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五章 破釜沉舟

“共军北渡黄河公算最大”(下)  

 

子夜二时,十八旅的冲击开始了。炮火冲天,弹雨横飞,腹背受敌,决死一战。十八旅官兵攻下一个村庄,接着又向前面的村庄扑过去。泥楼、大杨庄、王庄、车桓庄,冲击迅速向南延伸,一条长约五公里、宽约三公里的通路被打开了。有史料说,十八旅之所以能在国民党军重兵布下的防线上打开南渡汝河的通道,当面整编八十五师一一0旅旅长廖运周有意避战起到了重要作用—廖运周,中共地下党员,在后来的淮海战役中率部于战场起义。他曾向团长们交代:“共军打到哪个村庄,你们就撤出那个村庄”,共军要是“不要命地往前冲,我们就把枪往天上打,不能去硬碰硬。”战后,当他的上司指责他有意放走共军时,廖运周声辩说他这是为了保存实力。

当十八旅不顾一切冲击的时候,在河边担负掩护渡河任务的十六旅承受着巨大的作战压力。十六旅的当面,是国民党军整编八十五师六十四旅。十六旅的任务是遏住桥头堡垒里的敌人,使其不能前进一步。这样他们就得受敌人的三面火力夹击。部队伤亡很重,有的连队三分之一,有的连队三分之二,营长牺牲,派作战参谋前去指挥,刚到营指挥所,就又牺牲了,于是教导员代替指挥。有的连队没有干部了,战士便独立作战。

此时的汝河渡口一片混乱。机关人员、炮兵部队、后勤部队和大量辎重拥挤在狭窄的浮桥上。二十五日下午十六时,刘邓大军后续部队四万多人和两百多辆大车渡过了汝河。第六纵队副司令韦杰最后一个通过浮桥。然后,浮桥被后卫部队四十六团的工兵炸毁。追击到汝河边的国民党军看见河边躺着不少刘邓部的伤员。在前有阻击后有追兵的情况下,付出巨大牺牲的十六旅只带走了部分轻伤员,重伤员只能被遗留在战场上。

刘邓大军一路南下,国民党军的布防形同虚设,怒不可遏的蒋介石斥责国军追击部队“迟出早归,形似旅行”。为此,他撤销了陈诚的参谋总长职务,这一职务由他自己亲自兼任。二十六日,刘伯承、邓小平到达淮河北岸。淮河是这支十万人的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最后一道关口。此时,这条位居中原的大河正值高水位期。刘邓大军到达岸边,只找到十几只小船。刘伯承亲自来到渡口,拿根竹竿试探水情,认为完全可以架设浮桥。部队正在架桥的时候,一个小个子马夫连同他喂的马徒涉过河的情景引起了刘伯承的注意,他立即命令各部队:停止架桥,按照马夫过河的路线迅速徒涉。

大队人马部队就这样浩浩荡荡渡过了淮河。二十七日晚,在汝河边未能截住刘邓大军的整编八十五师追抵淮河北岸。师长吴绍周命令部队立即在刘邓部过河的地方徒涉,不料,国民党军的前卫人马刚一下水就被陡然暴涨的河水冲走了。淮河的洪峰到了。吴绍周哀叹道:“共产党有命,刚刚过去水就涨了。”之后到达淮河边的国民党军十多个旅全部停在了北岸。陆军总部徐州司令部参谋长郭汝瑰说:“据云:刘军渡淮河系徒涉,国军一到即涨水,可谓奇矣。刘部进入大别山,陈庚部进入伏牛山,已形成掎角之势,从此中原无宁日矣。”

如果说在国民党军的眼里,刘邓部向南纵深跃进的举动不合军事常理,而在兵力、武器和机动手段上均占据优势的国民党军队,竟然让刘邓部在其控制区内冲过了千里征途,这一现实更加不可思议。刘邓大军看见了前面高耸的山峰—大别山。连绵的山脉是共产党军队永远的家园。大别山,绵亘于鄂、豫、皖三省交界处,平均海拔千米,是淮河与长江的分水岭。土地革命时期,红四方面军在这里建立根据地。大别山是一个战略上很好的前进的基地。它靠近长江,东面一直顶到南京、上海,西南直迫汉口,是打过长江的重要跳板。一九四七年八月下旬,万分疲惫的刘邓大军循着共产党红色武装的足迹,第五次踏上了这块承受了太多血雨腥风的土地。

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后所面临的生存困境,比他们预想的要严重得多。大别山一直是桂系的地盘。桂系经营大别山区的时间长达二十多年,建立了周密完善的保甲联防制度,并培植起大量的地主民团武装组织,不少军官和老兵甚至已在这里娶妻生子。大军所至,必需粮草。如果没有群众的支持,数万官兵的吃穿将成为最紧迫的问题。因为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曾经四进四出大别山,这里的老百姓不再相信共产党军队进来就不走了,所以刘邓大军每到一村,村中的百姓皆躲避一空。不要说征粮,即使拿钱买都买不到。更为严重的是,追击刘邓大军的国民党军也随即进入大别山,国共双方的军队在大山里来回周旋,当地百姓无以供给如此众多的部队,他们要活命就必须保护自己的粮食,唯一的办法就是“坚壁清野”。这个我们没有估计到,以为是老根据地,有群众?,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面对困境,邓小平说:“我们必须打几个大的胜仗,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大别山站住脚,群众才能真正发动起来。不然,你再说绝不再走了,他也会怀疑的。”十月初,三纵盯上了追踪他们的国民党军整编八十八师六十二旅,并经过七个昼夜的急行军把敌人围住了。战斗打响之后,美式装备的六十二旅拼命突围,三纵官兵拼死阻击,战斗从早上打到晚上。三纵打六十二旅的时候,桂系的整编四十六师前来增援,三纵七旅二十一团拼死阻击。攻击六十二旅的九旅和八旅加紧攻击,最后突进对方阵地,六十二旅副旅长唐家楫被俘。

接着发生的高山铺战斗战果巨大。这次刘伯承盯上的是国民党军整编四十师和整编五十二师的八十二旅。整编四十师和八十二旅在蒋介石的命令下拼命追击,以至于孤军深入。刘伯承和邓小平认为机会来了。战场选在一个员高山铺的山谷里。一纵和中原独立旅占领了山谷两端的制高点,布置了一个大口袋;六纵尾追敌人并负责系紧口袋嘴,二纵和三纵待机歼敌。上午九时,进入山谷的整编四十师遭遇突然攻击,一下子乱了的队伍不久就摆成了反击阵形,双方在公路两侧反复争夺,伤亡巨大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夜晚。

第二天上午,整编四十师在各种火力的掩护下,向一纵的阻击阵地发起猛烈攻击,在洪武垴阵地阻击的官兵全部阵亡,后续部队用刺刀和手榴弹又把阵地夺了回来。中午,国民党军开始分两路迂回前进,遭到猛烈阻击后,决定回撤时已经无路可撤。二十七日早上,大雨,整编四十师和八十二旅多方向组织突围,但均没有成功。刘伯承命令六纵投入战斗,此刻的战场兵力对比已达到我十七个团对敌五个团。下午十四时,战斗结束,共歼灭国民党军一万三千多人,其中俘虏九千五百余人。

围困大别山的国民党军总指挥是白崇禧。十一月三日,国民党军“大别山作战会议”在南京国防部召开。会议制定的作战方针是:“集中主力先于大别山击破刘伯承部,同时并在鲁中、鲁西、胶东、黄泛区各方面以一部兵力追剿,不让陈毅部恢复或妨碍我大别山方面的作战。”在讨论大别山战区的作战指挥时,蒋介石的心腹们都主张大别山作战不同一般,应该由国防部统一指挥,至少也得让陆军总司令顾祝同指挥。但是,当有人提出让国防部长白崇禧指挥时,蒋介石竟然同意了。于是,白崇禧在九江设立了国防部长九江指挥所。

面对国民党军的向心合击战术,刘邓采取了“敌向内,我向外,敌向外,我亦向外,将敌牵到外线,以小部牵制大部,以大部消灭小部”的战略战术,打击或拖散敌人。一九四七年底,野战军第十、第十二纵队分别向桐柏、江汉进击,随之成立了桐柏军区和江汉军区,让淮河和汉水变成了中原解放区的两条内河。白崇禧始终没有足以集中进攻大别山的兵力,因为此刻国民党军的精锐部队都在陆军总司令顾祝同手中。不久,国防部长九江指挥年后移到了武汉。

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吸引了国民党军近九十个旅的兵力,打乱了国民党军向山东和陕北进攻的计划。与此同时,陈谢大军挺进豫皖鄂边区,并向伏牛山完成展开;陈粟大军挺进豫皖苏边区,直接威胁着陇海路沿线。至此,解放战争中“三军鼎立,经营中原”的局面已经形成。战争主要地已经不是在解放区里进行,而是在国民党统治区里进行,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解放战争刚刚进入第二年,无数共产党官兵为了战争的转折付出了生命。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时约十二万四千余人,转出的时候仅剩下了五万八千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