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领导爬起来”(上)

 

酷暑七月,陈粟不利。让陈毅、粟裕感到十分突然的,是毛泽东1947年6月29日发来的电报。在这封电报中,毛泽东突然改变了一个月前要求陈粟不要分兵、坚持内线歼敌的方针。5月22日,毛泽东曾为中央军委起草致陈毅、粟裕电,在这封电报中,中央军委明确指出:山东战场的作战“于我最为有利,于敌最为不利”,其他战场的攻势均是为了“帮助主要战场山东打破敌人进攻”,明确要求华东野战军不要分兵。但是在一个月后的电报中,中央军委却要求华东野战军采取的分兵行动,目的是为了配合即将出击中原的刘邓大军作战。而此时,就全国战场而言,山东依旧是国共王两军对峙最严重的地区。就军事形势而言,陈毅、粟裕承担的压力最大。孟良崮战役虽使国民党军队损失惨重,但蒋介石并没有放弃在山东实施重点进攻的计划。

陈毅、粟裕仔细研究了要求他们分兵出击的电报。电报虽然只提到山东当面的敌情,但既然刘邓大军即将出击,全国战局必有重大发展。于是,陈毅、粟裕决定:将华东野战军主力分成三路向敌人发动攻击。具体部署是:由叶飞、陶勇率第一纵队和第四纵队组成左路兵团,越过临蒙公路向鲁南挺进;由野战军参谋长陈士榘、政治部主任唐亮率第三、第八、第十纵队组成的右路兵团,向鲁西的泰安、大汶口方向挺进;陈毅和粟裕直接指挥第二、第六、第七、第九纵队和特种兵纵队集结在沂水、悦庄公路两侧,各以少部兵力与北犯之敌接触,主力待机出击。此作战部署于七月一日开始执行。这就是华东野战军战史上著名的“七月分兵”。

“七月分兵”导致了一系列作战不利的后果,因此也成为华东野战军战史上颇具争议的行动之一。从当时战场局势上分析,毛泽东在大敌当前的情况下,违反一贯主张的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军事原则,冒着被各个击破的危险而采取分兵出击的举动,无疑是配合刘邓大军强渡黄河出动中原所必须。按照当时陈粟大军所处的战场态势,坚持内线作战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五十多个县城在手且连成一片,又有胶东、渤海和滨海三个地区可以周旋,如果组织得当,再取得一个如同孟良崮一样的胜利不是不可能的。山东战场的大规模作战势必牵制国民党军,抑或造成国民党军为增援而进行频繁调动,若能在机动中寻机大量歼敌,将是对刘邓大军最有利的配合。但是,毛泽东担心的是时间:刘邓大军的出动时间已无法更改,必须按时对其进行强有力的军事配合;虽然陈粟大军目前还无法预测战机到来的时间,可刘邓大军已是不能等待。

    6月28日,叶飞、陶勇的左路兵团出发了。天降大雨,官兵在泥泞中向鲁南奔袭五百华里,深深地插入了国民党军的侧后。十天之后,左路兵团开始攻击费县,一夜之间便将国民党守军全歼。天亮时,国民党的飞机来了,密集的炸弹给左路兵团攻击部队造成伤亡。左路兵团接着攻击枣庄和峄县,迫使当面国民党军退守运河。但当左路兵团继续西进,试图攻击滕县和邹县,控制津浦铁路徐州至兖州段时,巨大的麻烦来了。滕县和邹县位于津浦铁路中段,是国民党军重要的物资补给站,战略防御工事极其坚固。叶飞和陶勇同时对两座县城实施攻击,导致本不充裕的兵力被分散,加上攻城器材严重缺乏,弹药也因连日大雨被淋湿而失效,结果攻击持续了整整四天毫无效果。叶飞和陶勇决定放弃邹县,集中全力攻击滕县,但国民党军七个整编师已增援而来,左路兵团只有迅速撤离战场。

    右路兵团的任务是攻击济宁和汶上。在包围济宁城并占领了外廓城之后,突然发现守军不但兵力比预料的多,而且强劲的火力显示出顽强的守城决心。济宁守军为国民党军整编七十二师全部以及整编三十二、七十师各一个团,总兵力达两万余人。三纵八师奉命对内城实施攻击,守军炮火猛烈,城中街道狭窄,攻城官兵缺少防炮经验,结果伤亡巨大。在主攻方向东门,连续爆破连续失利,守军将城门堵塞得异常坚固,炸药根本无法接近城门,而城墙上的阻击火力密集而凶猛。三纵临时制作的云梯不是太短,就是不坚固,不断被守军打断,有的云梯由于上去的人多而折断,攻击再度失利。在东南角攻击的九师一度攀登成功,突进城内七个连,但很快遭到守军的猛烈反击,突进去的部队被压缩在城内一角。守军集中炮火封锁突破口,攻击的后续部队无法增援,结果突进去的七个连的官兵全部战死。济宁一战,三纵伤亡三千二百余人。

    十纵的任务是攻击汶上县城。汶上守军为国民党军整编八十四师的两个团及地方武装,总兵力约四千余人。攻击部队认为守军战斗力不强,战斗开始前急促接近,生怕守军弃城逃跑,部队打不了歼灭战。但是,战斗一打响,守军不但没跑,而且死拼死守,这使于十五日开始的攻击连续受挫。十八日凌晨,大雨倾盆,各个方向的突破都没有进展,不得不停止攻击。十九日再攻,八十七团攻东关,突击队被守军火力压制,派出的爆破手全部阵亡。经过激战,东关被占领了,但其他攻击方向依旧没有进展。二十日晚上,十纵再次组织攻击,仍然无效,天亮时,得知国民党援军已经到达。小小的汶上县城,十纵连续攻击六天未下。

    作战严重失利的还有陈毅、粟裕亲自指挥的由第二、第六、第七、第九纵队和特种兵纵队组成的正面部队。南麻,鲁中山区的一个小小的盆地,一个令华东野战军官兵刻骨铭心的地方。驻守南麻的是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整编十一师,全师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师长胡琏以作战勇猛又工于心计闻名。南麻北、西、南三面是山地,东北面是通往悦庄方向的小丘陵。北面山地上有一隘口通往博山,隘口狭窄,一个营的兵力就可以封锁自北而来的通道。胡琏亲自带领四个团驻守南麻,另外两个旅分别驻守在北麻、高庄、北刘家庄、吴家官庄等要地。在胡琏的命令下,南麻四周方圆五公里的范围内,所有重要据点都修筑了以子母堡垒为中心的工事。这些隐蔽而坚固的工事依地形呈不规则形状,各地堡之间都有交通壕相连,交通壕上盖有厚厚的土石足以抵挡炮火的打击。

应该说,选择打战斗力很强的整编十一师,是陈毅、粟裕有意为之,目的是“为了配合刘邓大军作战”,打一个像孟良崮“那样的大胜仗”。当时的战场态势也支持他们的设想,因为叶飞、陶勇和陈士榘、唐亮两路部队的分别出击,已严重威胁国民党军的后方基地,迫使鲁中的国民党军停止东犯转为西援,鲁中山区只剩下了整编第九师、整编十一师、整编二十五师和整编六十四师。陈毅和粟裕认为围歼敌人的战机已经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