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第六章 朗照边区胜利花

瑟瑟秋风中的反腐与作战(上)  

 

作为国民党中权倾一时的人物,陈诚在国民党内部始终处于毁誉参半的漩涡中。一九二四年,黄埔军校成立。经任教练部副主任的邓演达推荐,陈诚入校任教育副官。由于他出身炮科,后又调任炮兵科教官兼炮兵队区队长。一天晚上,他正独自危坐攻读《三民主义》时,巡视路过的校长蒋介石推门而入,为其苦学精神十分感动。黄埔军校成立炮兵营,陈诚被任命为第一连连长。一九二五年九月,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陈诚表现勇敢,被蒋介石提升为炮兵第二营营长。次年,再升第一补充师三团团长。国民革命军北伐时,他率队攻克杭州、苏州、南京,升任二十一师少将副师长。一九二七年七月,他又升任二十一师师长。一年后,又被蒋介石任命为总司令部中将警卫司令兼炮兵总指挥。

从进入黄埔军校到参加北伐战争,并非出身名门的陈诚由一个上尉连长升任中将司令,其间只用了短短四年的时间。一九二九年,年仅三十二岁的陈诚任第一集团军十一师师长,他公开选拔军官,条件是:不贪财,不怕死,会带兵,能打仗,没有不良嗜好,忠于蒋介石。他的严肃治军使得十一师后来成为国民党军精锐主力之一。同时,他大量网罗黄埔军校毕业生,在国民党军中形成了日渐强大的黄埔势力。一九三0年,当蒋介石与冯玉祥、阎锡山之间的中原大战决战时,陈诚率部首先攻克郑州,这时候他已升任第十八军军长兼十一师师长。反蒋战事暂时平息,由蒋介石夫妇做媒,辛亥元老谭延?的三女谭祥嫁给了陈诚。

抗战结束后,作为国民政府军政部长,陈诚负责整个受降工作和对国民党军的整编工作。一九四六年六月一日,他出任国防部参谋总长。不久,四十五岁的陈诚晋升为陆军一级上将,这是国民党军中除蒋介石外的最高军衔。在长期的军事将领和高级幕僚的生涯中,他每每被蒋介石派往军纪混乱、战绩不佳的部队和战区去,所到之处皆全心全意尽心尽责,成为国民党军中唯一与蒋介石没有任何间隙的高级将领。一九四七年八月,陈诚再次充当了这样的角色。

这一次,蒋介石需要整肃的战区是东北。林彪发动夏季攻势之后,国民党军在东北的军事形势每况愈下。美国人对东北地区的行政长官熊式辉和军事将领杜聿明均不满意。美国记者贝尔登的评论充满了讥讽:“国民党可以炫耀自己在东北取得了以下三大成就:一、它已经把美国所训练和装备的七个军的兵力至少断送了一半,并且还大大削弱了剩下部队的战斗力;二、它继续俄国人的洗劫之后,进一步把日本人遗留下来的强大的工农业经济破坏殆尽;三、它丧失了许多满洲人的好感,这些满洲人并未像台湾人那些起来造蒋介石的反,而是倒向共产党那边去了。”

为了挽救东北的战况,蒋介石决定:一、缩小控制地区以迁就现有兵力;二、归并东北军政指挥机构,以便统一权责。所谓缩小控制区,就是放弃一些外围据点,集中兵力固守大城市;而所谓归并东北军政指挥机构,就是将东北行辕和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两套指挥机构合二为一。蒋介石最初考虑,让华北和东北两个战区合并,让北平行辕主任李宗仁兼任东北行辕主任,但李宗仁坚决不干。此时,陈诚正处在失意状态。随着国民党军在全国战场上的接连受挫,作为参谋总长,陈诚不得不为作战失利承担舆论上的责任。陈诚在关内指挥失败了,就打起了到东北的主意。

一九四七年七月十二日,陈诚到达东北召集军事会议。当时,国民党军中盛传陈诚要主政东北,但陈诚本人对此只字不提。在此期间,陈诚做了一件令熊式辉和杜聿明十分尴尬的事:在四平作战时,杜聿明曾请求蒋介石为坚守四平的第七十一军军长陈明仁和增援四平的第五十三军军长周福成,分别颁发青天白日勋章和云氅勋章。由于当时新六军没有按照杜聿明的命令完成任务,因此他唯独没有为廖耀湘的新六军请功。而陈诚这次来东北,专门亲赴铁岭为新六军举行了补授勋章仪式,拉拢部队的意图十分明显。

熊式辉认定自身难保,连续给蒋介石写了七封辞职信。蒋介石一再复信,安慰熊式辉“以国事为重,继续主政东北”,同时表示“决不更动东北人事”。收到蒋介石的回信,熊式辉踏实了一些。但接着国民政府的命令到了:撤销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长官部机构与东北行辕合并,任命杜聿明为东北行辕主任、郑洞国为东北行辕副主任。又过了几天,国民政府的命令又到了:撤销熊式辉的职务,陈诚兼任东北行辕主任。此时,杜聿明因病情加重已离开东北。

八月初,陈诚带着从保定军校就一直追随他的亲信将领罗卓英到东北上任。没有人认为在治理东北军政事务上,陈诚会比熊式辉和杜聿明干得更好,尤其是东北籍的军官和士兵们。但是,陈诚自己决心大干一场。陈诚做的第一件事是“反腐败”。针对东北部队纪律败坏、买卖武器、暗中经商、贪污勒索和滋事扰民的现象,陈诚派出督察组和点验组日夜严查,最终将一批贪污腐败分子查了出来。整顿风气的同时,陈诚开始了整军。陈诚将整个东北战区的部队重组为四个兵团:第一兵团,司令官孙渡,辖第六十、第九十三军以及秦葫港口司令部,一七二、一七四师,东北保安独立第一师,热北骑兵第九支队,骑兵第三军等;第二兵团,司令官陈明仁,辖第七十一军、新一军以及一七三师,骑兵第十师,保安第一、第二旅等;第三兵团,司令官周福成,辖第五十二、第五十三军以及一七一、一七七师;第四兵团,司令官廖耀湘,辖新六军、第六军以及一七五、一七八师和骑兵第二军;东北行辕直属部队为:第十三、第四十九军,保安第六支队,暂编五十四师,第六补给区司令部以及炮兵、装甲兵、通信兵和辎重部队等,总兵力约五十万。

反腐整顿完毕,陈诚决心采取主动进攻的战略,迅速打破僵局。他的军事部署是:第六十军主力驻守长春外围之吉林、九台;新一军驻守长春、德惠、农安、公主岭地区;新六军驻守铁岭、沈阳和抚顺;第七十一军驻守四平;第五十二军一九五师驻守四平外围的梨树和八面城;第五十二军主力驻守营口、辽阳和本溪;第五十三军驻守昌图、西丰和开原;第六军驻守沈阳东面的抚顺和营盘之间;第四十九军驻守锦州;第九十三军驻守朝阳、北票和阜新;一八四师驻守沟帮子和大虎山;第十三军驻守承德、平泉、隆化和丰宁。

“陈诚很好,无畏而正直,能干而廉洁的将军,可惜去晚了,一年前就该把他派去。”美国人魏德迈说。“东北的败征已见,全部沦陷只是时间问题,任何人都不能起死回生,陈诚更不是能够挽狂澜于既倒之材。”李宗仁说。“很难说他有什么过人的天才,尤其在指挥大兵团作战方面,他是远不如杜聿明将军的,这一点在后来的东北战场上得到了更加充分的验证。”郑洞国说。然而,陈诚对自己,对东北战局皆充满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