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朗照边区胜利花 (上)

 

晋察冀军区所处的位置,是当时全国战场的中间地带。东是陈毅、粟裕的山东战区,西是彭德怀、习仲勋的陕北战区,北是林彪、罗荣桓的东北战区,南是刘伯承、邓小平立足的大别山战区。至少在一九四七年夏秋,相对于国共两军在各个战区进行的大规模战斗而言,这个中间地带显得有些平静。一九七四年七月二十一日的小河会议上,周恩来就战区歼敌成绩排了个队:华东、晋冀鲁豫、东北、晋绥、陕甘宁和晋察冀。这次排队对晋察冀军区来讲很丢面子。

聂荣臻在总结内战爆发一年以来晋察冀军区作战不理想的原因时说:“军事指导上犯了一些错误,执行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的运动战的方针不够大胆。那时有一种保守性,‘怕失地盘’。比起晋冀鲁豫等友邻来,我们还是落后的。”之前,中共中央决定重组晋察冀野战军指挥机构:杨得志任司令员,罗瑞卿任第一政治委员,杨成武任第二政治委员,耿飚任参谋长,潘自力任政治部主任。野战军下辖第二纵队,司令员陈正湘、政委李志民;第三纵队,司令员郑维山、政委胡耀邦;第四纵队,司令员曾思玉,政委王昭。

新组建的晋察冀野战军面对着两个对手:一个是保定绥靖公署孙连仲集团,拥有四个军以及整编六十二师和青年军二0八师,主要分布在北平、天津和保定的三角地区;另一个是张桓绥靖公署傅作义集团,拥有八个师又四个旅,主要分布在平绥铁路沿线。国民党军的作战要点是:重点守备北平和天津,对平、津、保三角地带主动出击。惟保定绥靖公署的主力编成机动兵团,利用铁路和公路机动作战。罗历戎的第三军守备石家庄。

晋察冀野战军决心打个翻身仗改变排名最后的现状。只是,翻身仗不是那么容易打的。杨得志、罗瑞卿、杨成武、耿飚等人经过反复研究,于八月十九日向中央军委上报了两种作战方案,中央军委回电同意其中的一种,即以三纵攻击北平西南方向的涞水、涿县和定兴,调动敌人主力西援;二纵和四纵进至保定东南的任丘以南地区待机,待敌人调动后,进至大清河地域歼敌。

领受作战任务后,三纵司令员郑维山和政委胡耀邦决定:奔袭平汉路上徐水至保定间的国民党军的两个营,得手后破坏这段铁路,调动国民党军主力西援。如果不能调动敌人,就直接向北攻击涞水县城,为主力创造打援的战机。九月二日,三纵急促行军七十里奔袭徐水至保定间,结果除攻克保定北面的漕河以及附近的几个小堡垒外,其他的攻击行动均未能取得进展,部队只好按预定计划向北攻击涞水县城。涞水城是国民党军平、津、保三角防御体系西翼的重点警戒据点,也是平汉铁路保定以北的一个护路要点。守军为第九十四军五师十三团,装备好、火力强;涞水城防工事坚固,城西又有拒马河之阻,易守难攻。八旅和九旅攻了一个晚上,只占领了县城外围的两个据点。一天之后再次组织攻击,也只占领了县城的东南两关。

但是,对涞水的攻击调动了敌人。第九十四军四十三师已抵达涞水以东的高碑店,五师十五团和一二一师三六一团开始向涞水增援。同时,第十三军四师、第十六军二十二师奉命集结于平汉北段准备增援,第十六军一0九师也有增援的迹象。此时,三纵七旅奉命在拒马河东岸的南北义安村之间守河上的便桥,以保障第八、第九旅对涞水的攻击。七旅的行动出现重大疏漏,他们只对北义安村进行了防御,南义安村被国民党军顺利占领,拒马河便桥因此失去控制,导致国民党军增援部队蜂拥而来。二十四日,三纵被迫撤离战场。

涞水之战正打得别扭的时候,位于大清河以北的国民党军第十六军九十四师兵分两路渡河增援,晋察冀野战军认为战机已至,遂决定吃掉该敌收复大清河以北地区。但是,当第二、第四纵队主力渡过大清河后,发现情报有误,当面只有九十四师的一部位于昝岗和板家窝。而国民党军第十六军二十二师主力到达霸县之后,在雄县和开口各前出了一个营,于是野战军指挥部决定改打这几处孤立之敌。敌人看似好打,攻击却均以失利告终。二纵对板家窝、四纵对昝岗的突击都因暴雨而中断。

晋察冀野战军出击涞水和大清河的战斗都得不偿失。战后统计,歼敌五千二百七十七人,部队伤亡高达六千七百七十八人。国民党军增援涞水的各路部队逐渐靠近,二十多个团在大清河北岸摆出了决战的架势,而晋察冀野战军第二、第四纵队总计才十八个团,加上冀中军区的五个团,兵力上并不占据优势,武器装备上更处于劣势。为了避免被动,二纵和四纵全部撤离了战场。

聂芝臻和杨得志都向中央军委发出了检讨电报。聂荣臻认为,战斗失利的原因是“决心太厚,包围敌人过多,兵力分散,不能速战速决”。杨得志认为,主要原因是战前侦察和搜集情报不够,对敌人工事的坚固和火力的猛烈估计不足。朱德在给中央军委的电报中说,他准备亲自去野战军指挥部指导作战。毛泽东以中央军委的名义回电晋察冀野战军,显示出极大的宽容,甚至嘱咐他们不必顾及配合全国战局的问题。

杨得志、杨成武和耿飚日夜寻找着可能出现的战机。此刻,林彪已在东北发动秋季攻势。为增援东北战场,蒋介石先后抽调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第十三军五十四师、第九十四军四十三师等部队出关增援,国民党军在华北战场因而显出兵力空虚之势。为此,蒋介石全面调整了华北战区的兵力部署,除主力第三军继续镇守石家庄之外,国民党军位于晋察冀战场的部队将全部移动到保定以北的铁路沿线,以确保华北乃至东北铁路线的畅通。

经过反复研究,晋察冀野战军决定再次出击保北。出击保北的作战意图依旧是调动敌人准备打援。所谓“保北”,指的是涿州到徐水的那段铁路线。晋察冀部队之所以一再攻击这里,是因为这一地段对于国民党方面十分敏感—驻华北的国民党军大都分布在平汉铁路沿线,晋察冀部队的作战目的,很大程度上是要在华北牵制国民党军,以配合林彪部在东北的作战。而保北地区是国民党军调兵出关的主要集结转运地,一旦位于保定与北平之间的徐水受攻,国民党军绝不会见死不救,否则徐水失守将导致平汉铁路线中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