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打他三个钟头再走不迟”(下)

 

整编三十六师刚刚进入榆林城,官兵因为长途迂回跋涉,极度疲惫,原本打算在榆林城内休息几天。但是,胡宗南要求他们迅速南下的命令到了,并说将派飞机给整编三十六师运送给养。钟松不曾想到的是,胡宗南答应的补给直到他的部队被全歼之后也没有运到榆林。

这天,整编三十六师离开榆林,开始全速南下。局势陡然间危机四伏:黄河以西,无定河以东,南北约二十公里,东西约三十公里,在这样一片狭长的地带内,毛泽东已处在国民党军十几万兵力的南北夹击之中。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提出了攻打整编三十六师的设想。这时西北野战军主力正集结于榆林东南、沙家店西北地区,北面是沙漠,东面是黄河,西南而是无定河,虽然回旋的余地很小,但正处在整编三十六师南下的必经之路上。彭德怀当日回电,决心打整编三十六师。

但是,富有作战经验的钟松南出榆林后,并没有直接走鱼河堡至镇川堡的公路,而是改走无定河西岸,绕过了彭德怀预设的伏击阵地。西北野战军官兵眼看着国民党军从河对岸走了过去,隔河却无法展开攻击。为了摆脱危险,也为了令彭德怀不要顾及中央放手作战,毛泽东的九支队决定自行转移。八月十八日清晨,九支队继续转移。支队下到山谷里,向北走到佳芦河上游,找到河面相对较窄的地方开始架浮桥。警卫战士在湍急的河水中几次架桥都没有成功,毛泽东坐在河边石头上低头看文件,山顶上白龙庙方向枪声密集,是后卫部队与追击的敌人打上了。在当地百姓的帮助下,浮桥终于架成了。毛泽东坚持让机要人员、电台和文件先过,自己最后才上了桥。他刚一过去,轰隆一声,浮桥被洪水冲垮了。第二天,毛泽东一行到达梁家岔。

晚上二十三时,彭德怀来电:“拟于明日拂晓包围沙家店附近敌之两侧而歼灭之,请中央转移到刘全塌以靠近主力。”毛泽东命令九支队轻装,准备七天的干粮,准备随时向西突围。他说:“沙家店一带要打大仗,两军主力都集中在这里,地区狭小,打得好,我们转危为安,不走了;打不好,我们就往西走,出长城,进沙漠。”形势所迫,对国民党军整编三十六师的作战,将决定共产党人在陕北的命运。在必须破敌一路,并给予坚决打击时,选择整编三十六师为攻击目标的理由是其孤军深入的态势。

彭德怀决心集中主力,趁钟松与刘戡两部的夹击之势尚未形成,利用整编三十六师一字排开孤军深入的时机,坚决迅猛地插入两部之间狭窄的缝隙,在沙家店地区伏击整编三十六师。西北野战军的部署是:许光达的第三纵队并指挥绥德军分区第四、第六团进至当川寺南北的高地,牵制钟松的第一梯队,并阻击刘戡可能的增援;王震的第二纵队和教导旅、新编第四旅进至东沟、高家疙塔、宋家井地域,攻击钟松的第二梯队;张宗逊的第一纵队在高柏山、老虎疙塔地域,由西南向东北方向实施攻击,先配合第二纵队打钟松的第二梯队,然后集中兵力打其第一梯队。

二十日,彭德怀发布歼敌动员令。拂晓,攻击在瓢泼大雨中开始。一纵和二纵首先将整编三十六师师部和一六五旅包围在沙家店地域,随之发动了猛烈的攻击。钟松对突然而来的攻击有些不知所措,立即命令部队在泥沟以北、张家坪以东迅速构筑防御工事进行抵抗,同时急令前面的第一梯队一二三旅迅速向沙家店靠拢。西北野战军的攻击异常凶猛,一六五旅各团没来得及筑起工事,西北野战军官兵已经冲到眼前了。钟松不断地催促一二三旅赶快靠拢,可就是不见一二三旅的影子。天黑了,钟松终于意识到一切都完了。他和一六五旅旅长李日基脱下军装,换上早就准备好的老百姓的衣服,趁乱成功逃脱,但是他们的部队彻底垮了。

一二三旅旅长刘子奇是个心事重重的军官。当时,他的旅距离师部约十五公里的路程,之间需要经过几座山梁和几道沟壑。刘子奇认为,如果没有侧翼的保护,又是夜晚,贸然回援沙家店凶多吉少。可是,师长的命令又不能不执行。于是,他决定先把配属他指挥的一六五旅四九三团派回去,至于自己的一二三旅,等天亮以后再行动不迟。第二天拂晓六占,一二三旅出发了。夜里先出发的四九三团已经到达乌龙镇南面的山梁,一二三旅主力刚刚通过乌龙镇,刘子奇听见了沙家店方向传来的密集的枪炮声。刘子奇决定离开前面的四九三团,抄近路直接向攻击三十六师师部的左翼前进,以三六八团为先导,先行抢占常高山制高点,以掩护主力推进。

三六八团对常高山的攻击,立即遭到西北野战军的阻击,阻击部队是新编第四旅七七一团的一个营。这里是彭德怀部攻击整编三十六师师部的侧面,战前没有料到一二三旅主力会跨越山梁直接增援,如果让一二三旅从这个方向突进去,战场局面就会朝不利于西北野战军的方向陡转。于是,阻击一二三旅的战斗突然成为能否全歼整编三十六师的关键。七七一团一个营的官兵死守阵地,一次又一次把冲锋的国民党军压下去。刘子奇旅长也知道这里是战场的薄弱地带,遂命令部队反复冲锋,显示出坚决突破的决心。这时,罗元发率领的教导旅出现在常高山附近。

教导旅的任务是从常高山以西新编第四旅与二纵之间的战斗缝隙插进去,配合二纵攻击钟松的整编三十六师师部。他们到达这里的时候,罗元发旅长发现情况十分紧急,绝不能让一二三旅从这里突过去。他立即命令二团团长王季龙带部队冲上去,抢占制高点,配合新编第四旅的阻击。教导旅主动改变预定作战计划,并勇敢地承担起更为艰巨的作战任务,成为沙家店战役取得最后成功的重要因素。此时,刘戡的部队距离整编三十六师仅十几公里。但是,他派出的部队始终没能突破许光达率领的第三纵队的阻击线。

十九日下午,对一二三旅的最后攻击开始了。战后刘子奇回忆道:解放军由正面和右侧同时发动反攻,向整第一二三旅全线阵地猛冲,有的阵地被轮番连续冲击发生白刃肉搏,死伤枕藉,干部伤亡很多。在战斗紧张时候,虽由西安派来三架次飞机参战,投下几枚小炸弹,对解放军丝毫没起作用。首先第三六八团阵地全部被毁,团长失踪,官兵没退回一人。第三六七团的大部官兵伤亡,阵地失守。各路援军均被解放军阻击未到,而解放军则不断向阵地周围拥来。这时候我看到前途已经绝望,立即带着残部突围,多次冲击俱未成功,混战到将近黄昏时,终于全军覆灭。

刘子奇突围未成被俘。沙家店一战,西北野战军毙伤国民党军整编三十六师两千余人,俘虏四千余人,总计六千余人。西北野战军伤一千四百三十五人,亡三百七十九人,失踪二十五人,总计一千八百三十九人。沙家店战斗在危急的情况下扭转了西北战局,基本改变了西北战场上的敌我形势。战斗结束后,毛泽东一行亲临沙家店战场,毛泽东对官兵们说:“沙家店这一仗打得好,对西北战局有决定意义,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是夜,胡宗南在日记中写道:本座作战会报判断匪以全力攻三十六师师部,其对五十五、一二三、一六五各旅皆为牵制隔绝,使眩感于眼前形势,不敢奋进,使三十六师师部陷于孤立而被消灭。夜不能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