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朗照边区胜利花(下)

 

关键是,对徐水的攻击一定要狠,否则无法调动敌人增援。徐水守军,是国民党军第九十四军第五师的一个团和一些地方保安队,配有一个榴弹炮营。十月十一日,二纵在司令员陈正湘和政委李志民的指挥下,迅速扫清外围据点后直逼徐水城下。十三日下午四时,攻城战斗打响。二纵官兵深知攻击力度对整个战局的影响,因此战斗一开始就显示出誓夺徐水的凶狠阵势。猛烈的炮火轰击后,各路爆破组蜂拥而上,徐水城四面城墙顿时弹片横飞,硝烟弥漫。直至拂晓,攻击部队终于攻占了南关和北关。第五旅的三个突击连甚至一度冲进入城内,但由于第二梯队受到火力压制,得不到后续支援的三个连被国民党守军打了回来。

二纵对徐水不惜牺牲、意在必夺的反复攻击,令国民党军意识到再不增援徐水就完了。孙连仲命令整编第二十八军军长李文率第九十四军的两个师和独立九十五师各一部共六个团,在战车第三团的配合下,由高碑店、定兴,经固城南下;第十六军的两个师共四个团从新城、霸县出发,向西经容城增援。晋察冀野战军三纵、四纵和独立第七旅等部队奉命立即插入固城与徐水之间拦截。命令要求无论飞机大炮的火力如何凶猛,各部队必须死守阵地一步不退。

李文深知他的部队必须紧密靠拢,绝不能孤军冒进,更不能让晋察北野战军寻找到分割他的缝隙。为此,他宁愿与阻击的共产党军队打成僵持也不分兵。而这时,二纵对徐水的攻击举步维艰,伤亡不断增加,国民党守军表现出固守待援的极大的耐心和决心。攻击和阻援都处在了僵持状态,这种状态拖延下去对晋察冀部队极其不利。晋察冀野战军迅速调整部署,决定二纵继续围攻徐水,主力则立即向平汉路以西地区转移,引诱北路援敌西进,迫使敌人分散兵力。

刚离开东西马庄不一会儿,骑兵通信员送来一封电报,电报是正在完县参加土地会议的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聂荣臻发来的:“石门敌七师并六十六团由罗历戎率领于十六日晚渡河北进,当晚停止于正定东北之蒲城一带。十七日续北进,上午在拐弯铺一带休息。”这一消息令杨得志、杨成武和耿飚先是大吃一惊,接着便是喜出望外—想把罗历戎的第三军从石家庄调出来,原来只是一个奢望,现在突然变成了现实,而这意味着整个战局也许会发生重大变化。

第三军驻防石家庄后,罗历戎的日子很不好过。周围的县城已被一一攻占,他被迫放弃了石家庄外围据点,收缩部队固守市区和机场,准备应付聂荣臻部对他的最后一击。罗历戎曾请求孙连仲派兵增援,但由于国民党军在华北的总兵力已经捉襟见肘,孙连仲也没有多余的兵力动摇石家庄,只是派去了一个团。罗历戎真正成了左右无援的孤军,当石家庄最后一个外围据点正定被晋察冀军区部队攻克后,他产生了离开石家庄到保定去的想法。十月初,在北平参加华北军事会议时,罗历戎特意面见蒋介石,陈述了石家庄守军粮食弹药补给的困难,建议减少石家庄的守备兵力,加强机动兵团的力量。蒋介石说:“石家庄应该固守,可将第三军抽调一个师到保定,加强机动部队。”罗历戎想到孤守石家庄无异于坐等攻击,于是自告奋勇地表示他可以亲率部队北上。蒋介石当即批准了。

几天之后,共产党军队攻击徐水,孙连仲命令第三军北上保定增援,罗历戎所盼望的离开石家庄的机会终于来了。除留三十二师固守石家庄外,第七师与二十二师六十六团以及军直属队均被命令北上保定。罗历戎知道,在这种时候,他率部离开石家庄不是没有危险性,因为从石家庄到保定,虽然只有一百八十公里的路程,但必须通过解放区。罗历戎侥幸地认为,从石家庄到保定的路上,也许会遭到民兵甚至是解放区老百姓的袭扰,好在晋察冀野战军主力此刻正在保定北面作战,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跑到他跟前来,他的大部队一路扫荡,安全地到达保定应该没有问题。

十月十五日下午,第三军出动了。罗历戎的保密工作起到了效果,第三军离开石家庄整整一天之后,聂荣臻才得到了有关情报。罗历戎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本想离开晋察冀野战军必定要集中全力攻击的石家庄,转移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带去,结果却是他的出动不但使第三军这支历史悠久的部队遭遇灭顶之灾,而且他个人的后半生也将彻底改变。耿飚选择的战场名叫清风店。清风店北距保定和南距新乐各为九十里,正好处于目前罗历戎部和刘化南部所在位置的中间。如果把战场往北移至望都和方顺桥之间,那就离保定近,我伏击部队就有后顾之忧。如果把战场往南移至定县以南,则离新乐太近,罗历戎率部经过该地时,现在保北战场的我军主力必然不能及时赶到,这样就将导致伏击落空。所以,清风店是理想的战场。

战场已经选定,制胜的先决条件是:不能让罗历戎早于晋察冀野战军到达清风店。为此,杨得志、杨成武和耿飚仔细地计算了敌我双方的行军速度。计算结果是:晋察冀野战军主力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走完一百二十五公里左右的路,这样才能赶在罗历戎的前面到达清风店地域。耿飚起草了作战命令:除了攻击徐水的部队不动外,其余各部立即掉头南下,不惜一切代价赶往方顺桥以南的清风店。从新乐到定县,二十五公里的路程,罗历戎走了不只一昼夜。他严重低估了他的部队进入解放区可能遇到的困难,严重低估了在这片土地上贫苦农民对国民党军队的厌恶程度。史料显示,直到被包围时,罗历戎对晋察冀野战军的动向一无所知,或者知之甚少。可晋察冀野战军对他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十九日,罗历戎自定县向清风店方向继续北进,中午,部队渡过唐河。下午的时候,他接到飞机接连投下的两封信件,信件的内容是一样的:“我们发现共军大批密集部队南来,距你们很近,请第三军急急做战斗准备。”罗历戎大惊失色,他无法理解“共军大批密集部队”是从哪里来的。紧接着飞机又来了,空投下大量的弹药和饼干,这一下罗历戎觉得真得不妙了。他马上组织部队紧急构筑工事准备作战,同时急电北平行辕李宗仁和保定绥靖东署孙连仲派兵支援。

此时,虽然双方都无法确定对方的具体位置,但晋察冀野战军以惊人的行军速度赶在罗历戎之前到达了清风店战场。到达战场的部队没有在预定位置发现敌人,战后才知道杨得志他们把罗历戎的行军速度计算快了。没有发现敌人的先头部队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向前搜索,摸索了十几里后与罗历戎的部队接火了。仓促进入防御状态的罗历戎认为,即使共军向他包抄而来,远距离奔袭后必定疲惫不堪,而在同一时间,共军需要在徐水和清风店两面作战,那么最终谁吃掉谁还很难说呢。他又给孙连仲去电,提醒他的司令官:这是歼灭共军主力的良机,如果增援部队行动迅速,就有望获得空前的胜利。

十九日晚,晋察冀野战军将罗历戎所在的村庄包围。第二天拂晓,攻击开始了。杨得志、杨成武和耿飚命令部队猛打猛冲,不要顾虑敌人的增援,坚决把第三军吃掉。但是,急切的攻击除了付出伤亡之外,进展并不理想。罗历戎部集中在以西南合村为中心的几个村子里,形成了梅花形的协同防御体系,加上这支国民党军嫡系部队火力强劲,晋察冀野战军在没有分割敌人的情况下,连续急行军后马上发起的仓促攻击严重受挫。晚上,杨得志等分析了战场情况,决定先打破罗历戎的梅花形防御体系,具体战斗部署是:十一旅主力攻击东、西同房;九旅攻击高家佐;四旅和六旅攻击第三军军部所在的西南合村。

二十一日,战斗进入白热化。南合营村首先被二十九团七连突破,守军十九团一千多人放下了武器。接着,东西同房也被攻占。高家佐村打得艰苦,打到最后,二十六团所有的干部都冲到了前沿,率领官兵死打硬拼,终于拿下了这个村庄。部队攻击西南合村时,遭到罗历戎部守军的顽强抵抗。此时,第三军已全部退入西南合村,一万多人拥挤在一个村庄里,形成了一个坚硬的死疙瘩。罗历戎期待着援军的到来,他相信援军到达的时刻,也就是他出击反攻的时刻,共军必定会在两面夹击下迅速溃败。他亲自上阵督战,企图封堵被共军撕开的口子,以使西南合村的防御阵地保持完整。

这个时候,保北一线的阻击战也进行得异常残酷。主力部队南下后,二纵司令员陈正湘和三纵司令员郑维山手里只有四个旅,而北面的援军是整编第二十八军军长李文率领的五个师。陈正湘和郑维山留下第五旅继续攻击徐水,指挥第七、第八旅和冀中独立第七旅,在没有任何遮挡的大平原上与数倍于已的敌人展开了殊死战斗。二十日,李文投入了所有的预备队全力攻击,所有的火炮都参加了战斗。但是,被二纵和三纵封锁的道路就是无法打开。下午三点,二纵和三纵的阻击开始显出难以支持的迹象。先是史各庄阵地失守,然后是西留营、半壁店和山东营等阵地丢失。更严重的是,漕河以南的阻击阵地也丢失了,保定的国民党军开始出动,北上接应南下的增援部队,南北两军相距仅剩六公里。

二十二凌晨,晋察冀野战军对清风店的总攻终于开始了。西南合村遭到空前猛烈的炮火袭击,从村庄四面响起了杀声。战至二十三日上午十一时,西南合村的战斗基本结束。罗历戎换上了一套士兵军服,向西南方向逃窜。但没有逃出多远,就被晋察冀野战军独立第八旅官兵俘虏。清风店一战,晋察冀野战军以九千一百九十二人的伤亡,俘敌一万一千零九十八人,毙伤敌六千一百五十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