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六章 朗照边区胜利花

“打他三个钟头再走不迟”(上)  

 

要说苦,彭德怀的西北野战军最苦。西北野战军的称谓来自一九四七年七月三十日周恩来的一封电报:“西北野战兵团定名为西北人民解放军野战军,彭为司令兼政委。”西北野战军副司令员张宗逊,副政治委员习仲勋,参谋长张文舟,政治部主任徐立清。

西北野战军下辖三个纵队以及两个旅和一个山炮营:第一纵队,司令员张宗逊、政委廖汉生,辖独立第一旅、三五八旅;第二纵队,司令员兼政委王震,辖独立第四旅、三五九旅;第三纵队,司令员许光达、政委孙志远,辖独立第二、第三、第五旅。另外的两个旅是:新编第四旅,旅长张贤约,政委黄振堂;教导旅,旅长兼政委罗元发。西北野战军总兵力约四万五千人。陈毅过去曾有个疑问,为什么中央在一九四七年夏秋间的来电中常常表扬西北野战军?“好像中央对华野领导颇有不满,特意抬高西北压华东似的”。但是,一九四八年一月,当陈毅辗转到达陕北杨家沟之后,才明白“西北野战军是作战条件最苦的一个野战军”。

西北野战军以数万兵力对付胡宗南的几十万大军,所承受的军事压力可想而知。但是,为了配合陈谢、陈粟和刘邓三路大军出击外线作战,彭德怀还是决心不顾压力把胡宗南的部队尽可能牵制在陕北。彭德怀选择的作战目标是向北攻击榆林。自内战爆发以来,榆林一直是国民党包围和进攻共产党陕甘宁边区的重要据点。榆林一旦失守,“不仅晋、绥、陕边区之匪可连成一气,且将予匪囊括河套,直接沟通俄、蒙国际通路之利,于是榆林成为匪我必争之要点”。内战爆发后,蒋介石在榆林设立了“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部”,邓宝珊出任总司令。此时,邓宝珊指挥的部队约一万五千余人。

彭德怀的攻击计划为:二纵、新编第四旅和教导旅攻击鱼河堡、归德堡和三岔湾等地,然后包围榆林城的西面、北面和东南;一纵并指挥绥德军分区四团和六团攻击响水堡,掩护二纵渡过无定河之后包围榆林城的南面和西南;三纵和独立第五旅攻击流泉河和青云山,独立第二旅攻击高家堡和乔岔湾,上述部队包围榆林城东。彭德怀攻击榆林的兵力达八个旅又两个团,总计约四万五千人,几乎是西北野战军的全部兵力,同时又是榆林国民党守军的三倍。

五日,西北野战军逼近榆林。邓宝珊召集了军事会议,会议决定放弃外围据点,集中兵力固守榆林城。具体作战部署是:二十八旅八十三团守南城,八十二团守南门外的凌霄塔和三义庙据点;总部特务营一部和第二十二军的工兵营、辎重营和补充营守西城;八十六师炮兵营、工兵连和军通讯营守北城,二五七团和八十六师直属队守东城。七日凌晨,榆林已被包围。

蒋介石飞到了延安。彭德怀对榆林的攻击,令蒋介石深感不安。一方面,他始终认为西北的共产党军队已无力作战,特别是进行坚固城池的攻坚作战,因为他们不仅兵力少得可怜,而且武器简陋,弹药缺乏;另一方面,他最不放心的正是陕西的北面,邓宝珊本来就不可靠,加之榆林防御兵力有限,一旦榆林不保,则宁夏孤立,胡宗南失去北面的作战配合,必将影响整个陕北的战局。到达延安的当天下午,蒋介石亲自主持召开了旅以上军官会议,专门研究出兵增援榆林的问题。

蒋介石要求胡宗南主力趁陕北共军胶着于榆林城下之际,迅速寻求与彭德怀部决战,最低限度也要迫使陕北共军主力东渡黄河。会议接着讨论了几个重点作战问题:1、榆林守军必须固守,以待援军;2、由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指挥整编十七、三十六、九十师沿咸榆公路前进,到达瓦窑堡补给后继续前进;3、整编三十六师迂回行动,避开正面共军的阻击,沿着伊盟南端边缘前进,限令十一日抵达榆林,与榆林守军形成合力内外夹击;4、整编三十六师一路上的补给由空军负责逐日空投;5、由整编第一军军长董钊指挥整编第一师和整编三十八师,跟随整编第二十九军保持一天的行程,随时配合作战。

八月七日晚上,彭德怀的三五八旅七一六团和独立第一旅二团开始攻击榆林城外唯一的制高点凌霄塔。凌霄塔四周是开阔地,加上炮火有限,官兵们只能用挖壕的方式一点点接近。从七日黄昏到八日凌晨,壕沟终于挖到塔下,冲锋随即开始。凌霄塔守军是二十八旅八十二团三营,战至又一个黄昏,西北野战军占据了这一制高点。消息传来,邓宝珊亲自到南门找到二十八旅旅长徐保,命令他必须把凌霄塔夺回来。于是,徐保严令八十三团副团长王宗义带兵出城向凌霄塔反击。王宗义出击的时候,徐保命二十八旅的炮兵全力支援。在优势火力的掩护下,三个小时后,王宗义收复了凌霄塔阵地。

攻击城北的部队也进展不顺。在占领大部分外围阵地后,遭到守军猛烈的反击,从七日黄昏到八日拂晓,双方在城外阵地来回拉锯,彼此伤亡都很大。九日夜半,国民党守军退回城内,走前将北关的民房全部点燃,大风之下,火热凶猛,北关一片火海。十一日中午,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榆林非急攻可下,而钟松仍有可能迅速增援,似宜决心暂停攻城,集结部队,准备于十二日夜或十三日打钟松。”可是,彭德怀已无法执行这个部署,因为钟松的整编三十六师绕过彭德怀预设的阻击阵地,其先头部队已经接近榆林。因预想到彭德怀可能围城打援,钟松的整编三十六师以极快的行军速度长途跋涉,从榆林以北长城之外的沙漠地带绕道,于八月十二日到达距榆林不足十五公里的苏庄子、天鹅海子一带。彭德怀对榆林的攻击以及围城打援的设想,都因整编三十六师的迅速机动和出其不意而失去了战机。

十二日黄昏,彭德怀下达了从榆林撤围的命令。钟松进入榆林城,邓定珊设宴款待。彭德怀部攻击榆林失利的客观原因是:榆林城防坚固,守军抵抗顽强,援军增援迅速,而攻击部队缺乏攻城兵器。主观原因是:攻击官兵缺乏攻坚作战的经验,多次出现第一梯队与第二梯队失去联系,从而导致攻击行动相互脱节。同时,对国民党军增援部队的行军速度估计不够,部署阻援措施不力。榆林失利,给毛泽东带来了危险。

就在钟松的整编三十六师迂回榆林的同时,刘戡率整编第一军和整编第二十九军主力全力向绥德、米脂推进,虽然目标依旧是寻找毛泽东的行踪,但其行动已对位于无定河与黄河之间的西北野战军后方机关和野战医院构成威胁。毛泽东要求彭德怀立即控制归德堡与镇川堡之间无定河两岸,同时要求我无定河、黄河间各后方机关,必须迅速移至黄河以东。一直盼望毛泽东在持久的军事压力下不得不东渡黄河的胡宗南,立即被贺龙、习仲勋率领的中共西北局、边区政府、野战军机关和野战医院强渡黄河的行动迷惑了。这一情景令胡宗南异常兴奋,他认为彭德怀北攻榆林不克,损失巨大,只有掩护着毛泽东一行东渡黄河,以免被歼。于是,胡宗南立即命令整编第一军军部指挥整编第一师守备绥德,整编第二十九军以及整编九十师向佳县急促推进,同时命令钟松的整编三十六师由榆林向镇川堡方面前进,协同第二十九军压迫彭匪主力于佳县附近黄河地障而歼灭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