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王树增著

瑟瑟秋风中的反腐与作战(下)  

 

无法得知陈诚的自信来自何处。陈诚良好的自我感觉的危险之处在于:他严重低估了自己的对手。此时,东北民主联军的实力远远超出了陈诚的预想。东北民主联军从建制零散、兵力薄弱、武器落后的被动状况,仅仅经过两年的艰苦时光,就已经发展成为一支无论兵力、装备和作战能力都已具备惊人实力的部队,这在世界战争史上也堪称奇迹。

陈诚和蒋介石一样,完全忽视了这样一个基本现实:在东北,国民党军只占据着少数大城市,就整个东北地区而言,广大的县镇乡村都在共产党人的掌控之下。于是,东北民主联军完全可以依赖东北得天独厚的人力和物力资源,迅速壮大自己的力量。就在陈诚扩充军队的时候,林彪也在迅猛地扩大着他的部队:原西满军区部队被编为第七纵队,司令员邓华、政委陶铸、参谋长高体乾、政治部主任袁升平,辖十九、二十、二十一师;原冀察热辽军区三个独立旅被编为第八纵队,司令员黄永胜、政委刘道生、参谋长黄鹄显、政治部主任邱会作,辖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师;原冀东军区三个独立旅被编为第九纵队,司令员詹才芳、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李中叔、参谋长彭寿生,辖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师;原独立第一、第三师和东满独立师被编为第十纵队,司令员梁兴初、政委周赤萍、参谋长黄炜华、政治部主任刘型,辖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师。经过扩编,东北民主联军已经拥有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六、第七、第八、第九、第十野战纵队,共二十七个步兵师,另外还有八个独立师、两个骑兵师、五个炮兵团,总兵力已达五十一万八千多人。

东北民主联军的总兵力,已与陈诚扩军之后的国民党军兵力大致相等。八月,陈诚调兵遣将准备作战,以实现他对蒋介石的承诺:“用六个月时间恢复国民党军队在东北的优势地位。”陈诚知道,如果不把北宁路锦州至沈阳段以西的东北民主联军部队彻底肃清,关内关外的联系就随时有被切断的危险,所以作战首先要从扫荡北宁路开始。

林彪、罗荣桓决定发起秋季攻势:首先以冀察热辽军区主力向北宁线发动攻击,切断关内与关外的联系,然后趁国民党军西援之机,出动北满和西满部队主力攻击中长铁路,在长春与四平之间寻找歼敌战机。为了加强作战指挥,林彪、罗荣桓决定成立两个前线指挥部:辽东军区组成第一前线指挥部,司令员萧劲光、政委萧华,统一指挥南满的第三、第四纵队以及三个独立师;冀察热辽军区组成第二前线指挥部,司令员程子华、政委黄克诚,统一指挥第八、第九纵队以及北宁线上的作战部队。

辽西走廊,一片狭长的丘陵地带,北宁线和锦承线穿越而过,是连接东北与华北的交通要道。九月六日,陈诚为“确保辽西走廊之安全,彻底解除北宁铁路之威胁”,以暂编五十师为左路,以暂编二十二师为中路,以暂编六十师为右路,分别从绥中、锦西、义县向建昌方向攻击前进,以肃清北宁线上锦榆段附近的东北民主联军部队。东北民主联军第二前线指挥部决定,以第八纵队歼灭暂编二十二、五十师,吸引锦州外围方向的第九十三军增援,然后投入第九纵队,合力围歼第九十三军主力。

八纵的部署是:以二十四师和二十二师的一个团等部队,由二十四师师长丁盛指挥,歼灭三道沟、大小白石水之敌,限十三日黄昏开始行动;以二十三师进至药王庙,十四日凌晨派出一个团到黄土岭一线控制高地,保障丁盛部侧翼的安全;以独立第一师集结于六家子,伸展部分兵力至青石岭、香炉山一线监视敌人;以二十二师主力两个团在十八台一线集结待命。十三日夜,二十四师七十二团在预定战场三道沟没有发现敌人,而二十二师六十六团因为走错了路不知战场在哪里。两个团正在彷徨之中,梨树沟门村方向传来激烈的枪声,于是来不及等待命令,部队便往发生战斗的方向奔跑。

原来,二十四师师部在梨树沟门村与国民党军遭遇了。侦察员判断敌情后报告说,遇到了敌人的地方武装,顶多两千多人。丁盛立即命令部队扑上去。官兵们打起来才发觉情况不对,在猛烈的火力阻击和有组织的反复冲锋下,先头部队的一部分官兵竟然被敌人冲散了。紧急核实情报后才知道,当面的三千多敌人就是预定的攻击目标:敌暂编五十师的主力。丁盛正焦急的时候,七十二团和六十六团先后到达战场,八纵在局部形成了兵力上的绝对优势,丁盛遂下令发动进攻。暂编五十师支撑不住向大屯方向退却,丁盛集中三个团围歼了暂编五十师的第二团,然后又集中兵力围歼第一团,结果混乱中让第一团跑了一部分。

暂编五十师在梨树沟门村吃了亏,已经到达新台边门村的暂编二十二师急忙撤退,一下就退到了距锦西不远的杨家杖子。这里是山间谷地,谷地里有一大片当年日本人开铝矿时留下的房子。暂编二十二师在这里集结后准备撤往锦西。八纵跟踪而来。十五日夜,二十三师首先赶到杨家仗子,立即以一部兵力胶着敌人,主力相机占领外围要地,切断了暂编二十二师的退路。但是,二十三师的电台与纵队失去了联系,第二天早上纵队才知道情况。纵队司令黄永胜立即命令二十二师和独立第一师赶往杨家仗子,与二十三师合力吃掉暂编二十二师。同时,他命令刚在梨树沟门村打完仗的二十四师迅速进至杨家杖子以东,阻击可能从锦州方向增援的敌人。

十六日下午,八纵从三个方向向杨家杖子发动了攻击。各攻击方向的爆破组连续爆破之后,整编二十二师仓促构筑的防御工事纷纷被毁,国民党军只抵抗了一会儿便开始向南突围。由于迂回包抄的部队速度不快,部分敌人逃出了八纵的包围圈。两小时后,战斗基本结束,暂编二十二师大部被歼,少将副师长苏景泰和少将参谋长宁坚以下两千五百余人被俘。消息传来,陈诚既意外又吃惊,决定驻守锦州的第四十九军向杨家仗子出击。十九日,四十九军军长王伯汉率第四十九军的七十九、一0五师共一万余人到达杨家杖子。东北民主联军第二前线指挥部责成黄永胜统一战场指挥,并命令詹才芳的第九纵队火速赶到战场参加战斗。

二十一日,杨家仗子第二次战斗开始。八纵各路攻击部队向当面敌人展开了攻击。但是这一回官兵们感到对手不太一样了。与暂编二十二、五十师相比,第四十九军战斗力强劲,火力也十分猛烈。八纵各部队爆破均未成功,反复攻击也没有进展,第四十九军用强大的火力封锁住前沿,而且还不断发起猛烈的反击。双方形成了残酷的拉锯战。二十二日,在陈诚的命令下,防御锦州的国民党军全部主力—第四十九军二十六师、暂编六十师和暂编二十二师各一个团出动,增援杨家仗子。陈诚的意图很明显:用王铁汉的第四十九军把共军黏住,等增援部队到达后进行猛烈夹击,将共军辽西地区部队就地全歼。

陈诚的增援部队走到虹螺岘、五岭山一线时,遭到八纵二十四师和九纵二十六师的顽强阻击。这时候,八纵对杨家杖子的围歼战已进行了一昼夜。敌人的增援十分坚决,如不迅速解决战斗,很可能会陷入被动。黄永胜意识到,战斗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敌我双方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一刻了。他给各部队下达了“完不成任务者,按级执行军纪”的最严厉的命令,要求部队立即再次对杨家仗子发动攻击。八纵集中了所有的火力掩护突击部队向前运动,在投入两个团的预备队之后,二十二日下午十七时,八纵官兵将国民党军逐渐压缩在了狭窄的地段内。第四十九军开始突围,后面是八纵的穷追猛打,前面是九纵二十五师的拼命截击,国民党官兵纷纷缴械投降。王铁汉带着百人卫队,脱离战场侥幸逃生。

从梨树构门村到杨家仗子,八纵和九纵连打三仗,总计歼敌一万两千多人。战斗结束后,他们在当地民兵的配合下,“采取铁路大翻身破坏法”,彻底破坏了锦州至山海关之间的铁路,再次切断了国民党军关内与关外的联系。本想使北宁路更加安全,没想到反被截断了,愤怒的陈诚再次部署打通北宁路,与东北民主联军于辽西地区进行决战。但是,部署还没有落实完毕,林彪部主力突然开始了突袭中长路的战斗。就在第八、第九纵队在辽西发动攻势的时候,陈诚命令驻守铁岭的新六军的两个师增援锦州,造成了中长线的兵力空虚,林彪认为战机已至,遂命各部队轻装向中长线奔袭前进。

韩先楚的三纵日夜兼程一百公里,于十月二日攻下了开原以北的威远堡。接着,三纵和四纵逼近了开原和铁岭。国民党军开始迅速收缩,收缩的速度十分惊人,新六军主力一天之内返回了铁岭,林彪随即放弃了攻击开原的计划。在陈诚的请求下,蒋介石将原驻守华北的第九十二军二十一师,第九十四军四十三师,第十三军五十四师,暂编第三军十、十一师以及骑兵第四师调出增援东北。十月中旬,国民党军重新打通了北宁路。十一月九日,林彪下令东北民主联军秋季攻势结束。

林彪于一九四七年秋发动的一系列作战,共歼灭国民党军正规军三个师部、两个师、九个团,总计四万七千余人,非正规军一个师部、两个师、十个团加三个营,总计两万两千余人,合计六万九千余人。缴获各种火炮一千零五十一门。东北民主联军再次把控制区域扩大了近四万平方公里。一九四八年元旦,陈诚在他发表的“告东北军民书”中说:“目下国军已经完成作战准备,危险期已经过去。”他的话音未落,林彪部的新一轮更加猛烈的攻势又开始了。也许陈诚真的不清楚,此时不仅仅是东北地区,在整个中国的各个战场上,国民党军的“危险期”已经来临。陈诚不会想到,这是他在中国东北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冬季。在林彪大军的席卷下,他很快就丢了东北军政最高指挥官的职位,被蒋介石派到遥远的台湾去建立“后方基地”。