县。东路由副旅长唐万成指挥,部队先克白杨镇,再克鸣皋,但是打到田湖时,遇到了大麻烦。二十七旅攻击三次均未成功,最后,一个连用打穿寨墙潜进去的办法才解决了战斗,但是攻击部队伤亡很大。二十七旅的西路部队在攻击西赵堡的寨子时,也遇到同伴的麻烦。部队连续攻击三次均没奏效,晚上的强攻也没能得手。第二天重新部署,八十一团三营营长刘占华率队连续突击,最终打了进去,但同样伤亡巨大。九月二十日,陈谢集团主力向西安方向前进,计划夺取潼关、华阴、华县、渭南、临潼、蓝田、商县、洛南、商南和山阳诸县,建立陕东根据地。该日,蒋介石到达西安。前一天,胡宗南从陕北回到西安。

无论是蒋介石还是胡宗南都认为,陈谢主力西进威胁西安乃是心腹大患。蒋介石命令刚刚调往大别山的整编六十五师,位于晋南运城的整编第十师八十三旅和整编十七师八十四旅一部,位于陕北榆林的整编三十六师二十八旅等部队紧急空运西安。如果陈谢集团主力继续向西,势必会与兵力强大的国民党军相遇。继续西进的道路已被蒋介石紧急调来的几万大军封堵。二十五日,中央军委发来电报,指示陈谢集团改变部署,主力秘密折回向东,打东面的李铁军兵团的六个旅。部队之所以要从解放区打出来,目的就是在国民党控制区里开辟出一片新的根据地,建立支持持续作战的基地,这就是“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的真实含义。

二十六日,陈谢集团主力开始隐蔽东进。这个举动完全出乎李铁军的预料。蒋介石正在西安督促胡宗南在潼关一线布防,东面的李铁军认为,共产党军队将从潼关附近继续西进,于是他命令整编十五师六十四旅占领铁门、整编第三师进占宜阳。他的部队一路向西推进,是为了配合胡宗南向东设防,以对陈谢部实施东西两面夹击—然而,陈谢部隐蔽东进,正是为了寻机作战,他自己却迎面而来了。

十月一日,四纵十三旅在新安以西的铁门附近与国民党军整编十五师六十四旅遭遇,当时整编十五师师长武庭麟正跟随这个旅行动。双方都对如此迅速地接触没有思想准备,十三旅仓促攻击,六十四旅仓促防御,战斗很快形成僵持。六十四旅发觉陷入包围后决定突围,但被十三旅顽强地打了回去。第二天,十三旅和刚刚赶到的十一旅一起再次对六十四旅展开攻击,六十四旅支持不住突围溃败,四纵官兵紧追不舍,除师长武庭麟带领少数人逃脱外,六十四旅两千一百余人被俘。

李铁军获悉六十四旅被歼,顿时醒悟,立即命令整编第三师放弃洛宁,向洛阳收缩。陈庚决定趁热打铁,命令官兵不顾一切前扑,将整编第三师截住。十月三日,陈谢集团主力逼近韩城镇。这时候,天降暴雨,伊河水猛涨,部队无法渡河,致使整编第三师的的三个旅在韩城镇靠拢,并与位于伊河南岸的宜阳守军形成掎角之势。两军随着伊河对峙数日。陈庚盘桓良久,决定以佯攻洛阳的办法调动当面之敌,寻找战机。此时,洛阳城内国民党守军力量薄弱,只有青年军二0六师和少数保安部队。

十月八日,陈谢集团十三旅、二十六旅向洛阳以西迂回,分别攻击偃师、孟津;九纵攻击伊川和宜阳;十旅、十一旅攻击洛阳西部的工业区。陈庚的真实想法是:如果不好打,就算是佯攻,吸引韩城镇的敌人回援,然后组织打援;如果好打,索性就把洛阳打下来。洛阳受到攻击,城内的国民党守军不断告急,韩城镇的整编第三师匆忙回援。由于陈谢集团没有有效地控制洛河渡口和桥梁,致使整编第三师很快就到达洛阳城郊,接着一二四旅突破陈谢集团的阻击进入洛阳城内。

洛阳已经失去被攻克的可能。陈赓果断决定停止对洛阳的攻击,将部队转移到铁门、新安一带。至此,陈谢集团自南渡黄河以来,连续攻占县城十二座,歼灭国民党军四万余人,控制了陇海铁路两百五十公里的地段,割断了国民党军胡宗南与顾祝同两大军事集团间的联系,调动了进攻中原和进攻陕北的国民党军回援,初步实现了中央军委预定的作战目标。

胡宗南的侧后被彻底搅乱了。蒋介石也许此时才真正意识到,刘邓、陈谢南渡黄河从解放区出击的行动,远不像一些平庸的军事参谋们所说的那样,是共产党军队走投无路的绝望逃窜;也不像一些军事将领们所分析的那样,是共产党人为克服控制区内部的军事和经济危机而进行的攻城掠地,这实在是一次带有战略意图的协同军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