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五章 破釜沉舟

 “领导爬起来”(下) 

 

八月四日,粟裕起草了关于南麻、临朐战役的初步总结报告。电报详细分析了“七月分兵”后,华东野战军在战略战术上的不足之处;同时强调,对整个反攻局势和前途过

分乐观的估计是造成失利的重要原因。陈毅和谭震林看后,都有不同意见,认为在战略上没有问题,是“军事部署上的错误和战术上的不讲究”。因为意见不一,粟裕起草的初步总结电报未能发出,他当即另行起草了一封短电发给中央军委。作为战役的主要指挥者,粟裕认为自己应对作战失利负责。

陈毅为粟裕的自责深感不安,认为作战利不利不能让一人承担责任,有必要与谭震林、粟裕坐在一起把这个问题谈清楚。但是,谭震林要率第二、第七纵队去胶东休整。临走,谭震林给粟裕留下一封信,他在信中指出“数十万大军的指挥,如果不能看远是很危险的”;同时认为“如果拿五仗未打好的主要原因放在乐观这点上去检讨是不能把问题彻底弄清的”。粟裕在给谭震林的回信中,承认军事指挥和作战部署上存在错误,但他坚持认为“过分乐观”是作战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由于过分乐观而发生轻敌,由于轻敌而企图‘啃硬核桃’,企图‘一锅煮’,企图歼灭十一师后乘胜歼二十五、六十四师,而与叶陶各纵会师蒙阴。因此部署上就以攻坚为主,而不以打援为主。”

野战军指挥部转移到郭店之后,陈毅与粟裕做了彻夜长谈。史料中没有那夜长谈的记录。陈毅只有一个目的:领导爬起来。胜败交替是战争的一般规律。陈毅说:“先打几个胜仗,又碰了钉子,又打了几个胜仗”,“我党二十余年的历史也是胜败的反复,胜利了便轻敌,种下栽跟头的因素,失败又是胜利的因素。领导上主要是在栽跟头之后,如何领导爬起来”。

三十日,毛泽东给陈毅、粟裕发来了一封绝密电报。电报措辞严厉地批评陈粟大军“在惠民留驻时间太久”,“二十多天毫无积极行动”。而当前国民党军各部“均向刘邓压迫甚紧,刘邓有不能在大别山立脚之势,务望严令陈(陈士榘)唐(唐亮)积极歼敌,你们立即渡河并以全力贯注配合刘邓。”毛泽东的电报令陈毅和粟裕清晰地理解了此刻关系到战争全局的作战意图:除留下内线部队坚持与国民党军纠缠之外,华东野战军主力要和刘邓大军一样直插中原,搅乱国民党控制区,完成战争的战略转变。

华东野战军立即于鲁西南发动了沙土集战役。战役目标是:围歼沙土集附近的国民党军整编五十七师。陈粟部的连续失利给国民党军造成了一个巨大的错觉,认为山东的共产党军队“已溃不成军,不堪再战”,且“南有陇海路,东有津浦路,北面和西面有黄河”,共产党军队已处在“四面被围,无路可走”的境地。于是,自孟良崮失利以来国民党军的谨慎变成了骄狂。此时,国民党军依旧认为陈粟部在向北逃窜。于是,以整编第五师为中路,整编八十四师为右翼,整编五十七师为左翼,其余部队为策应,协同向北追击。九月五日,整编第五师进至郓城以南一线,整编八十四师到达巨野附近,整编五十七师六十旅进至郓城西南一线,其一一七旅位于六十旅的右侧。七日,整编五十七师与整编第五师之间拉开了大约二十公里的间隔。

粟裕的部署是:北线第三纵队,以一部钳制整编第五师,切断该师与整编五十七师的联系,主力由东北向西南方向攻击;第六纵队在第三纵队右侧攻击,以求夹击围歼整编五十七师于新兴集以北地区;南线第八纵队由南向北攻击沙土集;第四纵队负责阻击整编第五师可能的西援,以求彻底割裂整编第五师与整编五十七师的联系;晋冀鲁豫第十一纵队对整编六十八师所在的菏泽方向进行警戒;第十纵队控制郓城以南阵地,协同第四纵队阻击整编第五师。第一纵队为战役预备队。

七日黄昏,攻击部队对整编五十七师形成合围。八日,总攻开始。沙土集四周地势平坦开阔,攻击部队没有任何掩护,官兵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冲击前进。这是没有悬念的一战。华东野战军的攻击兵力至少大于整编五十七师四倍以上。夜幕降临时,三纵从北面破寨。接着,八纵从东南方向、六纵从西北角相继突入。三个纵队的猛烈攻击致使守敌迅速压缩,整编五十七师中将师长段霖茂率百人化装突围,刚一出村便成为俘虏。凌晨三时,守军因无心再战纷纷投降。

沙土集一战,歼灭国民党军整编五十七师师部和两个旅共九千五百余人,其中俘虏七千五百余人。华东野战军攻击部队伤亡和失踪两千三百人。战后,国民党方面检讨道:“本作战,国军在各战场抽调兵力,逐次投入鲁西南地区。但因协调联络不足,多次形成孤立,遭匪袭击,整五十七师更因友军救援不及,在沙土集覆没。”沙土集战斗结束三天之后,毛泽东致电陈毅、粟裕:“郓城、沙土集歼灭五十七师全部之大胜利,对于整个南线战局之发展有极大意义,特向西兵团全军将士致庆贺与慰问之忱。”

沙土集一战改变了陈毅、粟裕部的被动局面,迫使国民党军从山东内线战场和刘邓大军周围抽调回四个整编师。此后,在中国辽阔的中原地带,一个影响到整个战争进程的新局面产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