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半岛之争(下)

 

山东内线兵团分兵两处的现状没有得到解决。这种现状在国民党军重兵压境之时显然不利。胶东阻击作战就这样开始了。范汉杰的进攻部署是:以弥的整编第八师一部固守沙河,主力集结于昌邑、?山地域担任左翼;阙汉骞的整编五十四师集结于胶县、高密地域,担任右翼;黄百韬的整编二十五师和王凌云的整编第九师为中央突击部队,黄国梁的整编六十四师跟在整编二十五师的后面担负策应;整编五十四师一九八旅控制铁路枢纽蓝村,由范汉杰的兵团指挥部直辖。

国民党军以火炮飞机轰炸开路,地主武装跟在后面一路狂杀。许世友的第九、第十三纵队不但要面对绝对优势的敌人,而且还身处密不透风的合围之中。九月六日,国民党军三个整编师向平度发起大规模进攻。整编二十五师在火炮和飞机的支援下,猛攻十三纵三十九师一一七团一营和二营的阻击阵地。战斗到七日下午,一营和二营的阻击阵地被国民党军突破,十三纵官兵退守平度城关。八日,整编二十五师集中主力向平度城发动攻击,平度失守。与此同时,由十三纵三十八师一一三团坚守的掖县城西阻击阵地丢失。十六日,整编五十四师一九八旅和整编二十五师的四十旅开始攻击莱阳。十八日,黄百韬的整编二十五师占领了胶东解放区的中心城市莱阳。

莱阳失守后,整编第九师进占招远以南的夏甸,整编第八师一六六旅到达夏甸以北四十公里的道头。道头一带是许世友的第九纵队主力集结地域。许世友部已经被逼到了东西仅七十公里、南北不足四十公里的沿海一角,如果道头失守就会被赶下大海。九月九日,得知国民党军占领诸城之后,位于胶济路以南的第二、第七纵队发动了攻击诸城的作战。谭震林决定乘敌未稳发动反击,以调动胶东内线的敌人,配合许世友在胶济路以北的作战。但由于敌人增援部队行动迅速,城内的攻坚作战又一时结束不了,于是下令放弃,攻击部队撤退。谭震林部的作战没能调动胶东的敌人,被压缩在海边的许世友必须突围自救。突围只剩下一个方向,就是与大海相反的道头方向。战斗进行得非常激烈,九纵官兵对道头外围唯一的制高点反复攻击未果,天色将明,再战不利,二十五师长聂凤智下令撤离。

与诸城的战斗一样,许世友部对道头的攻击也没有达到全歼守军的目的。不同的是,道头一战令国民党军整编第八师向后收缩了阵地,这使得它与整编第九师之间的距离被突然拉大了。这是许世友部突围的最后时机。他决定向敌人两军之间稍纵即逝的缝隙迅速插进去。二十二日黎明,先头部队将遭遇的整编第九师侧翼部队击溃,九纵二十六师顽强地阻击尾追的敌人,华东局和内线兵团机关人员及主力部队官兵一昼夜行军一百八十里,终于进入大泽山地区。

国民党军继续向胶东半岛的尖角压缩:二十六日占领龙口,三十日占领蓬莱,接着,共产党人控制的唯一港口城市烟台被占领。范汉杰的胶东兵团以伤亡近一万五千人的代价,先后占领了胶县、高密、平度、昌邑、荣城、招远、蓬莱、烟台等十五座城镇。至此,共产党人失去了胶东解放区的大部分地区。

饶漱石、许世友和黎玉联名致电中央军委,报告他们撤离胶东、转移敌后的理由:“内线已坚持三个星期,为减少尔后作战困难,决向敌后转移。”九月十六日,中央军委致电陈毅、栗裕、饶漱石、黎玉、许世友、谭震林,要求必须坚持胶东,不求他们打胜仗,“只要不打败仗就好”,并反复强调“一个月至多两个月,局势就会变化”。接到电报后,谭震林率领第二、第七纵队开始北上,向许世友部接近。许世友的第九、第十三纵队,留十三纵继续与国民党军周旋,九纵在胶河与潍河之间南下。十月一日,山东内线兵团的第二、第七、第九纵队终于在胶济路以北的朱阳会合。

范汉杰发现山东内线兵团主力向西跳出了包围圈,立即命令整编第九师尾追九纵和十三纵队深入大泽山区,整编六十四师由高密向北阻截。谭震林和许世友决定集中主力打上一仗,以扭转被动局面。作战计划是:以二纵和九纵攻击脱离高密、孤军北进的整编六十四师于胶河西岸的饮马镇地区,以调动胶东的国民党军回援,减轻胶东解放区的损失;同时,以七纵和独立师等部担任出奇阻援;十三纵由大泽山向北攻击掖县,策应主力在胶河的作战。

十月二日,整编六十四师主力进至范家集、流河一带,先头部队到达了预定战场饮马镇。由于情报胡误,谭震林和许世友误把先头部队当作了整编六十四师主力,于是命令部队全线出击。整编六十四师先头部队受到攻击后,师主力急忙收缩,在范家集、三户山地区构筑工事,准备固守待援。二纵和九纵没能实现分割敌人主力的目的,但是当晚他们就把整编六十四师主力 围住了。三日夜,二纵对三户山发动了攻击。由于缺乏攻击子母碉堡的经验,在伤亡严重的情况下撤出了战斗。四日,二纵再次发起攻击,在九纵的配合下,最终突破了守军的防御工事,于五日拂晓攻占三户山,歼灭整编六十四师一五九旅的一个团。五日下午,九纵攻击范家集,二纵攻击西侧的林家庄。战斗到午夜,驻守林家庄的整编六十四师四七五团被二纵全歼。九纵对范家集的攻击进展缓慢,情急之下,许世友和谭震林果断改变了攻击范家集的计划,调二纵主力立即向西迎击。战斗由此变成了围点打援。从战场态势上看,只要九纵把整编六十四师围紧,东南两个方向的阻击坚决,从西面来的敌二一一旅兵力单薄,二纵主力完全有将其一口吃掉的把握。

为了彻底歼灭二一一旅,韦国清的二纵制定了一个一网打尽的作战计划:四师和五师一部攻击青龙山,由北向南和东南攻击;六师以奔袭的方式迂回到二一一旅的背后,攻占潍河东岸的二八八高地,控制潍河渡口,对二一一旅实施合围。战斗打响后,二纵十八团二营急速行军,于凌晨四时到达高地南侧,秘密接敌之后猛打猛冲,一举攻占高地并控制了渡口。二一一旅的后路因此被截断。二一一旅立即组织突围。入夜,经过两个多小时的争夺,十六团攻占了二一一旅旅部所在的西圩子。二一一旅残敌在最后时刻向西北和西南两个方向突围,分别被六师十八团,四师十、十一、十二团分割歼灭。二一一旅旅长张忠中被俘虏。

此时,在胶东解放区内部抗击国民党军的任务全部落在了十三纵身上。胶河战役开始后,十三纵主力奉命攻击掖县,这是这支部队第一次打县城攻坚战。十月三日凌晨,第二纵队对三户山发动攻击的那天,十三纵对掖县的攻击同时开始了。巨大的爆炸声将掖县守军惊醒,等他们冲上阵地时,发现城防已经被炸开了三个大缺口。率先突进去的是一0九团二营,官兵们沿着东门大街向钟鼓楼攻击前进。一一0团突破后,沿着城墙攻击北城楼。一一四团一营沿着城墙向南发展,三营直插西门。一一一团主力也冲进了北门和西门。国民党守军在核心阵地组织起猛烈的抵抗。四日上午十时总攻开始,战至下午六时,掖县城区里的两百多个碉堡全部被摧毁。守军团长刘其凡和副团长杨子明等被俘。

范汉杰急调胶东地区整编第八师和整编五十四师昼夜兼程回援。十三纵撤离掖县,收兵转移。胶河战役令共产党人在胶东面临的危机得到了极大的缓解。然而,蒋介石也认为胶东战局说明国民党军已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蒋介石认为,他亲自制定的三个战略目标:占领延安、占领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和封锁共产党军队海上交通,现在都已实现了。蒋介石准备将整编第九师空运徐州或石家庄;将整编二十五师从烟台海运至大别山。因为此时共产党三路军队进军中原已造成中原地区国民党军兵力匮乏。为此,范汉杰拟定了胶东地区的全面防御部署:整编第八师守备烟台、蓬莱和龙口;整编五十四师一九八旅守备平度,并以一个团加强莱阳;整编六十四师在蓝村和马山一带休整待命;整编四十五师退回潍县地区。

这就是胶东解放区最困难的时候。毛泽东曾经强调:“大约坚持一个月至多两个月,局势就会变化。”毛泽东的预想正在成为现实:在刘邓、陈粟和陈谢三路大军主力跳到外线作战的同时,留在解放区内部的部队只要顽强坚持,把国民党军的主力吸引牵制信,当国民党军不得不撤出解放区回援外线战场时,他们的被动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谭震林部和许世友部以伤亡五千的代价,严重迟滞了国民党军向中原的调动,迫使占领胶东地区的国民党军孤守着青岛、滨海。莱阳、即墨、烟台、福山、蓬莱和龙口等据点。十二月四日,七纵对莱阳发动了攻击。范汉杰立即对莱阳实施增援。九日凌晨,攻城战开始。六十团率先于南门附近突破。中午,二十师占领守敌的榴弹炮阵地,十九师占领了山炮阵地,五十七团冲进北门向南发展,守军退缩至城隍庙核心阵地。经过激战,莱阳城被收复。

从战争全局上看,山东位于战场的右翼,陕北位于战场的左翼。左右两翼牵制,皆是为了中原。因此,就整个战争的演变而言,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与国民党军在陕北与山东同时进行的艰苦作战,绝不仅仅为了半岛之争。没有人知道蒋介石是否看出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