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一章 青春作伴好还乡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上)

 

日本投降后,中国境内共有130万日军和68万伪军等待受降。问题是:谁是有权接受投降的“中方”?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草拟了一份中方受降人员名单。由蒋介石侍从室一处主任林蔚和二处主任陈布雷呈送审阅。蒋介石看到名单上有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的名字时,用红笔划去了。蒋介石公布了他的中国战区受降代表名单: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接收洛阳;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接收山西;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接收嘉兴、金华、杭州;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刘峙,接收郑州、开封、南阳等;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接收武汉、沙市、宜昌地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余汉谋,接收曲江、潮汕;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接收南昌、九江;第十战区司令长官李品仙,接收徐州、安庆等;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接收天津、北平、保定、石家庄;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李延年,接收青岛、济南;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接收察哈尔、热河、绥远;第一方面军司令长官卢汉,接收越南;第二方面军司令长官张发奎,接收广州。香港、海南岛;第三方面军司令长官汤恩伯,接收南京、上海;第四方面军司令长官王耀武,接收长沙、衡阳;台湾受降长官为陈仪。

不允许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接受日军投降,但是那些在战争中投靠日军的伪政府人员和伪军将领,倒被蒋介石列入了受降的中方人员名单:伪行政院副院长周佛海被委任为上海运动总队总指挥,伪海军部部长任援道被任命为南京先遣军司令,伪华北绥靖军总司令门致中被委任为北平绥靖司令。同时,蒋介石还把几十万伪军收编为国军。更奇怪的是,华北和华东地区的日军,除被共产党武装缴械者外,26万日军反而开始“收复失地”---国民党军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的命令是:“如果各地为股匪占领,日军应负责任,并由日军将其收回。”美国总统杜鲁门说:“这种利用日本军队阻止共产党人的办法,是国防部和国务院的联合决定而经我批准的。”美国政府动用了六亿美元,将位于中国西南和西北的国民党军运送到华北、华中以及东北地区,其运送总兵力达到十四个军三十多万人。

国共军事冲突已经不可避免。国民党大军向北,主要依靠平绥、同蒲、平汉和津浦四条铁路。位于中国中东部的津浦线,是一条从天津到南京一江之隔的浦口的铁路,由于铁路穿越山东和华中解放区,而且能够直接威胁南京,因此成为蒋介石的心腹之患。为了打通津浦路,分割解放区,国民党军在这个方向上投入了强大的兵力。驻守浙赣边的顾祝同部、驻守皖北的李品仙部、驻守豫皖边的李延年部、驻守鄂北的冯治安部等,分别向宁、沪、杭地域和津浦线上的浦口、徐州段推进,以期占领徐州,并以徐州为基地控制整个津浦铁路。此时,共产党将领陈毅已经来到微山湖东岸的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此时,中共中央下发了《关于破坏交通阻止国民党军向解放区伸进的指示》,要求破坏铁路、公路、电线等。随着山东军区的部队开赴东北,陈毅能够指挥的兵力严重不足,只有山东八师三团、新四军九旅三个团,湖西一个地方团,新四军五旅两个团要过些日子才到。

尽管兵力不足,也必须直接攻击津浦铁路沿线的要点,以阻止国民党北进。第一个目标就是邹县。上万军民先把县城南北两边的铁路拆了四十多公里,然后开始攻击邹县县城。县城里驻扎着日军的一个中队和伪军的一个团。伪军没做过多的抵抗就跑了,但是据守在碉堡里的日军十分顽强,以至于这座碉堡最终被炸的时候,三十多名日军全部葬身火海。与此同时,鲁中军区部队也对大汶口的伪四师展开了攻击。天亮时,大汶口被攻破,鲁中军区三师控制了一小段津浦铁路。但是,对于国民党正规军的攻击艰难而残酷。山东军区八师奉命阻击由徐州进抵临城的国民党军。在临城与夏镇之间一个叫柏山的所点,攻击持续了整整一个夜晚,但由于敌人的碉堡十分坚固,火力异常凶猛而未能攻破。

到十一月下旬,山东军区部队控制了津浦线一百四十公里的地段以及临枣线二十公里的地段。自津浦路上的临城沿着运河向南,便是共产党领导的华中军区的作战区域。1945年9月至10月间,新四军各部队开始北撤的时候,遭到国民党军队的猛烈阻截。由苏浙军区副司令员叶飞率领的新四军一部的北移历尽艰辛,部队从金华地区出发后,于杭州湾陷于国民党军的包围,突出重围令这支部队付出伤亡213人的代价。接着,部队于深夜北渡长江时,租用的商轮不幸沉没,包括新四军第四纵队政委韦一平在内的八百多名官兵沉入江底。

此时,苏浙军区司令员粟裕正赶往淮安。淮安与淮阴两城相隔十五公里,合称“两淮”,这里是中共中央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所在地。在淮安,粟裕依据“进行大兵团作战”的需要,按照中央“必须首先在华中组织一个强大的野战军”的指示,把编制凌乱的部队组建为指挥统一的华中野战军。华中野战军下辖第六、第七、第八、第九共四个纵队,司令员粟裕,政委谭震林。但是,华中野战军,加上地方部队也不过六万人。而这时国民党军已经基本完成调动,于南线对华中解放区形成了分割之势,于北线阻隔着山东解放区与华中解放区的协同。

大战在即。粟裕认为必须攻克并控制高邮、邵伯、泰州一线,以打破国民党军“沿运河北进分割华中解放区的企图”。当部队开始移动时,中央命令他不要在重要的交通线上采取军事行动,因为重庆那边已经准备签署《双十协定》;待高邮邵伯战役就要发起时,命令他们返回津浦路方向的电报又到了。粟裕焦急万分,因为高邮之战,势在必打。粟裕给中央发去一封长达千字的电报,力陈目前国民党军重兵集结于徐州、蚌埠地区,除警戒封锁此间的铁路线外,必会“利用淮北平原发挥其优势兵力”向两淮推进。如此一来,“不仅华中将被分割与孤立”,“华中对山东之配合亦将大减其效能”。而一旦夺取高邮、邵伯,就可解除国民党军“分割华中之威胁”。最后时刻,高邮邵伯战役计划被批准了。但是,新四军军部还是要求第六纵队待机协同津浦路作战。粟裕可以指挥的只有第七、第八两个纵队。

邵伯位于高邮至扬州之间,是运河走廊上的一个军事要点。粟裕指挥第七纵队对驻守邵伯的日伪军发起进攻。部队从三面包围,留出一面缺口,诱使日军突围,突围的日军竟然从粟裕指挥部的门口混乱地夺路而逃。当他们逃窜到一片开阔地时,围歼的命令下达了,这股日伪军两千多人很快被全歼。几天之后,粟裕下令对高邮发起攻击。城里的日军是独立第九十混成旅团六二六大队和一个炮兵中队,伪军是已经被收编为国民党军的孙良诚的两个师。粟裕的攻击命令下达后,各个方向的部队开始奋力攻城。经过混乱的城墙搏斗以后,城南和城西都出现了突破口。当惨烈的巷战接近尾声时,高邮城内日军最高指挥官岩奇大佐终于表示愿意向共产党军队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