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六章 朗照边区胜利花

打倒蒋介石才有饭吃(下)  

 

国民党军增援部队由延安向宜川急促赶来。由于没有战机可寻,王震决定四纵撤往固临地区休整,二纵东渡黄河进入晋南。就在第二、第四纵队在黄龙作战的同时,西北野战军内线部队第一、第三纵队开始了对延长、清涧地区的攻击。十月四日,他们包围了清涧县城。清涧是榆林到延安公路上的要点。在陕北,北上绥德和榆林、南下延安和西安必须经过清涧。守军为国民党军整编七十六师。

整编七十六师是中央军嫡系部队,现任师长廖昂。发现自己被围之后,廖昂向胡宗南建议放弃清涧,让整编七十六师转移到绥德,与驻守在那里的整编三十六师一六五旅会合。胡宗南没有同意。廖昂又提出,驻守绥德的一六五旅南下,驻守瓦窑堡的七十二团西进,重兵集结于清涧,共同防御彭德怀部的进攻。这下胡宗南火了,指责廖昂是在有意为彭德怀创造打援的机会。结果,清涧处于孤立之中,廖昂的整编七十六师四面无援。

十月六日黄昏,彭德怀下达了攻击清涧的作战命令。攻击部署是:第一、第三纵队攻击清涧县城;新编第四旅在青化砭和甘谷驿一线阻击从延安方向来的援敌;教导旅在清涧北面切断清涧与绥德的联系,并准备阻击绥德方向的援敌;绥德军分区四团和六团围困子长之敌并相机歼灭。彭德怀确定下定决心,不让廖昂跑掉。攻城部队逐步扫清了清涧城的外围据点。胡宗南命令刘戡率五个旅火速增援清涧。廖昂认为凭借清涧的防御体系和他为数不少的部队,解清涧之围并不是没有希望。

九日,刘戡的五个旅到达永坪,这里距清涧只剩了一天的路程。如果刘戡突破我军的阻击战,清涧之战就不是打廖昂了,而是一纵和三纵将受到县城内外之敌的两面夹击。彭德怀意识到战役必须速战速决,可是,清涧外围的重要制高点笔架山还没有夺取。彭德怀一面命令教导旅和新编第四旅前去阻击援敌,一面命令一纵司令员贺炳炎立刻拿下笔架山。彭德怀亲自上了三五八旅的阵地前沿,要求三五八旅十日白天拿下笔架山,攻城部队十日夜晚发动总攻,十一日拂晓前一定结束战斗。十日拂晓,三五八旅攻下了笔架山,整个清涧敌人因此失去了西面的屏障。

廖昂再次与援军联络,下午十六时传来消息,援军先头部队已到达清涧西南高地,并说明了联络号音。廖昂立即派人前去联络,结果人刚一出城,就遭到猛烈射击,再派出的人要么被打死要么负伤逃回。天黑了,廖昂感到了恐惧。一纵和三纵以连续爆破炸开了清涧城的东门和北门。攻击部队从这两个突破口潮水般涌入,激烈的巷战在黑暗中展开,整个县城里到处回响着枪弹声、刺杀声、奔跑声和呻吟声。午夜,城内的枪炮声愈加激烈,而且越来越近。廖昂说只有拼死突围了。但参谋长刘学超认为突围的时机早已错过,不突围还可以凭借工事抵挡一阵子。拂晓时分,廖昂给胡宗南发出最后一封电报,大意是“所有兵力全部投入,但很难固守”。然后枯坐着一动不动。西北野战军官兵冲了进来,廖昂束手就擒。

当天下午,西北野战军就押着俘虏,带着战利品撤离了清涧。刘戡的增援部队被阻击在距清涧约十公里的地方。西北野战军撤离清涧后,刘戡还是没敢进城,他围着清涧绕了一圈儿,把守备缓德和子长的部队接了出来,然后一起回延安去了。清涧战役后,西北野战军主力北上,对陕北重镇榆林发动了第二次攻击,可最终还是以失利告终。当时,胡宗南已把榆林地区的一部分兵力空运回西安,榆林只有守军九千余人,彭德怀认为再次攻打榆林的条件已经成熟。理由是:“马鸿逵不会怎样积极增援,胡宗南军来不及,以后又没有多少机会来打;打开了又可以得很多东西,这样一想,便以为大概可如意而得。”事实证明,彭德怀的判断有误。

十月二十七日拂晓,西北野战军内线主力部队开始了对榆林外围的攻击作战。十一月二日黄昏,西北野战军第一、第六纵队从城南、第三纵队从城东和城北对榆林发动强攻。由于攻城部队准备的云梯长度不够,攻击刚一发起便严重受挫,用来攀城的二十多架云梯都被夺走,攻击部队出现很大伤亡。拂晓,从城北突进去一部分官兵,但国民党守军在军官的督战下挥舞大刀疯狂砍杀,突入的部队被迫退出。三日凌晨,攻击部队强攻不成,改为坑道作业,试图以此接近榆林城墙实施爆破。此时,邓宝珊的增援部队已经到达榆林西北方向的扎萨克,马鸿逵的部队也已经向榆林出动。

西北野战军的第二次强攻开始了。由于测量不准,新编第四旅挖好坑道后,爆破点距离城墙还有四米,结果城墙没被炸开。独立第一旅的坑道爆破效果巨大,在城东南将城墙炸开一个宽二十米左右的缺口,但是缺口被炸开的瞬间,并没有部队进行冲击,突破口随即被敌人密集的火力封锁,攻城部队难以突破,缺口很快就被守军用沙袋补上。两次攻击不成,增援之敌接近,彭德怀不得不考虑打援了,于是决定留少量部队继续围城,第一、第三、第六纵队主力北进打邓宝珊部。但是,部队走到半路发觉情报不准,邓宝珊距离榆林还有一段路程,而西面的邓鸿逵部已经到达泥河,并仍在迅速向东推进。彭德怀立即改变作战部署,命令部队向榆林西北约三十公里处的元大滩迎击—两次攻城之后,向北急行军,再急促折向西,进入陕北与宁夏交界处的沙漠地带,部队官兵疲惫,粮食极度短缺。

因意识到榆林失守必会危及宁夏,在蒋介石的反复催促下,加上傅作义亲自请兵,十一月七日马鸿逵的主力出动了。增援部队为一六八旅、暂编第九旅、骑兵第十旅、宁夏保安第一总队的两个团,总计三万五千余人,由马鸿逵的次子马敦静率领。马敦静的先头部队很快就在元大滩与彭德怀部主力遭遇了。十四日,马敦静部进入元大滩,却进入了彭德怀的伏击圈。晚十九时,西北野战军主力向马军开始了全面攻击。经过一番激战,马敦静的部队西撤至马拉素。接着,马敦静决定部队由乌拉尔林滩方向绕道向榆林前进—对于彭德怀的打援计划来讲,这就意味着敌人从侧翼绕走了。

马敦静绕道增援榆林的计划出乎彭德怀的预料,致使西北野战军主力围城打援的作战计划落空。十八日,在榆林守军的接应下,马敦静部进入榆林城。同时,邓宝珊也从伊盟十八里台到达榆林。至此,无论攻城,还是打援,战机已失。第二次攻击榆林,西北野战军伤三千三百三十三人,亡六百六十八人,失踪三百三十四人。毙伤邓宝珊、马鸿逵部给五千人,俘虏一千八百零六人。

围困虽解,但心有余悸,蒋介石、胡宗南、邓宝珊、左世允都希望马敦静部留下来。但是,马鸿逵坚决不同意,为了确保自己的地盘和实力,他要求马敦静立即回师宁夏。邓敦静认为自己增援榆林建有大功,想借机向蒋介石和胡宗南取宠,所以并不愿意马上撤军,父子之间发生了激烈口角。此刻,马鸿逵已经为出兵榆林感到了后悔,因为他的部队伤亡太大了。为此他抓紧实行“一官罚五”和“一兵罚三”的措施:凡是有战场失踪的,所在家庭必须加倍出丁入伍。许多百姓为了证明自己的儿子不是逃兵,竟然不远千里跑到元大滩战场去寻找尸首。于是,马敦静带着部队回到了宁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